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37章 真的有病啊


    秦慕安从天上扯到地上,从古代扯到现在,把四个女的都说楞了,最后总算是扯回了主题,“所以……以后在咱们自己家,吃饭的时候就不用分主仆了,大家就都坐下来一起吃。

    再说了,你们站着我坐着,你们吃着,我看着,我也吃不下去啊,来来来……都坐,都坐。”

    元宝听完后,暗自一喜,连忙坐到了秦慕安旁边。我管你是不是大将军女儿呢,王爷都发话了,你还能让我起来不成?

    秦慕安这番话,对于华君卓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这话……太胆大妄为了,如果要是给皇上听见,这可是杀头的罪名。但是华君卓对秦慕安再一次改变了看法,她觉得秦慕安的思想太独特了,特别是那句“要解放女、性的权利,不再被男权社会所束缚”,这句话深深的触碰到了华君卓的内心。

    华君卓呆呆的看着秦慕安,一时间楞到了那里。

    秦慕安用手在华君卓面前,晃了晃,问道:“娘子,你想什么呢?吃饭啊。”

    华君卓这才回过神来,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然后冲含香使了个眼色,含香也连忙坐了下来。就剩下江溶月在一旁傻站着。

    “江姑娘,你也坐吧。”秦慕安说道。

    江溶月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奴婢不敢。”

    还是华君卓比较大方,她知道江溶月不敢坐一定是因为自己,就站起来亲自拉着江溶月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旁边。而且还亲自为江溶月夹菜,含香在一旁羡慕的不要不要的,不情愿的嘟起了嘴巴,小姐都没给我夹过菜,哼!

    江溶月当时就感动哭了,眼泪顺着眼眶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华君卓连忙用自己的手绢帮江溶月擦眼泪。

    秦慕安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又哭起来了……”

    “奴婢从小就没有娘,今日父亲又惨死,娘娘对我这么好,一时间忍不住……所以……”江溶月哭哭啼啼的说道。

    这时候一旁的元宝也忽然哭了起来,她一听江溶月从小就没有娘,就想到自己的身世,所以就跟着哭了。这情绪是会传染的嘛……

    “不是……元宝,你又哭什么……”

    秦慕安不问还好,一问元宝哭的更厉害了。

    结果华君卓跟哄孩子一样,一手抱一个,轻轻拍着她们两个。

    秦慕安叹了口气,独自一个人到院子里面散心去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元宝和含香就带着江溶月回厨房睡觉了。秦慕安准备再往地上铺被褥的时候,华君卓忽然拉住了他,微微点了点头,脸上一片绯红。意思是,睡床上吧,别往地上睡了。

    秦慕安想了想,那就睡床上吧,反正我暂时不碰你就行。秦慕安刚躺下,华君卓就开始脱衣服。

    秦慕安刚开始也没多想,睡觉嘛,肯定要脱衣服的。结果华君卓却一直脱,一直到最后剩下一个肚兜,才躺了下来。秦慕安一激动,当时鼻子就流血了。

    偏偏这个时候,华君卓轻轻晃了晃秦慕安,然后往他旁边靠了靠,紧紧地贴着秦慕安的身子。华君卓已经想开了,既然成了娘子了,就要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嘛。

    秦慕安又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华君卓的心思了。可是奈何他不给力啊……当秦慕安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冲动的时候,心想,完了!看来还真是有病。这可如何是好?

    要不用一下《撩妹二十八式》的功夫?不行不行不行,这要是让华君卓知道我有问题,以后在她面前还怎么抬的起头呢?于是秦慕安赶紧擦了擦鼻血,语重心张的对华君卓说道:“娘子,不是我故意冷落你,实在是我还没有准备好。我向你保证,过几日等我准备好了,一定和娘子圆、房。”

    华君卓也没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将身子转到了外面。他或许是嫌弃我是个喑人吧……想到这里华君卓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秦慕安见到华君卓身子转了过去,心想,坏了,一定是觉得我嫌弃她了。看来只好实话实说了。

    于是秦慕安忽然轻轻地抱住华君卓,说道:“娘子……实不相瞒,我傻了十八年,开智以后才发现自己患有隐疾,不能人事。于是就连忙去找了大夫,现在正在疗养阶段,大夫说半月内不可行房事。所以,这一段就委屈娘子了。”

    华君卓听了秦慕安的话,微微点了点头,心里面的失落感瞬间就一扫而光。不过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秦慕安要说这半年要委屈她了……

    第二日,秦慕安偷偷把江溶月叫到一旁,问道:“江湖娘,你可懂医术?”

    江溶月点了点头说道:“回王爷,家父的医术都尽传于我。王爷是不是有什么病?”

    秦慕安本来想问关于自己那方面不行的问题的,可是实在是开不了口。你说一个大男人家,对着一个姑娘说你那方面不行,这……这怎么说的出口啊。

    于是连忙说道:“那个……是这样的,我听说君卓小时候是会开口说话的,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不会说话的。不知道你对这方面有没有了解?”

    “啊?娘娘是个喑人?”江溶月惊讶的问道。她这才知道华君卓不会说话,怪不得昨天一句话都没有说。

    秦慕安点了点头。

    “这个需要给娘娘诊断才能知道的,既然小时候能够开口说话,那多半是心理疾患,或者病变造成的。心理疾患不太好治愈,但是如果是病变造成的,用针灸加上药物,是可以治愈的。”江溶月连忙说道。

    “那行,你抽空就给她看看吧,我还有事,就先出去了,你们自己在家里忙吧。”秦慕安说完就急匆匆的出去了。他得赶紧找一个大夫治病啊!

    秦慕安走后,华君卓忽然让含香把江溶月叫了过来。昨天吃饭的时候江溶月跟含香和元宝聊了很多,所以华君卓也知道她父亲是个大夫,那她的医术应该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