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八十八章 新规矩


    五月廿九日,晴。

    时近六月,天亮得越来越早,青鱼岛每日间也逐渐炎热起来,不过这点小小的热度对岛上多数修炼小成的凌霄宗弟子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沈石一早出了门,在清新海风的吹拂下,一路走到青鱼岛南边的码头,准备搭乘那艘前往妖岛的船只。

    在妖岛暂时封闭的这段日子里,沈石虽然不能说是无所事事,但是在收入上仍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包括与钟青露的那个交易,这些日子也无法再凑出第三份的灵晶,倒是让他有时候后悔买了此刻戴在他左手上的那个小如意戒。

    不过幸好,这种窘迫的日子终于是过去了,此刻他有种迫不及待地想去妖岛捕猎的冲动,除此之外,这一段难得静下心来修行的日子,他除了每日必有的吸纳灵晶功课外,对水箭术也是每日修炼,动用眉心处那一团神秘灵力施放水箭术的速度依然如故,需要三息的时间,想必这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关口了,不过这施法速度已然是快过多数人的想象,至少在眼下妖岛上,应该是够用了。

    除此之外,他也没落下体内气脉中那另一份正常的灵力,虽然这些散落在气脉中的灵力想要施放五行术法很是困难,但是天底下所有的修士都是如此,经过磨练同样也是能够释放出同样的法术。经过持之以恒的修炼,沈石对这种艰难的法子开始慢慢熟悉起来,现在用体内正常灵力激发水箭术所需要的时间,已经从原本最初很漫长的十息,进展到了……九息。

    基本上,还是没什么用处了,在与妖兽的战斗中,漫长的十息时间足以让妖兽咬断你的喉咙,而九息显然也是同一个下场。

    当远方海平面上的朝阳光辉洒落在码头上那艘大船上时,沈石便已到了这里,只是与他想象中不同的是,码头上此刻一片冷清,竟然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那艘大船孤零零地停泊在海边。

    沈石转目四望,一时间愕然带了几分忐忑,难道是自己听错消息了,今天并不是妖岛重开的日子?往日到了这时候,码头这里等待乘船的炼气境高阶师兄师姐们没有二十也有十好几个,怎地今日一个人都未见?

    他在这里转悠了好一会,居然还是没人来,就在沈石自己都觉得可能真是消息错了的时候,忽然一阵脚步声从身后来路上传来。

    沈石精神一振,连忙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人影走到了码头这里,是一个熟悉认识的面孔,但却是沈石没想过今天能见到的人。

    来的是甘泽。

    一段日子没见,这位古老世家出身的贵公子明显比前次见到的样子憔悴了不少,眉宇间沉默中隐有一份郁结之气,哪怕从外表看都能看出心底似有一份重担压在心上,让他愁眉不展。

    而当甘泽走到近处环顾四周的时候,显然也是对这码头附近的冷清吃了一惊,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沈石身上,两个少年彼此对望一眼,片刻后,沈石对他点点头,笑了一下,道:

    “早啊。”

    甘泽怔了一下,随即也是露出一丝笑容,虽然或许是因为心情沉重的缘故,他的笑容有些牵强,道:“早,呃,今天不是妖岛重开的日子吗,怎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沈石默然,看了他一眼,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甘泽等了片刻,忽地醒悟,脸上掠过一丝尴尬,道:“对不住,我、我不是说你不是人……平日每逢去妖岛的时候,这里都有许多师兄师姐在的,我刚才一时诧异,所以说错话了。”

    沈石摆摆手,道:“没事,我也是刚到不久,看到的也是这副情景,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了。”

    甘泽眉头皱起,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两人都是同时听到那艘大船上传来动静,转头看去,只见两个人影出现在甲板上,然后走了下来。

    这二人看去都是二十多岁出头的凝元境弟子,其中一人正是昔日当值妖岛的曾志柏,在他身边还多了一人,是个女子,当沈石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却是一怔,只见这女子容貌秀眉,居然是当初在五行殿里见过的那位徐雁枝。

    两人并肩而下,目光扫过空空荡荡的码头,脸色都是未变,只有在看到那两个少年站在那里,其中一位更是甘泽的时候,他们的神情里似乎才有几分诧异。

    沈石与甘泽身为晚辈,都是迎了过去,沈石带了几分惊讶,道:“徐师姐,你怎么来了这里,另外今日码头这里不是妖岛重开吗,怎么如此冷清?”

    徐雁枝看起来也对沈石有几分印象,笑着对他点点头,道:“不错,今天的确就是妖岛重开的日子。至于看不到人,这……”

    她转过头看了曾志柏一眼,曾志柏则是看看天色,叹了口气道:“时间到了,应该就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徐雁枝点点头,道:“上船罢。”

    沈石与甘泽面面相觑,心中都有无数疑问,但还是先跟着这两位上了大船,在甲板上站定好,徐雁枝与曾志柏却没有立刻急着开船,而是将他们二人叫过来,徐雁枝先是深深看了一眼甘泽,然后道:

    “我名叫徐雁枝,是王亘师兄调我过来在妖岛这里做事,前一阵子发生了一些事,妖岛暂时关闭,想必你们对此心里也都有数,”听到这里,甘泽的脸色微微一僵,慢慢低下了头,徐雁枝与曾志柏目光都是扫过他的身影,同时只听徐雁枝缓缓说了下去,道,“前往妖岛之前,有些事我得和你们说一下,因为……”

    “规矩变了。”

    妖岛的建立至今已有很有一段时日,这其中的规矩也是有过不小的变动,近百年来为了照顾新人弟子,凌霄宗往往会派出凝元境弟子在妖岛当值,在这些新人弟子做捕妖任务遇到危险的时候便会出手相救,特别是王亘三年前来到青鱼岛主持新人事务后,更是小心谨慎,对这些师弟师妹们照顾得很,不愿让一人受伤,为此直接将当值的凝元境弟子从一人增加到了三人。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当初刚刚建立妖岛的时候,凌霄宗前辈祖师的初衷却是并非如此,昔年的新人弟子上妖岛,完全是放任不管,由得他们自己行动,哪怕有陨落丧命的风险也无人过问,因为在当初的凌霄宗前辈看来,妖岛本就是一个实战磨砺的地方,又无人强迫一定要来此处。既然来了妖岛,自然就要体会最原始最真实的战斗。

    生死之间,全靠自己,种种凶险逆境,也只能靠自己一一承担渡过。

    这等初衷,多年后似乎渐渐已被淡忘,但是此番妖岛出事之后,金虹山长老会上,却是有某位性子偏激的元丹境长老对此看不下去,以为现在宗门对新人弟子实在是照顾太过,结果让这些新人弟子没什么实战磨砺不说,甚至连对上危险的妖兽鬼物时的自知之明都没了,量力而行这等基本素养,也根本看不出来,这样下去,青鱼岛上培养出来的新人,又会有什么好苗子了?

    几番争执后,加上甘泽妖岛遇险一事的影响,宗门里各种波云诡谲,确实也有不少长老对此看不顺眼,纷纷出言附和,所以到了最后,这妖岛上的规矩,终于是改了,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甘泽的脸色很是难看,双手垂在身旁,悄然紧握成拳,似乎正在压抑着心中烦躁,而沈石则是眉头挑起,心里掠过一丝不安的预感,道:“师姐,你的意思是说……”

    徐雁枝叹了口气,看向他们的目光中带了几分惋惜与同情,道:“自今日起,我与曾师兄二人只负责将你们送上妖岛,除此之外,我们不会踏上妖岛一步。”

    曾志柏在旁边也说道:“上岛之后,你们一切都要靠自己,无论是前去何方,捕猎何种妖兽或是鬼物,皆由你们自行决定,我们绝不干涉,但也绝不插手援助,哪怕你们在捕妖中受伤,甚至伤重垂死,但是只要你们不爬上这艘船,就算你们是在底下海堤上被妖兽追上了,我们也不会出手的。”

    沈石与甘泽的脸色都是同时一白。

    徐雁枝叹了口气,道:“规矩就是这样了,但是去不去妖岛,还是一样由你们自行决断,如果你们不想去的,现在就可以下船。”

    甲板之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沈石与甘泽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两个人的身影,同样也都没有动,看不出有离开的意思。

    过了一会,曾志柏点点头,眼中掠过一丝赞赏之色,道:“好罢,既然你们知道规矩之后仍然不走,那就开船了。总之到了妖岛之后,一切便只能靠你们自己,生死不过一线之间,自己小心了。”

    大船起锚颤动,缓缓开出码头,甲板上的沈石忽然间向徐雁枝问道:“徐师姐,除了我们两个人,还有那些炼气境高阶的师兄师姐呢?”

    徐雁枝淡淡地道:“妖岛上规矩改了的消息,这几日已经传了出去,他们想必都是知道了,至于为何今日没人来,我是不明白的。”

    说罢便转身离开,留下沈石与甘泽站在甲板上相顾无言。

    在甲板的另一头,徐雁枝走到正在操控船只的曾志柏身边,过了片刻,忽然只听曾志柏哼了一声,道:“如今这些炼气境高阶的弟子真是太不成器了,一听说规矩变了无人照顾后,竟然没一个人敢来妖岛。”

    徐雁枝默默地摇摇头,目光向船只的另一头瞄了一眼,那边两个十五岁的少年正沉默地等待着,哪怕前方是他们从未遇见过的,真正危机四伏的境遇。

    “说起来,还是这一批的新人弟子里,有几个不错的苗子啊。”她轻声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曾志柏顺着她的目光向甲板那边看去,点了点头,看来对徐雁枝的话有几分赞同,不过随后他的目光就望向了更远处妖岛的方向,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茫然。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