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三十四章 初用罗盘


    一时众人都把希望放到了我跟猴子身上,我刚好又借助老爸的手册找准了古墓的入口方向,于是我拿出了罗盘,开始装装样子准备故弄玄虚一番。

    虽说是装装样子,不过我好歹也看过几眼说明书,装样子也得装得专业点。

    我将罗盘打开,双手分左右把持着外盘,双脚略为分开,将罗盘放在胸腹之间的位置上,保持罗盘水平状态,然后以我的背靠为坐,面对为向,开始立向。

    接着我又固定了外盘的十字鱼丝线,用双手的大拇指扭动内盘,一直将内盘转动至磁针静止下来,与天池内的红线重叠在一起为止。

    这时显示坐向方的鱼丝线与内盘各层相交,我们要找寻的各种数据和资料,就显示在这条鱼丝线所穿越和涵盖的区域上了!

    ……

    一系列动作做完,众人不免唏嘘赞叹了一番,就连猴子都忍不住嚷嚷道:“哎呀呀,小狼爷不愧是摸金校尉的传人啊,就这神一般的操作,那叫一个专业啊!”

    我听了不觉在心里暗笑,我不过就是抽空看了看说明书而已,这就叫专业了?那这摸金校尉也太好当了吧!

    我定了定心神,又抬头看了一眼先前的那座峭壁,凭肉眼感觉大概是位于西北方向,再对照罗盘上的坐向方位一看,正好是位于二十四山方位中的亥位,再一看亥位延伸开去的其他盘上的信息,只见人盘中对应的是五行之中的木,天盘中对应的是“天干”二字,还有八卦、十二地支、七十二龙盘等等各盘上都一一对应有相应的属性,只是越往开延伸就越深奥,我已不记得每个属性所指的意思了。

    不过这有关人盘的介绍位于说明书的前面几页,我依稀还记得这样几句,说人盘主要用于消煞,又有消煞生克诀:克我者为官鬼,生我者为印绶,我克者为财,我生者为泄气,比肩者为帮扶……

    书中又说真正的“我”是“局”,而不是坐山,这局又分为四大局,即火局、水局、木局、金局。比如葬得一地,根据水口确定为木局,这个木局就是“我”,如果亥方有峰则为大吉,因为亥为水,水生木。如果巽方有峰则为大凶,因为巽为金,金克木。

    ……

    虽然我只想起了这样几句,不过再对照实际中的情形一看,似乎说的是那么一回事儿。那座峭壁正好位于亥位,不就应了那句“亥方有峰则为大吉”之说么!如此看来那里果然是风水宝地,再结合老爸在手册中所述,判断古墓在此应该就错不了了!

    ……

    想到这里,我不觉刻意清了清嗓子,接着我便把我刚才在脑子里分析的内容一五一十字正腔圆地跟大伙儿说了一遍。

    众人听了之后无不对我点头称扬。就连猴子看我的目光中都透露出了几分钦佩之色。

    蔡长晟听了也立即上前应和道:“小狼爷果真是摸金奇才呀,没想到单凭这么个小小的罗盘,三分钟之内便探出了龙穴的所在地,我们所带的这些个高科技设备,加在一起也不及其一呀!”

    众人听了也纷纷上前于我称扬应承了一番。

    定下了龙穴的方位,众人立即就来了精神,随即又收整行李,向着西北方向的峭壁进发。

    ……

    我们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来到了峭壁的山脚,抬头一看,只见峭壁高而不见其顶,陡峭而无处可攀。在峭壁的半山腰处,果真有一凸出的平台,平台上横有半副石棺,另外半副直插峭壁之中,形态果真与父亲在手册中的描述一模一样。

    此刻蔡长晟手中的定位仪也显示老队长他们留下的信号达到了最强,看来我们果真没有走错!

    接着我便和众人道明古墓的入口就在悬棺之内,我们需到达峭壁之顶,再用绳索牵引而下,方可入得其内。

    众人一听无不惊叹不已,皆露惊恐胆怯之意,一时都呆呆地站在山脚,无人动弹,无人发声!

    站在山脚仰望着那口悬棺,我不觉在心里发出了一阵感慨,有些人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进得古墓,却又有一些人垂死挣扎地想往外逃,有些人明知进去了就很有可能出不来,却仍旧有很多人前赴后继地想要往里钻……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不觉又看了一下众人的表情,有人兴奋不已,有人心怀焦虑,有人斗志昂扬,也有人惊恐胆怯。

    此刻我似乎领悟到了老爸当年在手册中描述众人面向昆仑山时的表情的那八个字:或喜或悲,或惊或奇!

    ……

    终于黄绍泽忍不住说道:“看天色最多再有四个小时就黑下来了,此刻若再不定夺,天黑之前则必定到不了峭壁之顶,错过了今日,恐怕就要等上几天了!”

    猴子一听有些不解:“为什么错过今日就要等上几天,明儿个一早再上去不行么?也好让大伙儿喘口气啊!”

    黄绍泽叹了口气说道:“此刻空气比较干湿,我腿上的关节炎又有些犯了!”

    “哦是这样啊,你要是明天走不动我猴爷可以背你上去!”

    黄绍泽一听便摇了摇头,显然猴子没明白他的意思。

    “老黄的意思是说要下雨了,而且是连续几天的雨!”文成宇在一旁解释道。

    “不错,我这腿可比天气预报还灵!”黄绍泽接着说道:“每当我这关节炎一犯,至少就要下上两三天的雨,若是冒雨上山,那可就危险多了!”

    我跟猴子听了这才恍然大悟。我又看了一眼蔡长晟,不知他做何打算,是立即启程上山,还是等雨过天晴之后再说。

    “我们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山顶!”只听蔡长晟坚定地说道:“老队长他们生死不明,我们不能耽搁!”说完他有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峭壁,只见他眼神坚毅,决心满满!

    蔡长晟的话如同一剂振奋药,大伙儿听了不觉都有了精神,又开始收整行李准备上山!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