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二十章 惊吓


    这时,黑子一脚将身边的一个石头踢进了洞里,过了一会儿我们才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从石头落地的声音来看,下面应该是一层岩石,而且至少也有十米深。

    我用手电往下面照去,手电光能照到的部位很小,看不清下面的情况,我又将手电的光圈调大,照到的范围的确大了许多,但光的强度变弱了不少,依然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时,老赵将手中的一个火把扔了下去,火把落地之后并没有熄灭,反而是燃得更旺了,连手把都开始燃烧了起来,顿时火把的周围一下子都亮了起来,火把周边有几块石头,应该是之前黑子炸洞口的时候从洞口掉下去的。

    我们站在洞口边缘从上往里面看,能看到的范围并不是很大,但我们大概知道了下面的情况。洞口的正下方是一片约两间卧室大小的空地,空地中除了老赵扔下去的火把和掉落下去的石头再没有其他东西,空地周边是一圈向上的台阶,台阶一直延伸到顶部的石壁,台阶上放满了之前我们在人头区域里看到的那些人头,这么多的人头摆设在这里,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窒息感,特别是最下面的台阶上的人头,距离火把最近,我们看得更加清楚,随着火苗的一闪一动,人头面部的那层枯萎的皮显得更加扭曲狰狞。

    这时猴子说道:“我说几位,咱们要不要下去看看?”。我反正是没做声,因为在这个队伍里每次做决定的一般都不是我,于是我看了看老赵,只见老赵伸长了脑袋还在往下面看,过了一会儿说道:“火把在下面还在继续燃烧,由此来看,下面的氧气应该很充足,而且从火苗闪烁幅度来看,下面似乎还有气流通过。咱们暂且下去看看再做打算。”

    黑子不用我问也知道他肯定是赞同下去的,只听黑子说道:“这个洞口明显就是被人有意用石头封住的,为的就是不让人进去,这里面肯定有宝贝!”说着便和老赵从包里拿出了登山绳,黑子将绳子的一端捆在洞口的一个大石头上,接着便把剩下的绳子从洞口扔了下去,绳子的长度足够让我们下到底部。

    老赵一手牵着绳子便第一个从洞口跳了下去,一直沿着绳子滑到了底部,黑子紧跟其后,直接就跳了下去,只见他一个倒挂金钩,用两只脚的脚尖钩住了绳子,倒着身子便滑了下去。

    猴子见状便大声朝洞口喊道:“我说黑子兄弟,搞这么帅的动作有啥用,又不是在表演!”说话间黑子已经到底了,只听黑子在下面喊道:“你们两个还在磨蹭什么,赶快下来!”,于是猴子也沿着绳子往下滑去,动作没有老赵和黑子那么利索,紧接着我也跟着滑了下来,这时黑子和老赵在下面又点燃了两个火把,下面的空间一下子又亮了许多,我一边向下滑,一边看着四周的情况。

    突然,台阶上的某一处地方让我感觉很奇怪,那里明显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于是我停住了下滑,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了手电往那个地方一照,我顿时就吓得全身发颤,冷汗直冒,只见那个地方没有放人头,而是我之前在石室里看到的从暗道里爬出来的那团只有上半身的东西正趴在那里,只见它用双手撑着自己的身子,脑袋上扬,我的手电刚好照在了那团东西的脸上,只见它正死死地盯着我看!

    顿时我就僵住了,心说幸亏我他妈还没下去,要不然那东西扑过来的时候我跑都跑不赢。猴子见我停在了半空中不动便在下面吼道:“你他娘的还在磨蹭什么呢?”

    我轻声说道:“你们快看我手电照射的地方!”这时老赵、黑子、猴子都朝那个方向望去,只见他们也都吓得身子一颤动都不敢动,顿时我们几个就像被定住了一样,我们都一直盯着那团东西,而那团东西却一直都只是盯着我看,看得我身上只起鸡皮疙瘩,心说这是什么道理,他们几个早就下去了你都不动手,干嘛只盯着我看,难不成是为了等我下去之后再将我们一网打尽?

    我们就这样一直僵持了已有十分钟,四周一片寂静,只听见火把燃烧发出的哄哄声飘荡在整个空间里。我停在半空中全靠我用双手抓住绳子,那东西一直盯着我使得我又不敢往上爬,我就怕一动它就向我们扑过来,我的手早已磨得通红,而且感觉双臂酸痛无力,再这么耗下去,我迟早都要掉下去。

    就在我上下不敢动不知该如何是好时,老赵突然在下面轻声说道:“我看那东西应该不是活的!”,我一听便是一惊,心说不会吧,要是不是活的,怎么会刚好盯着我看呢!

    猴子听后也很意外地说道:“不是活的?那他怎么老是盯着杨哥儿看!”,老赵没有再说话,而是将手电光在那东西的脸上晃了晃,而那东西却一动也不动,老赵又对着它吼了几声,依然没有反应。

    这时黑子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石朝那东西扔了过去,石头刚好砸到了那东西的手臂上,而它的手臂被这么一砸竟然就断了,那东西少了一只手来支撑身体,直接就从台阶上滚了下来,下面台阶上的人头也被带着一起滚下来了一些,只听见一个一个人头落地和那东西在台阶上翻滚发出的各种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得我们心里只发毛。

    那东西连同带下来的人头一直滚到我们所站的地板上,有些人头已经被摔成了几块,那团东西也被摔成了一摊,沿着那团东西滚下来的痕迹被激起了一层白茫茫的像灰尘一样的东西。

    此时我们才肯定那团东西确实是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我见没有了威胁便立刻从半空中滑了下来,下来之后我只感觉我的双手双臂酸痛无力,此时老赵他们几个已经开始在捣腾那团东西了,我一边儿揉捏着手臂一边儿也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