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四章 镜子


    猴子叫酒楼的伙计搞了点醒酒的茶水让老赵喝下,不一会儿老赵便清醒了许多,说起话来也利索了。猴子见老赵醒得已差不多,问道:“老赵,说吧,今天找我们来又有什么大买卖?”

    老赵听后呵呵一笑:“嘿嘿,不愧是猴子,就是机灵”,说着便挥手示意我将房间的门窗都关严实,然后不慌不忙地从袖口里掏出他那根纯金小烟斗。

    只见他一边儿往烟斗里塞烟草,一边儿故作深沉地暗笑:“两位小哥,这次可是个大买卖,咱们要去弄的东西可谓是稀世罕见,要是能弄到手,咱以后再也不必为吃喝拉撒发愁了。”

    说着老赵已将烟草塞满烟斗,又从口袋里掏出了火柴,猴子见了立马上前拿过老赵手中的火柴,说道:“让我来,让我来,你赶紧说!”,说着便抽出一个火柴嚓地一声就划燃着了,并递过去给老赵,老赵略微一笑,便迎着猴子将烟斗凑到火苗处猛抽了几口。

    我见状便也凑了过去:“我说老赵,是什么好东西这么让你看中,有那么值钱吗?”

    老赵吸了几口烟说道:“嘿嘿,这东西,无价之宝啊!”

    猴子听后一惊:“这么贵重,不会又是什么朝代留下来的文物吧,三年前咱们去偷什么唐朝的兽首玛瑙杯,他妈的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搞到手,老子连摸都没摸上几回就被抓进去了,当初幸好你们跑得快,要不然……”。

    猴子一提起此事便只摇头叹气,老赵听后又是哈哈一笑,拍了拍猴子的肩膀:“怎么的,进去了几年就怕了,这次的东西可不一样,这东西可是比钱还值钱!”

    我跟猴子听了都是一惊,我有些不信:“不会吧,还有比钱更值钱的东西?这世上对我来说比钱更值钱的就是我的命了。”

    猴子一听噗嗤一笑:“你他娘的命能值几个钱,别打岔,听老赵把话说完。”

    老赵笑了笑,接着说道:“你们放心,绝对是个值钱的物儿,不过这次咱们不是去偷,而是要到深山里头去找!”

    我一听更觉吃惊,还要进山!这深山里头是不会自然就有宝贝的,如若真有,就只有一种可能,必定是有古墓。我们几个一直以捞棒头为生,如今这世道行情不好,我们的确是转行做起了盗墓贼,不过说起来我们还从未下过墓穴,也就是去偷过一些官员因受贿而来的普通古董,说得难听点就是盗贼,根本就不够“盗墓贼”这三个字的级别。

    于是我问老赵:“我说老赵,听你的意思,这次我们是要去盗墓?我们可一点儿盗墓的经验都没有!”老赵笑了笑,说道:“杨哥儿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老赵接着说道:“是一面镜子,我也是从一个老和尚那得到的消息。”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叠很厚的纸张一样的东西,猴子立刻把东西打开扑倒桌子上,这似乎是一张一点一点拼接而成的地图,老赵接着说道:“不错,这就是去找那面镜子的地图。”

    接着老赵便把关于那面镜子和这张地图的来历都告诉了我和猴子。原来自三年前偷兽首玛瑙杯出事之后,老赵便躲回了自己的老家山西省台怀镇,老赵自小便信仰佛教,所以经常去五台山上的显通寺去祭拜,而老赵多年来都是做的一些私卖文物的勾当,也积累了一些钱,所以经常给寺里捐一些香火钱,久而久之,和寺里的主持以及几位老和尚也有了一定的交情。

    一次主持和几位长老带领老赵参观寺里的藏宝阁,要知道显通寺始建于汉明帝永平年间,现占地面积约120亩,各种建筑400余座,规模浩大,距今有一千九百多年的历史,寺里藏宝阁中的宝物自然也是个个价值不菲。

    然而在藏宝阁大大小小几百件宝物之中,排在首位的居然是一张皱巴巴的油纸地图,当时老赵也很不解便问了主持,主持说自建寺以来这张油纸就放在这里了,这是寻找灵镜的地图,老赵便是从这里第一次听说了那面镜子,名叫灵镜。

    当时老赵也在心里暗自纳闷儿,一张地图居然能排在众宝物之首,想必这灵镜一定是稀世罕物。据主持透露,灵镜曾是西周时期姜子牙的随身必带之物,就连吃饭睡觉、洗澡上厕所都从不离身。这么算来,这镜子距今有三千多年的历史了,竟比这显通寺还要古老。后来不知是什么缘故,显通寺的始祖华尘大师无意中得到了这面镜子,据说华尘大师在得到镜子之前并不是出家人,而是一个普通农夫,而得到镜子之后便开始一心向佛,潜心修炼,后来更是带领一众徒弟修成了这千年古刹显通寺。后来在华尘大师圆寂的前一年,不知为何他派众徒弟将灵镜藏到一个很远而又人烟稀少之地,并又留下一张去寻找灵镜的地图,并告诫众弟子说,灵镜乃神物,有缘者拥之则福,无缘者持之则祸。

    显通寺历代都有派人去寻找灵镜,由地图中所述,灵镜应该位于湖北、陕西、四川三省的边界,大巴山脉和秦岭山脉交结的地方,而根据地图上的标注,似乎更靠近大巴山脉一代。由于这一区域基本上属于原始森林,被显通寺派去搜寻灵镜的人,有的要么不敢前往深山,只敢在边缘地带寥寥搜寻几番便回去了,有的胆大的进入了深山,却以再无音讯而告终,所以几千年来都没有找到灵镜。

    老赵听了主持的言词,便心生财路之道,有了要寻找灵镜的念头。老赵便以为显通寺尽绵薄之力为名,向主持提出要去寻找灵镜的想法,主持一开始并不同意,在老赵的再三言词之后,主持最终还是同意了,送了老赵八个字“一切随缘,无果即还”,只是这地图的原件不能给了老赵,老赵便用自己的照相机将整张地图一部分一部分地拍了下来,然后再将洗出来的照片都拼到了一起粘好,最后再用胶带将拼起来的整张地图都封住,这样即结实又可防水,我和猴子见到的地图便是由此而来。

    听老赵说了半天,我算是弄明白了,如若我们要去找那镜子,那就必须得凭着这张地图,而且就算到了图中所示的地方,也不一定就能找到,说不定那镜子还被藏在地下深处,到时候我们还要寻龙点血挖洞下地,那跟盗墓基本上就没什么区别,对于我们三个从未下过地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瞎闹。想到这里,我自心底就已经萌生了退意。

    这时老赵又说道:“这镜子可是比钱更值钱的东西!”,猴子一听这话眼神立刻一变,他似乎对这镜子很感兴趣。我虽并不怎么稀罕,不过说实话,能比钱更值钱的东西我倒是真想见上一见。

    猴子问道:“我说老赵,听你说了半天,这灵镜似乎确实是稀世罕物,只是再值钱也总得有个价吧。”

    老赵听后会心一笑:“反正有了它不光咱们以后不愁吃穿,就连我们子孙后代也享用不尽!”

    老赵吸了口烟接着说道:“怎么样两位小哥,这么些年我们一起私卖过不少宝物,也赚了些钱,我们再干这一次就收手,事成之后,咱们三人平分好处怎么样?”

    我是没想汤这趟浑水,一来我不是真的盗墓贼,根本就没那能力去;这二来嘛,我这人黄赌毒都不占,以前赚的些钱只要我省着点儿用,足够我过下半辈子了,所以也就不必再去冒险。

    只是眼下我不好直接拒绝老赵,便问了问猴子,看他怎么看。猴子似乎有些犹豫不决,正想着,他突然将桌子一拍说道:“他娘的,老赵,老子跟你干!”

    猴子一口就给答应了,其实猴子的选择我并不意外,他自小就好赌,以前赚的一些钱都被他赌钱输光了,又坐了三年牢,现在出来不仅没钱,还被人看不起,连想找份工作都不易,现在都快吃不上饭了,如今老赵带来这样一条有可能会一夜暴富的财路,他自然不会放过。

    这时老赵又望向我,我一时还没想好说辞更觉尴尬,不知该如何开口。就在我犹豫不决时老赵说道:“杨哥儿,咱们三兄弟一起搞这行也有些年头了,哪次不是并肩作战,这次你要退出吗?”,猴子在一旁见我默不做声便又是一拍桌子:“他娘的杨叶星,你他妈的现在要退缩对得起我跟老赵吗?”。

    我挠了挠头,干笑了几声说道:“我说老赵猴子,我们可是没有进山下地的经验,这盗墓贼的本事我们可没有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老赵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你大可放心,万事有我呢,这过去的三年我可没闲着,我跟着一群道上的朋友学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墓穴我也都进过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这寻龙点血的事由我来做,你跟猴子就帮着搬些行李就行!”老赵喝了口茶接着说道:“再说了,这次我们是去寻宝,不是盗墓,谁说一定要下地了,说不定三两下就让我们给找到了呢!”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老赵一直以技术分析的形式来向我传达进山寻穴其实很简单,猴子则以兄弟情义的名分来拉拢我,说我如若不去就是背信弃义。两个人用之以计动之以情,闹得我头都大了。

    我本来就性格温和,现下老赵和猴子又在一旁旁敲侧打,我想推也退不掉,便只好勉强答应。不过转念一想,或许能平复一下我内心的挣扎,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以前捞棒头存的那点钱也只够我吃喝拉撒,而且到现在我连老婆都还没讨到,反正现在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无牵无挂,再去干一票也好,要是真像老赵说的,那镜子那么值钱,要是让我们给捞到了,以后果真就衣食无忧了,接着便娶妻生子,我靠,那日子过得……想到这里,我不觉也有了动力。

    三人意见终于达成一致,老赵又叫来一些酒水和小菜,继续喝了起来。边喝边商量接下来要做的事。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已商量妥当,决定一个星期之后出发,大家先分头各自回家准备。

    在散席之时,老赵提议大家在这里合个影,待他日寻宝归来再来这里吃酒会别有一番滋味,说着便叫来酒楼小二给我们三人拍了张合影,相机当场就出了三张照片,各自一张,之后便都各自回去准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