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三十六章 逃亡


    此时的猴子脸色不再苍白,已经有了几分血色。猴子咂吧了几下嘴,说道:“我说老杨,你盯着我看干什么,快把干粮拿出来,我快饿死了!”,说着猴子便去包里翻干粮,包里没翻着便又来问我。

    此时的我还有点懵,还想着之前猴子的表情,于是便用手指了指旁边儿我吃剩下的干粮,猴子见我不说话便皱了皱眉头:“老杨你怎么了,哑巴了?”

    我没有回答他,他也没在意,只是顺着我指的方向去找干粮,猴子看了一眼已打开包装的干粮,又皱了皱眉头:“我靠,老杨你太不够意思了,开饭都不喊我!”,说着猴子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时我才定了定神,就刚才猴子说话的语气和他现在的吃态来看,分明就是我熟知的正常的猴子,只是他之前的表情实在让我难以忘却。

    猴子吃饱喝足过后,他摸了摸嘴旁的残渣,又咂吧了几下嘴,这时才问我:“我说老杨,我睡了多久了,怎么感觉像睡了个把星期一样!”

    我长吁了一口气:“两天两夜!”,猴子一听也有些吃惊,很明显他也觉得睡这么久有些不正常:“我靠,我他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睡了!”

    我见猴子没什么异常便问道:“猴子,你刚刚睡觉醒来之前是什么感觉?”,猴子有些疑惑,他不知道我为什要这样问,他挠了挠脑袋:“醒来之前,能有什么感觉,就感觉饿得慌,正想着要是有只烧鸡吃就好了,我一睁眼就看见你那熊样了。”

    看来猴子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转念一想,也许是我多心了,猴子说不定当时把我当作是他梦里的烧鸡了,在饥饿难耐的状态下看见了一只烧鸡,所以才会流露出极度渴望而又满足的表情。这样一想果然让我释怀了许多。

    猴子见我满脸心思不吭声,便问我为什么这样问,我怕说出来多添恐慌便随便找了个借口:“没什么,我看见你满脸的淫笑,以为你是做春梦了。”猴子以为我是在打趣他便只是呵呵一笑不再过问了。

    我们在水上已经漂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按说也应该往下游走了有一段距离了。

    我们打开手电四处查看了一下,猴子突然说道:“我们是不是已经到达河道的终点了!这里水位已经很浅了”

    猴子又把手电光斑调到最小,照射到靠悬崖这侧的石壁上,只见光斑没有移动,我们已经停止在这里了。

    “这里的水位太浅,骨枯藤已经触到了河道的底部,所以卡在这里走不动了!”,猴子边说边用手电探照着水下,我发现这里的水最多还有两米深,应该就快到河道的终点了,于是便拿起手电往前方照去,只见前方黑蒙蒙一片,还是看不到尽头。

    猴子说道:“也不知道这骨枯藤是什么时候开始卡在这里的,就这样耗下去,我们将永远到不了终点了,要不我们下水吧,我们向下游游过去也好过在这里干耗着吧!”

    我一听就感觉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是再也不想下到这么冷的水里面去了,我长叹一口气:“等会儿,再想想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下水里去也太痛苦了!”

    说着我又拿起手点四处探照着。当我的手电照射到河道另一侧的光滑石壁之时我就愣住了,两天前,这道石壁从水面往上最多差不多二十多米高,而此时至少已有四五十米高。

    我又立刻用手电往水里探照着,发现此时的河水比先前更浅了。于是我也学猴子将手电的光斑调到最小并照射到石壁上,发现光斑尽然在往下移动,而且速度很快,水位尽然在快速下降。以这速度,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底了。

    猴子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很兴奋:“我靠,真是天助我也,再过一会咱们就可以在河道里行走了。”

    一想到不用下水了,我自然也很高兴,河水完全退去还得要会儿时间,急也没有用,我和猴子索性关掉了手电以节省电力,坐了下来,坐等河水退去。

    我和猴子时不时便会将手电打开往水里探照一下,看见逐渐下降的水位,心里不由的越来越兴奋。

    一个小时过去了,此时的河水只有十公分不到的深度,可以清楚的看见河底是一层很厚的沙石。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儿,我隐约听到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这声音犹如千万只老鼠在觅食时发出的“呲呲”声,而且声音似乎越来越大,就来自不远处的河道下流。

    这诡异的声音听得我毛骨悚然,猴子也注意到了,我们先后打开了手电,朝着河道下流照去。前方一片灰蒙蒙的,随着“呲呲”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我隐约看见在前方的河道中有数十个人影,他们似乎正趴在河道里喝着水。

    看到这种情景,我立刻便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些人影像极了人尸,我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人影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他们正在向我们移动。随着人影的慢慢靠近,我终于看清了他们的真身,我的预感没错,真他妈是人尸!

    我立刻用手电照了照人尸的后方,顿时我就傻了眼,整个河道里尽然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尸,一眼望不到头,它们前赴后继,拼命吸食着河道里的水。

    此时我算是明白了,所谓的河道下流、水位下降,全他妈是狗屁,河道里几十米深的水全他妈是被人尸给吸干了。

    此时猴子已经傻了眼,他楞在那里盯着前方成千上万的人尸像个木乃伊一样一动不动,估计已被吓成傻子了。

    我总算还是清醒的,立刻背起行李大叫一声“快跑!”,拉起猴子掉头就是一阵狂奔,此时河道里的水已经所剩无几,跑起来还算顺畅,猴子边跑边大叫:“完了完了,这么多的人尸我俩还不够它们塞牙缝儿呢!真是完了……”

    我一听张口就骂道:“别他娘的这么耸,现在说丧气话还早!”

    “我靠,人尸都快追上咱们了,哪里还有命!”。我喘了口气儿接着说道:“河道里还剩些水,水比我们的吸引力可大多了,所以一时半会儿人尸还不会来追我们,咱们必须赶在人尸将河道里的水吸干之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和猴子沿着河道一直往上游奔跑,这一跑足足有二十多个小时,但我们仍然不敢有所停滞,我们都知道人尸的速度,一旦人尸吸干了河道里的水,我们就成了它们的新水源,追上我们那是分分钟的事。逃命的本能与求生的欲望使我们忘记了劳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停。

    我们又继续奔跑了十多个小时,然而,再强悍的信念也终于驱使不动我那双肉做的双腿了。我和猴子已经累得几乎只剩下了半条命,这运动量可以比得上好几个马拉松长跑了,而且还是狂奔,我估计我要是去比赛都可以拿冠军了。

    此时我们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跑下去非累得虚脱不可。

    我找了一块儿干燥的石头坐下,一边儿喘着粗气一边儿拿出水来喝,猴子的身体素质比我还差,只见他一只手撑在腰间,另一只手撑着石壁,一阵干呕,呕得死去活来。

    十几分钟过去了,我已经恢复了平静,猴子喝了几口水又全部吐了出来,整个人萎靡得像被爆菊了一样,瘫坐在地上神情呆滞,呼吸还有些急促。

    我问了句:“怎么样,没事吧,平时不锻炼,现在喘成狗了吧!”

    猴子喘了喘,提了口气才说道:“死不了,别跟我扯淡!”

    我笑了笑,也懒得去打趣他,接着说道:“歇好了咱还得继续跑,人尸指不定已经距我们不远了呢!”,猴子没说话只是略抬了抬手,意思是说容他再缓缓。

    猴子在一旁歇着,我闲着没事便拿起手电四处看看,此处的河道里已找不到一丁点儿的水了,我心里的担忧不禁又多了一分。

    我又看了看河道两侧的石壁和上方,顿时让我大吃一斤,之前悬崖那侧的万丈峭壁已经不见了,也变成了三四十米高的光滑石壁,河道两侧的石壁尽然完全一样了。

    一路上跑得太急,尽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又沿着一侧的石壁往前走了一段,我发现此时的河道似乎不再是直的,而是有了一定的弧度。我有些困惑,也不知道这两个发现意味着什么。

    这时猴子招呼了我一声,示意我可以走了。于是我们背起行李,又继续出发了。我们边走边跑,走走歇歇,又是接连十几个小时。一路上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河道的走向,竟让我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几乎可以感觉到我是在一个圆弧形的轨道上行走,但却不是圆形,因为我发现越往前走,河道的弯曲弧度就越大,我推测是螺旋形状。这就可以解释为何河道一侧的万丈峭壁不见了,那是因为当时我们正处于螺旋的最外圈,我们没有感觉到河道是有弧度的,说明螺旋的最外圈的半径相当之大,以至于我们沿着河道往螺旋的内部狂奔了几天的时间,才略微感受到河道的弯曲度。

    要真是如我推测的那样,那么如果我们继续走下去,就很有可能会到达螺旋的中心。这螺旋的中心会有什么东西呢?难道是那座大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