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九章 进洞


    第二天我们醒来之后吃过早饭,便开始为进洞做准备。我们带的手电筒电力有限,不知道我们到洞穴里头要去多久,为了防止电力不够而影响照明,我和猴子便去自制火把。

    我们砍了一些枯萎的一头带有树瘤的木棒,再从松树上弄来一些松油脂,首先用匕首在树瘤上刺一些密密麻麻的小洞,再将带树瘤这头的木棒放到松油脂里面浸泡,这样树瘤里就吸满了松油脂,吸满松油脂的树瘤一点火即燃,这样一个火把就做成了。

    我们接连做了几十个这样的火把以备不时之需。为了防止下到洞穴有岔道而迷路,老赵便用匕首去砍了一些树藤,再将这些树藤都连接了起来形成一条足有两三百米长的绳子,这样我们下到洞穴之前首先将树藤的一头绑在洞穴外面的大石头上,再牵着树藤的另一头进入洞穴,这样即便里面有岔道,我们到时候只要顺着树藤原路返回,也就不会迷路了。

    我们用了将近两个小时去准备火把和绳子,再检查了一下食物和水,足够我们一个星期之用。一切准备妥当,我们便准备进入洞穴了。

    我们带上了所有的装备,将树藤的一端绑在洞穴外的大石头上,老赵一手拿着火把,一手牵着树藤的另一端走在最前面,我紧跟在老赵的身后,猴子走在最后面,手中也拿着一个火把,为了节省火把的消耗,所以我们一次只点燃两个火把,我走在老赵和猴子的中间,所以也就不需要火把。

    我们三人就这样沿着洞穴一侧的踏步,开始往洞穴深处走去。这是一个一米宽左右由石头砌成的斜着向下的踏步组成的一个通道,通道两侧是光滑的石壁,我们向下走了一会儿,通道一直都是直的,并没有拐弯。

    踏步每斜着向下走十七步便是一个一米宽两米长的平台。我们一直向下走了有十多分钟,通道依然是斜着向下,好像是一直要通到地心去一样,我们又走了一会儿,突然,通道不再是斜着向下,而是猛地一个九十度的左转弯,平着通了过去,我们顺着通道继续往前走,没走多久,通道又是一个一百二十度的右转弯,又没走多久,又是一个九十度的左转弯,接二连三的,通道一时左拐一时又右拐,拐得我们都晕头转向,一开始我还在脑子里记着我们所转过的方向,可现在接二连三的左右乱拐,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我也记不清我们现在相对于洞穴出口所在的方位了。

    这时猴子在我身后骂道:“他娘的,这他妈的到底要通到哪里去,左拐右拐的,拐得我他妈都快吐了!”我一听,笑着跟猴子说道:“我靠,这他妈的又不是坐车,走个路你也晕?”猴子见我又拿他晕车那事儿来取笑,免不了又是和我一阵对骂。

    正当我和猴子骂的正欢时,老赵突然停下了脚步,并示意我们不要出声,我和猴子见老赵突然停了下来,便也都停止了对骂。顿时,通道里极其的安静,只有火把燃烧着发出哄哄的声音。

    这时,老赵轻声说道:“你们听!”,我和猴子见老赵神情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便都静下心来仔细地听着,透过火把燃烧发出的哄哄声,我依稀听到有一股怪声,只听到好像从通道深处传来一阵“呼……呼……”的声音,好像是人被掐住脖子无法呼吸时用喉咙发出来的声音,这声音听得我毛骨悚然,寒毛直立,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声音呢!

    这时,猴子立马靠了过来,几乎就贴在了我的背上,猴子结巴着说道:“老……老杨,咱们挨……挨近点儿,要是前面出……出现什么怪……怪物,也好相互有……有个照……照应!”猴子哆嗦了半天才把一句话给说完,我见猴子被吓成这样,要是平时我早就又开始取笑他了,可如今我却笑不出来,我自己也被那阴森诡异的声音吓得不轻。

    老赵却显得异常的淡定,只见他一手拿着火把一手牵着导航的树藤,竟然开始继续往前走去,我和猴子见了都很意外,我立刻轻声对老赵说道:“老赵!你不要命啦!前面指不定有什么怪物,你还敢往前走?”老赵回过头来很淡定地说道:“没事,跟我走就是了!”说着老赵便继续往前走去,那阴森诡异的声音还在不停地传来,我跟猴子已经吓得两腿只打哆嗦,谁知老赵还要继续往前走,而我和猴子又没有勇气掉头往回走,便只能硬着头皮慢慢地跟在老赵的后面。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那声音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继续走了大概有五分钟,我感觉那鬼魅一般的声音源头就在离我们不到三米的地方了,这时老赵将火把往前探去,前面的通道一下子就被照的清晰起来,只见通道在离我们两米多的地方又是一个九十度的左转弯,而就在通道转弯的地方的墙壁是好像有个手掌大小的圆洞,那阴森恐怖的声音似乎就是从这个洞里发出来的。

    我们走近一看,果然是一个手掌大小的洞口,洞口上还用一块布一样的东西将洞口给封住,布料中央还破了个小口子,那鬼魅一般的声音正是从这个小口子里发出来的,现在我们距声源如此之近,“呼……呼”的声音听得我直感觉背脊发凉。

    我将手举到洞口晃了晃,感觉洞口竟有一股吸力,只感觉手指边的空气都被吸了进去,我顿时恍然大悟:“难道这是一个通风口?”老赵也将手举到洞口感受了一下:“杨哥儿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个通风口,这鬼魅般的声音应该是气流穿过这块布料一样的东西上的口子时与其摩擦而发出来的声音。”

    老赵说着便将洞口那块东西给扯了下来,顿时,那阴森诡异的“呼呼”声便消失了,一下子通道里便安静了下来,这时我跟猴子才镇定下来,没想到把我倆吓得双腿直哆嗦的尽然是这一块破布。

    我从老赵手中拿过那布看了看,感觉就是一块普通的布料,于是便问老赵:“我说老赵,这个洞既然是个通风口,为什么要用一块布将其封住呢?”老赵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可不是一块儿普通的布,放在这里肯定是有用处的,既然将它封在了通风口上,可能是用来过滤空气的!”

    猴子一听立刻叫道:“过滤?难道是空气中有毒?”我一听便是一惊,老赵骂道:“放屁,你他娘的别瞎嚷嚷,要是空气中有毒,我们早就中毒身亡了。”我一听觉得也是,既然我们都还好好的,空气中就应该没有毒,那这东西是用来过滤什么的呢?通风口的另一端又是哪里?

    老赵接着说道:“既然这里专门设置了一个通风口,那么通风口的另一端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最终要去的地方。”说着老赵又把那块布捏在手里摸了摸,忽然,他像发现了什么,便将手中的火把递给我,让我用火把给他照着,只见老赵用手将那块布使劲搓了两下,接着便从布里面逸出一团白色灰尘一样的东西,这时老赵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这块布料上应该凃满了碱石灰!”

    我一听老赵说布上涂有碱石灰,便想起高中化学中讲过,碱石灰主要用作干燥剂,可以很强地吸收空气中的水分。于是我便问道:“难道这块布是用来干燥空气的?”只见老赵点了点头,老赵说道:“在通风口的另一端肯定是个密室,里面的装的东西一定是不能遇水的!只是在这块布上不知是什么时候破了个口子,里面装的东西不知是否依然保存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