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十一章 父亲的笔记之诅咒


    只见手册的第一页开头这样写道:

    本人杨国华,现年二十八岁,家住湖北省宜昌市XX县XX镇XX村二组137号。我于今日(一九八零年五月七日)加入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从今以后,定当竭尽所能,为研究所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刚看了这么一小段儿不觉就有了疑问,父亲不是个盗墓贼么,怎么就加入考古所了呢,从他加入考古所的日期来推算,应该是他去寻宝失踪的三年前。既然他已经加入了国家考古所,为何三年之后他还要和他所谓的两个好哥们儿去寻宝呢,以至于最终妻离子散,送了性命变成一堆骸骨。

    我一时难以想通,只得继续看下文。

    我本是一名盗墓贼,属盗墓门派中的摸金一派,一生纵横南北,倒斗无数。本人盗墓从来不为钱财珍宝,我追求的是不断挑战人类智慧和勇气的极限,专倒别人不敢倒的斗,专盗别人找不到的墓!为人处世心机算尽、心狠手辣,在当今盗墓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江湖人称“狼爷!”。

    不料在半年前,我开始觉得自己变得有些不对劲起来,我似乎开始产生了一些幻觉,每日只要到了夜间,我时常会看到一些我本不应该会看到的东西,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劳累过度,从而导致了心神不宁,于是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可到后来,我觉得并非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逐渐发现,我产生幻觉的次数开始变得越来越平凡,甚至在青天白日的大白天里,在人海茫茫的大街上,我都随时都有可能会产生幻觉。

    我开始对这件事重视了起来,于是我进医院进行了检查,可医生却告诉我什么问题也没有,一开始我并不信,于是我又让医生给我做了各项心里评估方面的测试,结果……依旧正常。

    我觉得很不对劲,我明知自己的某些方面可能出了什么很大的问题,可现在的医学却根本无法察觉到半分,这让我开始有了一些恐慌,我开始怀疑自己可能是在哪坐古墓里染上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从此我开始四处寻访高人来解谜,我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访遍了能排上号的能人异士,可始终都未能解决我的问题。

    机缘巧合之下,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的人找到了我。

    那日我在峨眉山下,正在寻访一位住在山中的道人的路上,忽闻身后一个年轻的声音喊道:“阁下可是摸金校尉的传人、江湖人称‘狼爷’的杨居士?”

    我回过头来,只见一路上前来的共有三人,其中有两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分别一前一后,两人中间还有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头,刚才叫住我的那人走在最前面,此刻离我已不足五米。我本能反应地已从左臂的袖口中放出了一把短刀,正紧握刀柄背与身后,以防来者不善。

    “三位是?”我没有立即回答之前的问话。

    “哦我们是……”先前问话之人正要回答,中间的老头忽然一拍他的肩膀把他打住,只见他走上前来,对我轻轻一笑,他并没有说话,而是给了我一张名片。

    我首先看了一眼老头,只见他满脸胡须,眼神深邃,面部留满了胡须,此人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手中的短刀不觉攥得更紧了。

    我用右手接过了老头手中的名片,我的目光始终都投在眼前的三人身上,只是用眼角余光稍微瞟了一下手中的名片。

    原来三人来自中国古文化历史考古研究所,顿时心里泛起了一丝疑虑,我与这狗屁的考古所怎么会扯上什么关系,他们来找我干什么!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说着便将名片随手一扔。

    后面两个年轻的似乎有些不满我刚才的态度,正要上前和我理论,忽又被老头伸手给拦下,两人一见只好停住,暗自各叹一口怨气。

    这老头的威信似乎很高,两个年轻人竟对其如此顺从,我不觉对他的戒心又加深了一层。

    “我们想和你做一个交易!”老头终于开口说话了,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

    “什么交易!”我立即问道。

    老头嘴角露出了轻微一笑,他可能觉得我对他提出的交易产生了兴趣,故显得有些得意。

    “我们可以帮你解决你现在的问题!”老头深沉地说道。

    “我的问题?”我有些疑虑,莫非他们知道我时常产生幻觉一事!

    “不错!”老头接着说道:“我们早已掌握了你的一切信息,包括你现在所遇的难题!我们有方法帮你解决,但是你必须要和我们合作!”

    “合作?”我更加有些疑惑:“跟你们合作什么!”

    老头接着说道:“与我们合作去找一件东西,这样东西于你于我们都有好处。于你,可以帮你解除身上的诅咒,于我们,可以解开一个巨大的秘密!”

    我一听又是一惊:“诅咒!你说我是种了诅咒?”

    “不错,此事说来话长,杨居士若是同意合作,可到我们的总部去,那时我们可以详谈!”老头缓缓说道。

    我一听不觉有些犹豫,我寻山访林、问人无数,结果都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我究竟是种了什么邪,而眼前这个老头似乎是知道一些什么,我是不是应该答应了这个交易呢!

    不过我转念一想又觉可疑,这老头与我素不相识,凭什么就会来找我跟他们合作,其中说不定有什么阴谋,也许这家伙是我以前在道上得罪过的一个什么人,现在见我有病在身故意寻上门来趁机报仇的!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我狠言说道:“老子平生行事单来独去,从不拖泥带水地与人合作,快给老子滚!稍有迟疑,要了你们的狗命!”

    那两个年轻人似乎被我给激怒,不顾老头的阻拦硬是往前冲来,誓要教训我一番。

    “不知好歹的东西,哥俩今天非要打断你的一条腿,什么狗屁的‘狼爷’,老子让你今天变成瘸腿的狗,老子……”

    那两人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大串,听得我火冒三丈杀机已起,不等他们说完我飞脚就是连环两踢,两人直接被我踢得飞出去五米远,不等他们眨眼,我右手劈掌握拳,左手转腕挥刀,直逼过去首先就是一人一剂重拳,接着短刀速飞,直砍向两人的脖子!

    “狼爷刀下留人,有话好说!”只闻身后的老头忽然大叫。

    我一听顿时杀机已退去七分,但心中之气已成怒火攻心之势,一时难以收手,只得将刀子略偏转角度,割下他们一人一只耳朵!

    割完我便纵身一跃跳出去三米多远,见刀口上没沾一滴血,便速将短刀收回与袖口之中,双手背于身后,不视二人惨叫挣扎之态,此刻方解我心头之气!

    “两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还不赶快跪谢狼爷的不杀之恩!”老头立即对那两人骂道。

    那两人此刻已疼得抱头悟耳、惨叫不停,哪里还听得见老头的话。

    “不必了!”我骂道:“别让老子再碰见你们!否则定叫你们命丧当场!”

    骂完我便立即离开了,又结下一个梁子,指不定人家还有埋伏,还是早退为妙!我径直便上山去找那道人去了。

    ……

    在山中和那道人周旋了一日,还是没能解除我的疑惑,我只能失落而归。

    在回去的路上,我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完全没有了先前时的“狼爷”气势,我晃晃悠悠来到了一个人流稀疏的山村小镇,再一看天,不觉已到了傍晚时分,只得找了一家旅馆暂住一晚。

    心神具惫无心顾神,只求安身度夜,哪顾他房间分几等,随意选了一间倒头就睡,只盼从此长眠不问天下事!

    然而诸事不随我愿,我又一次产生了幻觉!

    迷迷糊糊中,我被一泡尿给憋醒,我挣扎着撑起了七分睡意三分清醒的身子坐了起来,只见屋子里的灯是亮着的,睡觉前竟忘了关了。只听见屋子墙壁上的挂钟中秒针“嘀嗒……嘀嗒”的声音阵阵传来,一时我觉得屋子里的气氛似乎也慢慢地在发生着变化。

    我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显示为凌晨两点一十七分。

    我立即下床,找准了厕所的方位便直接走了过去,边走边已解开了裤子的拉链。就在我刚进厕所门口的那一瞬间,我顿时就觉心头一颤,直觉后背一丝冷风袭来。

    我似乎在我身旁的墙壁上,看到了一个黑影一晃而过!

    我立即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墙壁之上,原来在墙壁之上在我肩膀的高度,装有一面边长约二十公分的镜子,刚才的那个黑影就是在镜子中一晃而过的。我很清楚那个黑影绝对不是我的影子,因为我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而刚才我脑海中的那个黑影,却是一身的黑,非常非常的黑!

    我不觉有些心虚了起来,我瞪大双眼往镜子里看去,只见镜子里也正有一个我正同样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盯着镜子里的我竟看得入了神,我感觉镜子里的我似乎有些……有些不对劲!

    正当我仔细观察着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之时,突然,镜子里的我竟然眨了一下眼睛,顿时我吓得身子一颤猛地往后一缩,直接滑倒在地……刚才……刚才我根本就没有眨眼!

    在我滑倒在地的那一刻,顿时我的心脏又是一阵狂跳,我的眼角余光再次看到了那个黑影,它……它正坐在我的床上!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不自主地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顿时心头又是一颤,只见时间定格在凌晨两点一十七分,而秒针却还在继续一颤一颤地往前走动!

    我再一回头去看床的方向,黑影竟不知什么时候又不见了,只留下床上它坐过的痕迹!就在这时,一只黑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

    ……

    我猛地一惊,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大口喘着粗气,心脏一阵狂跳,顿时直觉背上的衣服已经湿透,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个噩梦!

    刚才的梦太过于真实,吓得我一时难以定神,噩梦初醒,顿时才想起来,原来我此刻正在一家旅馆的房间里。

    过了许久,我才终于舒缓了许多,我再看了看周围的事物,顿时才算真的松了口气,心里暗自感叹,幸好刚才的只是一场噩梦!

    大梦初醒,一泡尿憋得紧,我立即四处寻找厕所的方位,再一看整个房间的布局,我不觉又倒吸了一口凉气……此刻的情景……似乎和刚才的噩梦一模一样!正想着,一阵熟悉的“嘀嗒……嘀嗒”的声音阵阵传来,抬头一看,墙壁上果真挂着同样的一个挂钟,此时的时间为凌晨两点一十七分!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