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十五章 父亲的笔记之诀别昆仑山

第十五章 父亲的笔记之诀别昆仑山



    和先前不一样的是,在父亲去昆仑山之前的笔记中,他开始时不时就会提到了一个人,那人便是我的母亲。

    父亲在笔记中,经常会写一些对母亲感到愧疚自责的话,他认为自己从来都没有尽到作为丈夫应该承担的责任,他更恨自己的是,在母亲怀着我的那年,他依然再次选择了离开!

    从父亲的笔记中,我也重新认识了一下我的母亲,母亲是个温文尔雅、无私奉献极具包容心的人,他从来都没有怪过父亲,每次父亲的离开她都持以理解的心态,甚至包括她怀着我的那次,也就是父亲的最后一次的离开!

    母亲对父亲的爱似乎可以让她包容他的一切!

    此次的再次出发,是由大胡子和另外剩下的三人一起上门来找的父亲,父亲本来已经决定为了母亲从此收手不干,可终究他还是没能经得住大胡子等人的拉拢和劝说,毅然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

    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一行人也就没有做多的耽搁,次日便一同出发,直奔昆仑山下!

    三日后,五人各自怀着兴奋而又不安的心情,一同来到了昆仑山脚。此刻,他们五人一起抬头望向了这一望无际的昆仑山脉,脸色或喜或悲,或惊或奇……

    所剩下的这五人,有身披摸金校尉头衔的父亲,队长大胡子,暗器机关专家的眼镜儿,以及那两个专攻伤病治疗和解毒妙方的卫生员儿。

    父亲在笔记中分别对剩下的四人进行了这样的描述:

    大胡子:此人沉浮极深,做事老道,是我所不能及也。

    眼镜儿:虽是机关暗器方面的高手,但此人胆小如鼠,畏首畏尾,终究难成大器!

    两个卫生员儿:医学人才,但终究与墓穴拉不上什么干系,能保住姓名至今日实属侥幸。

    ……

    在接下来的笔记中,父亲似乎改变了以往的记事风格,再没有了过多的风景地貌等一些不相干的描写,而是把重点都放到了每一天的事实中来,他是分时间段来记录的,每次做记录的时候应该是他们停顿休整的时间段。

    第一天:终于来到了昆仑山下,大伙儿都表现得很兴奋。整条龙脉之中,就只剩下了昆仑山和大巴山脉。古往今来,昆仑山被视为第一风水宝地,鬼镜被藏在这里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有一事我至今都不是很清楚,大胡子等人是代表了考古所,他们找鬼镜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天:我以寻龙口诀占星野,定龙血,从而让我我找到了进昆仑山的入口。我又以罗盘掌八方,分阴阳,我竟然发现这里可能有一座古墓。

    第三天:我的预感没错,果真让我们找到了一座古墓。只是古墓的入口奇险无比,在一座峭壁的半山腰处,那里有一口悬棺,入口就在悬棺之内。我们需要从峭壁的顶端攀岩登山绳而下。

    很不幸的是,男卫生员王海川在抵达悬棺处的平台之时,脚下一时踏空,摔下了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第四天:王海川的死让大家的情绪都很失落,特别是另外一个女卫生员儿张玉华,私底下她与王海川的关系特别好,据说已经发展成了恋人的关系!如今亲眼见到恋人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更是备受打击。

    从悬棺进去便是一间石室,石室中有八扇门,四通八达。我们纷纷点着了火把。

    在石室的一角,我们发现了一个盗洞,此盗洞破墙而出,直入墙壁之中,墙角处还余留有打穿盗洞时余留的残土。

    以我的经验,此洞必定为一般的土夫子所为。有两种可能性,其一,这群土夫子功夫不到家,无法用以寻龙探穴之法获取此墓的精确入口,只得以挖盗洞来探入古墓。其二,他们早已探清古墓的精确位置,故意舍弃悬棺之入口,挖盗洞另辟新路,能做到此般说明其倒斗的修为极深!两种情况则分别代表了寻龙点穴的两个极端水平。

    第五天:石室之中的八扇门亦是按照八卦图列布置,我又以罗盘定位探之,最终选定了东南角方位之门进之。

    眼镜儿本来就生性胆小,此刻刚由百米悬崖而下,又亲见王海川之死,再一见墓中阴森诡异之气,更觉双腿发软心力衰竭,不由得心生退却之意。

    我与大胡子均表示让他止步于此,就地等我们回来,可他死活不让,非要跟着我们一起进去,实在无法,只好三人同进退!

    门后之通道婉转向下延伸,几番周折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座气势辉煌的地宫之中。

    第六天:深入地宫。地宫复杂多变,我平生从未所见,就像一个迷宫。在地宫之中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大胡子给我的那瓶药已经有些不起作用了,噩梦幻影再次开始缠身,而且越来越频繁,我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在地宫之中,我们再次出现了意外,张玉华不见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不见的,也不知她是死是活!当初她就在我跟眼镜之间,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说不见就不见了!估计已是凶多吉少!

    我们在地宫之中穿梭了半日,地宫的布局我始终都未参透,我们几乎一直都在里面绕圈子,不知该如何向前,更已不知来时的路!

    第七天:我们在迷宫之中穿梭了一夜,我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会是徒劳无功,我开始放弃了挣扎。

    当我开始释然,当我开始不指望任何希望,当我静下心来放平了心态,我发觉我似乎开始领悟了什么。当我再次回忆我们在地宫中绕过的路时,我竟然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得就像我曾经来过一样!

    我按照脑子里的那股熟悉的冲动,我凭着那股莫名的记忆……我们绕出了迷宫!

    我们来到了一间死气沉沉、阴风阵阵的石室之中,石室的正中央放着一口石棺,也许是太久没有开棺摸金了,我不觉对石棺产生了一股莫名的陌生感和恐惧感。

    在这个时候,本该是由我这个摸金校尉首当其冲,开棺应该是我的本能反应,但是此刻,我却开始迟疑了!

    “大……大胡子!开……开不开棺?”眼镜儿终于忍不住问道。

    “开!必须开!”回话之人声音低沉沧桑,眼神深邃,正是站在我一旁大胡子。

    李海冰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儿:“可…可万一里头要是有……有那东西,可如……如何是好!”

    我虽心怀恐惧之态,但眼下已容不得我迟疑,只得故作镇定地呵斥道:“赶紧开棺,别啰嗦,有什么好怕的,老子背上的家伙消停了可有一段时日了,今天正好试试火力!”说着便将手中的火把插入墙壁的石缝之中,并从背上取下一顶歪把子机枪,“咔嚓”一声子弹便已上膛,我退步躬腰,举枪托腮,将枪口正对着石棺,绝不丢摸金校尉的范儿!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