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15章 带你开开荤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拿着花就是了,不够尽管找我来要,父皇也太抠门了,一年只给五百两银子,饭都不够吃,来来来……喝酒喝酒。”说完,他们两个又干了一杯。

    酒过三巡之后,秦穆白就有些醉了。古代的酒度数很低,差不多十几度的样子。反正秦慕安是没喝晕,这才哪儿到哪儿了?

    秦穆白这会儿脸色微微发红,拍了拍秦慕安的肩膀,问道:“十八弟,最近有本书很火啊,不知道你看了没有?”

    “书?什么书?”秦慕安纳闷的问道,该不会是《撩妹二十八式》吧?

    “《撩妹二十八式》”秦穆白笑着说道,一副Y、D的表情。

    卧槽!还真是,连皇子都看这书了?难道流入皇宫了?不对……十三哥整天游手好闲,没事出来乱逛,能看到这本书也很正常。

    秦慕安装出好奇的样子问道:“《撩妹二十八式》?什么书?听着名字我怎么听不懂啊,讲什么的?”

    “嘿嘿……好书,十八弟看了保准儿会喜欢的,回头十三哥送你一本。你不是快要和华将军的女儿成亲了么,刚好用的上,我保证你看了之后,华将军的女儿对你服服帖帖,百依百顺的……”秦穆白越说越猥琐,秦慕安都有点不好意思听下去了。

    “十三哥,这本书讲的莫非是房中之术?”秦慕安皱起眉头问道。

    “嘿嘿……聪明,对了,十八弟,你还是童男么?”秦穆白忽然问道。

    “是啊。”秦慕安说道。

    “你确定?”

    “这种事我怎么会不确定呢?”我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

    “那可保不准,你以前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她可不管你是不是王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万一元宝趁着你,那个什么,对吧……姑娘都比咱们要成熟的早。”秦穆白猥琐的说道。

    秦慕安这会儿真想一巴掌呼到秦穆白的脸上,让他知道什么叫月亮惹的祸。你说这人思想怎么能这么龌龊呢?人家元宝多好的姑娘啊,是吧,怎么会做那种事?而且那时候我还是个傻子……等等,元宝不会真的……咳咳,看来回头得找元宝聊聊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

    “十三哥,别开玩笑了,元宝是什么样的人我了解。”秦慕安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吧,我跟你说,这女人其实都一样……你现在还未经人事,等你结婚了,自然就明白了。算了,既然今天撞见了,十三哥就带你开开荤!”秦穆白右手一挥,豪气云天的说道。

    “别……十三哥……”秦慕安连忙说道。

    “我现在相信你是童男了,怕什么,要像个男人,我这就给你安排。”秦穆白说着就喊起掌柜来。

    “十三哥……十三哥……”秦慕安拉着秦穆白的衣服叫道,可是秦穆白根本就不理会秦慕安,继续吆喝道:“掌柜的!掌柜的!”

    老鸨听见喊声,连忙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笑嘻嘻的问道:“呦……秦爷,您吩咐。”秦慕安一听着对话,就知道秦穆白是这里的常客。

    “把你们这儿好看的姑娘都叫过来。”秦穆白说着从兜里掏出一锭金子,扔给了老鸨。

    老鸨慌里慌张的结果金子,就跟看见自己祖宗一样,连忙说道:“秦爷稍等,我这就去安排。”

    片刻间的功夫,二十多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就站到了秦慕安面前,秦穆白冲秦慕安点了下头问道:“十八弟,挑一个吧。”

    我挑……我挑你妹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

    就算秦慕安心里再不愿意,可还是得把样子给装出来。于是认真的把这二十多个姑娘看了一遍,然后摇了摇头。

    “怎么?看不上?也是,华将军的女儿可是十八弟的妻子,你怎么会看得上这些胭脂俗粉,去去去,都下去吧。”秦穆白摆了摆手说道。

    秦慕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卧槽!这跟华君卓有关系么?是我根本不愿意好么!

    “十八弟,不是做哥哥的说你,那华将军的女儿再好看,可毕竟是个喑人,你总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就蒙蔽了双眼,看不到这满天下的花花草草啊……是,我承认,华君卓确实好看,说举国无双也不为过。可是你不练习练习,怎么让她对你服服帖帖的呢?

    你十三哥我可是十五岁就破、身了,再看看你……对了,十八弟,你会作诗么?”秦穆白忽然问道。

    秦慕安点了点头说道:“懂一些,小时候跟着太傅学的东西,依稀还在脑子里面。”

    “那就好,你今天来的正是时候,这怡红院有个头牌,叫柳凌烟,本来十三哥我今天来就是冲她来的。现在就让给十八弟你了,等会儿柳凌烟会让怡红院里面的人作诗,谁做的好,她就会邀请谁进雅室。

    接下来就靠十八弟你自己了,实在不行就用强的,她要是敢不从,明天我就带人封了这怡红院。把她绑了送到十八弟府上。”秦穆白说完喝了口酒,重重的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秦慕安蛋疼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过有一点他看出来,秦穆白这人是个急性子,也豪爽,说封怡红院,那可是真的会封的。凭什么?就凭人家是皇子!这就是封建社会的悲哀啊,永远不要跟朝廷作对!

    “不是不是,十三哥,真不用,我初八就结婚了,早晚不是都一样么?”秦慕安连忙说道。

    “瞧你那出息,今天就听十三哥的,等会儿我倒是看看其他人谁敢作诗?”秦穆白皱着眉头说道。

    俗话说流、氓不可怕啊,就怕流、氓有文化,不对,就怕流、氓是皇子。

    秦慕安能怎样?只能乖乖听话了。就算你让别人对诗,也还是我赢啊!不过进了雅室,我做些什么你可就不知道了。这丫的,今天喝高了吧?早知道就不跟你喝这么多酒了。

    过了一会儿,老鸨就又站在了楼梯的最中间,说的话跟上次差不多,只不过这次是换成了作诗,而今天的题目是,以春为题目来作诗,五言七言都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