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七十二章 旧怨


    五十五种灵材各不相同,报酬也是各异,最低的是一颗灵晶,奖励最高的一种灵材名叫“琉璃骨”,乃是出自捕妖洞深处一种凶悍鬼物身上的灵骨,报酬高达一根两百灵晶。

    看到那两百灵晶的字样,沈石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眼睛都亮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摇摇头,他还是丢掉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妖岛之上诸多妖兽鬼物的凶悍,在青鱼岛新人弟子这里可是流传很久了,平日里就时常听说有前去妖岛捕妖的师兄师姐因为太过深入,进而遇见了妖岛深处包括妖岛最中心处的捕妖洞中极厉害的鬼物,不慎受伤狼狈而回,灵晶没赚到不说,反而还耽误了自己的修炼,可谓是得不偿失。

    沈石性子慎密,在决心去做捕妖这个任务的时候,早早就打听过那妖岛的情况,所以心中也早有定计,想着只在妖岛边缘一圈,那里只有几种力量低微的低级妖兽活动,凭借着一阶五行术法,应该可以勉强应付过去。

    至于现在,他在五行术法的修炼上有意外所得,心里的把握自然也就更大了些,不过虽然如此,他也并没有想过要真的深入妖岛。

    在红板前仔细背下了那张大纸上的诸多灵材后,沈石返身走出了白鹤堂。因为是诸多堂口共同颁布的任务,所以倒是无需特别去找哪一位白鹤堂的师兄登记,只要明日去青鱼集南边码头,那里每日有一趟固定前往妖岛的船只,早上过去,傍晚归来,每日往返一次。

    到时候只要将收获送往固定的堂口,自然就能得到灵晶报酬。

    在白鹤堂外犹豫了一会后,沈石决定还是先去红蚌村一趟,这三年来几乎每天都会过去,渐渐的都差不多成了一种习惯,总是要和海星说一声才好。

    正想着这些,沈石准备往红蚌村走去的时候,前头路上忽然走来一个人影,面色平静,唯独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心思正在思索。

    沈石却是认得这位师兄,三年来王亘师兄主持青鱼诸岛大小事务,做事公正廉明,赢得了岛上众多弟子的敬重,而这位郑哲师兄平日作为王亘的左右手,也时常出面处理诸般事务,可谓是岛上的第二号人物,威望也是极高。

    当下沈石连忙侧身让过,同时恭敬地点头叫了一声:“郑师兄。”

    郑哲目光转来看了他一眼,略一迟疑之后,便认出了沈石,道:“原来是沈师弟,怎么,你来白鹤堂这里是想找些任务做么?”

    沈石点点头,道:“正是。”

    郑哲在三年前那场风暴中一直帮着王亘处置事情,所以对当日走丢最后侥幸找回的钟青竹与沈石二人都有印象,加上这三年来沈石修行进境也不错,至少也在新人弟子中排在前百位之列,所以平日见面倒也会说上两句,此刻便也随口问道:“哦,可选了什么好任务吗?”

    沈石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道:“我想去做捕妖任务。”

    “嗯?”郑哲一怔,这一下算是真正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位师弟,随后皱起眉头,道,“沈师弟,那捕妖不比其他普通任务,妖岛之上的妖兽鬼物,并无人性可言,若是道行不够强行过去,一个不小心便很容易受伤,甚至有性命之危,你可知道?”

    沈石点点头,道:“谢师兄提醒,小弟已经想过此事,所以只打算在妖岛边缘之地游走,看看能不能猎杀一些低级妖兽。”

    郑哲“哦”了一声,神色稍见缓和,但仍是叮嘱道:“就算是外围妖兽,虽然力量低微,但以你这样炼气境中阶的实力,只怕过去仍有几分勉强……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觉得最好去五行殿那里购买一门五行术法,火球术或水箭术都行,土系的岩刺术亦可,修成熟练施法后再去,或许会多几分把握。”

    沈石连忙点头答应道:“多谢师兄教导,其实我已经在五行殿买了水箭术,这些日子也是日夜修炼,小有所成,所以才想去妖岛试试看。”

    郑哲哦了一声,脸上露出几分笑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你便去妖岛看看吧,毕竟当年宗门前辈布下禁制搞出一个妖岛,也是为了让新人弟子有一处可以锤炼实战的所在,免得整日闭门造车,正要比斗起来十成道行也只能用出三四成。”说着顿了一下,郑哲最后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不过你最好还是小心些,切记只在妖岛外围走动,决不可轻易深入岛上深处,特别是不能接近那捕妖洞附近,知道了吗?”

    沈石点点头,恭敬地答应下来。

    郑哲一挥手,算是跟他打过招呼,然后便一路走去,经过白鹤堂外向里头看了一眼,只见兀自有许多新人弟子在白鹤堂中徘徊,他也没多留意,便走了过去,一路走到王亘在青鱼岛上的住处轩日堂中。

    郑哲平日就是王亘的心腹,在这轩日堂中也从来都是进出自如,一路走去,遇见一些宗门弟子都是纷纷笑着打招呼,郑哲也是含笑回应。如此一路走到王亘师兄平日静修所在的那间静室外,郑哲脚步微顿,轻轻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伸手在门上敲了两下。

    片刻之后,静室中传来一个淡然的声音,正是王亘,道:“是郑师弟么,进来罢。”

    郑哲推门而入,只见静室之中简朴洁净,一只细香袅袅轻燃,王亘盘膝坐在地上一处蒲团上,正微闭着双眼,缓缓吐纳。

    郑哲走过去在王亘对面的蒲团上坐下,安静地等待着。过了一会,王亘缓缓吐出一口长气,整个人看着似乎放松了一些,这才睁开双眼,望向郑哲,道:“怎么,有事么?”

    郑哲点了点头,但脸上表情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亘眼中目光微闪,并没有催促或多说什么,只是在看了他一眼后,又慢慢垂下了眼帘。

    静室里安静了一会,郑哲终于还是自觉有几分尴尬,干笑了一声,道:“师兄,其实是妖岛那边……”

    王亘再度抬眼向他看来,神色平静,目光也是平和,但是不知怎么,郑哲却觉得这位王师兄气势中隐隐有一种压迫之感,原本想好的话,一时竟有些说不出口了。

    王亘等待了片刻,见郑哲似乎仍有几分犹豫,便开口道:“可是林虎又托你过来求情?”

    郑哲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王亘冷哼了一声,道:“三年前他办事不利,给我惹出天大麻烦,我处置他一下,莫非他还有所不满?”

    郑哲连忙道:“师兄误会了,林师弟断然不敢有如此想法,只是他被罚至妖岛上至今已有三年,那里确实是个苦差事,他也多次向我求情说是想要回来,我仔细一想,三年时间好像也差不多了……”

    王亘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郑哲叹了口气,后面的话便没有再说下去。王亘闭上双眼,道:“若是他真心悔改,实心做事,我自然不会刁难于他。但是你莫要告诉我,这三年里对妖岛上的事都一无所知?”

    郑哲开口欲说话,但王亘却已经径直又接了下去,道:“三年来,他以凝元境初阶的道行看守妖岛和捕妖洞,却接连发生了十一起炼气境弟子在妖岛重伤之事,最严重的陈师妹被‘赤练鬼’所伤,足足休养了三月才好。如此疏懒怠事,逼得我不得不在一年前额外增派牛雄、曾志柏二位师弟前去妖岛,这才算是控制了局面。”说到这里,王亘冷笑一声,道,“似这般好逸恶劳,眼高手低之人,有什么资格自觉委屈,还敢托你过来求情?”

    郑哲无语,讪讪而退。

    ※※※

    五月二十日,晴。

    这一天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时近六月,青鱼岛上已经渐渐炎热起来,不过在岛上修炼的人都有道行在身,肉身较常人强横许多,对寒凉炎热的抵抗之力也是胜过许多,所以倒是无人在意这少许**的日头。

    青鱼集南面海边,是凌霄宗在这里修建的一处码头,此刻停靠着一艘大船,风帆鼓荡,看着就要起锚出航的样子。

    青鱼六岛都在沧海之中,除了似王亘这等道行极高又有御空法器能在空中飞驰的厉害人物,普通的凌霄宗弟子想在几个岛上往返来回,多数时候也是要靠船只。至于眼前这艘大船,可以算是青鱼岛上最有名的一艘了,因为它是专门用来搭载前往妖岛进行捕妖任务的船只。

    码头之上,虽然此刻还是清早,但已经站了约莫二十余人,其中多数都是二十左右的青年,除此之外,还有三位服饰与普通炼气境弟子不同的人站在码头前方,其中两人神色轻松,彼此说说笑笑,另有一人矮胖身材,正是当初被罚的那位林虎,看着与那两位同为凝元境境界的同门似乎有些合不来,一直没怎么说话,却不停地向岛内深处张望着,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过了一会,只见有个身影从那个方向走了过来,正是郑哲,林虎脸上顿时掠过一丝喜色,连忙迎了上去,在他身后那两位凝元境弟子转头看来,脸上都露出几分不屑之色。

    林虎一路小跑到郑哲身旁,面带几分谄媚恭维之色,低声说了几句,似在问好又像在询问些什么,只见郑哲面色淡然,也看不出有什么喜怒哀乐,只是低声对他说了几句话。

    林虎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失望沮丧,慢慢低头,嘴里咕哝了两句似乎还在抱怨什么,但郑哲忽然皱眉,瞪了他一眼,脸色沉了下来,猛地一挥手在他后脑勺上重重一拍,面色严厉地说了他两句。

    林虎吓了一跳,连忙点头哈腰赔笑道歉,哪有半分凝元境修士的矜持,郑哲看着他的模样也是无奈,最后轻叹了一声,叮嘱他了一句,便回身走了。

    林虎面色恭谨地束手而立,目送郑哲离开,随后再转过身走回来的时候,脸上神情已然难看之极,对站在码头上等待的一众炼气境弟子忽然大声怒吼道:“上船了,都发什么呆,傻了吗?”

    众多炼气境弟子都是被他吓了一大跳,前头那两位凝元境弟子也是侧目,缓缓摇头,脸上厌恶之色更重,首先转身向那艘大船走去了。

    众人被林虎喝骂几句也不敢多说什么,纷纷跟上,林虎看着心情极其恶劣,一路走来嘴里骂骂咧咧,看到哪个不顺眼就要骂上几句,猛地瞅见那些炼气境弟子队伍最后跟着一个看着年纪小一些的师弟,看着竟有几分眼熟,仔细一想,却是想起此人不就是三年前在那场风暴中走失的那个沈石么?

    林虎只觉得心情越发坏了,狠狠地瞪了沈石一眼,眼中露出几分凶光。

    而沈石当然也察觉到这位凝元境师兄的敌意,但此刻的他却是一头雾水,委实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又是哪里得罪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