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三十五章 深渊之下


    我和猴子就这样自由落体地掉了下去,不知道下面还有多深,我只是祈祷,要么就让我直接摔死,不要还给我留一口气,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么就让我们掉进水里,保全一条性命。

    当我从脚乃至全身都陷入一层软绵绵的东西里头时,我便庆幸老天给了我们第二种选择,我们真的掉进了水里。我直接冲进水里十几米深,却还没见底。

    水的温度极低,顿时水都从我的衣服缝儿里灌了进去,只感觉冰凉刺骨,全身犹如针刺般难受。

    我迅速奋力向上游去,刚划了几下便露出了水面,我系在头上的手电已不知去向,应该是落水时冲击力太大给冲掉了,水面上一片漆黑,只看见水下有一个光斑在移动,那正是猴子。

    不一会儿猴子也冒出了水面,只见他手里拿着两个亮着的手电,其中一个正是我的,他一边儿大口喘着气一边四处张望着。

    他见我也在,便立刻骂道:“我靠,原来你他娘的早就浮上来了,我见你的手电还在下沉,以为你呛水了,便去捞你,却只看见手电,没见着你!”

    猴子喘了口气儿接着说道:“我又去找你,结果憋了好大一口气,差点儿…差点儿就断气了!”

    我游到猴子那边儿,拿回了我的手电说道:“我的水性好的很,用不着你来捞,只是这水太冷,冻得慌!”,说着我看见猴子头上都已开始冒白气了。

    我把手电又系到了头上,四处察探了一下,这里四面都是水,根本没有一丁点儿可以让我们立足的地方。

    我们整个身子都已在水里泡了大半天,冻得我们直发抖,连说话都抖得说不利索了。我知道我们得想办法从水里出去,要不然早晚都会冻死。

    正当我四处张望时,突然,猴子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并指着不远处的水面轻声说道:“你快……快看,水里有……有东西!”,猴子的声音再发抖,不知是被冻的,还是被吓的!

    我朝猴子指的方向看去,水面上什么也没有,正在纳闷,突然,几个拳头大的气泡从水下冒了出来,接着又是连续几个,难道水里有什么活的生物?吐出来的气泡这么大,如果真有,个头应该还不小!

    这时,猴子猛吸了一口气,直接将头沉到了水里,头上的手电从水中向气泡的方向照了过去,我隐约看到水下有一团巨大的黑影,似乎正在往水面上移动。

    这时猴子将头探出了水面,他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身子抖得很厉害,说道:“蛇……蟒蛇……好大一条蟒……蛇!”

    “蛇?不可能!这么冷的水里怎么可能会有蛇!”,我不相信,于是也将头沉到了水里,顿时,只见一条又粗又长的东西盘在水中缓缓上升,形同一条巨蟒!但我肯定那绝对不是蛇,蛇属冬眠型动物,不可能在此出现,我猜测很有可能是跟随我们一起掉下深渊的古枯藤。

    我从水中探了出来,没过多久,那团形同巨蟒的黑影也终于浮出了水面,我猜测的没错,果然是古枯藤。

    掉进水里的古枯藤足有几百米,如今都一股脑地全浮了起来,之前浮起来的直接被顶了起来,冒出水面十几米高,水下还有很大一团。

    我和猴子立马爬上了古枯藤,这古枯藤内部是空心的,具有很大的浮力,足够承受我和猴子的重量,我们终于不必在水里泡着了。

    接着我们从防水背包里取出了干衣服换上,将湿衣服放在古枯藤上晾干,又拿出干粮来吃了点儿,顿时感觉身上开始暖和起来。

    这时猴子说道:“这古枯藤还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呐,要不是它,我们俩可就成了泰坦尼克中的肉丝和杰克啦!”

    我只是呵呵一笑,我没猴子那么闲情逸致去想这些,我们坐在古枯藤上一摇一晃,总让我感觉不踏实。

    此时我可以仔细地看一看周围的环境了。我发现我们似乎身处一条宽二十米的地下河道之中,河道一侧便是我们掉下来时的万丈悬崖,另一侧则是一道石壁,这道石壁光从水面往上就有二十多米高,河道在这两道石壁之间,看上去深邃而又悠长,手电尽照不到河道的尽头。

    我有些纳闷儿,河道一边儿只有二十几米高的石壁的另一侧会是什么呢?我们之前看到的大鼎就在悬崖正对面约一两公里的地方,可这道石壁就挡在我们眼前,要想翻过去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发现石壁极其光滑,是被人工打磨过的,我们的登山绳也派不上用场,根本没有受力点可以借力。眼前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沿着河道而行。

    这时猴子说道:“我们什么都不用管了,就坐在古枯藤上,我们自然会往下游飘去。”

    “下游?我怎么感觉这是一潭死水,咱们根本就没动!”我有些疑惑。

    猴子见我不信,便把手电的光斑调到最小,然后照射到悬崖的石壁上,只见光斑在缓缓向前移动,这里的水的确在流动。

    猴子接着说道:“这回你信了吧,咱们只要安心休息就行了,等我们到达下游的终点,就可以跟着水的流向出去了。”

    话虽如此,可我觉得很不靠谱,这水的流速这么慢,我们得漂到什么时候去,就算到达了水流的终点,要想出去也绝非那么简单。可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就这样,我和猴子就一直呆在这艘临时的“小船”之上,随着缓缓的水流慢慢向下游漂去。

    我在骨枯藤上找了一块儿比较密集平坦的地方,便躺在了上面,随着水浪一摇一晃,感觉舒服极了。

    猴子则在一旁又开始写他的日记了,一时无话,四处显得格外安静。没过多久我便觉得眼皮有些沉重乏力,竟是困了,我将身上的外衣紧了紧,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得出奇的踏实,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肚子咕咕直叫饿得慌,竟是被饿醒了的。

    我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日期和时间,顿时我就傻了眼,我竟然睡了差不多两天两夜,我还从来没有一次性睡过这么长的时间,难道是这几天劳累过度所致?

    这时我发现猴子也在我身旁睡得正香,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我旁边儿来的。我见猴子还在睡便没有叫醒他,而是自个儿拿出干粮吃了起来。

    我实在是太饿了,干瘪无味的干粮硬是被我嚼出了香润可口的味道。嚼了一会儿的干粮,便觉得口渴难耐,于是便回头去拿水壶。

    这一回头我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什么时候,猴子已经坐了起来,我尽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只见猴子脸色苍白,正用他那双充满血丝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在他苍白的脸庞之上,我隐约还看到了一丝浅浅的微笑,这种微笑让我有一种熟悉感,尽和我梦中老赵的表情有些相近,不过猴子的笑没有老赵的明显,只是略微有点笑意。

    我被猴子以这样的表情看着,尽有些不知所措,便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敢妄动,连大气儿都不敢出,就这样僵持了已有一分多钟,身子尽有些僵硬了。

    突然,只见猴子将眼睛闭上,嘴巴大张,深吸了一口气,我被吓了一跳,不知猴子要做什么,于是便有意识地将身子往后倾,猴子接着又以很快的速度将气全部吐了出来,并伴有轻微的呻吟。

    我看完这一连串的动作有些吃惊,这明显就是在打哈欠,难道猴子还在睡觉,没有醒来?正当我在纳闷儿,猴子突然又睁开了双眼,只见他眼色迷离,六神无主,完全就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