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三十八章 不对劲


    只见破墙而出的竟是蔡长晟,大伙儿既惊又喜,此刻重聚,众人自是有很多疑问要问。

    听蔡长晟说他是在山顶的坡上找到了那个盗洞,他正是通过那个盗洞才来到这儿的,对于这一点我跟猴子倒并不是很意外,我此刻最关心的,自是先前的那声惨叫和我们的登山绳被割断一事。

    同样急切想知道此事的还有黄绍泽和文成宇,只听文成宇问道:“老蔡,先前山顶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声惨叫……还有我们的登山绳……”

    文成宇话还没问完,就被蔡长晟伸手止住:“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待会儿会告诉你们的!”

    蔡长晟说着便又蹲下了身子,他开始仔细端详着刚才被她打穿的那个洞口,透过头灯,他上下打量着洞口的四周,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接着,他又用手指捻起了一撮地上的泥土,他先是将泥土放到掌心里端到眼前看了看,接着他又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

    众人见了都很不解,不知道他在琢磨着什么。

    我见了蔡长晟的一系列动作,心里不觉咯噔了一下,不知他此刻正在琢磨的是否和我之前所疑虑的是同一件事。

    “我在山顶见到了一个黑影!”蔡长晟突然说道,他依旧蹲着身子闻着手里的泥土。

    “黑影?”众人一听都是一惊,黄绍泽立即追道:“什么黑影,是人是鬼?”

    “就是那声惨叫的发出者!”蔡长晟将手中的泥土用一个小塑料袋装好,并放进了衣服口袋里,然后站起身来接着说道:“当初在山顶,我背起装备正要准备下崖,我一回头,却见一个黑影立在悬崖的边上,我可以肯定,是个人!”

    “是谁?有没有看清模样?”文成宇忍不住问道。

    “没看清!”蔡长晟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当时雨下得很大,我的头灯根本照不到他的脸!因为……他的着装很古怪!”

    “着装古怪?怎么个古怪法?”我听了好奇地问道。

    蔡长晟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当时见到这个黑影时,着实被吓了一跳,我立即透过头灯打量了一番他的身形,只见他身着一件黑皮大衣,脚踏一双半新黑皮鞋,头戴一顶微卷老式西洋帽,他低着头,加上雨太大,所以我看不见他的脸!”

    听蔡长晟这么一描述,我竟感觉到了一丝眼熟,这造型……我好像见过!

    “是他割断了绳子?还有叫声是怎么回事?”文成宇又问。

    蔡长晟说道:“当时我见他低着头一动不动,便冲他叫喊了一声,谁知这时,从他的袖口里竟突然窜出了一把匕首,他拿起匕首便砍向了那两条登山绳,与此同时,他抬起头似是看了我一眼,他的脸刚好被我的头灯照射到,也就在此刻,他突然像发了疯似得一阵惨叫,接着便向山坡下面冲去。”

    听了蔡长晟的叙述,众人更是一团迷雾,那人为何要割断我们的绳子,又为何会突然发疯,难道他就是个疯子?

    蔡长晟接着说道:“我沿着那人冲下坡去的方向追了过去,没追几步,那人便不见了踪影,不过,倒让我发现了那个盗洞!”

    蔡长晟说到这里时突然皱了皱眉,这个动作一瞬即逝,众人也许都没留意,不过却被我捕捉到。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蔡长晟的话……似是隐藏了些什么!

    这时,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猴子也向蔡长晟问道:“我说蔡队长,你在盗洞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刚才你对从你身上掉落下来的泥土似乎很感兴趣啊!”

    蔡长晟回道:“别的什么东西我倒没有发现,只是,我在洞道了好像问道了一股香味儿,我本来以为是洞壁上的泥土中夹杂的,可我刚才一闻,却又没闻着,这下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了,所以只好把泥土收集起来,等日后出去了再拿去化验。”

    ……

    和蔡长晟谈话了半天,先前的疑问似乎并没有什么进展,在谈论下去估计也是无果。于是黄绍泽又跟蔡长晟简单讲了一下我们这里的情形。

    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个已经死了的考古队员的尸体,一条可以通往地面的盗洞,一条可以进入古墓深处的暗涌。如何抉择,得尽快决定,老呆在这里谁也无法保证这里的机关会不会被我们给无意中触发。

    其实这个选择不用问,大家早已做好了决定。蔡长晟他们此次前来就是来寻找上一批队员的,如今发现两名队员已死,其他人下落不明,他们自是要继续前进了,不管能否找到,这都是他们这行人的使命。

    对于我而言,于其说我是来找老爸的,倒不如说是来解开心中的疑团的,虽然深入古墓危险重重,但这次有这么多人作伴,就算碰到什么危险,我们身上的重武器应该足以抵挡,若是此刻泄气从盗洞出去,丢了摸金校尉的面儿不说,错过了这次机会,恐怕就再没有下次了。

    所以,我们没做任何的讨论便达成了共识……继续向前!

    众人进了“生门”对应的石门,石门之后是一道一米多宽的青石砌成的台阶,台阶两侧都是光滑的石壁,婉转而下,螺旋往地下深处延伸!

    此刻由文成宇在前面带队,他将部分仪器装备都拿了出来,天地玄盘拿在手中,有害气体分析仪挎在腰里,金属探测器背在背上……有他这位机械工程师在前面开路,安全系数一下子就上升了不少,大伙儿心里不觉都踏实了许多。

    文成宇之后便是蔡长晟,其他人依次紧跟其后。

    我们大概沿着台阶往下走了半个小时,在一个弧形的转弯之后,台阶开始出现了岔道,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三岔口!

    众人一见便都停了下来,三条路……该走那一条?

    猴子见了嚷嚷道:“哎我说,大伙儿可别急着往前走啊,这三岔口中,一条是我们进来的路,另外两条中肯定只有一条路是真的,另外一条一定是陷阱,可千万别走错啊!”

    “这他娘的还用你废话!”我瞥了猴子一眼说道:“有人家工程师在,你瞎操什么心!”

    说着我又看了一眼文成宇,只见他和蔡长晟黄绍泽三人正在仔细端详着另外两个岔道的进口,他们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还没等我上去问,只听文成宇突然说道:“有了,是这条!”

    众人一听立即凑上前去,只见在其中一条岔道进口处的墙壁上,竟被人画有两个红色的箭头,一个指向这条岔道的里面,另一个则指向我们刚刚下来走的这条路,仔细一看,像是用记号笔画上去的。

    “这是老队长他们留下来的记号!”蔡长晟立即跟我和猴子解释道:“这是我们的习惯,一般在碰到岔口的时候,我们都会在进去之前先在进口处画两个箭头,一个箭头指向进口的里面,一来可以方便自己知道哪条路是走过的,二来可以让后面的人知道前面的人的去向。另一个箭头则指向我们进来时的路,方便我们出来后知道这条路就是出路!这三岔口最容易搅混我们的方向感了!”

    我跟猴子一听恍然大悟,没想到这做记号也是一门学问!看来前一批队员他们应该还在古墓的深处!

    接着我们便进入了那条画有箭头的甬道之中。甬道里的台阶依旧婉转而下,不过不再是螺旋往下延伸,方位的变化似乎再没有了规律可言。

    一行人又沿着台阶往下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在一个九十度的转弯之后,又是一个三岔路口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蔡长晟他们和先前一样,又开始在岔口的进口处寻找着记号,果不其然,他们又在其中的一个进口处找到了。

    “在这儿!我找到了!不过……”黄绍泽立即说道,他的语气似乎有些迟疑。

    我跟猴子一听,立即又凑了上去,一看进口处的两个箭头,我不觉在心里咯噔了一下,只见一个箭头指向这条岔道的里面,另一个却并不是指向我们刚刚下来时的这条路,而是指向了三岔口中的另外一个进口!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朝外的那个箭头怎么指错了方向,这进去的人出来的时候岂不是会以为那条路才是出口,可很显然那条路明明就是假的,明明就是个陷阱!

    想到这里,我忽又想起了之前在石室中那个被封住的盗洞,这两件事立马就会被联想到一起去,只要稍微一推敲便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