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七十八章 交易


    沈石情急之下叫住了钟青露,但是被她反问一句“什么事”后却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站在原地迟疑了一会,才道:“你那一座丹炉,一次能炼出几枚养气丹?”

    钟青露也是呆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沈石居然问了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下意识地道:“那丹炉是最小的,一次最多只能炼制五枚……”话说了一半,钟青露这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跟他说这些做什么,脸上又露出几分不耐烦的神情,转身欲走。

    沈石在她身后忽然叫了一声,道:“我给你灵晶,你帮我炼丹,行不?”

    钟青露脚步一滞,转过头来看着沈石,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愕然道:“你说什么?”

    沈石觉得有些尴尬,挠了挠头,但还是小声地道:“我是说,我给你足够买到一份炼制养气丹灵材的灵晶,你去炼丹,炼制出来的丹药……我们两个平分,行不行?”

    钟青露一时间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盯着他看,看得沈石心里莫名的有些发虚,过了一会之后,钟青露忽然冷笑一声,带了几分不屑,道:“你以为给我几个灵晶,我就要对你笑脸相对吗?别做梦了!”

    沈石呆若木鸡,看着钟青露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而那个少女则是脸若冰霜,转身就走,同时口中冷冷道,“如果你还在纠结昨晚之事,趁早就忘了罢,反正那些东西你也赔不起,我也懒得跟你计较。”

    月光之下,钟青露大步走在沙滩上,看着背影带了几分飘逸,果然有几分世家上族的风范,看去与身后那平凡的臭小子就像两个世界的人,只是沈石显然并不这么想,在钟青露走出了几步后,忽然便听到身后沈石忽然大声道:“你那种炼丹的法子,注定是没前途的!”

    钟青露身子一顿,猛地转过身来,怒道:“你说什么?”

    沈石迎着她恼火的眼光,却也没什么畏惧之意,站在那边默然片刻,道:“我打听过现在青鱼集上养气丹的价额,又去商铺里一一看了几种炼制养气丹的灵材价码,最后又在孙友那边听了些你这几年炼丹的修行,所以……”

    钟青露气极反笑,道:“所以你就说我炼丹是没前途的,这一辈新人弟子中如今只有我一人头一次炼制出了养气丹,连丹堂的前辈师兄都十分看重我,偏偏你居然敢这么说我?好好好,我倒要听听你到底有什么说法,要是说不出个章程来,你看我会不会放过你!”

    说罢,她几步跨回,却是站在了沈石的身前,狠狠地盯着他,看着一副沈石说不出个充分理由她就要发飙的样子。

    沈石干笑了一声,有些苦恼地揉了揉眉心,沉吟片刻之后,在钟青露愤怒的目光里,忽然问了一句看起来和眼前局面并无关系的问题,道:“你知不知道,凌霄宗丹堂里,一共有几位上品炼丹师?”

    钟青露一呆,随即就欲发怒,但是随后却看到沈石坦然明亮的眼神,似乎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迟疑了一下,心想就让你小子再装一会,于是冷冷地道:“这还用说,宗门之内尽人皆知的,丹堂之内一共有三位上品炼丹师,分别是云霓云长老、夏长老和温长老三位。”

    拜入凌霄宗宗门三年,哪怕这段时间里他们几乎都是在青鱼岛上修行,但是对凌霄宗宗门之内的情况还是多有了解,所以钟青露回答的没有片刻迟滞。

    沈石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道:“那你知不知道,他们三位是什么时候成就这上品炼丹师之名的?”

    钟青露一怔,一时间却是说不出话来。炼丹师顾名思义,当然就是对在炼丹一道上有所成就的修士的赞誉,一般来说,能炼出初品、中品、上品灵丹的炼丹师,也会被人看做是达到了相应成就的称誉。这三者之中,毫无疑问的是上品炼丹师最为崇高,要知道能够被称为上品的灵丹无一不是仙丹般珍罕无比的宝物,且不说耗费灵材价值巨大无比,炼制手法更是繁杂艰难,甚至有的时候需要极高的道行以作炼丹时的基础,所以要成为上品炼丹师,天赋、道行、财力乃至机缘,无一不需要顶尖方可成就。

    也就是凌霄宗这般屹立于鸿蒙修真界顶峰的名门大派,宗门里才能如此豪奢地拥有三位上品炼丹师,换了其他小门小派,别说上品炼丹师了,就是中品,甚至是一位初品炼丹师,也得让全门派都供奉起来。

    这边厢钟青露一时答不出来,沈石却已经接了下去,道:“夏长老与温长老两位,是在他们道行突破到元丹境三十年后,才达成上品炼丹师的境界,而号称本门五百年来炼丹天资第一人的云霓长老,也是在神意境巅峰境界,距离元丹境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才炼出了第一枚上品丹药,饶是如此,也已是天下罕见的奇才。”

    钟青露皱了皱眉,神色不知不觉间缓和了一些,但却是带了几分狐疑之色,看了沈石一眼,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沈石顿了一下,道:“以前听一些师兄说过的,我就记住了。”

    钟青露嘴一撇,显然对这有些敷衍的回答不太相信,不过沈石很快又继续说了下去,道:“除了这三位高高在上的长老,你平日也在丹堂里做事,应该也知道丹堂里有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师兄师姐能成就炼丹师的名号?而在这些小有所成的人物里,他们每个人又大概需要花费多少年的时间来辛苦磨练?”

    钟青露听到这里,心里似乎已经隐隐察觉沈石话里的意思,但她脾气向来执着,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炼丹一道本就需要无数磨练方可成就,天资、财力、道行缺一不可,你以为是大白菜吗,随随便便什么人就能修炼成功的?”

    沈石微微一笑,却是走上前一步,看着钟青露,道:“不错,就是你说的无数磨练这句话了。据我所知,炼丹一道最是辛苦,不仅耗费巨大,而且炼丹时诸多限制,哪怕天资再高的人物,甚至已经炼成过丹药的人,再次炼丹时也有很高几率失败,因为诸如火候、丹色、灵材等等,每次炼丹皆有不同。天资极高者三次成一,中者五次七次成一,普通则十次二十次成一亦不少见,你是哪一种?”

    钟青露脸颊忽然间掠过一丝极淡的红晕,哼了一声,却是不答话。

    沈石等了好一会,却见钟青露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也是无奈,只得道:“你第一次炼出养气丹的消息,我是三月之前听说的,到现在为止,你又炼过几炉,成功几次?”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过了一会才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只怕你这其中炼丹失败的次数要比成功次数要多罢,是不是也因为如此,你昨晚火气才会特别大,哪怕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钟青露微微低头,但是随即脸色一动,猛地抬起头来,怒道:“胡说,什么众目睽睽下破口大骂,你说我是泼妇吗?”

    沈石连忙摆手,道:“别管这些,你先告诉我,我猜的对不对?以咱们这种困在青鱼岛上没有外力接济的情境,加上炼丹这份消耗,哪怕你是在丹堂有不菲的任务报酬,但我算了一下,这灵晶也是绝对跟不上的。”

    钟青露一时默然,不知不觉间,她发现自己虽然不时还对沈石严词厉色,但气势上却好像已经被沈石慢慢说得低落下来,虽然很多事她从未对外人说过,但是眼前这人光凭猜测,似乎已经猜到了自己目前的窘境。

    看着钟青露的表情,沈石点了点头,大致证明了心中猜想,但倒也没什么喜悦心情,有点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海滩上,两人中,一时间有些静默,过了一会,却是钟青露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道:“你前头说的给我灵晶炼丹,是真的吗?”

    沈石眉头一挑,再看钟青露时,却发现这位少女脸上神情已是多了几分郑重,显然虽然她平常脾气不好,但是面对这事关自己修炼的大事时,还是能够平心静气。至于沈石之前的提议,虽然看似结果两人平分丹药,貌似公平,但两人都不是傻瓜,都明白这其中其实是沈石自己吃了大亏,且有极大的风险,反而是钟青露占去了绝大便宜。

    最关键处,便是钟青露炼丹并非是必定成功的,相反,她甚至是有颇高几率失败,哪怕她三月前已经成功炼出了第一炉养气丹。炼丹一道,非要经过千锤百炼的摸索磨练,以无数失败经验才能堆出来那一份完美开炉炼丹。

    炼出丹药两人平分,炼丹失败则血本无归,但钟青露自己毕竟得了宝贵的练习机会,可谓有百里而无一害,但是对沈石来说,这笔交易,又有什么好处呢?

    钟青露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这其中关节,但是她也绝不相信眼前这人会是一个傻瓜,就凭他刚才只凭些许线索便猜想自己处境的慎密心思,哪怕钟青露自己不肯承认,但心里也认为这家伙只怕聪明过于常人。

    月光之下,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气氛似乎忽然间有些沉默,沈石的样子似乎正在斟酌语句该怎么与钟青露说,而钟青露则是一直盯着他,片刻之后,道:

    “说罢,你究竟有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