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七章 噩梦


    正当我和猴子猜测老赵的去向之时,忽然,从我们身后的草丛中传来一声树枝折断的声音,我和猴子都是一惊,我们立刻回头,只见一个黑影从丛林中窜了出来,仔细一看,正是老赵。

    老赵气喘吁吁地快步走到背包旁边,拿起水壶便猛喝了几口。我和猴子都立刻凑了过去,这才发现老赵满头大汗,脸色有些苍白,身上的衣服有几处都破了。

    我正要问老赵是怎么回事,老赵却突然一挥手,示意我们不要出声,我和猴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这时老赵轻声说道:“这里……有鬼!”我一听顿时就感觉心头一颤,在我的印象中,老赵是个阅历丰富遇事不乱的老狐狸,此刻却从他的嘴里说出了有鬼这类的话,确实令我有些震惊。

    猴子更是受到老赵的感染,越发有些紧张了,问道:“老……老赵,你这话什……什么意思?哪里有……有鬼!”此时老赵依旧神色紧张,只见他不停地向四处张望。

    过了一会儿老赵才压低声音说道:“之前你倆都睡着了,我在火堆旁借着柴火的光亮研究着地图,后来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不自在,我竟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身后注视着我,这种感觉也并不是一直都有,而是时不时便会突然冒出来,就像是第六感一样。”老赵说着又向四处望了望,听他接着说道:“后来,当我再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我便立刻回过头去,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一个人影,只见他就站在我的身后不远处,而且还在缓缓地向我招手,透过微弱的火光,我依稀看到那人影的脸上全是血,似乎是五官都在流血,面部扭曲狰狞极其恐怖,而且他好像还在说话,我仔细一听,他好像是在说‘救我’这两个字,难道在这原始森林的深山里头,除了我们三人还有别人?”老赵又喝了口水接着说道:“那人影不停地向我招手,我他妈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去靠近他啊,可是你们猜怎么着,我的身体竟然不受我控制地向那人影移动,我想叫醒你们两个,可我根本就叫不出声来,渐渐地那人影开始向身后的丛林中移动,我就这样被他带着往前走,慢慢的我距离人影越来越近,当我几乎就要碰到那人影时,人影却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不见了,几乎同时,我的身体有了知觉,我立马掉头就跑,在回来的路上还摔了几跟头,回来时便看见你倆坐在这里。”

    老赵讲完还在不停地擦脸上的汗。我和猴子听后都直感觉寒毛直立、背脊发凉,我是个唯物主义者,虽然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说,可老赵刚才讲的跟我之前的噩梦似乎有些出入,都是一个面目狰狞扭曲且五官流血的人在跟我们说话,而且都是说的“救我”这两个字,而我梦里的那人我认得就是猴子,只是不知道老赵见到的那人影是谁。

    于是我便问老赵:“老赵,你有没有看清那个人影长什么样子?”老赵沉思回忆了一下,突然,老赵脸上露出十分惊恐的表情,他立刻盯着猴子的脸看,颤抖着声音说道:“是……是……是猴子!”,我跟猴子听后都是一惊,猴子更是一屁股瘫到了地上,“我靠,老赵,你所见到的竟然和我之前做的那个噩梦十分的吻合!”于是我便把我噩梦里的情景跟老赵讲了一遍,老赵听后也很吃惊,为何会如此巧合。

    我想了半天也弄不明白老赵不受控制地被那人影带着走是怎么回事,我想了一会儿,突然问老赵:“哎我说老赵,你他娘的不会也是在做梦吧!”老赵回说:“不可能,我可看得是真真切切,你看我身上这衣服都弄破了,就是我逃跑时摔跟头弄的!”听老赵这么一说,我又突然想到老赵从小就有梦游的习惯,该不是老赵梦见有人在跟他招手,便自己就去了,结果走了一阵自己突然醒了,所以那人影才会突然消失,由于梦中惊吓过度,醒来之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并且梦游了,便慌忙往回跑,结果摔了跟头弄破衣服。

    这样分析便能解释得通了,否则真要我去相信有鬼神之说还是有些困难。接着我便把我的分析都跟老赵说了一遍,老赵再一回想,也觉得我分析的有道理,老赵也宁可相信自己是在梦游,也不相信真的有鬼在驱使他的身体。

    这时,瘫在地上的猴子说道:“你们两个一个梦见我一个看见我,而且都是满脸是血,面目狰狞恐怖,我还对你们喊救命,看来,我已命不久宜!”猴子说完便长叹一口气,听得出来声音在颤抖。

    猴子又跟我说道:“老杨,我是在给你托梦了!”接着他又跟老赵说道:“老赵,那是我的魂魄在跟你道别了。”老赵一听,便骂道:“呸,你他娘的胡说什么,要是你真跟我道别,你他娘的还半夜出来吓我一场?”

    我见猴子神情有些恍惚,便把我刚才的分析又跟猴子说了一遍,告诉他老赵只是做梦并梦游了,并让他不要胡思乱想。猴子听后定了定神,似乎我的分析对他有所帮助,猴子长叹一口气说道:“即便你们两个都是在做梦,可梦里都出现了我很惨的样子,这该怎么解释?”

    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梦根本就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梦里的内容一班都是天马行空,可如果两个人几乎同时做了内容相近的梦,是巧合还是真的有什么寓意,我也不好说。

    这时猴子突然猛地站起身来说道:“他娘的,管他是凶是吉,有什么好怕的,我他娘的从来就不怕死,我就怕没钱又被瞧不起,过着窝囊受气的日子,监狱我都他妈的蹲过,你们两个的春梦还能把我吓着?”猴子说完顿时轻松自在,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一夜给折腾的,我们也没了性质去睡觉,索性干脆就不睡了,我们一起研究了会儿地图,然后吃了点干粮,再一起商讨了下接下来的行动,不知不觉,天已经朦朦胧胧地亮了,趁着早上凉快,我们一大早便又出发了。我们按照地图上的指示,继续向大巴山脉前进。

    一走便又是一天,到天黑的时候我们已经身处大巴山脉之中了,只要明天再走个半天便能到达灵镜的所在之处了。我们卸下装备吃了点东西,还是和昨日一样,我们在丛林中砍出一个圆形空地,在空地中央生起了火,吃完东西便倒头就睡了,老赵怕自己又梦游,睡之前便用绳子将自己的一只手绑在了附近的一棵树根上,我们还是三人轮流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