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六十五-六十六章


    第六十五章五行殿

    五行殿内窗扉门户都是打开,朝阳从外头照射进来,让这座殿堂显得十分亮堂,倒是少了几分冷清之意。与凌霄宗其他殿堂建筑中多有八卦图案不同,这一处五行殿内刚走进去,便能看见宽阔呈圆形的殿堂地面上被整齐地划分为五大块,分别有金、绿、白、红、黄五色,正是对应了五行金木水火土。

    每种颜色的地面都以五行殿中心为起点,整个形成一个大圆,在地块最后边缘又各自有一扇相同颜色的大门,门扉紧闭,大概是通往五行殿内的深处。

    此刻殿内的人并不多,想来多半是因为这里平日就冷清,所以术堂停驻此处的人手也没几个,一眼看去只有两位身着凌霄宗亲传弟子服饰的人站在那里,而在他们身前另有一个少女正与他们说话,此刻听到他们过来的动静转头看来,却正是钟青竹。

    沈石与孙友都是愕然,走了过去之后,沈石先开口问她:“钟师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钟青竹如今也已是十五岁的少女,比三年前高了不少,看去只比沈石矮了半头,身材也是逐渐长开,愈发显得玲珑提拔,加上一张清秀温柔的脸庞如今又多了几分青春妩媚的脸庞,真正已是个足以令人倾慕的小美人了。

    看到沈石与孙友到了这里,她脸上起初也有几分诧异,但随后便露出几分笑容,先是对孙友点点头打过招呼,然后目光便停在沈石这边,微笑道:“我是过来想学一个五行术法的啊,沈师兄,你们也是为此而来的么?”

    孙友嘴快,从旁边插嘴道:“是啊,沈石抱怨说最近灵晶不够用,所以想到学一个低阶五行术法,就能做一些其他任务好赚灵晶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孙友又一指自己,道,“我也是一样的。”

    钟青竹笑着看他一眼,随即目光又飘回了沈石那边,脸上露出几分关怀之色,道:“沈师兄,你……最近很缺灵晶吗?”

    沈石摆摆手,道:“别听孙友说的,也没那么夸张,不过日后咱们再修炼下去,对灵晶的耗费只会有增无减,所以我就想着过来五行殿这里买一个术法修炼一下。”

    钟青竹略一思索,道:“需要修习五行术法去做的任务……你是想去捕妖洞?”

    “呃?”沈石与孙友都是吃了一惊,想不到钟青竹竟然如此敏锐,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看着他们两人疑惑的眼神,钟青竹证实了心中猜想,微微一笑后凝视沈石,轻声道:“岛上要用到五行术法的任务并不多,差不多就那几种,容易些的事差不多都是……也就只有捕妖洞因为要与妖兽阴物战斗,所以才少有人去的。”

    她话里有未尽之意,不过沈石与孙友都明白,青鱼岛上布置下来的任务很多,但是好东西自然多得是人抢,没风险又易做还能赚灵晶的更是热门,类似的道理就像当初刚入门时,孙友、钟青露、钟青竹他们这些世家子弟首先得到了那些重要堂口的任务,所以留给沈石的选择余地并没有多少。

    孙友脸上的神情有些讪讪,不过看起来沈石倒是坦然的多,看起来早就接受了这般现状,笑道:“被你猜对了,这是我想的一个法子,不过捕妖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要去的远些辛苦些,只要不妄入捕妖洞深处遇上那些厉害老妖,真的危险也说不上,毕竟捕妖洞那边常年都有宗门里的师兄驻守的。”说着他看了一眼钟青竹,道,“那你到这里来又是做什么?”

    钟青竹微微点头,道:“我在阵堂那边做事三年了,有几位师兄师姐说我天资还可以,打算以后如果有机缘上山后,就让我入阵堂之下,所以近日就先传了我一套最低阶的‘土行阵’,让我自行修习,也试着布置阵法。”

    沈石与孙友都是恍然大悟,纷纷点头,看向钟青竹的眼神已是有所不同,多了几分佩服羡慕。之前早已说过,天下人族修士在炼气境的时候,几乎都没有什么道术神通可以修炼,但是唯独“阵法”这一门却是一个特例。

    布置阵法,特别是低阶阵法,最重要的乃是各种合适的灵材阵旗,再加上一些激发阵法的灵晶,对布阵者的道行要求并不是特别高,所以是少见的炼气境修士可以修习的道术。但虽然如此,布阵所需的诸般灵材一般都是耗费不小,普通修士很难有这种财力支撑,再加上阵法道术也是珍罕稀有,平日难见,是以天下极少有低阶修士会去修行这门道术,也就是如凌霄宗这般修真巨擘,底蕴深厚到令人发指,才能随随便便就教一个炼气境弟子以阵法道术。

    “土行阵啊?”沈石想了想,道,“据说高阶阵法极少用到五行术法,也就是低阶法阵偶然会用五行术法增添几分威力,你来就是为了这个罢?”

    钟青竹点头道:“是啊,阵堂的师兄就只传了我布阵法诀,其余诸般灵材包括五行术法都要我自己准备的。”

    孙友在一旁插嘴笑道:“看不出来啊,阵法这门消耗极大的道术,你居然这么快就能开始修炼了,早知道拾贝这任务能赚这么多的灵晶,三年前我就该死皮赖脸也要去阵堂那边了。”

    钟青竹脸色微微一变,随即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摇摇头低声笑道:“没有啦。”说着不知为何,又偷偷瞄了一眼沈石,眼中隐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一闪而过,道,“我是最近拾贝收获较多,还有另外还接了几个任务一起做,这才凑足布阵的灵晶。对了,沈师兄,你如果手头真的很紧,我这里还剩下几颗灵晶,不如先给你……”

    沈石连忙摇头,笑道:“哪里就到了那种地步,你别听孙友瞎说。”

    孙友却是在旁边瞪眼道:“这是做什么,我也很缺灵晶的好不好,为什么你就只把灵晶借给这个石头,根本就没想过我?”

    钟青竹笑而不语,眼波盈盈,仿佛又添了几分温柔,沈石看得一呆,随即赶忙岔开了这话头,先是没好气地一推孙友,道:“你在灵兽殿那边每日舒舒服服赚钱,还多说什么?”

    说罢,也不管孙友在一旁不服气地嚷嚷“什么舒服,每日又脏又臭好不好……”,转头对钟青竹笑道:“我倒是听说过这些低阶五行阵法,确实需要一些五行术法作为辅助,既然是土行阵,想必你来此就是要买些土系术法了?”

    钟青竹点点头,道:“是啊。”

    沈石眼珠一转,道:“让我猜一猜啊,土性术法,又要配合土行阵,还必须是常见和容易修炼的……唔,你是选‘岩刺术’,还是‘流沙术’?”

    “咦?”忽然一声略带惊讶之意的声音,从他们旁边传来,却是从刚才他们三人开始说话时就懒散地站在一旁闲聊的两位阵堂门下亲传弟子那边发出的,这两位一男一女,看着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或许是因为在术堂这种凌霄宗门下最为冷清的堂口,他们慵懒惯了,所以看起来也不像其他堂口那样有那么多规矩,钟青竹跟沈石他们闲聊,他们也不以为意,就那样随随便便地站在一旁低声说话。

    不过这个时候,两人中那位女子看起来倒是带了几分小小的惊讶,上下打量了一下沈石,道:“这位师弟,看不出你居然对五行术法挺了解的啊?”

    能够成为亲传弟子的,哪怕是在术堂这种冷清堂口,也同样都至少是道行修炼至凝元境之上,沈石不敢怠慢,连忙抱拳行礼道:“回禀师姐,我打小就对五行术法有些兴趣,所以知道一些。”

    那位师姐点点头,沉吟片刻,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被她这么一打岔,沈石、孙友与钟青竹三人倒是不好再闲聊下去,钟青竹低声道:“我打算选‘流沙术’。”

    沈石点点头,并没有感到诧异。一阶的五行术法中,最常见也是最广为人知的三个术法,分别是火系的火球术、水系的水箭术以及土系的岩刺术,这三个都是攻击型的术法,威力尚可,修炼起来在一阶术法中难度也算一般。除此之外,仍然还有一些常见的术法,土系的流沙术就是属于此列,与前三者不同,流沙术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攻击术,基本上就是在某处地面以术法之力制造出一处流沙,令敌人对手陷入其中后挣扎停滞,身形缓慢的辅助类术法。

    虽然一看之下流沙术威力不大,施法限制也多,对战时对手只需避开那一块流沙之地便能安然无恙不受影响,所以这门术法虽然也算常见,但并没有多少人修习。不过对阵法来说,流沙术却是极好用的一门辅助术法,因为有阵法本身种种限制,敌人一开始就很难躲避腾挪,若是在阵中再触发流沙术,猝不及防下更是会狼狈万分,所以钟青竹选择流沙术确实是一种很合适的选择。

    “你们呢,打算在这里选什么五行术法修炼?”钟青竹看着他们两个人问道。

    此言一出,旁边那两位师姐师兄也是转头看来,这都是来送灵晶的主顾啊,脸上也顿时露出了几分笑容,看来术堂这里果然是穷的狠了。

    孙友想了想,道:“以后咱们是要去捕妖洞抓妖兽的,当然要选一个威力不小的法术,唔……我就来个火球术罢!”

    火球术正是天底下最常见的五行术法,十个学过五行术法的散修中怕是至少有六七人都会这门法术,可见它的实用与普及。

    沈石笑了一下,沉吟片刻,道:“那我就学个‘水箭术’罢。”

    第六十六章海神

    “我叫徐雁枝,这位师兄名叫章义辉,是术堂常驻这青鱼岛五行殿的弟子,算是你们的师姐师兄罢。以后若是还有需要,可以常来哦。”

    收取了三位师弟师妹们缴纳上来的九颗灵晶,这位姿色不错笑起来很甜的师姐顿时高兴了许多,看起来也没什么架子,很温和地对他们几人介绍了一下五行殿这里的规矩,同时那位章师兄则是独自去了五行殿中红、黄、白三色大门,进去又出来忙活了一会,也不知在做什么。

    另一头,徐雁枝则是在对他们三人交待道:“待会你们三人各自进入火、水、土三门,章师兄已经在里面布置好了,进去便能得到你们购买的术法法诀,不过那法诀不能带走,你们需在里面背诵牢记,然后回去自行修炼。唔……”她想了想,道,“好吧,如果你们的记性不太好的话,回头可以随时过来找我,再进去阅读背诵,反正就是不能将法诀带走就是了。”

    沈石等三人都是答应下来。

    徐雁枝顿了一下,温和的表情上首次出现了一丝严肃,道:“除此之外,咱们凌霄宗宗门之内还有一条严厉门规,想必你们也是知晓的。各人所习道术神通,不管由何得来何人传授,都不得再私自传授于同门或外人,违者将受门规严惩,可明白了。”

    沈石等人点头,道:“是。”这一条门规从入门开始那天,当初的苏河师兄包括凌霄简略上都是已经清楚写明,他们也是了然于心。

    就这么一会功夫,章义辉已是走了回来,对徐雁枝点点头,比起这位能说会道的师姐来说,这位章师兄看起来话不算太多,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似乎就只和徐雁枝说过几句话,对沈石等三人则是一句交谈都没有。

    徐雁枝回头笑道:“好了,章师兄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各自去罢。”

    沈石等人一起行礼答谢,然后便各自去了那三处不同的门扉,沈石选的是水箭术,乃是水系的一种极常见的攻击法术,自然去的就是代表水系的白色大门。

    推门进去的时候,沈石从这扇白色石门上感觉到了一股清凉之意,似乎还真有几分摸到沧海海水的感觉。踏入门后,白色石门在他身后缓缓关闭,入眼处是一间约莫半亩方圆的石室,除了他进来的这个方向,其余三面墙壁上都凿出了十几个一模一样的方形孔洞,里面放有一个玉匣,孔洞外围则是垂下一道淡黄色光环,将洞口封住,看起来像是一种保护的禁制手段。

    石室正中,放有一张黒木小几,两侧各有两个蒲团摆放在地上,沈石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在其中一个蒲团上盘膝坐下,手随意地放在那小几上,眼中好奇地打量着这周围,心想莫非这一个个小玉匣里,存放的就是五行术法么?

    片刻之后,这间石室里忽然回荡起一种奇异轻细的声音,似乎如同远方有人细细吟唱,又像春风拂过水面无声更胜有声,那些淡黄色的光环同时亮了几分,又过了一会,只见正对面墙壁上最下方一行第一个孔洞外面的淡黄色光环忽然消散,孔洞中的玉匣就像是被一股无形之手托住一般,凌空飞起,安安稳稳地落在了沈石的面前。

    石室中的声音很快消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沈石的目光落在小几上的玉匣,然后小心地打开了它,一个手掌大小的玉简静静地停放在玉匣中,最上面的封面处写着三个字:

    《水箭术》。

    ※※※

    半个时辰之后,在谢过并告别了徐雁枝和章义辉两位术堂师姐师兄后,三个人重新在五行殿外聚首。

    “都好了?”孙友首先开口问道。

    沈石与钟青竹都是点头,孙友笑道:“那就好,沈石,咱们就比比谁先把这术法练好,到时候一起去捕妖洞啊。”

    沈石点头,道:“好啊,你现在是打算去哪儿?”

    孙友道:“我还得去兽场那边一趟,不多说了,这就走了啊。”说着打了个招呼,便快步去了,沈石回头看了钟青竹一眼,笑道:“你去哪儿?”

    钟青竹道:“我也是要回阵堂那边,你呢?”

    沈石想了想,道:“我还是再去红蚌村那里罢,虽说那老头黑心,但是能赚一点是一点,等我以后学成了水箭术能去捕妖洞做捕妖任务了,再看看有没有其他更好赚取灵晶的事。”

    钟青竹默然片刻,道:“沈师……石头,你要真的在修炼上缺灵晶,我这里还有些……”

    沈石一摆手,呵呵一笑,道:“那都是孙友随口瞎掰的,还没到那种没灵晶修炼的地步呢。”

    钟青竹目光柔和,安静地凝视着他,过了一会点点头,道:“那你自己看吧,如果真有手头紧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跟我说,我毕竟……”她顿了一下,轻声道,“我毕竟在阵堂那边,任务奖励灵晶还不错,另外平日也会接其他一些任务,所以灵晶还算宽裕的。”

    沈石笑道:“那些都是你辛苦做任务才赚来的灵晶,我拿你的算什么?好啦,没事的没事的,我这边不是自己想出法子了吗,等我以后去捕妖洞里大战神通,一次赚它十几二十个灵晶给你看,说不定到时候就是你要向我借钱了,别忘了阵法消耗的灵材,换算成灵晶可是很大的哦。”

    钟青竹凝视他片刻,随即嫣然一笑,如夏花般灿烂娇媚,道:“好啊。”

    ※※※

    与钟青竹在五行殿外告别之后,沈石便向红蚌村走去。这三年中他不是没去白鹤堂接过其他的任务,只是那里白板上的任务虽然数量众多,但安稳易做回报又高的其实也就是固定的那么几个,无一例外的都是早早被人占满了名额,其中自然多是世家出身的子弟。

    沈石没*没门路,自然便很难接到这种安稳易做的好事,孙友倒是私下对他说过帮他找一个,但这等供不应求争抢激烈的好任务,要从那些世家子弟手中抢一个名额下来,所要付出的人情脸面真不知要用掉多少,所以沈石在仔细想过之后,还是婉言谢绝了孙友。

    所以三年来东看西看,沈石做得最长久的任务,居然还就是这个不在白鹤堂白板之上的红蚌村剥虾。

    一路走到红蚌村,远远的就看到村子门口站着那个漂亮苗条的身影,不用说,自然便是红蚌一族的海星。

    三年过去,海星看起来也长大了不少,容貌也越发漂亮起来,不过最显眼的,还是她身上的那只红色蚌壳,随着年岁的增长,色泽越发的鲜艳亮丽。

    沈石在这红蚌村里干了三年,对红蚌一族的了解如今倒是胜过了岛上其他人,知道以红蚌族人的目光来说,蚌壳越红越亮的,便是越美丽的象征,换句话说,海星现在差不多可以算是红蚌村里的小美女了。

    走近村口,沈石笑着向海星挥挥手,海星也是露出笑颜,与此同时红蚌村里走过几个男女老少,见状都是笑了起来,有人还大声说道:

    “哎呦,海星的小朋友又跑来了啊!”

    沈石一怔,倒是那海星回头啐了一下,也不理会那些阿姨婶婶们促狭的笑意,跑过来拉了沈石就往村外海滩岸边跑去。

    海风习习,吹动两人的衣襟,天空晴朗阳光温和洒下,碧蓝的海水一波波拍打着洁白的沙滩,哗哗作响。

    远处,几支两头尖尖的独木舟正扬帆海面,向着外海驶去,沈石在这里剥虾三年,对红蚌村里的一切都是差不多知晓清楚,一眼便认出了那正是红蚌一族的打渔船,怔了一下,道:“咦,我记得今天好像不是出渔的日子啊,怎么你们村子里会出海打渔?”

    海星也向远处眺望了一眼,道:“因为最近收成不好啊,听我爷爷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不止是鬼面虾,连其他的海里鱼种也少了很多,每次出海打渔的收获,差不多都只有原来的一半甚至更少了,所以不得已只好多出海打渔几次。”说着,海星忽然对着碧蓝大海双手握拳放在心口处,脸上露出几分诚心敬意,低声道,“希望海神保佑诸位叔叔伯伯安全归来。”

    沈石站在她的身旁,凝视着眼前这片汪洋大海,只见风平浪静,沧海一派柔和,只看眼前这一幕,谁又能想到三年之前同样是眼前这座沧海,曾经爆发出异样可怖的能量,风暴之狂烈汹涌直让人为之颤栗不已。

    至于海星口里的海神……沈石悄悄撇了撇嘴,这三年里他算得上是进出红蚌村最多的人族弟子了,差不多天天都要来到这里,村里祭坛上供奉的那个海神雕像,他自然也是早就看得熟了。

    当初第一次看见时还觉得这雕像怪异,看着就像是一只体型古怪的海兽,到后来偶然听见多识广的王亘师兄提到过一次,原来红蚌一族供奉的海神,其实就是沧海深处的某种巨大海兽‘猪头龙’。

    按照王亘师兄的说法,猪头龙这种巨大海兽虽有个龙字,但其实和自古以来名声显赫但如今已然消失的龙族并无半点关系,顶多是体型巨大又在深海之中,偶然出现就被人误认为大海龙族而已。

    猪头龙性子残暴嗜血,是汪洋深海中的一方霸主,谁也搞不清为何红蚌一族会以此为神,但是真要说向这猪头龙祈告会保佑什么的,沈石自然是不信的。

    “那猪头龙就算感应到了祈告,但别说保佑什么平安了,只要它自己不跑来吃掉你的族人,就算是烧高香了罢!”

    沈石心里偷偷这么想着,转头看了一眼海星,只见那少女脸上神色虔诚,似乎还在诚心向那位“海神”述说什么心愿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