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18章 愤怒的华君卓


    接下来华君卓眉头一皱,连忙整个人蹲了下去,让自己的身体完全泡进了木桶里面。而她身旁的丫鬟,也不知道是慌了神还是怎么的,竟然捂住自己的脸尖叫了起来。

    秦慕安慌忙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找错地方了……”然后想都没想,撒腿就跑,简直比兔子还快。

    秦慕安跑出去以后,华君卓不高兴的扯了扯了丫鬟的衣服,丫鬟这才把捂着自己的脸松开,发现华君卓正生气的看着自己。其实华君卓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被看的是我唉?你是捂什么脸?尖叫什么?

    丫鬟这会儿也是欲哭无泪,她哪儿知道的,大晚上的会有陌生男子闯进将军府,还跑来偷看华君卓洗澡?于是连忙说道:“小姐,我这就去禀报将军,让将军把这个将这个淫、贼给抓到!”说完也不顾华卓君的反应,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华君卓气的拍了一下水桶里面水,自己随便洗了洗身子,就起来穿衣服了。她本来想阻止自己的丫鬟去找将军的,这下可好,非要弄得大家都知道,自己洗澡被人偷看了!虽然偷看的人还是她未来夫君!丫鬟不认识秦慕安,可是她认识啊!华君卓越想越觉得气!

    话说秦慕安跑出来以后,也不想着去找水盆和笤帚了,直接跑回了正堂。回去的时候华将军已经坐在客厅里面了,刚刚不见的丫鬟管家也都出现在了客厅里面。

    秦穆白吐过的东西这会儿也已经被清理了,不过秦穆白人呢?

    秦慕安先是朝华琼行了一个拱手礼,说道:“见过华将军。”虽然他是皇子,可是华将军位高权重,皇上见了也要给几分面子,他当然要恭恭敬敬的了,更何况几天之后,华琼就是自己的岳父了。

    华琼点了点头说道:“坐吧,十三殿下我已经派人安排到客房了。”

    “有劳华将军了。”秦慕安说道。

    华琼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心里是这样想的,你说跟一个傻了十八年的傻子,有什么说的?

    秦慕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先把秦穆白喝醉的事情给解释一下,“华将军,我跟十三哥在酒楼喝酒,他一时尽兴喝多了……”

    华琼摆了摆手没有让秦慕安继续说下去,“十三殿下本就贪玩,已经来府上住过多次了,不碍事。”

    “给华将军添麻烦了。”秦慕安再次拱手说道。

    “十八殿下,客气了,过不了几天就是一家人了。”华琼说道,秦慕安从华琼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些许不悦的语气。偏偏这个时候,华君卓的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刚一进来,看到华琼,就直接跪到了地上,说道:“将军,小姐她……她……”

    华琼一听,心里面担心自己女儿出什么事了,连忙问道:“君卓她怎么了?”

    “这……这……不方便开口……”丫鬟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华琼冲自己身边的丫鬟管家摆了摆手说道:“你们都下去吧。”他心里面其实也是想让秦慕安暂时回避的,但是秦慕安毕竟是皇子,而且过几天就是自己女婿了,君卓的事情他知道就知道了吧。

    丫鬟抬起头看了看,发现华琼身边的人都下去了,刚准备开头,余光瞥见自己右边还坐着一个人,定睛一看,竟然是秦慕安!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丫鬟一脸惊讶的问道。

    秦慕安还没开口解释,华琼就说道:“不可无礼,还不见过十八殿下。”

    这回轮到丫鬟懵逼了,偷看自己小姐洗澡的人,竟然是姑爷!不过丫鬟还是很恭敬的对秦慕安说道:“奴婢拜见十八殿下。”

    “额……那个,你叫什么名字?”秦慕安问道。

    “回十八殿下,奴婢叫含香。”含香如实回答。

    “这个……含香啊,你听我解释,事情其实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我其实是……”秦慕安说到这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华琼越听越觉得纳闷,难不成君卓的事情跟十八殿下有关系,于是问道:“含香,到底怎么回事?你且如实说来。”

    “回将军,奴婢……奴婢不敢……”含香说着低下了头。这你让我怎么说啊,我哪知道那个人是十八殿下,早知道就不来告状了!反正小姐早晚都是十八殿下的人。呜呜呜……这下可怎么办啊……

    华琼是什么人?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含香肯定是害怕秦慕安怪罪于她才不敢说的,而且华琼这会儿也断定了,含香所说的事情肯定跟秦慕安有关了。于是干咳了两声,对秦慕安问道:“十八殿下,你看这……”

    秦慕安自然也知道华琼要说什么,叹了口气说道:“含香,你说吧,我不会怪罪你的。”我的脸呐,都丢尽了……

    含香点了点头说道:“回将军,小姐刚刚正在沐浴……十八殿下忽然就闯了进来……”含香说道最后“进来”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见了。

    华琼听完之后,皱起眉头对含香摆了摆手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奴婢告退。”含香跪拜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秦慕安埋头不语,正在想该怎么解释才好。

    两个人又沉默了半天,还是华琼先开了口,“十八殿下,未免操之过急了吧?”过几日就是你和小女大婚的日子,十八殿下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这个……华将军,容我解释一下,我本想去找笤帚和水盆清理十三哥吐出来的秽物,走到一间院内,发现院内堆满柴火,误以为是厨房,就闯了进去,谁曾想……还请华将军恕罪。”秦慕安恭敬的说道。

    “唉……罢了,君卓早晚是十八殿下的人。十八殿下早些到客房休息吧。”华琼叹了口气说道,他还能说什么?皇帝亲自指婚,他再怎么不愿意也无可奈何。

    “多谢华将军的美意了,不过我府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在此多留了。”秦慕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