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十二章 父亲的笔记之不能说的秘密

第十二章 父亲的笔记之不能说的秘密



    以上这段儿便是我父亲笔记的开篇,笔记中着重写到了他生平所做之事,以及在他加入考古所之前的遭遇。

    我也是通过读了这段文字,才知道原来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盗墓贼,而且是属于盗墓门派中的摸金校尉一派。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为人处世竟是如此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更有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号……狼爷!

    只是不知他后来究竟是中了什么邪,竟会产生如此诡异惊悚的幻觉,连我这个旁观者看了他的笔记,都会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父亲在盗墓界里算得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如此看来,我竟是一点都不了解他,可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既然他有如此本事,何以会在神墓王鼎中变成了一具骸骨,连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怂人都能在神墓王鼎中捡回一条命来,他又怎会如此短命!难道是着了贼人的道不成?

    可就我在神墓王鼎中见到的他的骸骨的姿态来看,他似乎死得很安详,我记得我当时看到的骸骨是盘腿而坐,两臂自然下垂,头骨略微上扬……头骨上扬?哎对了!头骨怎么会上扬呢,人死之后头骨应该自然下垂才对啊!还有,黑子当时看着骸骨的那种眼神,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迷茫,我至今都不会忘记!

    当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实,我的目光再次放到了手册之上。

    在接下来的笔记中,父亲讲到了他已有了要与研究所合作的心意,他被那些幻觉折磨够了,研究所可能是他唯一的希望!只见笔记中这样写道:

    我本自负于天下,从来不愿受人于驱使,可今时之我已不比往日,噩梦连连幻影缠身,

    只因自己常年挖人祖坟积损阴德,心狠手辣杀人无数,自知是因果报应,本不该苟延残喘,只因家有贤妻,素日待我包容有加,故不忍舍她而去,才四处求解驱魔之道,只盼有朝一日能病魔同去,与贤妻共享人生之乐!

    然而我愿终究难成,我寻遍天下有名之士,却无一人能道破我所中之邪,本已心灰意冷决定放弃,却有考古所三人找上门来,一语道破我乃诅咒缠身,我因疑心伤他其中二人,并逐之离去。

    谁知此后,噩梦幻影继续接连而至,乱我心神而激起斗志,誓要查出真相以示我傲人之骨,故决定前往考古所一探究竟!

    以上这段话是父亲笔记中的原文,我读上去总觉得有些不顺口,字里行间似乎流露出了一种奇怪而又难以言表的感觉。这段话似乎是在总结前文,又像是在启迪下文,总之就是感觉怪怪的!

    接下来的部分,父亲重新回到了记叙性的文字中来:

    那日在旅馆中的一夜惊魂,我至今还心有余悸,我不知已有多少次从梦中惊醒,更不知是第多少次见到那个黑影,我快被噩梦幻影给逼疯了,此时此刻,我已没有别的选择,只得去一趟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也许那是我的最后希望!

    三天之后,我来到了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的总部——中国北京。当日那个老头给我的那张名片虽然早已被我扔得不知去向,可名片上的信息我却早已记得滚瓜烂熟。这考古所好歹是以“中”字开头,想必应该有些影响力,应该不会难找。

    我按照名片上的地址一路找来,此刻已来到了名片所述的地址终点。显现在我的面前的,却并么有什么叫做“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的办公大楼,就连个什么招牌也没看见,摆在我面前的就只是个约三米宽两米高的像地下停车场一样的一个入口,只见入口倾斜向下,里面黑漆漆的,似乎连灯都没有!

    我正暗自纳闷这他骂的是上演的哪一出,是名片上的地址是假的,还是我记错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见到了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入口的深处,黑影似乎正在往入口的方向走来。

    我暗自在心里嘀咕了一下,该不是我又产生幻觉了吧!

    只见黑影离入口处越来越近,我依稀可以听的到他走路的脚步声,接着黑影的身形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已经可以断定,那是个人!

    “是狼爷啊!欢迎欢迎,贵客到此,有失远迎,见谅!见谅!”只见那人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已经迎了上来。

    待此人完全从黑漆漆的入口里走了出来,我才看清了他的面貌。只见他相貌堂堂,大约三十岁左右,西装革履,看上去龙马精神。

    “你是?”我不由得问道。

    “我是研究所的人!”说着便对我伸出手来要和我握手。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总部?”

    那人见我没有要和他要握手的意思,尴尬地一拍双手,笑着说道:“对,狼爷一定很意外吧!既然来了,不如跟我进去吧,里面有你想知道的答案!”那人说着便头也不回地转身就往里走去,他似乎很肯定我会随后跟来。

    我暗自在心里琢磨了一下,贸然随他进去不免有些冒险,若是里头有什么埋伏,那我此去岂不是着了他们的道!转念一想又觉不对,他们纵然是要对我不利,也用不着把我引到这里来吧,更何况我是什么人,岂能怕他们不成,若是我不远万里地来到人家门口,却怕得不敢进去,这事要是传出去,我“狼爷”的名号岂不要改改了!

    想着便把心一横,直接往里走去,同时袖口里的短刀随之放出,已被我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那人走在前面,不慌不忙,他并没有打手电,仍旧在黑暗中大步向前。暗中摸路这一点倒是难不倒我,摸金校尉岂能不会“望闻问切”!我只要通过感受脚步声的声色变化,便能知道前方的路况如何。只是这迎我之人也有这般能耐,倒是让我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我们抹黑在这不见天日的的地下走了近半个小时,我通过感受一路走来脚步声的声色变化,我判断这里应该是个废弃的地下停车场。我们应该是已经来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最下面一层了,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此刻我们应该已经来到了地下四层的位置。

    我随着那人又走了一阵,便隐约听到了前方似乎有了什么动静。

    我们接着又转了几个弯儿,我便看见前方有一片光亮,那里还有一些人三五成群,不知在说些什么。

    迎接我的那人直接把我朝一个方向带去,直至把我带到了一个老头面前,正是当日给我名片的那个老头!

    “胡教授,我把你要的人给你带来了!”那人对老头说道。

    “好好好!”老头接连点头地说道:“你可以去忙别的事了!”

    老头接着又看向了我说道:“杨居士可是想通了!决定和我们合作了?”

    “那要看你们够不够资格!”为了让他感觉是他们在求我合作,而不是我在找他们合作,所以我的语气十分的强烈。

    “好好好,杨居士果然是爽快之人!”老头笑着说道。说完便从怀里拿出了一只大拇指粗细的小瓶子,接着对我说道:“我知道杨居士最近被噩梦幻影缠身,我这瓶药可以暂时帮你静心定神,只要你服上一粒,保你一个星期都不会再被幻影纠缠。”

    我看着老头手中的小瓶子,不知道他在打着什么主意。

    老头看出了我的疑虑,于是他从小瓶子中取出了一粒药丸放到了口中,接着便吞了下去。

    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告诉我这药没毒,不过反正我都来到了这里,管他是毒药还是春药,反正是豁出去了。于是我也取出了一粒吞了下去。

    老头一见立即笑道:“爽快!合我的心意!”

    “好了别废话了,快说说,该如何解决我的问题!”我立即问那老头。

    老头听了脸色开始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和我们一起去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这与解决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我立即追问。

    老头缓缓说道:“这个我之后会告诉你,总之只有这样东西才可以解决你所遇到的问题!你……先随我来!”

    老头说着便将我带到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屋子里,我一进去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只见屋子的正中央有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此人被五花大绑地绑在了椅子上无法动弹,他的嘴里还被塞满了毛巾,他只得怪哼乱叫,无法说出话来!

    “为何要绑住此人,你们在向他逼供些什么东西?”我疑惑地问道。

    “杨居士误会了!”老头解释道:“我们并没有逼供他什么,相反,我们是在阻止他说话!”

    “阻止他说话?”我更加迷惑了。

    “不错!”只听老头缓缓说道:“此人先前和你现在一样,也时常被噩梦幻影缠身,他是我们遇见的第五个遇到这种情况的人,你是第六个!”

    老头接着说道:“半年前,我们先后遇见了比你和他更早出现这种状况的那四个人,他们为了解除噩梦幻影缠身,开始与我们合作去寻找那样东西,我们翻山越岭,出入古墓,终于让我们找到了那样东西的一点线索,不过只是一点线索而已!我们并没有找到那样东西!可是……可是在我们回来之后,其中一人有一天突然像发了疯似得,非要跟我们说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表现的非常震惊,他似乎被他发现的那个秘密吓得不轻,只见他正要说出那个秘密之时,却突然七窍流血而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其余三人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他们也非说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可如前面一样,在他们刚要说出那个秘密之时,便同样是七窍流血而死!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也不知道他们口说所说的那个惊人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我只知道,一旦他们要开口说出那个秘密来就会死!所以……我们堵住了此人的嘴!”

    我听了只觉心里一阵犯迷糊,正要再问,却被老头挥手给止住。老头说道:“先不要问,我们之后再谈这些事!既然你已经决定与我们合作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老头看了看我疑惑的表情,又笑着说道:“我还没跟你做自我介绍呢,我姓胡,是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的一名教授,由于我面部长满了胡须,所以大伙儿都叫我大胡子!”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