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四十章 爬上竖梯


    巨腿内部除了柱壁上附着的竖梯,再无其他任何东西,眼下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不知是否要攀爬竖梯而上。

    我和猴子同时望了眼黑子,不知他会有何打算。只见黑子用手使劲儿摇了摇竖梯,他是在试探竖梯的牢固度,竖梯纹丝不动,看上去应该很结实。

    黑子说道:“咱们得爬上去,这里不能久留!”

    猴子有些疑虑:“我说黑子,你确定我们要上去,不如我们先在这里合计合计,让我们先喘口气儿!”

    “不行,不上就得死!”黑子坚决地说道,听上去根本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怎么可能会死,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啊!”猴子懊恼地说道。

    我跟猴子想的是一样的,就眼下的形式,呆在这里恐怕是最安全的,我们可以先稍做休息,这样也好让我得空好向黑子问清这一切的来龙去脉。

    还没等我发表意见,黑子便纵身一跃上了竖梯,直接往上爬去,我想拦着都没来得及。

    猴子见状便对着黑子喊道:“我说黑子兄弟,你要是有什么打算,倒是跟我们说说啊,好让我们有个准备!”

    黑子已经爬上去了一段儿,他朝着我们吼道:“靠,难道你们就没闻到什么怪味儿?”

    黑子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之前还真没留意,此时我特意闻了闻,倒没觉得有什么异常,非要说这里有什么味道的话,那就只有一股糊焦味儿,此时青铜巨腿之外正是一片火海,烧焦的人尸遍地都是,自然免不了有股糊焦味儿,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啊。

    黑子见我们没什么反应,又吼道:“有股臭屁味儿!”

    我一听便是一惊,难道是会让我们失明失聪的那种臭屁味儿?我立刻又闻了闻,此时我才发现,空气中确实掺杂有轻微的臭屁味儿,只是因为糊焦味儿太过浓烈,被掩盖了过去。

    这臭屁味儿的厉害我们都领教过,变聋变瞎的感觉可不好受。此时我们也没功夫去管这气味是从哪里来的,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里别又着了道,于是我和猴子顿时就如狗急跳墙一般,直往青铜竖梯上涌去。

    没爬两下,我们便追上了上面的黑子。黑子见我们慌里慌张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略微一笑便接着往上爬去。也不知黑子这轻描淡写的一笑是为何意,不知是笑我们的胆小,还是笑我们的无知。

    此时也容不得我多想,只能一股脑地往上爬。黑子的动作很快,我跟猴子不敢有丝毫懈怠,唯恐跟不上他。

    一路往上,也没心思说话,一时巨腿之内静得有些可怕!俯视而望,脚下已深不见底。我的神经几乎一直紧绷,也不知这臭屁味儿的浓度是否可以导致中毒。

    “哎我说,要不我们还是说说话吧,这他妈也太安静了!”猴子终于忍不住说道,顿时巨腿之内回音四起,同时往上下两个方向延伸开去。

    这喋喋不休的回声听得我浑身只起鸡皮疙瘩,我对猴子轻声说道:“你他娘的给我闭嘴,这回声也太吵了!”我舒缓了一下气息,接着说道:“咱们得尽量放慢呼吸,少吸点儿臭屁味兴许才不会中毒!”

    猴子又说道:“我靠,连说话解闷儿都不行!我看这回声倒挺有意思的,再说了,咱们都吸了这半天了,你看我们也没有中毒啊,所以咱们大可不必再为此操心!”

    我没有理会猴子,我往上看了一眼,黑子还在上面继续爬,也没跟我们说话,不知道他小子脑袋里在想什么。猴子实在闷得无聊,便哼哼唧唧哼起了小调来,加上蜿蜒重叠的回声,倒是正好帮他解了闷。

    我则在心里琢磨着我们以后的打算,我们要是一直沿着竖梯而上,最多就是到达这神暮王鼎的顶部,可就算上去了又能怎样,难道我们还能从巨鼎上出去不成。若是不能,我们还得从鼎上下来另找出路,这一上一下的也太他妈折腾人,而且也浪费时间,我们的干粮只够吃上不到两顿,就眼前的形式,恐怕还撑不到我们到达顶部。

    猴子见自己说了半天也没个回应的,便也不吱声了,只是自个儿唉声叹气。

    就在这时,黑子突然停了下来,我朝上望去,只见黑子正盯着一侧的柱壁看,我和猴子也跟着望去,只见柱壁之上竟然有个一米见方的洞,洞里黑漆漆的,只闻到一股浓浓的松香味儿。

    “这是神暮王鼎的第一层,里头装的是供给所有卷莲油灯的松油!这就是通往油库的门洞。”黑子在上面说道。

    我用手电往洞里照了照,里头依旧看不清楚,不过我倒是看到洞口旁边儿的柱壁上,刻着一连串像壁画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又不像是画,倒有点像字,字体比较古怪,有点儿像甲骨文,但却比甲骨文要繁琐,我也认不准。

    “这是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发现的卦象符号,距今8000年!意为‘一层,油库’”黑子又说道。

    猴子一听啧了下舌头:“我靠,8000年,那这神暮王鼎可真算是古董界的至尊了!那个时候的人类都能建出这么宏伟的庞然大物,真是了不起!我猴爷此生能见到如此罕物,也算没有白活啊!”

    我跟猴子的感悟有所不同,他的惊叹在于话的内容,我的惊叹则在于说话之人!我所认识的黑子只是个喜欢单独行动,只凭感觉行事的盗墓贼,可如今的黑子似乎博古通今神秘莫测,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也不知是我识人太浅,还是他隐藏太深。

    黑子没有打算停留,他招呼了声我和猴子,又接着往上爬去。我没什么主见,眼下又没有别的选择,更迫于想找黑子问个明白,也只能跟着往上,猴子就更不用说了。

    这次没爬多久,也就大概十来米的样子,黑子又停了下来,我和猴子一看便就明白了,和先前时候的状况一样,我们又看到了一个门洞,门洞旁边儿仍然刻有黑子所说的卦形符号。

    猴子问道:“我说黑子兄弟,这层又是用来干啥的,你给看看,这刻的又是什么字!”

    黑子轻笑一声:“想知道还不简单,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着黑子便纵身一跃,进入了门洞之中!

    我跟猴子简直就傻眼了,这黑子的行事作风也太他妈出人意料了,怎么说进就进了,况且我跟猴子又没他那本事,这竖梯与门洞之间的距离将近三米,我俩可怎么进去啊!

    这时黑子就在门洞洞口处,只见他从腰间解开了一条登山绳,顺手一扔,绳子的一头直接就系到了我们所倚的竖梯上,另一端则绕在他的腰间,接着,他像我伸出了一只手!

    我靠,这是要我踩着绳子过去!说实话,我对黑子的能力是绝对地相信,可是我他妈的不相信我自己啊!这他妈一旦掉了下去,不死即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