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25章 虚惊一场


    “卑职有罪!”领头的侍卫连忙说道,就带着其他人又赶紧退了回去。既然含香都出来了,说明没什么事。

    秦慕安和华君卓两个人昨天喝的都很多,所以并没有被含香的尖叫声给吵醒。这下倒是为难住含香了,在房间里面焦急的踱来踱去。

    姑爷怎么会在小姐房间?按理说姑爷进来将军应该知道的啊,可是将军怎么不把他赶出去呢?难道是大将军的意思?哎呀,我不管了……

    想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劲。不行不行,小姐昨天是喝醉了,肯定不知道姑爷进来,要是让小姐知道了,那还了得?我得想办法赶快把姑爷给弄出去才行。

    含香想了一会儿,就决定先把华君卓的被子盖好,然后让侍卫把秦慕安给抬出去。结果走到床边,刚拽了一下被子,华君卓就醒了过来。

    她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含香,感觉到脑袋晕晕乎乎的,准备抬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发现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压住了,接着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臀部放着。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然和秦慕安睡在同一张床上,当时就凌乱了。

    “小姐……姑爷他……他……”含香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华君卓连忙抓起被子把自己的身体给裹住,想都没想,然后一脚踹在秦慕安的胸口。这一踹不要紧,秦慕安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飞的老远了,“咚”的一下子撞倒了桌子,又推着桌子继续往前飞,一直到桌子撞到了后面的墙壁才停了下来。

    秦慕安在被踢下床的那一刻就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的看到华君卓离自己越来越远,而且还感觉自己再飞。停下来以后,胸口疼痛无比,刚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哇的一口吐了一大滩血出来,然后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华君卓是什么人?从小习武,武功比秦穆白都高,又是在气头上,所以这一脚是用了全力的!秦慕安哪能受得了这一脚?

    含香也没想那么多,见秦慕安晕了过去,连忙伺候华君卓起床。

    华君卓穿好衣服以后这才想起了秦慕安,狠狠地瞪了一眼秦慕安,走到他旁边,用脚轻轻踢了踢秦慕安,没反应。

    然后又轻轻踢了踢,还是没反应。

    继续踢,仍然没反应。

    含香蹲下身子,把手放到秦慕安的鼻子前感受了一下,忽然紧张的说道:“小……小姐……姑爷……他……他……没气了……”

    华君卓皱了皱眉头,连忙抓起秦慕安的手腕把了把脉搏,发现秦慕安真的没脉搏了,当时脸色就变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呆呆的看着秦慕安。

    完了!这下闯大祸了!皇子被自己打死了,他们华家要完了!这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名!

    华君卓没哭,含香倒是先哭了起来,她自然知道秦慕安死了,是什么后果。

    “小姐……呜呜呜……小姐……这下可怎么办……我这就去通知大将军,他一定有办法的……”含香哭着说道,就急匆匆的去找华琼了。

    华君卓呆呆的坐在那里,只是看着秦慕安,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然杀死了秦慕安。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不就是身子么,我给他便是,我为什么要冲动踹他……

    含香一路哭一路跑,好不容易找到大将军,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哭。

    华琼看着含香问道:“含香,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将军……呜呜呜……小姐……她……她……”

    “她怎么了?你倒是说啊……”华琼急的直跺脚。

    “小姐她……她把姑爷给杀了……呜呜呜……”含香哭的更惨烈了。

    华琼听完就愣住了,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前方,说道:“咱们华家……完了……”

    不过大将军毕竟是大将军,久经沙场,瞬间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皱起眉头问道:“含香,还有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

    含香哭着摇了摇头。

    华琼点了点头,对管家吩咐道:“立刻封锁将军府,今天就是皇上来了,也不能放他进来。这件事情能拖几天拖几天,昨天是秦穆白送他过来的,马上派人去监视他这几天的动静。

    你去通知副统领,让他调兵三十万,一天内赶到京城附近驻扎。如果事情败露,我们就来硬的。

    哼!御林军一半都是我华某人安排的人,我就不信皇帝为了一个傻儿子,敢动我华某人!走,过去看看!”

    华琼带着含香连忙赶到了华君卓的闺房,到华君卓的房间以后,刚好看见华君卓正在往房梁上面绑白绫,她准备自缢呢。

    华琼连忙阻止了华君卓,说道:“卓儿,不要做傻事,你以为你死了,皇帝就会绕过我们华家?我已经起兵三十万,一天内就能赶到京城。等会儿你们就收拾收拾,为父先悄悄安排你们出城。待事情平息以后,再接你们回来。我就不信秦霸先这个老东西,真敢动我们华家!哼!”

    古代就是这样,关乎到生死存亡的时候,谁还管你是不是皇帝。皇帝怎么了?华琼还是大将军呢,虽然他只拿了一半的兵符,另一半在皇帝手里。不过那些兵,可都是华琼亲自带的,就算没有另一半兵符又能怎样?

    华君卓呆呆的看着华琼,微微点了点头。其实她并不怕死,她只是不想连累家人,可是华琼的话让她明白,就算她死了,华家一样难逃其咎。干脆就如华琼说的那样,实在不行就造反!

    就在华君卓准备去收拾东西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秦慕安忽然咳嗽了两声,醒了过来。

    华琼、华君卓、含香三个人同时看向秦慕安,一时间都愣在了那里。

    秦慕安只觉得胸口疼的厉害,捂着胸口慢慢站了起来,抬头一看,发现华君卓他们三个人都在看自己。疑惑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什么情况?我怎么在这儿?昨天好像跟秦穆白老婆喝酒来着……哎哟,我的胸口,尼玛怎么这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