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三十三章 不要回头


    我和猴子都知道老赵的脾性,所以便也没有继续追问老赵。老赵见我们都不再过问,便将烟斗放进口袋,端了端身子说道:“好了,咱们言归正传,两位小哥儿,咱们马上就要到达终点了!”

    我和猴子一听便都来了劲儿,我立刻问道:“老赵你快说快说,终点在哪?”,老赵没有说话,只是抬起他的手臂,指向了我们眼前的那片黑暗。

    我和猴子顿时都傻了眼,猴子有些不相信,说道:“我靠,老赵你这是几个意思,终点难道在深渊之下?”,老赵点了点头:“不错,就在深渊之下,那座大鼎便是终点。”

    我听后心里咯噔了一下,说道:“老赵,那依你的意思,我们还要到深渊下面去?”,老赵说道:“那是当然,不下去还能去哪,难不成我们还从洞道退回去?这深渊之下有风吹上来,下面就一定是与外界联通的,我们只有下去,兴许还能出去,不过在出去之前,咱必须去大鼎里一趟,就算没找到宝贝,也能长长见识,也算不虚此行!”

    老赵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面对这黑漆漆的万丈深渊,别说要我下去,我连多往下望几眼都感觉渗得慌。

    猴子也有些心虚:“我说老赵,这深渊可是深不见底啊,咱先不说这下面有没有什么危险,就说眼前最直接的一个问题,我们该怎么下去啊?”

    老赵笑道:“这个不用你们操心,山人自由妙计!”,说着老赵便用手指了指平台的一边儿,我和猴子都朝老赵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那里什么也没有,我有些奇怪,难道那里有暗道通往下面?于是我便小心地摸了过去。

    过去之后我便发现,在平台的边缘处有一些像树藤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缴在一起像麻花一样,它们粗细不一,最粗的竟有我大腿粗,我站在平台的边上往悬崖下望去,发现这些东西竟然是沿着峭壁像一条巨蟒一样直入深渊之下,我用手敲了敲,发现此物极其坚硬,犹如石头一般。

    老赵和猴子也都走了过来,老赵说道:“这是一种骨枯藤,它是比较坚硬的,因为它长得像骨头,所以才叫骨枯藤!”说着老赵便用脚踢了几下眼前的骨枯藤,接着说道:“古枯藤的生长是不需要阳光的,只要有水源就能生长,而且是专门依靠山壁向上生长,当它在石壁上遇到很大的缝隙之时,它的触角就会钻入石缝,并在石缝中生根,然后继续往上长,就跟爬山虎一样。我们这里的平台刚好使它可以生根抓牢,极其坚固。就这藤子,少说也有好几百年了,我们可以依靠它到深渊之下。”

    我和猴子听了都比较震撼,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而且听到老赵说要靠这些藤子到深渊下面去,身上的寒毛都不由立了起来。

    猴子问道:“我说老赵,你确定这藤子能够承受的了我的重量?万一藤子要是断了,这摔下去可是粉身碎骨啊!”

    老赵回道:“这个你不用操心,你还是担心你有没有那个体力能支撑你下到深渊之底。”说着老赵便退回到平台的里边儿坐下,接着说道:“咱们先休整一下,从这儿下去可是个体力活,现在得储备体力!”

    我和猴子还是有些焦虑,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照做!我们都坐下吃了点干粮,然后便关了手电,打算先好好睡上一觉再说。

    不一会儿,猴子的呼噜声便开始响起,老赵则靠着石壁,眼睛闭着,估计也已经熟睡。我也靠着石壁而坐,迷迷糊糊却一直出于半睡半醒状态,在这种环境下睡觉总是感觉不踏实,而且石壁比较粗糙,背靠着石壁感觉很是不舒服。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粗糙的石壁硬生生给顶得疼醒,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此时我感觉极其疲倦,于是我便用手去摸旁边儿的石壁,看有没有光滑一点儿的地方,我想挪挪位置。

    我随意摸了几下,还真让我摸出一片比较光滑的区域,此处的石壁上只有浅浅的几道纹路,我一边儿摸着一边已经开始将身子往旁边儿挪去。

    可我慢慢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石壁上的纹路似乎并非杂乱无章,而是横竖有序,间距分明,有点像字迹的感觉。

    我立刻拿出手电,打开一看,果然是刻着四个大字:不要回头!我愣了一下,出于本能反应,我立刻回头看去,顿时我就心头一颤,只见在悬崖的边上站着一个黑影,一动不动,我立刻用手电照去,发现此人正是老赵。

    我立刻叫道:“老赵,你站在那里干嘛,危险!”,老赵并没有回应我,仍旧站在那里,此时猴子还在打呼噜。

    我又叫了几声老赵,这时,老赵回过头来看着我,我发现他在对着我笑,而且笑得极其诡异,顿时我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老……老赵,你他妈的笑……笑什么?”,老赵没有回答我,仍旧站在悬崖边上对着我笑,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突然,老赵纵身一跃,直接跳下了悬崖!直到他完全湮没在黑暗之中的那一刻,他的脸始终都在对着我笑!我立刻爬到悬崖边上一直叫唤着老赵的名字,却已见不到老赵的身影,此时猴子还睡得跟猪一样。

    突然,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肩膀上,我的身子一颤,顿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这时我才发现刚才是在做梦,是猴子拍醒了我,猴子见我满头大汗,便问道:“我靠,你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大口喘着气,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是做了个噩梦,而且真他妈的诡异!”

    猴子接着问道:“我靠,你又梦见我什么了?刚才听你在梦里一直叫着你猴哥我的名字!”

    我一听心里便咯噔了一下,立刻问道:“你确定你没听错?我叫的是你的名字?”

    猴子回道:“那可不,你拼命地喊着猴子猴子,把我的春梦都给搅和了!”

    我顿时就迷糊了,真是奇了怪了,我明明是梦见的老赵,我在梦里也一直都是喊着老赵的名字,怎么猴子听到的却是他的名字呢?真他妈的邪门儿了!

    我立刻把我梦里的情景告诉了猴子,猴子听后也觉得很奇怪,他认为这根本就说不通。

    我又再次问猴子:“你他娘的真的没有听错?”

    猴子回道:“怎么可能听错,不信你问老赵!”

    于是我立刻准备去问老赵,却见老赵并不在他之前呆的那个位置,我再扫视了一下整个平台,发现老赵和他的行李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