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九十一章 死人


    一路无事,大船安全回到了青鱼岛上,夜幕之下,众人纷纷散去。

    沈石独自一人回到洞府,如平日一般修炼,歇息,到了第二天上,再去青鱼集将这一日所得换了灵晶报酬,虽然灵晶收入小如意戒中后就根本感觉不到什么,但是沈石仍然还是从心里发出几分满足之意,心情很好,一路上连走路都轻快了不少,直到他回到白鱼湾的洞府前,看到一个身影站在自己的门口。

    钟青露转头看到他走过来,面无表情地对他招了招手。

    沈石心里咯噔一下,干笑了一声,走了过去。

    两人对望一眼,沈石抓抓头,道:“早啊。”

    钟青露淡淡道:“早。”

    这两句简单到了极处的问候说完,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了,突然间似乎就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冷场气氛里,偶然有路过这里的同门看到这幅情景,都是投来好奇而异样的目光。

    沈石与钟青露很快都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钟青露皱了皱眉,沈石则是低声道:“进去再说吧。”

    钟青露点了点头,沈石便上前用云符开了石门,两人进入洞府石室中,沈石这才松了一口气后,还不等他想好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钟青露已经板着脸,直视着他,连声音也似乎有些冷淡,道:“昨天炼丹,我又失败了。”

    “……”沈石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看钟青露的样子,面上一副冷漠似乎对此毫不关心,但垂在身侧的两只白皙手掌却是不知何时紧握成拳,连手指关节看去都有些发白的样子。

    沈石轻轻叹了口气,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从小如意戒里取出了十颗灵晶,笑了一下,递给了她,道:“这是我昨天去妖岛得到的报酬,给。”

    钟青露看了一眼他手掌上这些亮晶晶的灵晶,然后目光落到了沈石的脸上,一夜过去,伤口当然已经不再流血,只是那皮开肉绽的伤痕仍然有些触目惊心。

    钟青露的嘴唇仿佛微微颤抖了一下,手仍是垂在身侧,不知为何没有伸手去接。

    沈石看了她一眼,走上一步,将这十颗灵晶塞在了她的手里,然后笑着道:“快拿好啊,不然我又要说以身相许了。”

    钟青露脸颊上猛地掠过一丝红晕,像是勇气一下子回到了身上,狠狠瞪了沈石一眼,沈石对着她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钟青露忽地一下转身,大步向门口走去,同时只听她似乎是咬着牙大声道:“你等着吧,我迟早会让你看到我的本事!”

    沈石在她身后摇摇头,苦笑了一声。

    ※※※

    这一场交易,或者说是赌局,至少现在看起来,沈石仍然还是处于一种输惨了的状况,不过愿赌服输,他虽然心里有些心疼那些赌输的灵晶,但还算是能够接受,同时也在用将来也许会好的愿景来安慰自己。

    日子还在一天一天的过去,虽然是修仙大道,仙山灵境,但是总的来说,青鱼岛上的日子其实过得久了,还是有一点枯燥了。每个人都在为了梦想中的修仙大道,为了那个有些虚无缥缈的成仙之梦而努力,每日里为了那些亮晶晶的小石头而辛苦奔忙,做事修炼。

    在凌霄宗修改了妖岛规矩之后,前往妖岛做捕妖任务的炼气境弟子陡然减少了许多,在最初的几次,都只有沈石与甘泽二人前往。不过随着日子的过去,前来的妖岛的炼气境高阶弟子也渐渐多了一些,不过很明显比起往日那份从容不迫,如今众人登上妖岛时候的心气都没那么足了。

    生死自负,量力而行,这是徐雁枝与曾志柏对每一个上船登岛的人都亲**待过的话,说话的同时他们的态度鲜明而坚决,大船之上是安全的,他们会保证众人平安,但是下船之后,哪怕是在船下的海堤上遇险垂死,他们也必定袖手旁观。

    这等严厉甚至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严苛的规矩,令每一个到妖岛这里的炼气境弟子都战战兢兢,所以他们所选的妖兽目标普遍比往日他们所猎取的猎物在强度上要低了一两个档次,至于妖岛深处最核心的捕妖洞那一片地域,几乎已是无人敢过去了。

    如此一来,妖岛外围这一圈的地方顿时比往日热闹了很多,平日许多根本不会来到这里的炼气境高阶弟子也不时在这周围出没,间接也影响到了沈石,虽说还是很少有人能看上铁甲犰狳和风鸟这种最低阶的妖兽,但是数人结伴路过看到了,往往顺手也就杀掉了……

    沈石的收获因此减少了一些,但总的来说,因为妖岛上妖兽众多,他只要沿着海滩走得远一些,还是能够猎到低阶妖兽,因此倒也算不上有什么特别的烦恼。而且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妖岛上的情况看起来似乎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两样,那些炼气境高阶的弟子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开始逐渐深入妖岛深处,同时重新回到妖岛的弟子也越来越多。

    很快的,搭乘那艘大船的人从最初只有沈石甘泽二人,增加到了十六七人,虽然比起以前人数最多的时候还少了一些,但已经堪堪快要恢复到最兴盛的时候了。而在妖岛之上,沈石也发现自己的“地盘”内,原先的骚扰已经不见了,那些师兄师姐们已经再度深入妖岛,看不上外围这些便宜货色了。

    唯一和以前有些不同的是,甘泽在船上的待遇,似乎与往日大不相同了,再没有了那种前呼后拥群星拱月的境遇,反倒是不少人看他的眼光有些异样,都有几分躲避的感觉,也没多少人会往他身旁凑过来。

    倒是因为最初几日只有两人同船的缘故,沈石与甘泽倒是渐渐熟络起来,平日里两人见面都是聊天说话,虽说也算不上什么深交好友,但都是觉得对方似乎是个不错的人。

    这样的日子看起来似乎就要安静地过下去了,包括沈石心底曾经想过那只鬼影山猫的异常,也是再没有其他任何的类似迹象,似乎就单独是一个偶然而已,一切都很正常,就像从前一样。

    但是一个月后,某一日的中午时分,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呼声从密林深处传来,震动了整座妖岛,也随即震动了青鱼岛上的所有人。

    第一个死在妖兽爪下的炼气境弟子出现了。

    ※※※

    死去的人名叫沙子晋,是一个炼气境高阶弟子,比沈石等这一批新人弟子要前一轮拜入凌霄宗。平日里沈石也见过此人,对他也有几分印象,因为他就是以陈棠为首的那四人小队里的一人,在前往妖岛做捕妖任务的这个小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算是一个公认的捕妖高手。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毫无征兆地就在那样一个中午,死在了妖岛上,当他的尸骸被同伴红着眼睛拖回船上时,整艘船上的人都沉默了。

    尸身上鲜血淋淋,抓痕咬痕遍布,大部分都在上半身,连脸都被要掉了一小半,看去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徐雁枝与曾志柏在惨叫声传出的第一时间便出现在了甲板上,虽然谁都可以看出他们两人面上的焦急之色,但是终究他们还是没有下船,而是就这样站在甲板上,默默地等着陈棠数人将沙子晋的尸体带回来。

    沈石站在人群里,看着那具尸体,沉默无语,当他偶然转开目光的时候,却发现甘泽不知何时也站在自己身旁不远处,默默地凝视着那里。

    似乎是感觉到沈石的目光,甘泽转头向他看来,沈石嘴唇动了动,轻声道:“以后小心点。”

    甘泽点点头,也是放低了声音,道:“你也是。”

    翌日,前往妖岛的人数,少了三分之二。

    ※※※

    对于沙子晋的意外身亡,凌霄宗这里并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事实上也不需要更多的解释。

    如今的妖岛,规矩上早已说得清清楚楚,每一个前往妖岛的炼气境弟子其实心里都明白,那是在生死之间走钢丝。只是在沙子晋死之前,大家都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认识,总以为妖岛上那些妖兽不过如此,往日自己能轻松对付的,难道如今就不能杀掉同样的敌手么?

    过往种种,多少凶险的妖兽,都是被众人打败杀死,而代价最多也只是受伤重一些罢了,从未有过真正死人的情况。

    直到这一次……

    此事发生之后,沈石周围相识的朋友也都是纷纷过来探望,不少人都是劝过他,其中就包括孙友和钟青竹,尤其是钟青竹,似乎沙子晋的意外身死给了她不小的刺激,让她十分担心沈石的安危,几次三番地劝沈石别去妖岛,言辞中很是焦急的样子,特别是对沈石是为了赚取灵晶才不得不去妖岛的行为更是十分难过。

    沈石好不容易才劝住了她,心里也是觉得钟青竹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大,不过自从三年前在那场暴风雨**同历险之后,他对钟青竹倒是另有几分亲近,所以还是耐心劝解了她。相比起来,另一位姓钟的少女钟青露,表露出来的情绪便有几分古怪了。

    在听说去妖岛会死人的消息之后,钟青露很快也来到了沈石的洞府,但是在见到沈石之后,钟青露只是看了他一会,却半天一个劝解的话也没说,最后要走了十颗灵晶掉头就走,让沈石郁闷了好一阵子。

    大家是来修炼成仙的,不是来搏命的;去妖岛是为了赚取灵晶更好修炼的,同样不是去搏命的;或者说修仙艰难,日后需要搏命的时候确实有,但等以后道行精进有了诸般灵通道术在身时,再去搏命岂不是更好?至少把握也大一些,能赚取灵晶的路子并不只有这一条,何必冒性命风险去妖岛呢?

    于是前往妖岛的人数,一天比一天少,大船的甲板上,一天比一天寂寥。

    终于到了某一天的时候,沈石上了船,看看左右,发现偌大的甲板上,又只剩下了他和甘泽两个人。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