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萌萌皇帝打江山 > 009章 琵琶行


    “全凭公子做主。”柳凌烟淡淡的说道。她作为怡红院头牌,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别说是只是来说说话的人了,就连只是坐在这里一言不发喝茶的人都有。

    秦慕安点了点头,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看了看柳凌烟,发现柳凌烟的眼神从未离开过古筝。又等了片刻,柳凌烟也不说话。让秦慕安觉得十分尴尬,可是柳凌烟一点儿也不尴尬。

    最后还是秦慕安先开了口,“冒昧的问一下,不知道柳姑娘年芳何许?”

    “风尘女子罢了,公子何必多问。”柳凌烟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然后秦慕安又没话说了,这要是在现代,他能和姑娘聊很多,电影、文学、电视剧、历史……可是这是在古代,而且还是他一点也不认识的朝代,所以根本不知道跟柳凌烟聊什么好。

    两个人又沉默了片刻,秦慕安脑子一热,忽然问道:“柳姑娘可是处子之身?”秦慕安以为这样问,柳凌烟可能会生气。

    可是柳凌烟依旧是平静的说道:“如果公子是酒、色之徒,那么恐怕要让公子失望了,小女子卖艺不卖身。”

    看来青楼果真是如此啊,在此之后秦慕安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慕安这时候忽然想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古时候的歌妓,年轻的时候大红大紫,可是到老了容颜消逝,最后只能嫁给商人,孤苦伶仃。这首《琵琶行》写的不仅仅是一位歌妓的悲哀,更是古代那个大环境下,所有歌妓的悲哀。

    于是秦慕安叹了一口气说道:“柳姑娘,在下去年游历之时偶遇年老歌妓,对她的遭遇无比同情,当即作文一篇,不知道柳姑娘是否愿意听听。”

    “愿闻其详。”柳凌烟道。

    秦慕安点了点头,就开始背起了琵琶行,当然他自己稍微改了一部分。

    “琵琶行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背到这里秦慕安就没有继续再往下背了,因为后面写的是白居易自己故事。

    柳凌烟听到“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一样的光芒,终于抬头看向了秦慕安,而秦慕安这个时候也刚好看着她。

    秦慕安知道他触动了柳凌烟的内心,根据秦慕安在二十一世纪的撩妹经验,这个时候就该告辞了。于是秦慕安起身朝柳凌烟行了一个拱手礼,说道:“柳姑娘,天色不早了,在下就告辞了。”

    就在秦慕安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柳凌烟忽然说道:“秦公子,可否留下姓名。”她问的自然是秦慕安的真名了,傻子都知道秦十八根本不是他的真名。

    “秦慕安。”秦慕安说道。

    “公子何日再来?”柳凌烟连忙问道。

    “有空会再来的。”秦慕安说完就缓缓走出了雅室。

    刚出雅室就看到老鸨绷着个脸,冲秦慕安伸着手,说道:“十两。”

    “大妈,咱讲讲道理行不行?我进去啥也没点,就收我十两银子?”秦慕安皱着眉头说道。

    “银子?哼,你想得倒美,十两黄金!怎么?是不是没带钱?感情你这个小白脸是来吃霸王餐呢?来人给我……”老鸨还没说完,雅室里面就传来了柳凌烟的声音,“妈妈……让他走吧。”

    秦慕安从怀里掏出十两黄金,说道:“这钱是给柳姑娘的,不是给你的!”说完,潇洒的把钱扔进了雅室,转身就走了。不是我不愿意掏钱啊,是我真的没点什么啊,就说一会儿话,十两黄金就没了?一万RMB呢!

    秦慕安从青楼出来的时候,日经暮色四合了。他来青楼的目的其实就是单纯满足一下自己作为男人的好奇心罢了,至于打探消息,可能是今天不凑巧,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现在对于秦慕安来说,这个世界仍然是未知数。他不知道朝中谁势力大,不知道皇帝的性格,不知道天下的形势,甚至连该相信谁,都不知道。所以,一切只能从长计议,一步一步慢慢来。

    秦慕安回到王府的时候,元宝已经做好饭了。元宝现在在纠结一个问题,以前秦慕安吃饭都是她喂的,现在忽然不傻了,会不会用筷子呢?

    秦慕安走了进来,看到桌子上的饭菜,问道:“元宝,这些都是你做的?”

    元宝点了点头。

    “看起来蛮不错啊。”说着就拿起筷子准备吃饭,这时候元宝忽然问道:“王爷,你去哪儿了?怎么身上一股脂粉味?”

    “有么?”秦慕安嗅了嗅自己衣服,还真有一股脂粉味儿。就算有也不能承认,让一个丫鬟知道自己去青楼,多难堪啊……

    元宝看着秦慕安的眼神,可劲儿的点了点头。

    “那个……元宝啊,是这样的,我回来的时候路过脂粉店,想着应该给你买一些,就进去转了转,然后吧,我发现那些胭脂都太俗了,你长得这么漂亮,应该用一些高级的,对吧。所以我就没有买。”秦慕安以为自己编的这个谎言非常完美,既夸赞了元宝,又不漏痕迹的解释了自己身上的胭脂味。

    元宝听完之后,眨巴着大眼睛盯着秦慕安说道:“王爷,你是不是去逛青楼了?”

    这句话又差点没把秦慕安给噎过去,秦慕安连忙干咳了两声解释道:“那个……元宝啊,你听我说……”

    “不用说了王爷,他们都说你们男人一旦有了钱,就爱往青楼跑,元宝都知道的。”元宝没等秦慕安解释直接抢先一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