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四十四章 单聊 一


    自从见了那个印有一串儿奇怪的数字的挂锁和门内的那具骸骨之后,黑子整个人就像是中了邪一样,一个人杵在那里眼看骸骨嘴念数字,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只是见他身子有些发抖,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我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过,即便是人尸他也不曾放在眼里,这样一具骸骨何以让他这般恐慌。

    难道那具骸骨和他有什么关系?不会是他死去的老爸吧!不过要想知道究竟是何缘故倒也不难,只要知道那具骸骨的身份就行了,可如今那本从骸骨身上翻出来的手册已被黑子揣进了怀里,这时候去让他把手册拿出来给我看恐怕是个不明智的决策,看他那样子,实在不敢去招惹。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我们在屋子里头的时候,我明明是有机会可以看见手册上的小字的,只是手册被黑子给突然合了起来,他说此地不宜久留,让我们赶紧走,当时情况突然,我哪敢不听黑子的。

    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也没什么紧急的事情发生,我们冲出来之后也就是又打开了几扇门发现了几具骸骨而已,难道黑子之所以那么说又是为了避开我,不让我看见手册上的字?

    猴子站在黑子身旁,见了黑子的样子他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他在一旁不停地叫唤着黑子,可黑子根本不理会他,他看了我一眼便又移走了目光,接着叫唤着黑子,实在没辙便就地蹲了下来,在他的记事本上不知写着什么。

    要是以往遇到这种情况,猴子早就和我商讨起来了,可如今我们却形同陌路,变得如此生分。一时通道里静如死寂。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嘎吱声突然打破了沉寂,我被吓了一跳,立刻环视了下四周,却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我深知在此刻听到不明来历的声音绝非好事,心里顿时萌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前面的猴子也立刻站起身来,很显然刚才的嘎吱声他也听到了,看得出来他也有些紧张,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并不约而同地往黑子身旁靠近。

    我从侧面看了黑子一眼,此时黑子的神情和先前时分大不一样,只见他眉头紧皱,俯身侧耳,应该是在留意四周的动态。

    突然,又是几声清脆的嘎吱声传来,这回我听准了声音,像是树枝折断一般,似乎是从通道两侧的屋子里传出来的,顿时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要知道,屋子里除了骸骨就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难道是骸骨复活了!

    “快跑!它们都是人尸!”只听黑子大叫一声,接着便往通道前方跑去。听到人尸这两个字我顿时就腿软了一半,也没工夫去确认,拔腿就跟着往前跑。跑出去没几步我的眼角余光就扫到了一个黑影从一侧的屋子里爬了出来,我回头一看,还真他妈是骸骨!只见一副骨头架子像成了精似得迅速向我们扑了过来。

    我们三人沿着通道往前一阵狂奔,只闻身后嘎吱嘎吱的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咬紧牙关卯足浑身的气力,拼命迈着步子不敢有一丝泄气,可我深知终究是跑不过人尸的,最多只能拖延一分半秒。

    就在这时,只见前面的黑子突然一个转身,然后往墙面上一扑,直接就不见了!我靠,不会吧,黑子还会穿墙遁地不成,我可没学这招啊,这可咋整!

    我迅速冲到了黑子刚才消失的那个地方,往墙面上一看,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里的墙面上有个空洞,我也顾不得细看,直接就往里钻去。刚一进去,便发现原来是个往上的楼梯,难道是通往上一层!

    我沿着楼梯径直往上,大概往上爬了十米左右,楼梯突然一个转弯,我接着往前一冲,又从一个空洞里冲了出来,来到了一个新的通道。

    通道的两侧依旧有着一间一间的屋子,墙壁上的油灯都被点着,屋子的门上都有一把没有锁上的挂锁,情形和下一层一模一样。只是在这里并没有继续通往上一层的楼梯,难道每一层的楼梯入口都不再同一个位置!

    没等我细看,从楼梯口里便又传来了一连串急促的嘎吱嘎吱声,这狗日的人尸也太赶尽杀绝了,就不让老子喘口气先!我换了口气,又接着往前冲去,黑子应该就在前面,猴子应该……唉?我靠!猴子呢!

    刚才开跑的时候猴子就跟在我的后面呀,难道他没看见这个楼梯口,直接冲了过去?我边跑边琢磨着猴子的去向,又不停眺望前方,黑子似乎也不见了!

    就在这时,通道前方一侧的一扇门突然被推开了,接着一个光头从门里探了出来,正是黑子!只听他大叫一声:快进来!

    我一个急刹车便停在了门口,顺势往屋里一钻,随即将们给带上。黑子不知什么时候从通道里弄了盏油灯端在了手里,屋子里情形清楚可见。

    屋子的正中间依旧有具盘腿而坐的骸骨,黑子往骸骨上撒了几滴燃着的松油,骸骨立刻便烧了起来,顿时整个屋子被照得通亮,糊焦味儿刺鼻难闻。

    惊魂未定的我大口喘着粗气,看着眼前骸骨烧起的大火,心里的感觉怪怪的。黑子也站在火堆前,一直盯着大火看一动不动,眼神中再次流露出了那种迷茫的感觉。

    等我定下神来我才想起了猴子,不知他这次还次能否逃过一劫。

    我立刻问黑子:“你看见猴子了么?”

    黑子似乎没有听见我再问他话,只是盯着大火看没有回应我。我见他没有做声便也不再问了,他应该是没有看到,猴子当时是在我的身后的。

    “哪个猴子?”黑子沉默了许久突然说道。

    黑子的话听得我有些懵,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你……刚才说啥?”

    黑子转过身来看着我,他那深邃的眼神在其锃亮的光头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深不可测:“我是问你指的哪个猴子?”

    黑子的话我是听清楚了,可这短短的几个字却让我一时有些迷糊:“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几个猴子?”

    黑子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咽了口唾沫,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猴子怎么就还有几个了?”

    此时骸骨烧起的一把火已经快要熄灭,仅剩下几点零星火光。黑子将手中的油灯放到了墙角处的地上,屋子里一时又暗了下来。黑子用手挑了挑油灯上的灯芯,灯火才略微亮了些。

    黑子弄完起身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如若不然,便是老赵说了谎!”

    我一听更迷糊了,这怎么又扯上老赵了,这难道是老赵跟黑子说的?什么时候说的?

    我立刻问黑子:“老赵跟你说什么了?”

    黑子又用他那深邃的眼神看着我说道:“他说猴子死了!”

    黑子的话如晴天霹雳一般劈得我心脏狂跳,一时竟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涌现出来的思绪说不清是悲伤还是惊讶,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死了。

    我颤抖着声音问道:“老赵……老赵是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他怎么没有告诉我!”

    黑子顿了顿说道:“四天前,就在我进入洞道之后!”

    “四天前?怎么可能!那先前跟我们一直在一起的猴子又是谁?”

    “这就是我刚才的话,这里可能不止一个猴子!”黑子说完长叹了口气,看得出他对自己这个说法也有些质疑。

    我算是被黑子的话彻底搞糊涂了,这怎么可能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猴子?猴子如果真的在四天前就已经死了,那这后面的猴子又是谁变的?这是西游记么?更让我吃惊的是,猴子已死这个消息竟还是从老赵的嘴里说出来的。

    我接着问黑子:“如果真是如此,当初在洞道里头老赵哪有机会跟你说这些?”

    黑子问我:“当初我进入洞道之后老赵是不是跟着也进去了?”

    我回道:“对,不仅老赵进去了,我跟猴子都进去了!”

    黑子有意无意地皱了下眉头,接着说道:“我进去之后一直爬到了洞道尽头,那里是个悬崖的平台,我见平台上的骨枯藤可作为下到悬崖之下的工具,便立刻往回爬想来通知你们,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便碰到了老赵。”黑子说到这里时突然停住了,只见他表情凝重,双眉紧皱,像是在回忆一段悲惨的经历一样。

    我立刻插话问道:“你就是在那个时候假扮成人尸的模样的?”

    黑子说道:“那倒还没有,洞道里头没有碰到人尸,还没那个必要,我是下到深渊之下后才假扮人尸的,那里的人尸成千上万,你后来也见到过。”

    我咽了口唾沫,寻思着有些不对劲,老赵当时跟我们说他在洞道里看到的黑子像极了人尸,由于不敢轻举妄动才原路返回,若黑子当时并没有假扮人尸,那这就矛盾了啊!

    我在心里暗自揣测着,打算先不把我的疑问说出来,先听黑子怎么说接下来的事,这里头也许另有玄机也说不定。

    我接着问黑子:“你碰到老赵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黑子长吁了口气说道:“我见到老赵的时候他已经快不行了!”

    “什么!快不行了!”,我被吓了一跳,立即问道:“快不行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快断气了!”,黑子闭上了眼睛,用手捏了捏鼻梁,开始回忆起当时的画面:“当时老赵身受重伤,全身的骨头几乎全部折断,我见到他时他几乎只剩下了一口气,他见到我之后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跟我说了四个字:猴子已死!接着便断了气!”

    感谢大家对《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的支持,有兴趣一起交流心得的可以加我QQ:交流群:541073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