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二十一章 810400


    我和猴子回到了我家,便一起把我那屋子又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首先合力将我屋子里的那个盗洞给封了起来,接着又稍微将屋子打扫了一下。

    由于这屋子里到底还是不怎么太平,我心理难免还有些心虚,于是我又把猴子的床铺也搬了进来,这样两人睡一个屋子心里才会感觉踏实些!

    猴子见了不免又是对我一阵取笑,唧唧歪歪冷嘲热讽了一大堆,我也没在意,也许是太久没听他闹腾了,偶尔听一下觉得怪有意思的!

    我们洗漱完了之后,又一人泡了杯热茶,接着便进屋子去了,我得好好跟猴子聊聊!

    我见猴子在一边儿喝茶,便故意客套了几句:“怎么样!屋子简陋,也没啥好招待你的,你可别介意啊!”

    猴子听了一本正经地说道:“哪里哪里,虽然屋子是简陋了点儿,可这不也没别的地儿可住嘛,暂时将就将就一下得了,我这人呐,很随意的,你也别往心里去啊,要是你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啊,那你明天就带我去大吃一顿,或者是带我去泡个脚啊,洗个头啊,按个摩啊……”

    “打住打住!”我一听立即打断了他的话,这狗日的是忘记吃药了吧:“我靠,你他娘的还真当自己是客啊!我他妈的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还,磨磨唧唧还说了这么一大堆不害臊的话,再啰嗦出去睡大街去!”

    “嗨,我也就是想想过会儿干瘾嘛,谁还真指望你了!”猴子没好气地接着说道:“改天猴爷带你去享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生活,让你见识见识我王日天的风采!”猴子说着已爬到床上去了,

    接下来我又跟猴子没天没地地瞎扯了半天,我们从十几年前的事儿一直聊到近几年,把以往有趣的那些事儿通通都拿出来重新感受了一番,他自是乐在其中,而我,也略有所得!

    和猴子相处了已有半日,他的言行举止和以前完全一样,方才又和他聊了很多以前的事儿,也都可以一一对上号来,我判断他……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想起黑子在信中描述的有关猴子所做的那些事,我不免对他还是有所戒备,如果黑子在信中没有说谎,那这猴子就会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

    可要我真的把猴子当成是个危险的人物时刻防范着,那我肯定是做不到的,况且我眼前的这个猴子,我觉得他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至少现在我是这么认为的。

    “老杨,在想什么呢,怎么突然不吭声了?”猴子见我半天没说话突然问道。

    “哦没什么!”我立即反应过来,顿时我干咳了几声又反问猴子:“你和老赵最近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也许是我话锋转得太快,猴子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老赵!最近一次联系老赵……这得让我想想啊!”说着猴子便好像开始回忆起了一件什么事,突然,他打了一个响指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近段时间和老赵联系过两次,前一次是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我回想了一下,应该是在北京的医院里老赵刚给我买手机的那会儿。

    “哦对了,半个月前老赵是给你打过电话,不过不是一直都没打通么!”我奇怪地问道。

    猴子听了表情似乎有点儿奇怪:“谁说没打通!打通了啊!当时老赵还要我立即赶往你的老家与你碰头,还说要我和你一起等他的消息呢,我因为在老家忙着帮乡亲们修公路,所以就给耽搁了!”

    我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可能,半个月前我还在北京的医院里住着呢,老赵也每天都和我在一起啊,他说他一直都没联系上你呢!”

    “可他确实是给我打电话那样说了啊!”猴子立即回道:“难道老赵在骗你?可是这又有什么好骗的呢!”

    “不对!我觉得事情又蹊跷!”我顿了顿接着对猴子说道:“第一,半个月前我还在北京,那个时候老赵为何会要你立即赶到我老家与我碰头?这里有矛盾!第二,老赵每天都和我见面,为何丝毫不提起此事,还撒谎说没有联系上你,这也是个疑点!”

    猴子听了也觉得奇怪,只是一时也想不明白。

    我又想起猴子刚才说的这是前一次联系老赵,于是又问:“那第二次联系你是什么时候,又是跟你说的什么?”

    猴子想都不想就说道:“就是昨天啊!昨天老赵又给我打了电话,说让我速到你老家去与你汇合,电话里他还是说要我们等他的消息,他像是又会有什么行动啊!”猴子喝了口茶接着说道:“我见他说得倒像是挺急的,正好我们村儿里的公路也修得差不多了,于是今天一早就起程了!”

    我一听不觉暗自嘀咕着,这老赵究竟在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真是让我捉摸不透!

    正想着,我不觉又掏出了手机,接着便拨通了老赵的电话。

    几秒钟之后,电话里便传来了一阵“嘟嘟嘟”的忙音,依旧没有打通!

    猴子一见立即说道:“怎么你每次都说打不通啊,不会是你手机有毛病吧,我来打一个试试!”猴子说着便也拨通了老赵的电话。

    几秒钟之后,电话……竟然通了!

    我靠,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老赵把我拉入黑名单了?怎么我老是打不通,猴子一打就通了!

    老赵的电话虽然是通了,可似乎始终都没人接听,眼看着半分钟都过去了,始终都没听到老赵的声音,直到最后,还是没人接听!

    虽然老赵没有接听猴子电话,不过已然让我非常的惊讶,凭什么我他妈的连打都打不通!我当即又给老赵播了过去。可结果还是一样,还是没有打通,并不是没人接听!

    我实在是没法弄懂,简直郁闷之极。于是我又把猴子的电话拿了过来一探究竟。我打开他的通话记录一看,顿时,我眼前一颤,似乎让我发现了什么!

    我定睛一看,我去他个奶奶的,竟然是两个不同的号码!

    当我看到我和猴子存的老赵的号码竟然是两个不同的号码之时,我他妈顿时就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我一想我这个号码是老赵亲口告诉我的,难道他告诉我的是个假号?可这也总得有个理由啊!

    我实在找不到老赵给我一个假号的理由,便只好又去打探猴子的:“这个你存的老赵的号码是从哪里来的?”

    猴子说道:“就是半个月前老赵给我打过来时才知道的啊!”

    “你之前没有存他的号码?”我一听感觉有些不对劲:“在我住院期间老赵不是去你老家呆过一段时间吗,你就没存他的号码?”

    “什么?”猴子似乎吃了一惊:“老赵没有来我老家啊,自从从神墓王鼎中出来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老赵了,就只是在电话里头联系过两次而已!”

    我一听心里又咯噔了一下,这个狗日的老赵,到底他妈的还有没有一句话是真的啊!

    听猴子这么一说,我觉得在医院里我从老赵那了解的一些事情有可能都不靠谱!这他妈的鬼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我这边儿得到的消息已然不可信,便只好打算又从猴子那边儿来挖掘。

    我接着问后猴子:“我说猴子,老赵第一次联系你的时候,就只跟你说了赶紧去我老家与我碰头一事?就没跟你提起我他妈还在住院着呢?”

    “没有,一点儿都没有!”猴子想了一下接着说道:“记得老赵当时跟我说话的语气似乎很急促,他像是在一种很着急的一种状态下跟我打的电话,我当时还特意留了个心眼儿,多问了他一句‘你在哪?’,他只告诉了我六个数字便挂断了电话!等我再打过去的时候便已经关机了!”

    “六个数字?”我一听觉得可能是个重要的线索,立即追问:“哪六个数字,快说!”

    猴子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是……810400!”

    “810400……810400”我暗自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顿时觉得好熟悉,这串数字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我迅速在脑子里搜索着,我坚信我我肯定是见过这串数字,而且就在近段时间内,只是一时……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我又立即回忆起我这几天所接触过的事物,那串数字好像……突然,我脑子一转,顿时就想了起来,我在黑子寄来的那个包裹的快递单号上见到过,这他妈的竟然是那个邮政编码!应该是青海省某个地区的邮政编码!

    想起了这点我不觉就是心头一颤,老赵为何要以这个邮政编码作为猴子问题的答复,难道他的意思就是说他当时就在青海省的某个地方?不会吧!那天天到医院来看我的那个老赵又是谁?

    此刻我的脑子里不仅仅只纠结于半个月前老赵究竟在哪,更让我心里感觉不踏实的还有“青海省”这个地名!

    直到此刻,相继已有三件独立的事情分别与“青海省”扯上了关系。最开始的是在医院半夜那个来自青海省的诡异电话,其次是黑子从青海省寄来的那个包裹,此刻又得知了老赵很有可能也在青海……

    也不知这三件看似独立的事情是否相互会有着什么关联,也许是正预示着一件什么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也说不定!

    想来想去,我的注意力最终还是放到了那个邮政编码上。

    我立即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一查便发现,这串数字果然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的邮政编码,它还覆盖了祁连县下面的许多乡镇,一时还无法具体到某一个地方。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