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六章 进山


    第二天一大早天不亮,我们带上行李便开始往山里进发。每个人都背了个包,带的各种东西把背包都撑得鼓鼓的,按照地图上的指示,我们一步一步向着大巴山脉靠近。

    这里的山路很不好走,一路上有很多当地的猎人设置的捕猎陷进,一不留神都有可能中招,所以我们是边走边探路,行程就更慢了。

    走了半天路程,我们才翻过了两个山头,不过小镇已经被我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一路上除了我们三人的喘气声和丛林中的鸟叫声之外,再无其他声音,显得十分枯燥乏味。越往山里深处走,树木就越茂盛,我们几乎到达了猎人都不曾涉及的区域,路已经没了,于是我们只能用匕首砍出了一条路来。我不觉有些懊恼,到底是初次进山,没什么经验,早知道如此,我们就应该带几把柴刀来的,现在想来真是后悔莫及。

    又继续往前走了一阵,猴子嚷嚷道:“我他娘的实在是走不动了。”说完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和老赵也累得够呛,于是便停下休息一会儿,我们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这才感觉缓过气来。老赵从包里拿出了地图铺到地上,再用指南针确定了方位,通过图纸来看,我们距离灵镜所在之处还有三十几公里的路程,在这原始森林的大山里,我们需要靠匕首来砍出一条路来,所以三十几公里的路程就像是十万八千里一样,就算马不停蹄地赶路也至少要走三天三夜,更何况晚上是无法赶路的。

    我们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便接着启程了,为了节省体力,我们三人轮流换着在前面开路。

    这一走便又是大半天,不知不觉,天就快黑了,这时前面开路的老赵停了下来,说道:“天就快黑了,今天是走不了了,咱们找个地方将就着睡一晚,明天再继续赶路。”

    于是我们放下背包,我和猴子用匕首在四周砍出了一个直径约三米多宽的圆形空地出来,接着将空地上的杂草和树枝都清理了干净,老赵则在圆形的空地中央生起了一堆火。

    走了一天的山路我的脚都快磨烂了,脚底板尽然起了几个大水泡,疼得我直打哆嗦。我们吃了点干粮便打算睡觉的,这时老赵说道:“夜里我们得轮流值班,我们三个可不能同时都睡死了,要是半夜来了什么野兽也好有个防备,还有这柴火也得注意,要是把整座山都烧了那那可就麻烦大了。”我和猴子都觉得有道理,于是都点头表示赞成。老赵接着说道:“你们俩先睡,我还不困,我来守头一班,三个小时之后猴子来换我,杨哥儿守最后一般。”说完老赵便掏出地图,借着柴火的光看着,而我和猴子倒头就睡下了。

    走了一天的山路,我身心疲惫已累到了极点,刚一躺下就觉得眼皮沉重乏力起来,不一会儿就开始神智迷离,接着便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有人在叫我,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就在我睁眼的那一刻,眼前的画面令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瞬间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猴子满脸是血地盯着我看,他的嘴、眼睛、鼻子都在流血,整张脸极其地扭曲狰狞,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一直盯着我,嘴里好像还在重复地说着什么,我屏住呼吸仔细一听,他好像是在说“救我”。

    我顿时就给吓懵了,猴子那张极其扭曲狰狞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几乎就快碰到我的鼻子了,而我的身子就像被定住了一般一点都无法动弹,于是我咬紧牙关,使出了我全身的力气想要用手推开猴子的脸。

    突然,我坐了起来,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原来刚才是我做的噩梦。我看看睡在我身旁的猴子,他依然扯着呼噜睡得正香,老赵却一边吸着他的烟斗一边依然借着柴火的光一直盯着那张地图看,见我突然坐了起来倒被吓了一跳,老赵问我怎么回事,我只说是做了个噩梦便又躺下了,我看看手表,才刚刚十二点一刻。

    重新躺下之后便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刚刚梦中猴子的那张极其扭曲狰狞的脸时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就在我不断地疑惑刚才的梦境到底是什么意思间我慢慢又睡着了。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似乎感觉又有人在叫我,有了之前噩梦的惊吓,这次我立刻就醒了过来,并本能反应地将身子往后缩。

    我看清楚了是猴子在叫我,与之前噩梦中的画面并不一样,猴子脸上并没有流血,脸也并没有扭曲狰狞,这时我才松了口气。

    猴子见我神情紧张便问道:“老杨,你怎么了,怎么见了我像见了鬼似的!”我定了定神说道:“你他妈的是不知道,我之前做了个噩梦,梦见你的脸比鬼还可怕!”猴子听我这么一说以为我在跟他开玩笑,便呵呵一笑:“啊?你他妈的做梦还梦见我了?你小子该不是对我有意思吧!”我一听便骂道:“滚蛋,我他妈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猴子见我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下才来问我怎么回事,我便把噩梦里的画面描述给猴子听,猴子听完顿时也不笑了,脸色也变得紧张起来。

    我见猴子脸色有些不对劲便说道:“不就是个梦嘛,多大点事儿!”为了转移话题,我接着问猴子:“唉我说,你叫醒我干嘛?是不是该我值班了”说完我便看了眼手表,才一点过两分,距我之前被噩梦惊醒时还不到一个小时。

    我有些纳闷儿,便问猴子:“唉不对啊,我守的是最后一班,这个点儿该你值班才对啊!”。猴子皱了皱眉说道:“刚才我被一泡尿给憋醒,于是我起来准备去撒泡尿,却发现老赵不见了!”

    我一听便是一惊,立刻向火堆边上看去,老赵果然不见了,而地图还放在地上。我又望向四周,确实不见老赵的踪影。

    我对猴子说道:“这深更半夜的,老赵会去哪呢?也许是在不远处撒尿去了吧!”于是我和猴子便叫唤了几声老赵,却一点儿回应都没有。我接着对猴子说道:“我说猴子,老赵该不会是一个人去找那镜子去了吧。”

    猴子一听便立刻否定了我的猜测:“怎么可能,当初是老赵来找我们一起去找镜子的,现在怎么可能又扔下我们一个人去呢?再说这荒山野岭的,单独一人行动多危险,咱倆就算帮不上忙,可多一个人便多一份照应,所以老赵是不可能扔下我们独自一人去找镜子的。”我听猴子这么一说也觉得有道理,可是这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老赵会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