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四十八章 鬼敲门


    当我意识到整个屋子里只有一个影子时,顿时我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摆在眼前的情景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在我和黑子之中,其中有一个人没有影子。

    我当即就可以断定,没有影子的人正是黑子!

    我立即转头看向我身旁的黑子,只见他始终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挨着油灯盘腿而坐,左手扶腮,右手掌灯,一动也不动。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黑子的四周,的确是没有发现他的影子,我靠!这黑子不会是鬼吧!

    黑子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顿时我对黑子产生了一股惧怕,不由得往后挪了挪身子,想尽量离他远一点。也许他之前跟我说的一切都是鬼话,很有可能他才是真正的“鬼”。

    就在这时,门口处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东西往门上狠狠撞击了一下,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我立即往门口方向望去,紧接着又是几声闷响传来,我的心脏也随之扑哧扑哧地狂跳起来。

    我很清楚这声音是来者不善,肯定是人尸已经开始发起进攻了,只是此时才开始有动静,我多少还是有些意外。我不自觉看了黑子一眼,黑子已放下油灯,正侧耳聆听着门口的动静。

    虽然刚才之事已让我对黑子产生了一定的隔阂,可比起外面凶残的人尸,我倒是更愿意相信黑子,不由轻声问道:“怎么办,人尸来了!”

    黑子没有立即回我的话,而是起身慢慢往门口方向靠近。我也战战兢兢跟在他的后面,刚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又是两声闷响!吓得我双腿一颤,差点儿没尿了裤子。

    黑子停住了脚步,站在了距离门口大约还有两米远的位置,我则更加靠后,也不敢与黑子靠得太近。

    “外面的东西……不是人尸!”黑子轻声说道,说着还伸长了脖子去听探门外的动静。

    “不是人尸?那……那是什么?”我虽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儿,可还是忍不住问道。

    黑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这动静……不像是人尸弄出来的!”

    我听出黑子说话的声音在颤抖,便知道此时可能的确不简单,再一回想刚才的几声响动,断断续续,间歇分明,的确不像是人尸弄出来的,倒像是……像是敲门的声音!

    顿时我直觉一股凉意从我的后背袭来,我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难道门外的东西不是人尸,而是“猴子”或者是“老赵”?

    就在我心慌意乱间,突然,墙角的油灯不知怎么地一下子熄灭了,屋子里顿时一片漆黑,本来我就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油灯一灭,伸手不见五指,就越发心里慌了神。

    “黑子!灯怎么灭了,什么情况?”我试探性地问了声黑子。

    “我也不知道!油灯里的油还很充足,这……很不正常!”黑子的声音越发颤抖得厉害了。

    “糟了!这……这该不是……鬼吹灯吧!”我心底的一个念头突然凭空冒了出来。

    黑子没有回我的话,屋子里一片漆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我立刻屏住呼吸,仔细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屋子里一下子陷入了一片死寂,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就在这时,门上又是两声闷响,震得我心口也跟着两颤,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起来。

    “你的手电还有电没?”黑子突然问道。

    “哦有……有……有”我一时慌了神竟把这个给忘了,我一边儿慌乱地掏出了手电一边儿接着说道:“只怕……只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我立即打开了手电,只见手电光昏暗无比,犹如一只萤火虫一般,勉强还能充当照明的作用。

    黑子一把从我手中抢过了手电,立即走到了墙角处,我也立马跟着走了过去。只见黑子蹲下身去用手电照向了油灯,我在其身后附身一看,我当即又是心头一颤,只见油灯的灯盘已经翻到,灯盘里的油都流到了地板上,而灯芯……却不见了!

    我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油灯怎么会无端地翻到呢,灯芯怎么会不见了呢。

    这时黑子起身说道:“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它……发现了我们!”说着便直接又往门口方向走去。

    “他?他是谁?”我一边儿跟着黑子往门口方向走一边儿问道。

    黑子没有理会我的话,径直走到了门口处,他将耳朵贴到了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突然,门上又发出了两声闷响,连黑子也被震得身子不自主地往后一缩,黑子转头看向了我,接着对我说道:“它……就在门外?”

    我听得一愣一愣,完全不明白黑子到底在说什么,只见他眉头紧皱,唇齿发颤,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估计立马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只见黑子使劲儿闭了一下眼睛,长吁了一口气,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又看向我说道;“听我的指令,紧跟着我,不要停!”

    “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黑子一把就将门给打开了,接着便往门外冲了出去。

    我来不及问清事情的缘由,黑子已经往屋子外面的过道深处冲了去,我顿时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拔腿就跑。

    顿时我才发现,过道中墙壁上的油灯全部都已熄灭,通道里黑漆漆的,只见前方一个昏黄的光影一晃一晃地正快速往前飘去。

    “黑子!等……等我!”我迈着步子喘着粗气朝着前方的黑子喊道。黑子并没有减慢速度,只见前方的光影还在飞速往前,离我越来越远。随着距离的拉远,黑子的身影逐渐模糊朦胧起来,瞬时再看,已虚如幻影!

    我深知以我的速度,若是黑子不停下来等我,我是不可能赶上他了。而此刻,我已经以我的极限速度往前奔了一阵,顿时只感觉头昏眼花,胸口发闷一时提不上气来。虽然如此,我依旧拖着笨重的步伐往前迈着……一直迈着……直至精疲力竭。

    也不知我往前冲了多久,直到我耗尽最后一丝气力趴在地上无法动弹之际,黑子早已消失在无尽的通道之中,此时此刻只剩下我孤身一人,就连我身上唯一的手电筒也被他拿了去,没了照明,四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闻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即便我还想着拼命往前,此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精疲力竭的我此时已无心再往前走,即便是后面有人尸、鬼怪、恶魔来袭,我也是听天由命任他宰割好了。

    我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盯着眼前死寂般的黑暗,黑暗中竟没有一个点可以让我聚焦眼神,一时方向感全失,已分不清哪是前,哪是后!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体力终于开始恢复了许多,我用手臂撑起身体坐立了起来,又四处瞎摸了一阵,终于让我摸到了通道一侧的墙壁,我立刻移到墙壁边背靠着墙壁而坐,心里才稍微踏实了一些。

    等我稍微缓过神来,便开始回忆起先前发生的事,也不知黑子为何会突然发了疯似得往前冲,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它”指的又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我不觉感到很奇怪,回想当时的场景,当时黑子说“它”就在门外,也就是说黑子认为门上发出的闷响就是那个“它”弄出来的,而那个“它”却又不是人尸,黑子对之又十分的惧怕,到底会是什么呢?

    正想着我不自主又打了个寒颤,只觉后背凉嗖嗖的,身子竟有些发起冷来。我咽了口唾沫,不禁暗自揣测,在我跟随黑子冲出门去的那一刻,我记得我曾特意四下望了几眼,奇怪的是我什么也没看到,难道敲门的东西……是鬼?这是……这是鬼敲门?

    ……

    我背靠着墙壁,蜷缩着身子而坐,双手抱耳俯首于双膝之间,身子越发觉得冷了起来,脑子竟不自觉开始不断涌现出我冲出门那一瞬间我所看到的各种画面,这些画面凌乱无章,不受控制地胡乱显现,我的思绪也随着不同的画面胡乱飞跃,竟浮想出一系列不着边际的奇闻异事出来。

    就在我思绪混乱之际,突然只觉后脑一阵晕痛,顿时眼冒金星,头脑晕眩,胸口发闷,眼皮发沉,此刻思绪混沌之际,隐隐约约忽闻一个声音在我耳旁念道:

    世事无常皆因果,真假善恶水中月。

    影作形时形亦假,生为死处死还生。

    万法随缘皆自在,雾里看花一场空。

    因果循环断生死,身入鬼镜见真章。

    得失未有诸人觉,头白监门掌来去。

    梦起昆仑诸峰下。摸金乘槎与问津

    神墓年催身亦变。诸生遗编入王鼎。

    形影不离青灯下,一世诅咒一梦中。

    ……

    听着听着我便迷迷糊糊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