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七十六章 打扰


    身为这一天里来到妖岛上众多炼气境弟子中,唯一一位道行只有炼气境中阶的人,沈石回来的也是最早,那些师兄师姐们显然远比他要更持久,所以他在这艘大船上等了很久,一直等到了将近黄昏时分,才看到有人从妖岛上那片密林中走了出来。

    也就是从第一批人回来之后,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开始陆陆续续有人不断地从妖岛上出来回到船上,沈石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这些师兄师姐们,发现他们极少有单独成行的,甚至连两人的都少见,多数时候看到的都是数人结伴。

    在这些深入妖岛的炼气境弟子脸上,多数都有掩饰不住的疲倦之意,不过与此同时,他们所带回来的战利品也是不少,沈石仔细看了一会,发现基本都是那五十五种灵材之内的东西,不过看着价值应该都在十至三十颗灵晶之间,至于能换取五十灵晶以上算是高级的灵材,却是一个都没看到。

    不过饶是如此,这些炼气境弟子们除了少数几个看起来收获不佳的人,多数人脸上还是带了几分满意的笑容,彼此间也在高兴地谈笑聊天着,又或是互相查看收获的灵材,在那边微笑议论。

    黄昏时分,夕阳之下,落日余晖将大船甲板上披上了一层淡淡的晕黄色,映出了每一张满意或带了几分沮丧表情各异的脸庞。沈石笑了笑,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似乎很好,哪怕在今天早些时候,他曾经面对了凶恶的妖兽。

    随着最后一批炼气境弟子终于也是在天黑之前赶了回来,一行四人,其中正好还有白天被林虎占了便宜的那位美女弟子陈棠,这艘大船终于是缓缓起锚,转头向青鱼岛方向驶去。

    甲板之上,最后回来的那一批人似乎人面很熟,跟多数早些回来的人都是熟络,特别是那位美女陈棠,看起来更是隐隐有几分人群中心的意思,不少男弟子都围了过去嘘寒问暖。

    而陈棠等人也是笑着跟众人聊天,同时展示了一下自己这里收获的灵材,东西却是不多,从沈石这边远远看去似乎仅有一件。但是片刻之后,甲板上却是一下子骚动起来,同时有好几个人开口叫了出来:

    “这东西……莫非是‘地灵犀’的犀角?”

    “连‘灵犀角’都能猎到,陈师姐你们太厉害了!”

    ……

    听到这一阵议论纷纷,坐在一旁偏僻角落的沈石也是吃了一惊,忍不住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仔细看了看,果然在那人群缝隙里,看到那位陈棠师姐白皙的手掌上拿着一只褐色大角,约莫尺许长,看去厚实沉重,角身上闪烁着一层淡淡的光辉,看着就是一副卖相不俗的灵材。

    沈石盯着那只灵犀角看了两眼,心中也是有几分惊叹,这灵犀角乃是妖岛上一种名叫“地灵犀”的妖兽独有之物,十分少见,在捕妖清单里的五十五种灵材中排名十分靠前,但是这一只灵犀角,便能换取高达一百四十颗灵晶。

    不过灵犀角虽然昂贵,但地灵犀却是已达二阶的妖兽,十分凶猛,虽然还未到凝结出妖丹的三阶妖兽境界,但是力大无穷,凶悍无比,向来被视为妖岛上最难对付的几种妖兽之一,想不到陈棠这四人居然可以杀掉如此凶猛的一只妖兽。

    一时间,周围人都是惊叹恭维声,陈棠以及其他三个男弟子都是笑容满面,显然也对自己的收获十分满意。

    一百四十颗灵晶啊,沈石在一旁看着那只灵犀角真是眼睛放光,羡慕得紧,而大船也就是在这般欢快而温和的气氛中,驶入了大海深处。

    这一天,就这样安静地过去了,沈石站回到甲板船舷边,偶然回回头看向那座妖岛,只见偌大的岛屿渐渐地在暮色中隐入了黑暗,仿佛也即将陷入安静的沉眠,只有隐隐约约从岛屿深处传来的几声兽吼,才提醒人们每到深夜时分,才是这座妖岛最危险的时候。

    ※※※

    回到青鱼岛上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众人下船之后纷纷散去,沈石抱着两片铁甲犰狳的骨甲,也是一路走回了白鱼湾。

    夜色下的海湾安宁而沉静,海浪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翻涌,轻轻地涌上海滩又悄然退去,头顶有星光,有碎云,照亮了他脚下的路,指引着沈石一路走回到他的洞府之前。

    白日里与铁甲犰狳的两场战斗耗尽了他眉心灵力,但是经过在大船上一整日的休息,到了这个时候灵力倒是完全都恢复了,人的精神也不错。在打开石门将那两片骨甲放到洞府一侧的石台上后,沈石沉吟思索了片刻,最后转过身又出了洞府,却是沿着路一路向后走去,一直走到了与他相隔七座洞府的“甲四十八”石室前。

    钟青露与钟青竹两位钟家姐妹,就住在这前头的两座洞府里,说来虽然到了这青鱼岛上,这三年里也算是和她们认识,但是沈石却从未进过她们的洞府,而且两位少女中,他当然还是与那位脾气很好、性子温和的钟青竹更要好些,至于脾气暴躁、牙尖嘴利的钟青露,平时见面少不得都会讽刺几句,沈石向来都是有些敬而远之的。

    只是想不到,自己今晚居然也会站在了钟青露的门口。

    好吧啊,谁让她居然有几分炼丹的本事呢!

    沈石心里这般想着,伸手拍打了几下钟青露洞府的石门,“砰砰”的声音回荡在这一片夜色里,低沉却意外的清晰,似乎传出了很远很远,倒是让沈石自己都吓了一跳。

    过了一会,石门内外一片安静,毫无反应。

    沈石怔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时虽然还不到深夜时分,但已然入夜,照理说多数人这个时候都应该在自己洞府的啊。只是他忽然又想到前些日子某个深夜时分,却是在海滩上意外与钟青露相遇,难道这女子竟然有深夜出门闲逛溜达的怪癖么……

    心里这般想着,沈石犹豫了一下,还是抬头在石门上又拍打了几下,心想若是这一次还没反应,就只好先回去,等明日白天的时候再过来找钟青露了。

    咚咚咚咚,这一次他敲门声比之前又大了一些,在安静的夜色中猛然响起,而紧接着却是有一个沉闷的像是什么爆裂一般的低沉声音,忽然传来。

    “砰!”

    沈石吃了一惊,回头向四周张望一下,只见周围一切如常,似乎并没有任何异样,正诧异间,忽然只听隆隆之声响起,面前的石门忽然打开了。

    沈石退后了一步,心里莫名有些许的紧张,看着面前移开的石门,果然只见一个人影就站在门后。

    沈石干笑了一声,道:“钟师妹,冒昧前来打扰了,我来是想向你……呃?”

    他的声音忽然一下子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位少女,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站在门后的自然便是这座洞府的主人钟青露,身材窈窕美丽,是平日熟悉的身影,但是此刻一张微胖的白皙脸上,却是有一半脸庞都染上了黑灰,一张脸半黑半白,怪异无比还带了几分滑稽。

    钟青露冷冷地站在门口,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瞪着沈石,直把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过了片刻,才听到钟青露冷冷地道:“你来此何事?”

    沈石干笑了一声,想要移开目光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钟青露那怪异的脸庞,道:“我是听说你最近炼出了一炉‘养气丹’,想……”

    钟青露盯着他,眼神不善,那目光不知怎么,总让沈石觉得比平日都凌厉许多,就像是刀子一般,一时间话都说不下去了。

    片刻之后,钟青露咬咬牙,道:“我炼出了养气丹,关你什么事?”

    “呃……”沈石一时真不知道如何接口,平日里虽然他也知道钟青露脾气不好,但是今天晚上的她似乎正处于一种怪异的暴怒情绪中,说话的每一个字都夹枪带棒的,真让他有种回头就走的冲动。

    只是人来都来了,也站在了钟青露石室门口前,沈石心里叹了口气,想着还是要把话说完说清楚,哪怕钟青露脾气古怪根本不甩自己,那时再走也不迟,毕竟他心里对那养气丹还是十分迫切想要的。

    当下咳嗽了一声,沈石硬着头皮道:“钟师妹,我是想来向你买一些养气丹的。”

    钟青露盯着他看了一会,一声不吭,但是眼中神色和脸上神情都是难看到了极点,看去似乎下一刻就可能冲出来直接一脚踢到沈石的腿上,让沈石颇有几分胆战心惊的感觉,但是钟青露最终还是没这么做,相反的,她忽然让开了身子,面色如霜,一指身后石室之中,道:“你要的养气丹,在那儿。”

    沈石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钟青露这是什么意思,目光随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向石室里看去,顿时便是吃了一惊,只见洞府石室正中的地上,摆放着一个两尺丹炉,个头不大,应该是丹堂里规制最小的一种丹炉,平日专门给新入门学习炼丹的弟子使用的。

    只是此刻这个丹炉看去一副惨状,倾倒在地不说,炉身上赫然还有几道明显的裂痕,地上洒了一地的碎渣黑灰,从半斜的炉口看去,有几个黑乎乎的圆状之物滚落在地上,一股焦臭气味飘散在周围。

    “这……”沈石心里忽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额头隐隐见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