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四十五章 单聊 二


    听完了黑子的话,我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发现我的双手都在不听使唤地发抖,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如果黑子说的都是真的,我在洞道里不仅碰到的猴子不是真的,就连老赵也是冒牌的,我靠,难道我一直和老赵和猴子的鬼魂呆在一起?这也太他妈匪夷所思了!

    黑子的话我一时还无法完全接受,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鬼!死了的猴子和老赵怎么可能会再次出现,这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观。

    我缓和了一下情绪,稍微定了定神,又结合后来发生的事情仔细推敲了一番,便发现其中还有许多疑点,这些疑点要是不解决清楚,就无法让我接受老赵、猴子已死这个结论。

    我接着问黑子:“老赵临死前告知你猴子已死之时你就没觉得可疑?你就没打算回来找找我们?”

    黑子说道:“当然觉得可疑了,只是老赵的伤可非同一般,全身的骨头尽断,不像是人尸所为,到像是被重物锤击或是从高处摔落所致,我猜测是触动了洞道里的某种机关所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当然是逃命要紧,更何况连阅历丰富的老赵都遭此不测,你和猴子恐怕就更没有生还的机会了,想到这里我就更没有回去的理由了!”

    黑子说完脸上露出了淡定自若的神色,至今他都坚信当时的决定是对的。站在黑子的角度来看他当时没有回来找我们当然是对的,毕竟逃生的本能是每个人的天性,更何况他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交情,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我暗自琢磨了会儿,接着问黑子:“那你跟我说说接下来的事,就是你从悬崖上下去之后的事!”

    黑子又走回到了墙角处,拨弄了一番已暗淡下去的油灯,说道:“我也是攀爬着古枯藤下去的,下去之后和你们见到的一样,也是一条深不见底的长河,我只好把古枯藤的一些散枝弄断了许多,绑成了一个筏子,我靠着筏子一直到达了河道的下流,而那里,正是人尸的巢穴!”

    “这么说来,你就是在此时扮成了人尸的模样?”

    “不错!我腰里系着的人头和我收集来的碱石灰算是派上了用场,我用碱石灰摸满了全身,成功混入了人尸群中!”黑子说完嘴角露出得意一笑。

    我立刻说道:“这么说来,在人尸群刚开始追击我们的时候你也在其中,那你应该早就发现了我们!”

    “不错!”黑子一边儿拨弄着油灯一边儿说道:“当我看见你和猴子同时出现时我确实被吓了一跳,老赵明明亲口告诉我猴子已经死了的,可他却又好好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当时也是懵了!”

    黑子说着便挨着油灯坐了下来,我也跟着凑了过去。

    黑子接着说道:“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老赵对我说了慌,可以老赵的为人,他是绝不可能在临死之际跟我开这样的玩笑的,于是我猜测其中可能另有什么不得知的玄机,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没有立即与你们相认,而是跟随人尸群跟在你们后面,正好可以让我仔细观察猴子的举动!”

    听了黑子的话,我不由得直感觉后背不时有一丝凉风袭来,和猴子从悬崖上下来,再到一起逃避人尸群的追击,直到猴子此次失踪,和他一路相处下来,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异常啊,从言行、举止以及动作习惯来看,他完全就是我认识了十多年的那个猴子,要不是黑子如今说猴子已死,我是怎么都不会怀疑到猴子的身份的。

    黑子见我默不做声、表情复杂,劝慰我说道:“不过这假猴子不管是不是谁冒充的还是什么妖魔鬼怪,我看他倒并没有恶意!”

    不错,不管猴子是真是假,他对我倒没有恶意!不过当我抱着一种“猴子已死”的心态重新去回忆一路上发生的事情时,先前那些诡异的情景就显得格外扑朔迷离了!

    比如起初我们在洞道里分析洞道之时,是猴子一语中的道出了玄机所在,要不是他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都在往回走!虽然分析出答案的过程的确符合猴子的行为方式和人物性格,但分析问题时的避重就轻、去次求主这些细节看似是猴子头脑简单、无头无尾的瞎闹,实则是看破玄机直奔主题。

    又比如在悬崖的平台上老赵失踪那晚,石避上刻着的“不要回头”四字分明就是猴子的字迹,可他却死不承认。迷糊状态中我看见老赵跳下悬崖,我拼命叫唤着老赵,可猴子非说我叫唤的是他的名字!

    再比如在悬崖下的河道中,我与猴子在古枯藤上纷纷睡去,在猴子醒来之际,脸上露出的那副狰狞扭曲的表情又是何意!

    如此看来,这猴子果真是有问题!

    黑子又说道:“我跟随人尸群一路尾随你们之后,倒也没看出这假猴子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使我曾几度怀疑过老赵临死之际说的话,只是在我心底始终有种直觉,这一切一定与某个巨大的秘密有关,这个秘密我似乎知道一些,又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黑子的话我没怎么弄懂,什么叫知道又不知道,此时我也没心思去关心黑子口中所谓的巨大秘密,我更关心的是眼前发生的事!

    我又问黑子:“你在河道尽头的石门处救了我们后为什么不把这事儿当着我跟那假猴子的面说清楚?那时有什么就问什么,岂不省心!”

    黑子顿了顿,没有说话,我当他是没听清我的话呢,正要再问,黑子长吁一口气缓缓说道:“还没到时候!”

    “为什么?你还要继续观察‘猴子’的举动?”

    “嗯……可以这样说吧!”黑子轻描淡写地回了句!

    我有些沉不住气了,不知黑子所说的没到时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现在就到时候了?不过此时去纠结这个也没什么意义。

    我接着问黑子:“那后面我们遇着了这樽大鼎,这鼎上的灯还有那进入鼎内的门洞,包括这鼎内的一切事物,你像是早就知道其中的玄机呀?”

    黑子从始至终都是挨着油灯而坐,背对着我,只听他缓缓说道:“这就是我之前说的,有些事我似乎知道一些,又似乎什么也不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似乎一切都是我脑海深处的某种记忆,我自己也在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