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16章 装样子


    要知道秦慕安是根本不怕作诗的,他脑子里面背过的古诗少说也有成百上千首。根本就不需要秦穆白这样帮他。可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既然秦穆白都有要绑柳凌烟的打算,为何不在对诗前就把她给绑了?偏偏要等秦慕安进雅室之后,强行未果才去绑?难道喝醉的人想法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么?

    老鸨刚公布完题目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站起来准备作诗了。站起来这个人是个白面书生,拿着把扇子,看起来温文尔雅。就在这个白面书生刚开口说了一个“春”字,秦穆白忽然拿起一颗花生豆,朝白面书生弹了过去。

    这颗花生豆直接打在了白面书生胸口,接下来白面书生的嗓子就像卡住了一样,又说了个“梅”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白面书生连忙看了看周围,秦穆白装作若无事情的样子继续吃花生米。

    这位白面书生,拿着扇子来回指了指,秦穆白又是一颗花生米,直接打在了他的眼上,白面书生哎呦一声,连忙用手捂住了眼睛。他惊恐的看了看四周,慌里慌张的逃了出去。

    留下怡红院众人,个个纳闷无比。

    “不会就不要站起来嘛,说不出来多丢人啊……”

    “就是就是,还春梅呢,我看是蠢梅吧……”

    这一切都被秦慕安看在了眼里,他没想到秦穆白的武功竟然这么高。难道说他的十七个哥哥,每一个都会武功,只有他不会?这可不行,以后得想办法学学武功才行啊,要不然还怎么在这个世界混?不过十三哥这种行为,也太……

    于是秦穆白拉了拉秦穆白的胳膊小声说道:“十三哥,你听我说,我这里有一首好诗,保证能够胜出。”

    “拉倒吧,瞧你以前蠢那样子,还好诗呢。”秦穆白压根就不去看秦慕安。

    “十三哥,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士别三日应刮目相待嘛,你就信我一次吧。”秦慕安再次说道,他是在是不想让秦穆白把原本很文雅的事情,给搞的这么庸俗。

    秦穆白听了秦慕安说的话,有些诧异的看着秦慕安,说道:“可以啊十八弟,现在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行,那你作个诗看看,实在不行我再出手。”

    “那就多谢十三哥了。”秦慕安心里面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是不能等其他人先作了,还是我先来吧。

    于是秦慕安站了起来,慢悠悠的摇着手里面的扇子,说道:“在下秦十八,献丑了。《咏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秦慕安这首抄袭来的诗,念的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引得周围的人连连叫好。就连秦穆白也愣住了,他没想到秦慕安竟然这么会作诗,难不成十八弟开窍以后真的成了天才?

    也不知道是秦慕安的诗太好了,还是其他的人学问太浅了,个个都摇头叹息,皱眉思索,过了很久,依然没有第二个人站起来。这时候雅室里面又传来了柳凌烟的声音,“请秦公子雅室一叙。”

    “十三哥,那我上去了啊。”秦慕安对秦穆白说道。

    “等会儿,你把这个带上,毕竟是第一次,我怕你扛不住。记住了啊,破身之前把这药吃了。”秦穆白说着拿出一个小瓷瓶,塞给了秦慕安。

    秦慕安无奈的笑了笑,只好接了过去,然后风度翩翩的走进了雅室。坐下之后,柳凌烟还是和上次一样,施了一个礼说道:“小女子见过秦公子。”

    “在下只是一名穷书生罢了,柳姑娘不必多礼。”秦慕安谦虚的说道。

    “秦公子可真会说笑,穷书生竟然还有钱来逛怡红院。”柳凌烟说道,意思是老娘一看你就是大款,装什么装。

    秦慕安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能够和刘姑娘相叙。”秦慕安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想到了哪里是哪里了。

    秦慕安跟女人聊天有个毛病,你能说他也能说,你不能说他也不能说。更何况是跟一名古代女子坐在一块了,而且现在基本上还是陌生人,要是熟了话……熟了的话还用聊天么?

    柳凌烟还是老样子,不喜不悲,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花的女子一样。两个人又是沉默了片刻,柳凌烟开口问道:“不如小女子为公子弹奏一曲吧。”

    “别……”秦慕安连忙说道。

    “怎么?公子难道嫌弃小女子的琴艺不成?”柳凌烟微微蹙眉。

    “姑娘误会了,早就听闻刘姑娘的琴艺是京城一绝,不过我来是为了和刘姑娘说话的。”秦慕安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想听啊,实在是十三哥在下面坐着,一旦听到琴声响,岂不是知道我啥也没干么?

    “秦公子谬赞了”柳凌烟微微点头说道。

    然后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不是秦慕安不想说话了,是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吟诗作对肯定是不能谈的,万一刘姑娘出一个我没背过的,岂不是露馅了?要不,聊点荤段子?看看柳姑娘的反应?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也不知道在古代是不是这样?唉……真是头疼。

    秦慕安尴尬的坐了将近二十分钟,总算是起身告辞了,“不知为何,尽管和柳姑娘没有说话,在下坐在柳姑娘面前,却觉得内心十分平静。如此,已然知足了。今日就告辞了。”

    柳凌烟起身回了一个礼,秦慕安就往外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特意把自己的头发给弄乱,然后又把衣衫随便扯了扯,装出一副事情已经办好的样子,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秦慕安做这些的时候,自然是被柳凌烟看到了,不过柳凌烟并没有感到纳闷,而是偷偷抿嘴笑了笑,这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笑,不过可惜的是,秦慕安并没有看到。

    秦慕安坐到秦穆白面前,把扇子往桌子上一拍,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舒坦!真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