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七章 赶回老家


    在电话里听了阿福说的话,我直觉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尤其是听到信封上写的那几个字时,更觉背脊发凉的很。

    “速看信封中的东西,稍有迟疑,诅咒缠身!”我暗自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这信封里会有什么东西呢,真的会有这么邪乎?

    我立即追问阿福:“知不知道这包东西是谁寄来的?”

    “知道知道!”阿福立即回道:“在包裹的表皮上,贴有一个快递单号,上面的信息都很全面,寄件人的姓名叫做谢凌云!”

    “谢凌云……谢凌云?”我在心里暗自揣测,这谢凌云是谁?听都没听说过啊!会不是是黑子的全名呢!

    “杨哥儿,这人你认识吗?”阿福在你电话里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叹了口气,接着又问:“你快看看,东西是从哪里记过来的!”

    “哦我看看!”没过好一会而阿福便回道:“是从青海省寄过来的,具体的位置没有写!寄件人信息中除了‘谢凌云’和‘青海省’六个汉字之外,就只剩下一个邮政编码了。”

    “青海省!”我不觉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个诡异的电话,也是从青海省打过来的,这两件事莫非有着什么联系?

    “收件人的信息倒是很全面!”阿福接着说道:“收件人写的你的名字,收件地址写得特别清楚,连是什么村儿多少组多少号都写在上面呢!”

    我一听便觉得有些蹊跷,立刻对之前我推测谢凌云有可能是黑子这一点产生了怀疑,因为黑子不可能知道我家的住址,而且还是这么的详细。

    “还有一点!”阿福又说道:“收件人的电话号码就是填的你这个新号,我也是从这上面才联系上的你!”

    我一听又是一惊,这寄东西的人怎么可能知道我这个号码呢,这可是老赵给我开的新号啊!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杨哥儿,你还在吗?”电话里头的阿福喊道。

    “在在在!”我立刻回问:“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阿福回说:“没别的东西了,对了杨哥儿,你什么时候回来?这包东西我该怎么处理啊?”

    我想了一下说道:“你把这包东西藏到一个隐秘的地方,不要跟任何人说起此事,我这两天立马就会赶回来!”

    接着我便挂断了电话,还有好多疑问电话里一时也问不清楚,倒不如早作打算趁早赶回老家去。

    当即我就打定了注意,打算明天一早就办出院手续,并且立即用手机在网上买了明天下午两点飞往宜昌的航班机票。

    第二天一早,欣怡一来医院我就跟他讲了我要出院回老家的这个决定,她听了之后不免有些吃惊,又是问这儿又是问那的,我只能跟他说家里有急事必须要回去一趟,见我注意已定,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便帮我把没吃完的药都给收好,并吩咐我要带在身上按时吃。

    办了出院手续,医院将之前老赵多交的那部分的医疗费都退回了给我,一看还剩下好几千呢,正好可以放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一切都办妥便只等着赶下午的飞机了。

    我一办完出院手续,欣怡这段时间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也就跟着会放一段时间的长假,我和她也就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回想以往我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欣怡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心里对她自然充满了感激,可每当我对她表示感谢之时,她都会推辞说这是她的本职工作,话虽如此,可她对我的那种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感觉依然超出了工作之外,或是友情,或是亲情,更或是……

    唯一让我感觉有些遗憾的是,和欣怡相处了这么久,我还从未见过他的全貌,她总是带着一副白色的口罩,她说这是医院的规定,还说医院里还专门设有监控来监督这一点呢,也不知是真有其事,还是她害羞腼腆。

    到了中午,我早早地就打车去了机场,独自一人在机场的候机室里坐着。欣怡说过下午会来机场为我送行的,直到此时也还没出现,估计是不会来了。

    眼看着登机的时间就要到了,喇叭里也已开始呼叫乘客们登机了,我拖起行李箱就开始往入口的方向走去。

    “杨哥儿!”一个温柔细腻而又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叫住了我,这是我期盼了很久的一个声音,她终于还是来了!

    我转过身来,只见一个长发披肩、面容清秀的女子站在我的面前,她是董欣怡!

    欣怡脱去了护士服,换上了便装,亭亭玉立,格外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第一次见到她的全貌,她……真的好美!

    “我的样子好看吗?”欣怡俏皮地问道。

    “好……好看!”

    “要不我跟你一块儿回你老家吧!我反正休假也没事做呢!”欣怡依旧俏皮地说道。

    “不……不好吧,我回去是……是有重要的事要……要办呢,而且还……还那么远呢!”一听欣怡说要跟我去,我一时有些惊、喜交集。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要办的那些事情是不可能让他知道的。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笑着说道:“开玩笑的呢,看把你紧张的!不过我要送你一样东西!”欣怡说着便从手腕上取下了其中一条她长戴的黑晶石手链,接着说道:“这个给你,我还有一个!”说着便将其戴到了我的左手腕儿上。

    “好了,快走吧,不然赶不上飞机了!”她又看着我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我再次珍重地看了她一眼,接着便毅然转身往入口处走了。

    我一边儿拖着行李缓缓向前,一边儿抬起手臂看着手腕儿上欣怡送的手环,上面还停留着她淡淡的体香呢,心里越发对这个女孩难以割舍。

    虽然心里有万分的不舍,但我知道,以我的职业,是终究不可能和她走到一起去的,那样只会害了她。这一点其实我也早就心里明白,只是一直不愿想起,如今离别之时,这种感觉就越发的强烈起来。

    此时我已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和她断了联系,我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

    “记得看三叔的《盗墓笔记》啊!我还等着你给我讲古墓里的事呢!”欣怡在我身后轻轻地说道。

    我没有回她的话,也没有回头去看她,而是毅然加快了步伐。

    ……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便已抵达了宜昌,下了飞机我便直奔长途汽车站,再乘坐大巴回老家。

    等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此间老家正值夏季,天才刚刚黑透,整个村子已经静了下来,偶尔还能听见几声狗的吠叫。也才三个多月没回家,到了村口我竟有些摸不着回家的路了。

    从村口到我家去要路过阿福的家,于是我直接去找阿福,我要他带我去找那个包裹。阿福今年才二十多岁,是个孤儿,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一直靠给村儿里的一些家里打杂为生,现下一个人住在靠村口的一间废弃的小庙里。

    我一来到小庙里便见着了阿福,他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呢。阿福一见着我便立即有些紧张了起来,很明显他知道我的来意。

    “杨哥儿你回来啦!”阿福立即迎上来说道。

    “恩刚到呢!”我和阿福寒暄了几句便直接进入了正题:“快,带我去找那个包裹!”说着我拉着阿福就要走。

    “不不不,俺不去!”阿福立即挣脱了我的手,接着说道:“那东西太他妈吓人了,我……我怕!”

    我一见立即说道:“有什么好怕的,这不有我在呢,你只要带我找到了就行了!”

    阿福听了还是只摇头:“那……俺也不去,你那屋子好久都没住人了,里头阴气太重!”阿福说着便又凑到了我的跟前来,战战兢兢地说道:“自从昨晚俺给你收到了那个包裹之后,你那屋子就开始……开始闹鬼啦!”

    “闹鬼?”我一听便是一惊。

    “嘘……你小声点儿!别让那鬼给听见!”阿福被我突然的一声吓了一跳,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我立即追问阿福。

    阿福四处看了看,见四下里没人,接着说道:“昨天夜里,俺刚和你打完电话,便按你说的,把那个包裹藏了起来,正当俺要走的时候,突然,俺听见从你屋子的楼上,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哭啼声!那声音极其的尖锐,当时把俺给吓得啊,尿都给吓出来了,俺拔腿就跑啊!”

    我一听身上的寒毛不觉也立了起来,阿福描述得太过于生动,我竟也有些心虚起来。

    “当时俺吓得一口气就跑回了庙里!”阿福看着我接着说道:“杨哥儿,你说你的屋子里怎么会有婴儿的声音呢,这不是闹鬼是什么!”

    “怎么可能,不会是你听错了吧!”我质疑道。

    “怎么可能听错,那声音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阿福顿顿了接着又说:“一个小时前,俺在你家隔壁二狗子家里干完活儿,回来的时候,俺又特意在你家门口听了听,你猜怎么着,又让俺听到了那个声音,吓得俺又是撒腿就跑,你说俺怎么这么倒霉!偏偏就碰上这些事!俺看你啊,还是别回去了!”

    阿福是说什么也不肯去我家了的,我只好让他把藏包裹的地址告诉了我,我只好自个儿回家去找了。

    从阿福的小庙里出来时已经快要九点了,阿福告诉我,他把包裹放在我家二楼我房间的床底下,我只好又拖着行李独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村子比先前时更加的静了,回去的路上根本就碰不到一个人。这是我们这个村子的常态,乡亲们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儿,到了这个点儿,差不多都开始洗洗睡了。偶尔的几声狗吠,更是给安静的村子添加了几分沉寂之感。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