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28章 逃婚了


    这场雨让所有人心里面都很不爽,特别是那些大臣,一个个淋得跟个落汤鸡似的。皇帝心里面自然也不爽了,自己随便选了个日子,白天还万里无云万里天,到晚上你就给我来个山雨欲来风满楼,好好兴致全都搅没了。

    于是皇帝干脆大手一挥,说道:“都散了吧……”

    还能怎么样?散了呗,皇帝都发话了,能不散么?众人连饭也没吃上一口,就这么散了。最气的,要数华琼了。你皇帝不给老夫面子就算了,连老天也不给老夫面子?我闺女结婚就这样就算完事了?秦慕安,你特娘的以后敢欺负我闺女,老夫我拆了你王府!

    且说秦慕安牵着华君卓到了后堂,含香给秦慕安施了一个礼,说道:“姑爷,我带小姐回房准备准备,稍后在陪姑爷一同回府。”

    秦慕安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你去吧。”

    于是含香就带着华君卓回房去了。

    过了好一阵子才出来,不过这次扶着华君卓的并不是含香,而是另一名丫鬟。秦慕安纳闷的问道:“含香呢?”

    “回殿下,含香忽然有事,奴婢暂且代劳。”丫鬟恭敬的说道。

    “哦……那就走吧。”于是秦慕安带着华君卓就走了。

    出了将军府,八抬大轿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什么踩火盆,压轿门,插桃花……所有礼仪在秦慕安的婚礼上基本上全省了。秦慕安想到这里就感到内心无比的凄凉。

    我好歹也是个王爷,怎么结个婚跟奔丧似的,一点喜庆的味道也没有……而且老天还特么下雨,这不是摆明让我娶个母老虎嘛!唉……十三哥,你说的对,悲哀啊,深深的悲哀……

    轿子到了王府,华君卓的随身丫鬟就回去了,临走前说含香明天就能过来。秦慕安也没多想,就让她离开了。

    他扶着华君卓进了房间,元宝已经里面等着了。蜡烛、秤杆、交杯酒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华君卓就位了。华君卓坐到床上以后,秦慕安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可把秦慕安给累坏了,他坐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茶,对元宝说道:“元宝啊,你去休息吧,含香明天就过来了。到时候你也有个伴。”说完,就开始咕咚咕咚的喝茶。

    谁知道元宝连忙说道:“王爷,我不能离开的,你和夫人洞房的时候,我要在旁边伺候的,”

    秦慕安水还没咽下去,一口就喷了出来,当时就懵逼了……卧槽!龙朝还有这规矩?这……这还怎么洞房?万一元宝在旁边看着,把持不住自己,也扑上来怎么办?咳咳……我很纯洁的……

    “王爷,你怎么啦?”元宝连忙给秦慕安拍了拍后背。

    “不是……元宝啊,这都是谁告诉你的?”秦慕安纳闷的问道。

    “难道当丫鬟的不应该伺候么?”元宝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闹了半天,感情是元宝自己那样认为的。秦慕安松了一口气,幸好龙朝没这规矩,要不然他这身子骨怎么扛得住啊。

    秦慕安干咳了两声说道:“元宝啊,是这样的。洞房这种事情,丫鬟是不能伺候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回去睡觉好了。”

    “哦……奴婢知道了。”元宝低下头说道。

    “嗯,你下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喊你的。”秦慕安摆了摆手说道。

    “奴婢告退。”元宝给秦慕安行了个礼,就出去了。不过她并没有回房间,而是躲在门外面偷看,毕竟是黄花大闺女,长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洞房花烛夜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会好奇了。

    秦慕安看了看坐在床边的华君卓,叹了口气说道:“娘子啊,你也不要怪我。我知道呢,你不喜欢我。可是这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同意,我是绝对不会动你的。我秦慕安虽然喜欢漂亮姑娘,可是绝对不是轻浮之辈。你要是听见了,就点点头。”

    华君卓果然微微点了点头。

    “那我可就掀盖头了。”秦慕安说着就把秤杆子拿了起来,在古代之所以要用秤杆子掀盖头,是有寓意的,意味着称心如意。

    哪知道秦慕安刚一起身,华君卓就连忙摇了摇头。

    秦慕安皱着眉头问道:“娘子这是何故?只是掀个盖头而已,我又不碰你,何况我们早已见过面了,娘子又何必害羞呢?”

    结果华君卓还是不停的摇头。

    “既然娘子不愿意我掀,那娘子就自己掀吧。”秦慕安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华君卓依然摇头。

    这时候秦慕安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连忙走到华君卓旁边,也没用秤杆子,直接把华君卓的盖头给扯了下来。当时就惊呆了!

    “卧槽……含香!”秦慕安惊讶的喊道。

    含香连忙跪下来,不停地磕头,一边磕一边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你家小姐呢?”秦慕安连忙问道。

    “小姐她……她不愿意嫁人,所以……”含香不敢继续往下说。

    秦慕安皱起眉头说道:“所以跑了不是?”

    含香点了点头。

    “好生糊涂啊,含香,你知不知道一旦事情败露,这可是欺君的罪名啊。你以为这场婚姻是闹着玩的么?这是皇帝亲点的婚姻,那是想逃婚就逃的吗?这可是杀头的罪名!”秦慕安虽然没来过龙朝,可是这里毕竟和古代差不多。而且秦慕安说的也都是实话,皇帝给你指婚,你都敢逃婚?还弄个丫鬟糊弄皇上,这不是欺君是什么?

    秦慕安继续问道:“含香,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

    “只有奴婢一人。”含香如实回答。

    “你家小姐去哪了?”秦慕安连忙问道。

    含香停了秦慕安的话,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说道:“小姐说先去城东十里处的尼姑庵躲一躲。”

    “你听我说,你就呆着房间里面,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千万不要出去,我这去把你家小姐追回来,这不是胡闹么!”秦慕安说着就跑了出去。刚一开门,发现元宝在门口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