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五章 出发


    一个星期转眼便过去了,我们三人在约好的地点碰面,接着便一起坐火车向四川进发。如今我的心态已经平和了许多,我没把自己当做是去寻血盗宝的,而是去旅游探险的,再加上这一路上车窗外尽收眼底的美景,我也就越发悠然自得,精神焕发了。

    我们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才到达四川省境内,这几天的车程倒也没什么,我不是在欣赏车窗外沿途的风景,就是在和猴子老赵说笑打趣,再不然就是在睡大觉,几天几夜一晃就过去了。

    不过接下来的路程可就没这么轻松愉悦了,我们下了火车便直奔汽车站,三人拖着重重的行李挤上了一辆通往距大巴山脉最近的一个镇的大巴。大巴上挤满了人,各种包裹满天飞,还好我动作快,一上车就抢了个座位坐下,老赵和猴子就没我这么幸运了,他们上车晚了几秒,座位已被抢光,有个站脚的位置就很不错了。

    我的座位就在车门旁边儿,当初我本打算动作快点儿给老赵猴子也抢两个位置的,可我上了车才发现只有车门处这样一个位子,原来我们上车的汽车站只是个中转站,原本车上就已经坐有二三十人了,空座早已所剩无几。我回头去望了望老赵和猴子,从人缝中我依稀看见老赵把行李当凳子坐着,猴子就不知道被挤到哪里去了。

    大巴已经缓缓开动,我的位置很好,可以很清楚地看清车前的大路,倒也不觉得闷,只是这大巴上足足装有四五十人之多,加上大包小包的行李,可以说是严重超载!这他妈难道就没交警来管吗?

    我正自个儿嘀咕着,站在我身旁的一个矮个子老汉冲我笑道:“小伙子,外面来的吧!这是要进山去探亲么?”老汉大约五十来岁,皮肤黝黑而又枯黄,听口音应该是四川本地人。我干咳了两下说道:“不是探亲,是去旅游!”

    老汉笑了笑,接着说道:“你们城里人就好这口,动不动就喜欢进山旅游,这山里头除了山还是山,有啥好看的!”我胡乱搪塞道:“您是不知道,城里头车水马龙,空气污染严重,我就想去大山里头呼吸下新鲜空气!”

    我见老汉很有亲和力,接着问道:“大叔,这大巴超载这么多,就没交警来管管吗?”老汉一听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道:“我们这穷山僻壤的,谁还有功夫来管这些,这已经算是不错了,以前进山是没有车的,全靠走路,今年镇里出钱才修了路通了车,可这公路绕山而行,险俊而又狭窄,不管镇里出价多高,都没有司机愿意来冒险跑这趟大巴,最后,是我们村的一个小伙子出去考了驾照自己来开,我们才有车可坐!”说着便指了指开车的司机,我一看果真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老汉接着说道:“进山的路途遥远,只有这么一个司机,一般两到三天才跑一趟,所以车上才挤满了人。”

    这么说来我们还算是运气好的,刚好赶上了这趟车,要是错过了,不知道还要耽搁几天呢。想到这里我也就不再抱怨车上拥挤了,我还把我的位子分出来一半儿给老汉坐,一路上有说有笑倒也安逸。

    车子越往山里走路就越发窄了起来,盘山公路临峭壁而行,坐在严重超载的大巴里,心始终是揪着的,身旁的老汉倒是不时地宽慰我,说这司机小伙年龄虽小车却开得很稳,这条路上跑了不下于一百趟,叫我不用担心。话虽如此,心里却始终有些不安稳。

    车子到站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揪着的心总算是定了下来,车上的人纷纷下车,他们大多都是本地的村民,我和老汉也在此处道别,老汉倒是很热情,硬是要我们上他那去住,我好说歹说才推掉,不过老汉还是给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叫我们有空的时候去玩。我自知我们此次进山的目的可不怎么干净,我们有图在手,又不需要向导,所以越少和这里的人打交道越好。

    连着几天的舟车劳顿,我们累得快不行了,特别是猴子,平日里就是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没想到竟然会晕车,此时下了车方才发现,原来猴子一直趴在车窗上,一路上啥都没吃,还吐得稀里哗啦。

    我们一下车,猴子便狂吐起来,吐完说道:“哎呀我靠,我他妈都快把肠子都吐出来了!”。我和老赵见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老赵笑道:“我说猴子,你他妈的像个娘们儿一样,还晕车!就连平日里最像娘们的杨哥儿都比你爷们儿!”。老赵这话同时损了我和猴子,我一听立刻反驳道:“唉我说老赵,我几时娘们儿了?我我只是比较斯文而已!”猴子的反应比我还大,他最听不得别人说他娘们儿了,正要和老赵力争便又是一阵狂吐。

    我们找了家旅社暂时住下,打算先休息一晚再说,连续几天的舟车劳顿,我们既没睡好也没吃好,晚上我们随意点了些饭菜,三人一阵狼吞虎咽,吃完倒头便睡着了。

    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一觉睡得我舒服极了,我是被饿醒了的。我起床后发现猴子还没醒,呼噜扯得惊天动地,睡得正香呢,而老赵却并不在床上,正当我纳闷儿呢,老赵便回来了。

    老赵见我已起床,说道:“去把猴子叫醒,咱们吃东西去。”我正饿得慌,一听说去吃东西便立刻来了精神,我连忙叫醒了猴子,连拉带踹搞了半天才把他拉下床来,之后便和老赵一起出去找地方吃饭去了。

    我们找了一家火锅店,猴子点了一个烧鸡公火锅,他说他想品味一下原汁原味儿的川菜特色,于是特意吩咐厨师要求火锅底料为重辣,我领教过川菜的厉害,前些时日在老家和朋友吃饭点了个川味儿微辣鸡公煲,结果都把我辣得老泪纵横,微辣尚且如此,重辣不是要出人命!我立刻阻拦猴子,劝他只要叫个微辣就行了,可猴子哪里听我的劝,好说歹说都不顶用,最后我们折中而定,叫了个中辣。

    我还是担心等会儿火锅太辣不敢多吃,于是我又叫了几个清淡下饭小菜和一箱啤酒。老赵什么菜都没点,只是要服务员给他泡了杯很浓的普洱茶,他对饭菜倒没什意见,用他的话说,只要有烟有酒有茶,三天不吃都不怕!

    没过好一会儿菜便上了桌,还没开吃我就闻到了浓浓的辣椒味儿,呛得我只打喷嚏。猴子用筷子在锅里沾了点汤并喂到嘴里尝了下,顿时就见他眉头紧皱龇牙咧嘴,碍于面子,他脸上挣扎的表情一瞬即逝,故作镇定地说了声“爽!”。

    接着我们便开吃了起来,虽然火锅很辣,但我却吃得很多,这地地道道的川味儿火锅就是不一样,虽辣却香,辣得你龇牙咧嘴,却又忍不住想多吃几口,多亏了几瓶啤酒解辣,才保住了我的舌头!

    吃完了饭已是晌午,一锅的肉被我们吃了个精光,连汤都所剩无几,又是几瓶冰镇的啤酒下肚,那叫两个字:痛快!吃完了饭我和猴子也叫服务员给我们一人来了杯浓茶,老赵则又点上烟斗抽了起来,接着我们便商讨了下进山的事宜。

    这次我们是要进山,空着手去可不行,得去镇上买一些必要的物品,于是我们在火锅店里喝了会儿茶便去镇上逛了一圈儿,买了不少东西,比如防水的背包、手电、指南针,还有水壶、登山绳、匕首、小型锄头等等一切可能用得着的东西,我们还准备了足够三个人吃一个月的干粮和压缩饼干,回去之后便开始收拾行李,打算明天一早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