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17章 流鼻血了


    秦穆白笑眯眯的看着秦慕安问道,“如何?十三哥没有骗你吧。话说,你小子可以啊,第一次就这么长时间?”

    “额……不是不是,之前总得费一些口舌功夫不是。”秦慕安一脸的汗颜。

    “口舌功夫?十八弟也懂这些?”秦穆白笑眯眯的看着秦慕安,一脸的淫、荡样。

    “口舌功夫?难道不用费一番口舌功夫么?”秦慕安装出一脸无知的样子,他当然知道秦穆白说的口舌功夫是什么了,难不成要他说,是啊是啊,那本《撩妹二十八式》就是我写的不成?

    秦穆白自然也知道秦慕安不懂他的意思,只不过开句玩笑罢了。

    秦穆白轻轻拍了秦慕安的肩膀,笑道:“十八弟,明日我就让你把那本书给你送过去,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不说这个了,喝酒喝酒……”

    他们两个一直在怡红院里面呆到日暮西陲,才互相搀扶着离开。一下午的谈话,让秦穆白对秦慕安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不对,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相知恨晚的感觉。

    秦慕安这会儿虽然感觉晕晕的,但是还没醉,十几度的酒能醉到哪儿去。虽然他们两个喝了十几坛,不过这点儿酒量秦慕安还是有的。至于秦穆白,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连路都走不稳,秦慕安才只好扶着他。

    这个秦穆白整日大大咧咧,本来就很少带护卫出门,更别人今天是来怡红院了,就连贴身侍从也没带。这可为难住了秦慕安,他又不知道秦穆白的王府在哪儿。

    问秦穆白,秦穆白喝的醉醺醺的,总是说前面就到前面就到。把秦穆白带回自己王府吧,那么小的地方,住哪里啊?唉,干脆带着他去客栈住一晚上算了。

    结果就在秦慕安拽着秦穆白往客栈那条街走的时候,秦穆白晕晕乎乎的说道:“十八弟,你干什么……”

    “带你回家啊……”秦慕安连忙说道。

    秦穆白摆了摆手说道:“不对……不对……我家在那边儿呢……在那边儿……”说着蹭开秦慕安的手,自己朝西边走了过去。

    “唉……十三哥……”秦慕安喊了喊,不管用。只好连忙追了上去,又搀扶住了秦穆白。

    两个人踉踉跄跄的在大街上,走了好一阵子。秦穆白见到姑娘就往人家身上乱摸,就算旁边跟着男人他也不管,反正喝醉了,又是皇子,谁能怎么着?

    可是平民哪里知道他是皇子啊,碰到好说话的,秦慕安连声道歉,碰不到不好说话的,动手就要打秦穆白,秦慕安只得连忙掏银子把事给了了。

    又走了一阵子,秦穆白在一座府邸门口停了下来,指着府邸的大门说道:“到了到了……”说着就上去拍人家大门,一边拍一边高喊道:“开门……给我开门……”

    秦慕安抬头一看,卧槽,“将军府”!

    连忙对秦穆白说道:“十三哥,错了,错了,这里是将军府!”

    “什么狗屁将军府……这里是我家!”秦穆白根本就不理会秦慕安,反而愈发的用力拍着将军府的大门。不过秦慕安有点纳闷,这将军府的门口难道没有守卫把守么?这可是将军府啊……

    就在秦慕安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里面就传来了齐刷刷的脚步声,有人在里面喊道:“什么人,大晚上的敢在将军府叨扰!”说话间,将军府的大门就被打开了。

    出来的是个士兵统领,带着两排士兵,全都是严阵以待。秦慕安更加的纳闷了,难道将军府里面出了什么事,所有士兵都调进府内了?想到这里,打算把秦穆白给拉走。

    谁知道这个士兵统领,忽然就给秦穆白跪了下去,恭敬的说道:“小人参加十三殿下,十八殿下。”他身后的两排士兵也连忙跪了下去。

    秦慕安愣了一下,卧槽,原来认识我们两个人,刚准备开口说话。秦穆白就摆了摆手说道:“起来起来,都到家了还这么规矩干什么……”说着就直接走进了将军府。

    秦慕安尴尬的对士兵统领说道:“额……我十三哥……那个他喝醉了,喝醉了,我这就去把他拉走。”

    “还请十三殿下和十八殿下在正堂稍等,小人这就去禀报将军。”士兵统领恭敬的说道。

    “这……好吧,你去吧。”秦慕安叹了口气,追着秦穆白也进了将军府。

    两个人走到正堂的客厅,秦穆白就直接吐了起来。让秦慕安纳闷的事,客厅里面连个人影也没,难道今天晚上将军府真的有事?进来的时候也没看见丫鬟下人什么的,就看见刚刚的两排士兵了。

    秦慕安又叹了口气对秦穆白说道:“十三哥,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我去找找工具,把你吐的东西清理一下。”秦穆白闭着眼睛随意的挥了挥手,就倒在椅子上睡了起来。

    秦慕安出了正堂,在将军府里面转了一会儿,发现这个将军府特别的大。而且半天都没碰到一个人,你说这将军府是怎么了?人都去哪儿了?算了,找找厨房在那里吧,厨房里面应该有水盆跟笤帚的。

    又转了一会儿,进到一个院内,看到院子里面摆放了很多干柴,心想这里应该就是厨房了,不然摆这么多柴火干嘛。秦慕安看了看自己认为的厨房,里面亮着灯,不过看不到人影。想也没想,直接推门冲了进去。

    谁知道进去以后,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道屏风。秦慕安当时还在纳闷,厨房里面放个屏风干嘛?挡烟么?真是搞不懂古代人的思想。于是微微摇了摇头,绕过屏风,直接走了过去。

    刚绕过屏风,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面前是什么的时候,秦慕安听到了一名女子的说话,“绿儿,香料备好了么?”下一秒,秦慕安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副让他血脉喷张的场景。

    华君卓一丝不挂的站在木桶里面,她旁边站着一名丫鬟,一脸惊讶的看着秦慕安。

    秦慕安整个人当时就懵逼了,感觉自己鼻子里面有东西流出来,用手摸了摸,低头一看,卧槽!竟然流鼻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