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36章 干什么去了?


    秦慕安带着江溶月回去的路上,江溶月哭了一路。毕竟自己父亲刚死,而且是尸骨无存啊。秦慕安想厚葬都没有办法。江溶月也是没有办法才跟着秦慕安走的,自己父亲死了。她一个弱女子家,能够怎么办?

    在外面受别人欺负算是轻的,碰到个歹毒的直接抓起来卖到青、楼,她这辈子可算是完了。还不如跟着秦慕安回去,好歹是个皇子。当个皇子的丫鬟,也比当小、姐要强啊。何况,她觉得秦慕安这个人还算不错。

    就这样,秦慕安带着江溶月回家了,到了家门口江溶月总算是不哭了。她看到秦慕安的宅子时,有点蒙。既没有王府的牌匾,也没有侍卫把守。而且,这王府也太小了吧……

    秦慕安干咳了两声说道:“江姑娘,那个……等会你见到我娘子的时候,不要紧张,她人很好的。”

    江溶月一听,还有妻子,楞了一下,随后又想到,皇子嘛,怎么可能没妻子。点了点头说道:“奴婢知道了。”

    “还有,你暂且和丫鬟们挤一间屋子,等过几日,置办了新宅子就为你们各自分配房屋。”秦慕安说道。

    这时候江溶月忽然给秦慕安跪了下来,说道:“多谢殿下的大恩大德,如果不是殿下肯收留,奴婢真当不知如何是好。”

    “快快请起……江姑娘,你以后就不要再自称奴婢了,我收留你又不是让你做丫鬟的。”秦慕安说道这里,忽然觉得不对劲,又连忙说道:“算了,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奴婢知道了。”江溶月答道。

    其实秦慕安把江溶月带回来确实是想占有她的,男人嘛,看见美女谁不心动?但是看到了江溶月的遭遇以后,心里面一种强烈的保护感就油然而生。

    倒不是说秦慕安反对自己四哥把江溶月带回去,只是秦慕安深知封建社会的残酷性,女人在封建社会地位很低的。江溶月到了秦穆川那里,指不定要受什么苦。

    但是放在她这里就不一样,秦慕安可是个二十一世纪的四好青年,思想开明的多。能让这些女人少受一点苦,就少受一点苦。

    只不过取妾这个问题,恐怕是要跟华君卓商量商量了……

    秦慕安带着江溶月进了王府,看到元宝和含香正在正堂准备饭菜,华君卓已经坐在饭桌旁了。秦慕安就带着江溶月走了过去。

    元宝先看到了秦慕安,笑着说道:“王爷,你回来……”还没说完,就看到了江溶月,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华君卓连忙起身和含香一起给秦慕安行了一个万福礼,然后两个人都是看向了江溶月。

    秦慕安摆了摆手说道:“这个……娘子啊,以后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就不用行李了。你看我们家元宝什么时候行过礼。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讲究的。”

    对于秦慕安这个建议,华君卓有点吃惊,因为从小她受的教育就是伦理纲常,何况秦慕安还是个皇子,怎么能够不行李呢?不过华君卓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含香看了看江溶月,又看了看秦慕安,问道:“姑爷,你干什么去了?”

    这时候元宝忽然把手里拿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站到华君卓旁边,问道:“对!你干什么去了?”那语气说的就好像秦慕安背着华君卓进了怡红院一样。

    “不是不是,元宝,你站错边儿了啊。”秦慕安皱起眉头说道。怎么着,可就帮着华君卓说话了,这才刚来一天啊!你可是照顾了我十几年啊!

    元宝“啊”了一声,来回看了看,连忙埋下头,乖乖的站到了秦慕安的身旁。

    秦慕安微微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华君卓说道:“娘子啊,这位呢,是江溶月江姑娘,我见她身世可怜,就收留了她。”

    秦慕安说玩,江溶月就连忙跪下,恭敬的说道:“奴婢江溶月参见娘娘。”

    华君卓走到江溶月面前,将她扶了起来,轻轻摸了摸江溶月的手,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这里,秦慕安总算是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华君卓算是认可江姑娘了,最起码以后不会为难于她。

    元宝和含香心里面可就不这么想了,她们觉得,王爷怎么能够这样?刚娶个美若天仙的娘子,第二天就领回来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肯定是要再取小妾了,要不然干嘛,留着当丫鬟啊?这么漂亮的姑娘,王爷才舍不得让她当丫鬟呢。

    江溶月见到华君卓她们后,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秦慕安家里,就连丫鬟都生的如此花容月貌。而且这个皇子跟其他人好像有点不太一样,让江溶月感觉怪怪的。

    不过尽管秦慕安比较温和亲切,但是江溶月还是不敢太随便,礼数她是懂的,一般家庭里面就已经很讲礼数了,何况王府呢?

    含香本来是想说点什么的,可是见自家小姐都表态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接下来就是吃饭了,不过这时候发生了一件让秦慕安觉得很不舒服的事情。因为只有华君卓和他坐了下来,元宝、含香还有江溶月都是在一旁站着看。

    秦慕安看了看元宝,给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没说么?

    元宝撇着嘴,无辜的摇了摇头。我怎么敢说啊,她可是大将军的女儿……

    这时候秦慕安发话了,他先是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放下手中的碗筷,说道:“这个既然我是一家之主,有些规矩呢,还是要说一下的。

    我这个人思想比较开明,人嘛,都是平等的。都有自己的权利,不管你是谁皇上也好,平民也好,都应该受到平等的待遇。这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不是。

    我最反对的就是这个婚姻大事,一切全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想想,两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咵嚓一下,楞是给塞一块去了。这婚姻能幸福嘛。

    所以说这种包办婚姻,侵犯了我们个人的权利,追求自由谈情说爱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