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六章 鬼来电


    没找到老赵我只好又回到了病房里,老赵离开之后我又接连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始终都是显示关机状态,期间我又打给了猴子,依旧显示不在服务区。

    老赵和猴子两人我都联系不上,一时心情十分的低落,欣怡见了只好在一旁不停地劝慰我,过了许久我才稍微有些释然。

    到了晚上,我依旧没能联系上老赵,猴子就更不用说了。欣怡一下班儿就回去了,整个病房里冷清清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一个人闲着没事便只好自个儿玩儿手机,还好医院里的无线网网速比较好,我用手机看电影、看小说倒是都很流畅。

    我用手机看了会儿电影,觉得实在没劲,忽又想起欣怡时常跟我提起南派三叔写的《盗墓笔记》,据她说这小说写得相当得不错,于是我便把《盗墓笔记》搜了出来开始阅读,谁知我一看就入了迷。

    这一看就看到了深夜,小说里头的情景太他妈真实了,那些诡异恐怖的情节比我在神墓王鼎中遭遇到的还他妈吓人,南派三叔这小子难道还真盗过墓不成?看他几章小说都能把我这个真真儿的盗墓贼给吓得心惊肉跳的?(我是三叔的忠实粉丝,希望我这样称呼三叔不要被骂!)

    小说里的情节看得我有些心虚,一看时间竟然已到了凌晨两点,我靠,都说鬼一般都在半夜两点出来,这会儿又被这小说弄的,越发心里有些害怕了起来。

    我放下了手机,准备去倒杯水来喝,刚下床没走几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被吓了一跳,加上身上没怎么穿衣服,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顿时我猜测很有可能是老赵或者是猴子打来的。

    我立刻又回到床边儿,正要去接电话,电话突然又停止了响动,我迅速查看了下通话记录,只见是个陌生的号码,并非老赵和猴子的。而且号码还显示是从青海省打过来的。

    我有些奇怪,这深更半夜的,谁会给我打电话呢,还是从那么远的地方打过来的,况且我这张电话卡是老赵新给我开的,除了老赵和欣怡不可能有第三个人知道啊!

    我盯着手机中的那个号码正沉思着,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我当即又是心头一颤,没等电话响第二声我就就接通了电话。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机贴到了耳朵上,仔细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

    只觉电话里头安静的很,竟什么声音也没有,我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看是不是那头已经挂了电话。

    只见电话是通着的,屏幕上的通话时间还在一秒一秒的走动。

    我再次将手机贴到了耳边听着,电话里头依旧是一片死寂。

    “喂?”我终于忍不住应了声。

    顿时电话里开始有了些反应,却并不是人说话的声音,而是……而是“呲呲呀呀呲呲呀呀”的嘈杂声,像是电磁干扰而发出来的声音,听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喂?你是谁?”我再次向电话里问道。

    电话里始终都没有人的回应,只有一阵阵杂乱无章的嘈杂声。我听着实在心里慌的很,我吓得立即挂断了电话。

    我再次查看了一下通话记录,依旧是先前的那个电话号码。

    本来这深更半夜的我就有些心虚,这会儿又接了这么一个诡异的电话,就更加觉得背脊发凉心神不定了,我靠,这他妈该不是鬼来电吧。

    一想到这里我就更觉心里发毛起来,我立即跳到了床上,用被子裹住了身子背靠着墙角坐着,手机远远儿的放在床的另一头,不知那个诡异的电话还会不会打来!

    我盯着手机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那个电话一直都没有再打来了。我的心里这才稍微平和了些。

    随着时间的流淌,我的心境逐渐恢复了常态,先前绷紧了的神情终于放松了下来,顿时困意也如潮水般开始袭来,我随手关了灯便睡下了。

    也许是太困了,我几乎一闭眼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很沉。

    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再次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响声给惊醒。

    睡觉前的鬼来电惊吓已让我有了心里准备,我立即拿起了电话一看,此时是凌晨三点半,这次的号码并不是先前那个了,但也不是老赵和猴子,而是从我的老家湖北宜昌那边儿打过来的,再一看号码,竟有些眼熟,仔细一想,发现这竟是我家里的座机号码!

    我立即接通了电话,只听电话里头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喂!是杨哥儿吗?”我当即就听了出来,这是我家那个打杂的小伙计王福来!我听出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只是,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呢?

    “对对对!”我立即回道:“是我是我,阿福,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来了!”

    只听阿福颤抖着声音说道:“我今天白天在村儿里的邮局里收到了一份你的包裹,我拿回家后正要看,隔壁家的二狗子非要拉我去喝酒,我在家闲着也没事做,于是我就跟他去了,现在才回来!”

    阿福换了口气接着说道:“回来后我才想起了那个包裹,我打开一看,只见包裹里头装着一个……一个枯萎的人头!”

    “什么?”我一听顿时就惊得寒毛直立,手和脚都不自觉开始颤抖起来!

    阿福接着说道:“当时把我给吓得啊,魂儿都快给吓掉了!等我平复下来之后,我发现包裹里头除了那个人头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信封,信封的正面上写着几个大字呢!”

    “写得什么?快说快说!”我立即催促道。

    “写着:速看信封中的东西,稍有迟疑,诅咒缠身!”阿福的声音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他接着说道:“我看了心里实在没主,又不敢给被人说,只好立刻给你打了电话!”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新人写作实属不易!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