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38章 你在逗我?


    江溶月见到华君卓,就准备跪下行礼,华君卓连忙扶起了跪到一半的江溶月。然后给含香使了眼色,意思是你下去吧。

    含香点了点头说了句,“奴婢告退”就退下了。

    华君卓拿来纸和笔,用娟秀的字体写到,“可会医病?”

    江溶月点了点头。

    华君卓又写到,“不能人事。”

    “啊……娘娘,不会吧……”江溶月惊讶的说道。

    华君卓微微笑了笑,又写道,“王爷。”

    “啊!王爷不能人事?”江溶月更惊讶了。

    华君卓点了点头。

    “这个……能治倒是能治,不过需要确切的诊断才行,我一个姑娘家,王爷会让我给他看嘛……”江溶月说着就脸红了起来。

    华君卓微微笑了笑,再次写道:“药膳。”

    江溶月点了点头说道:“药膳只是能够调理,如果王爷的病严重的话,是需要针灸的,所以最好还是给王爷诊断以下的好。”

    华君卓又在纸上写道“我尽力。”

    “哦,对了娘娘,王爷说您小时候是会说话的,后来才变的不会说话了。可否让我为您诊断一番。”江溶月忽然说道。

    华君卓点了点头,又写到,“童时发热所致。”然后又写道,“以后不必叫娘娘,以姐妹相称。”

    “奴婢不敢。”江溶月低下头说道。

    “无妨。”华君卓又写道。

    江溶月试探性的喊了句,“华……华姐姐……”

    华君卓微微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让江溶月为她诊断了。其实华君卓对自己的病,并不抱希望,她父亲帮她遍请天下名医,都没有治好。后来她也就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了。

    且说秦慕安这边,他出了王府,就直奔医馆了。大医馆,不敢去,人多怕丢人。只能找那些小一点的医馆,而且还是专挑里面的病患都离开之后,秦慕安才进去的。

    这里的大夫是名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头,须发尽白。他打量了一下秦慕安,眯起眼睛问道:“何病?”

    “不能人事。”秦慕安直接说道。这里就他和大夫一个人,所以没必要藏着掖着的。

    “是想而不能,还是能而不想。”大夫又问道。

    秦慕安当时就纳闷了,这还有区别?能而不想不是有病嘛!

    于是摇了摇头说道:“想而不能。”

    “把手伸过来。”大夫说道。

    秦慕安知道这是要给自己把脉,连忙把手伸了过去。

    只见大夫伸出一根手指搭在秦慕安的脉搏上,秦慕安当时就惊呆了。卧槽!一根手指头把脉,神医啊!

    大夫闭着眼睛把了一会儿脉搏,忽然间又睁开眼睛,仔细看了看秦慕安,然后又把眼睛闭了起来,如此反复三次,好像发现了什么惊讶的事情一样。吓的秦慕安不要不要的,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大夫,怎么样?能治么?”秦慕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夫点了点头说道:“治是能够治的,只不过缺一味药引子。我这里没有,需要你自己准备。”

    对于药引子,秦慕安是知道的。中药嘛,什么童子尿啊、锅底灰啊、就连黄土都能当做药引子,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中医是很神奇的。

    等等,该不会是童子尿吧?

    “大夫,敢问,是什么药引子?”秦慕安弱弱的问道,他还真担心大夫说出童子尿三个字来。

    大夫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说道:“少女月水。”

    (《本草纲目》记载,少女月水在古代确实是一味药材。)

    啥玩意儿?少女月水?等等……你特么的在逗我?这东西也能当药引子?

    秦慕安再一次的懵逼了……

    大夫看着秦慕安一脸懵逼的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怎么?不信?”

    秦慕安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老先生,这能管用么?”

    “嘿……还是不信,既然不信就算了,你去找别家啊。”大夫一脸的不情愿。

    “别别……老先生,能不能换一味药引子,我一个大男人,上哪儿去弄少女月水啊。要不,您老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方子?”秦慕安连忙说道。

    “你至今还是童子身,是也不是?”大夫问道。

    “是是是……”秦慕安连连点头。

    “你经脉行至胸前略有堵塞,说明你前不久胸前刚受过伤,是也不是?”大夫又问。

    秦慕安又连忙点头。

    “你肝火旺盛,易出鼻血,是也不是?”

    “是是是……”

    ……

    “你脑部经脉异于常人,像刚出生胎儿一般。如果老夫没有猜错,你生下来的时候是个傻子,近两年方才开智,是也不是?”

    大夫问到这里,秦慕安彻底愣住了。神医!果然是神医啊!全都给说中了!妈蛋,豁出去了,不就是少女月水嘛,我去弄还不成嘛!

    “老先生医术高明,学生刚刚冒犯了,还请老先生恕罪。”秦慕安恭敬的说道。

    大夫摆了摆手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定金五十两黄金,我先去准备其他药材。七日之内你若找不来少女月水,便要再交五十两黄金。这些药材只能放七天,七天以后就没作用了。行了的话,就交钱,不行的话,另找他家。”

    “行行行……学生这就去取钱。”秦慕安慌里慌张了离开医馆,跑到钱庄取了金子,就又回到医馆把定金给交了。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可就难办了,他去哪儿整少女月水呢?

    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华君卓了,自己连不能人事的事情都坦白告诉她了,还有啥不好意思说的。于是连忙回到了家里。

    到家的时候,看见元宝和含香在院子里面刺绣,江溶月在厨房不知道捣鼓啥,华君卓正在屋子里面看书。

    “王爷……回来了啊。”元宝看到秦慕安回来,起身说道。含香也连忙给他行了个万福礼。

    秦慕安摆了摆手,示意你们继续忙。自己就直接跑进了屋子,还把屋门给关了起来。

    华君卓见秦慕安回来,起身给秦慕安行了一个万福礼,秦慕安就拉着华君卓的手小声的说道:“娘子,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