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一章 醒来


    上回我们说到,我们一行人包括我、老赵还有猴子凭着一张古老的藏宝图去到大山深处,并深入地下去寻宝,寻宝途中还遇上了一个我至今都不知其真实身份的盗墓贼,我们都管他叫黑子,接着便顺理成章,四人合伙继续深入地下。

    谁知一系列诡异惊悚的事情接连发生:杀机四伏的机关、重复不止的诡异对话、令人寒毛直立的壁画、凶残恐怖的人尸、时常出现的暗中诡影、捉摸不透的洞道玄机、地下深处的万丈深渊、气势磅礴的神墓王鼎、死而复生的同伴、触目惊心的鬼敲门……

    直至好多好多年后,待我头发斑白、满面皱纹之际,再来回想这一段人生经历,那时才发现,这一切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在很久很久以前甚至是在我出生以前,我就已经卷入了一场永无休止的诅咒当中,而这个诅咒和在神墓王鼎中黑子所说的那个巨大的秘密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后面的人生将为解开这个巨大的秘密和解除诅咒而活,虽然最后的最后我成功了,但之后我经历的事情将比在神墓王鼎中碰到的更加扑朔迷离、诡异万分……

    咱们闲话少说,开始进入正题。

    ……

    从神墓王鼎中逃出来的那一段记忆我是没有的,我只记得我在黑漆漆的通道中昏睡过去的前一刻,我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声音在我的耳旁念叨着什么,像是一首很长的诗,内容我依稀还记得一些。

    当时我拼命抵抗着潮水般袭来的困意,针扎着听了一段儿,当我听到“形影不离青灯下,一世诅咒一梦中”这一句时,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接着便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我正躺在一间单间的病房里,我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是一个头戴方角燕帽,面戴白色口罩的天使般面孔,她是个小护士,估计二十多岁。

    顿时我看见了一双明眸善睐、寒潭秋水似的眼睛,她似乎正附身盯着我看呢。我与她双目对视,虽然我只能看到她的眼睛看不到全貌,但她那双眸子里散发出来的柔美正如夕阳一般洗礼着我的面庞,真是舒服极了。

    “你醒啦!”这是从她洁白的口罩里发出了一个动人的声音,“有头晕目眩、恶心想吐的感觉吗?”

    没想到她的声音也是如此的柔美,我完全被她给迷住了,心说:“见到如此美丽的面孔,听到如此动人的声音,怎么会头晕目眩、恶心想吐呢!”

    我正要开口答话,才发现嘴里似乎多了个什么东西,却见小护士委婉一笑,伸手将我嘴里的一根细细的棒子抽了出来。

    顿时我才明白过来,那是一支温度计。

    小护士看了看温度计说道:“嗯,体温已经正常了!”说完她又望向了我,在我脸上打量了一番接着说道:“气色也好了许多,等会儿再来给你打针。”说着对我轻轻一笑便转身要走。在她刚要出门的时候又回头对我说道:“对了,不要乱动啊!我等下再来!”说着便走出了病房。

    我一直目送她出去,却始终没能和她说上一句话,想着她的动人的身影柔美的声音,心里就感觉暖暖的。

    送走了小护士,我的注意力才开始转到我的现状上来。我靠!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在医院里?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从神墓王鼎里出来了?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出来的?黑子、猴子、老赵他们都死了?

    一时众多疑问涌上心头,脑子里一片混乱,正要起身,却感觉浑身疼痛难耐,再一看,发现自己身上被插满了各种管子,整个病房里摆满了各种医疗仪器,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看这阵势,我此次一定是九死一生,能活命可能实属万幸。

    正当我忍者疼痛仔细数着身上被插了多少根管子时,小护士端着一盘子瓶瓶罐罐的药水又来了,还没等我开口向她打招呼,她便立即说道:“不要动!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嘛!”

    她的语速比较快,比起先前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此时略显严厉一些。

    我立即按照她的吩咐躺好不动,只见她将一整盘的药水放到了我床头的桌子上。

    “这些药水都是给我的?”我忍不住问道。

    “对啊,还不止这些呢,明天的更多呢!”她一边回我的话一边儿忙着手里的活儿。

    我一听眼睛都绿了,这么多的药水就算是要我喝也不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更何况还要用吊针往血管里慢慢输液呢。

    “要不……直接喝了行不?”我喃喃地说道。

    小护士只是看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的话,我顿时也觉得这话说得太过于幼稚。

    不一会儿她就将所有的药水都分类清楚,我的床位两侧各放了一个输液的支架,两边儿的支架上都挂满了瓶瓶罐罐,我的左右手上都被插上了输液管,这是双管齐下啊!

    等一切都弄好之后,小护士又对我说道:“等会儿再来给你换针,记住,不要乱动啊!”说着她便转身又要离去。

    “等一下!”我见她要走,便立刻追问道:“我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又是谁把我送到这里来的?”

    “大约三个月前吧!”她转过身来对我说道:“送你来这儿的那人自称是你大哥,他一般每隔个几天就会来这里看你,只是这几天不知怎么的,他似乎有些时日没来看你了,不过我们这儿都是全套服务,一个护士只负责一个病人,就算你的家属不在也没多大关系。”

    她说着又回到了我的病床旁边来儿,接着说道:“刚才我已经把你醒了的消息通知他了,他应该这两天就会来看你的。”

    我一听觉得有些蹊跷,我哪有什么大哥,几个远房的表哥好多年都不曾联系,断然不是他们送我来的。那么此人会是谁了,莫非……是黑子!

    “那人长什么样?是不是光头?”我立即问她。

    “那倒不是,长有头发呢!”她想了一会儿说道。

    “长有头发?”我有些意外,难道不是黑子,可不是黑子又会是谁呢,总不会是老赵或者猴子吧,他们不是已经……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寒潭鹤影真诚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