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 > 第三章 重聚


    上次见老赵还是三年前,当年我和老赵还有猴子三人合力捞到了一件唐朝的兽首玛瑙杯,由猴子负责去联系买家,可不知怎么的走漏了风声,正在交易的时候被警察抓了个正着,之后我和老赵便各自躲回了老家,如今猴子已经被关了三年,我和老赵也有三年没见。

    我见老赵突然出现,还没等老赵说话我便本能反应地一把将他拉进院子里来,并探头看看院子外有没有人,确保外面没人之后便迅速将院子的门关上。

    我拽着老赵就往屋里走,边走边轻声说道:“我靠,你怎么能出现在这里,要是被人发现小心我们也被关进去。”

    老赵见我慌慌张张地把他直往屋里拽,便甩开我的手说道:“你他娘的给我放手,你小子是被三年前那件事给吓傻了吧!”。

    我听老赵提起三年前的事更是心中一颤,连忙挥手示意他小声点,老赵见我如此紧张便哈哈大笑起来:“老杨,你不至于吧,还在担心那件事?要是有事早该出事了,放心吧,猴子在里头没有把我倆供出来,他这人最讲义气了!”。

    老赵边说边笑,笑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像极了狐狸,顿时我稍微松了口气,一想就觉得老赵的话有些道理,要是猴子真把我们供出来了,那我倆也早就被关进去了。

    于是我笑着对老赵说道:“哎呀老赵,你是不知道,当年猴子被抓进去的时候我可是吓得不轻,这三年来每当想想当年的事便会后怕,刚刚我见你突然出现,以为东窗事发,一时没反应过来,多有得罪请勿见怪。”

    老赵捋了捋刚才被我用手抓皱了的衣袖:“你他娘的算是说了句人话,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我来是约你晚上出去吃饭的,猴子前几天被放出来了,咱哥儿几个好好聚聚。”

    我一听,心中一喜,心里的石头更是落了地,心想猴子既然已经被放出来了,那件事自然也就不用再担惊受怕了,便说道:“太好了,咱哥儿几个又可以好好喝上几杯了。”

    老赵也笑着说道:“哈哈,晚上有你好喝的,那好,就这样说定了,我先出去办点事,晚上我们老地方见!”老赵说完便出了院子。

    到了晚上,我洗了个澡便直接出去了,老赵说的老地方便是聚贤庄酒楼,十几年前,我、老赵还有猴子就是在这座酒楼里认识的,当年我们三一见如故,很快便成了好兄弟,后来一起做了捞棒头这一行,一干就是十几年,直到三年前猴子被抓,我和老赵各自躲回老家,便一直再未见面。

    我来到酒楼门口时刚好碰到老赵,老赵一见我便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带我直奔二楼,边走便说道:“房间我早就定了,猴子应该已经到了。”

    我和老赵走进二楼的一间包间,只见猴子果然已经到了,猴子的变化很大,和三年前的俊俏小生形象相比,眼前的猴子留起了胡须,头发也留得很长,真像一只猴子。

    猴子一见我倆,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娘的,你倆狗日的总算来了,我他妈的都等你们个把小时了。”

    我见猴子又是吹胡子又是登眼睛的,不觉噗嗤一笑,跟老赵说道:“看来猴子还是三年前的猴子,这性子还是那么急。”

    老赵也笑了:“那倒是,要不怎么叫猴子呢,猴急猴急的嘛!”

    我和老赵都哈哈大笑起来,猴子见我们拿他取笑眼睛瞪得更大了,骂道:“我靠,你们他妈的一来就拿我取笑,太他妈不厚道了!”我跟老赵边笑边上了桌子。

    一入席三人首先便干了一杯,老赵点了酒楼的招牌菜野鸡儿炖蘑菇火锅,再点了几个本地的农家小炒,并叫了两瓶酒楼自制的五十二度高粱酒,我们边吃边喝,痛快至极。

    不到一个小时,两瓶白酒已经被我们喝得所剩无几,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开始聊了起来。

    老赵结结巴巴地说道:“唉我说两位,怎……怎么样,两瓶五十多度的白酒都……都被我们喝完了,要……要不我们再叫……叫两瓶来!”

    老赵是我们三人中年纪最大的,今年已有五十二岁,人到中年酒量也就不比年轻时候了,老赵似乎已经有些醉意了,我听老赵说还要叫两瓶酒来,连忙推辞:“别别别,我说老赵,咱不能再喝了,你都快醉了,你看你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

    老赵听后一笑,接着说道:“老杨,你……你可别瞎说,我……我可没那么容易醉,今日我们一……一醉方休。”

    猴子在一旁也说道:“老赵,酒今天就不再喝了,咱们来日方长,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我一听猴子说要谈正事不觉一惊,便问猴子:“什么正事,我怎么不知道。”

    猴子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们三认识都这么多年了,你他娘的还不知道老赵的风格?每次只要是约我们出来吃酒,就一定是有事要谈。”

    我一听不觉恍然大悟,回想以往确实如此,我本来还以为是猴子刚出来,老赵约我们只是为了一起聚聚而已,可现在一细想就发觉不对,如果真是想聚聚,按照以往的作风,我们都是带上好酒好菜,直接去我家,我们三兄弟自己下厨烧火做饭,甭管好吃不好吃,要的就是那种自由自在自给自足的气氛。而今天却是在这聚贤庄,是我们初识之地,也是我们每次图谋大事必选之地。想到这里我不觉心中暗道:“老赵真是只老狐狸。”

    猴子还在一旁阻拦老赵不要再喝了,并要老赵来谈正事,我见状便立刻迎合着猴子说道:“老赵,我们是该谈谈正事了,我们倆都知道,今天你约我们来肯定不光是为了吃火锅喝酒这么简单的。”

    这老赵果真是醉了,不理我和猴子的话,只闹着要接着喝酒。我见老赵已经醉了,心想今天肯定是没法谈了,便和猴子商量要不要先安排老赵睡下,明日再谈。

    猴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对,平日里我们三个很少碰头,上次我们聚在一起便是三年前,老赵也是约我倆出来吃酒,实际上却是商讨偷兽首玛瑙杯的事,这次老赵又来找我们,肯定和上次一样,又有什么大买卖!”

    我听后一直点头觉得猴子说的有道理,又听他提起三年前的事,想起他被抓进去三年却没把我和老赵供出来,出于对猴子心存一份感激,便将瓶中剩下的酒平分到猴子和自己的杯中,站起身来说道:“猴子,我敬你一杯,感谢你在里头没把我和老赵供出来,要不然我们也得进去陪你蹲三年!”说着便端起酒杯准备一饮而尽。

    猴子立马拦住了我:“我靠,兄弟之间说什么感谢,出来混江湖最注重的就是义气,我要是把你们俩供出来了,那我出来还有脸见你们?”

    猴子让我坐下之后接着说道:“我们都是兄弟,以后有财路还是一起走,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酒咱也不要再喝了,眼前最重要的是老赵,不知道这次他再来找我们所谓何事,我看我们还是赶快让老赵的酒醒过来好问清楚。”我听后连连点头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