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十八章 盗洞


    听了二狗子的话我不觉更加感到心里慌了神,我立即回头看向了身后,然而我的身后除了一张床和一把椅子之外再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

    “我说二狗子,你他妈的不会是看错了吧,这屋子里除了你我哪还有第三个人!”我盯着二狗子问道。

    “不可能看错的!”二狗子一边儿回忆着一边儿继续说道:“我看见那人就站在你的身后,他的手里似乎还提着个什么东西,哦对了,像是提了个球一样的东西!”

    “球一样的东西!”我不觉心中一惊,难道……难道是那个人头!

    我立即问二狗子:“你有没有看清那个人的面貌,他长得什么样子!”

    “那我倒没有看清,先前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你手中的手电那么点儿光线,我几乎只看到了那人的一个轮廓,哪里还分的清长什么样子!”

    “那你看清他的头了没有,他的头上有没有头发!”当我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我自己也同时是心中一颤,我不知我为何要这样问,这个问题竟像是从我的心底自个儿冒出来的!

    “头发?”二狗子似乎也对我的问题有些意外:“让我想想啊……这个……哦对了,有!有头发呢!”

    我一听有头发,心底的那个念头顿时也被打消,先前我竟有些以为那人是黑子了!

    不过如此看来事情就更显得离奇了,一直站在我身后的那人会是谁呢,他为何要拿走黑子送来的人头,他又是怎么凭空消失的呢!

    正想着,我立即决定要四下查看一番屋子,若不是我这屋子里另有什么出口,那就只能说明两点:要么是二狗子他娘的老眼昏花看走了眼,要么就是我这屋子……真的有鬼!

    我拿起手电便开始四下翻找了起来,二狗子一见便明白了我的意思,也跟着帮我找了起来?

    刚翻腾了几处,便让我发现了屋子里的不对劲儿,我发现我的床位似乎并不是在我原来的位置了,我记得以前我的床是紧挨着墙壁的,而现在床位与墙壁之间却有了大约三十公分的间隙!

    刚进屋子的时候我一心只想着找床底的包裹,竟没有注意到床的位置变化!

    我立即走到床边儿一看,顿时就是心头一颤,只见缝隙中的墙壁上竟然被打穿了一个盗洞!几十年的土房子到底还是经不起凿!他娘的老子堂堂一盗墓贼,家里竟然还被别人给盗了!

    顿时我明白了过来,刚才二狗子在门外见到的那人肯定是趁空躲到了床的后面,再通过这个洞逃了出去!

    “咱要不要出去追追?”二狗子看着这个洞对我说道。

    “不必了,此刻才追出去恐怕是于事无补了!”我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况且这面墙的后面直接连着我家后院的那个山坡,这大晚上的,出去也不安全!”

    二狗子见我没有要追的打算便也不再多说了,他又看了看地上杂乱无章的纸张,又问:“那你赶紧给看看,屋里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我自知家里并没有放什么钱财,故而也不担心会不会丢什么东西,只是那个人头确实是不见了!难道那人潜入我家,就单单只拿走了一个人头?他要那人头有什么用呢!

    还是俗语说的,强盗不走空,他见我家什么都没有没什么可拿的,便临走之际随便抓了一个?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也真够倒霉的,什么都没偷到不说,估计还得被那人头吓个半死!

    可是,那人真的只是个普通的盗贼这么简单吗?

    我稍微一推敲便知绝非如此!

    第一,从洞口边缘的土色和痕迹来看,这个洞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前挖的,至少也得有一个星期了!也就是说那个盗贼此次绝对不是第一次来。除非每次进来的都不是同一个!

    第二,如果他不是第一次来,那么他应该早就知道我家里没什么东西可偷,既然他都知道不可能会有所得了,为何还要去而复返!除非他的目的不是钱财?难道我家还藏有什么连我都不知道的宝贝?我靠,难道是七十二路辟邪剑谱吗?

    如此说来,那么此人拿走人头就不像是无意之举,而是刻意为之了!他似乎是为那包裹而来!如此便有了第三,此人对我的信息了如指掌,知道我近两天收到了这个包裹。

    二狗子见我神情有些奇怪半天没做声儿,说道“杨哥儿,还发什么楞啊!把要紧的东西收收,然后到我那去睡一觉吧!看你这一夜给折腾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是觉得困了,我家我今天肯定是睡不安稳了,不如先到他家凑合一晚再说!而且我跟二狗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儿,也用不着跟他客气。

    我立即回说:“那行,你等等,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过去!”

    我把黑子的信和父亲的手册都收好放回到了包裹里,然后我抱着那个包裹,二狗帮我拿着我的行李,我们一起出了门便朝他家走去。

    二狗还有个六十多岁的老母亲,这会儿应该还在睡,所以在去他家的路上我特意吩咐二狗子轻点儿声,以免吵醒了老人家!

    到他家里之后,我简单梳洗了一下便打算上床睡觉去的。睡觉的时候我特意还把那个包裹也带着,直到上了床我都还抱在怀里没松开!

    一旦躺到了床上,便再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些想不通的问题了。奔波了一天又熬了一夜,顿时疲惫与困意如潮水般袭来,我眼睛一闭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