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十四章 地下水塘


    青铜楼梯的底部果然又是一间石室,这间石室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但在石室四周的墙壁上有很多的暗门,每扇暗门都不到半米宽,而且都是紧紧挨着的,并且几乎是每扇门刚好一次性只能容一个人进去。

    我仔细一数,在这间小小的石室之中竟然有二十一扇暗门。这时黑子说道:“三天前我来到这里时,见这里有很多的门,便随便找了扇门进去。”说着便走到其中一扇门前面停下,他用手指了指面前的门说道:“我当时就是从这扇门进去的。”

    猴子听了之后说道:“黑子老兄,听你说这扇们之后的暗道是通往一个天然洞穴,里面还全是人头,那么这扇们咱们就不用进去了吧,里面反正也没有我们要找的宝贝。”黑子说道:“里面确实有很多人头,不过里面的空间大的惊人,穿过人头区域之后还有更深的地方我还没有去过,也不知洞穴深处有什么。”

    老赵在四周转了转说道:“这里虽有这么多暗门,但肯定只有一扇暗门后面的暗道是通往整座地下建筑的中心的,其他的门很有可能只是做的掩饰,而且里面很有可能会有机关埋伏,是专门为了防止有人进来盗东西而设置的。”

    老赵的话不无道理,于是我便问老赵:“照你这么说,要是我们进错了门岂不是很有可能会被里面的机关埋伏给弄死,那我们怎么知道哪扇门是真那些门是假呢?”老赵也只是一直摇头,接着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随机应变!”

    我见老赵也拿不准注意,便问了问黑子,心说我们以前虽属捞棒头这一派,跟盗墓一派可以说是半个同行,但我们一般都是在地面上行动,这地底下的功夫还是不如盗墓派的精通,而黑子是个专业的盗墓贼,也许他会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只听黑子说道:“我他妈的都是凭感觉和运气,我也没什么见解。”听了黑子的话只感觉更不靠谱,于是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接着我们便随机找了一扇门进去了,黑子胆子最大,走在最前面,我们几个跟在后面,门后面的暗道很狭窄,刚好够一人通过。我们往前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暗道变得越来越矮,后来我们只能用爬行才能继续往前走,我们向前爬了一会儿,整个暗道的石壁矮得都快贴到我们身上了,我心说这个暗道越来越窄肯定是假的,再爬下去肯定就没路了,趁现在爬的还不深,还不如尽早退出去,我正要把我的想法跟他们几个说,只听见最前面的黑子突然大叫:“赶快后退,前面有团黑乎乎的东西向我们爬来!”

    我们一听有东西爬来,便吓得立刻往后退,此时要想回去就只能倒着往回爬,想掉个头是不可能的。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头,我们几个手忙脚乱地将身子往后蠕动,我的的手臂和头不知道在暗道石壁上撞了多少次,只听见黑子还在不停地大叫:“快!赶快退,那东西来了!”

    我们一听只得又加快了动作,就在我拼了命倒着往回爬的过程中,突然,我的脑袋似乎碰到了头顶石壁上的一块凸出来的石头,紧接着便感觉身下一空,我便掉了下去。

    顿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心说这下是要完蛋了,此时我害怕到了极点,在我下落的过程中,我看见头顶上让我掉下来的那个洞又不见了,正当我思绪混乱之际,我便一头扎进了水里。

    这下面竟然会有水,我在水里一直下沉了有两三米,我迅速滑动手臂,刚滑了两下便浮到了水面,我将头探出水面向四周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我的背包还在我的身上,我迅速从腰间衣服口袋里拿出了手电筒,手电筒已经被水泡的湿淋淋的直流出水来。也不知这防水电筒是否真的防水,我一按按钮,手电筒竟然亮了,这时我尽感到一丝庆幸,要是我孤身一人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里头没有了照明,那该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我用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发现这里似乎是个水塘,头顶上方是一块拱形的石壁,最高的地方距水面有十几米高,我又看了看头顶上方我掉下来的地方,发现那里并没有洞口,应该是我之前碰到了什么机关,便产生了一个洞,而几秒钟之后那个洞又凭空消失了,现在看上去还真有些后怕,我掉下来的地方距水面有八九米高,要不是下面是个水塘,我就算是摔不死也要摔个残废!

    我又用手电筒向远处照了照,发现在我正前方大概二十米远的地方似乎是水塘的堤岸,于是我用嘴咬住手电筒,双手使劲儿地向堤岸划,游了不到五分钟便到了水塘的岸边,我立刻爬上了堤岸。

    到了岸上,我发现脚下都是一些小石子,整个堤岸就像是一个三米多宽的圆环,将整个水塘包围在中间,岸边则与头顶拱形石壁接头。我将背包往地上一扔,又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现下没有柴火来烘干,便只好拧干之后铺在地上的小石子上。

    这时我才坐了下来,只感觉心神具备惊魂未定,回想刚才发生的事,就像做梦一样,也不知道现在老赵他们怎么样,更不知道黑子在暗道里看到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

    我将我的背包打开,发现里面并没有进水,看来防水的质量还不错!我从背包里拿出了干衣服换上,又拿出干粮和水,胡乱吃了一些,打算等湿衣服干了之后再做打算。于是我便靠着背包稍做休息,顿时倦意如潮水般袭来,迷迷糊糊竟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铺在地上的衣服已经干了,我一看手表,竟然睡了十一个小时。我将衣服收好放进背包,又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开始寻找出路。我沿着岸边的石壁一路往前走,可当我转了一圈回到原地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发现,这里竟然没有出口,就像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可是如果没有出口,那这水塘里的水是从哪里来的呢?

    于是我又走到水塘的岸边,将手电筒往水塘里一照,当时我就傻了眼,水塘里的水竟然不见了,一滴都没有了!这水一定是在我睡觉期间从什么地方流走了的。于是我用手电照向水塘的底部,发现整个水塘是从岸边开始圆锥形向下分布,水塘的正中央正好是圆锥的锥尖,我用手电往水塘锥尖处一照,发现那里似乎有个一米宽左右的洞口,看来水肯定是从那个洞口流走了的。可这水塘里的水不会刚好等我来了就流走了这么巧吧,于是我又推测这里的水肯定具有涨潮落潮的周期性,说不定什么时候水又会流回水塘。

    就在这时,我脑子里突然有个想法,出口会不会就在水塘中央的那个洞里。我想了一会儿,便打算到水塘中央的那个洞里去看看,说不定还真让我找到出口,即便是又涨水了,大不了我又随着水流回到水塘里去。

    打定主意之后,我背起背包便沿着水塘的底部来到了洞口边缘,洞深约一米,到了一米处便水平通了过去,这的确是个排水的涌道。我小心地下到了洞里,洞里非常潮湿,洞壁上还有一些黑色的滑溜溜的东西,像青苔一样。涌道只有一米多高,我必须弯着腰才能行走。我沿着涌道向里面走去,当我走了快半个小时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从涌道深处传来了“咕咚咕咚”的声音,我一听到这声音便知道不好,恐怕是水流马上就要来了。

    难不成我真的要被水流冲回到水塘里面去?还要等水塘里的水退了才能再到涌道里面来!就在这时,我发现就在我前方不远处的涌道上壁上好像有个洞口,我立刻走了过去一看,果然在我头顶上方有个与涌道成六十度夹角的洞,这个洞明显有凿过的痕迹,我顿时便是一惊,这个洞竟然是人工挖出来的,难道之前就有人来过这里?

    我量了一下洞口的大小,刚好够一个人爬进去,于是我推测挖这个洞的人肯定也是被困在这个封闭的地下水塘里,他也是在水塘里的水退了之后便发现了这个涌道,到了涌道之后发现前面无路可走便在这里挖出了一个洞。我用手电筒向洞里面照了照,发现这个洞一直斜着向上延伸,竟看不到尽头。这时,涌道里传来的“咕咚咕咚”的声音越来越大,看来水流马上就要来了,于是我背起背包便往洞里面爬。刚爬了没几步,只见涌道里的水流从我身下一涌而过,水流非常湍急,幸好我爬进了洞里,要是被这么急的水流冲过去,恐怕我的脑袋都要在石壁上撞开花。

    我沿着通到继续往上爬,一直爬了大概有二十几米的路程之后便发现没路了,通到好像是被一块石板给盖住了,我用手敲了敲石板,感觉石板并不是很厚,于是我用双手撑着石板试着向上顶了顶,竟然被我顶出一条缝隙出来,接着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拼命地往上顶,只见缝隙越来越大,紧接着整块石板都被我给摞开了,我从洞口里爬了出来,用手电向四周一照,这里又是一间石室,仔细一看,发现这里竟然是我们之前从石棺中下来之后的那个石室。

    之前我们就是从这间石室的一个暗门里进去的,我走到那扇暗门之前,只见暗门后面的暗道里一片漆黑,我又把脑袋伸进去仔细听了听,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心说难道老赵他们出来了?我又向暗道里大声喊了几句,结果什么反应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