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六十三-六十四章


    第六十三章天才

    孙友脸上露出几分佩服之色,同时也夹着几分侥幸,道:“当日你与钟青竹两人失踪之后,王亘师兄立刻就发动人手全岛搜寻,但整整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你们,有人就劝王师兄就此算了。老实说,当时连我都以为你们两人多半是被大浪卷走,还为此丧气了好一阵。”

    “不过王师兄不知为何,独排众议,一直坚持找寻,大家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就又找了数日,结果一直搜到了第七天,仍然还未见你们的踪迹。这下子岛上的诸位师兄师姐们都有些受不住,风言风语的到处流传。我看王师兄那几日整天阴沉个脸,唉……”孙友摇摇头,看了沈石一眼,道,

    “到了第八日上,王师兄被迫下令暂停了搜寻,这下谁都以为连他也放弃了,老实说,那时候就是我也差不多快死心了。可是谁也没想到,他在轩日堂中自己关了一日,在第九日上居然径直去了金虹山上‘阵堂’,也不知他如何做的,竟说动了主持阵堂的莫长老,亲自到咱们这青鱼岛上布下了‘七宝兜率阵’,也就是当日你看到的那个光罩了。”

    沈石倒是没想到自己失踪的这些日子里,为了找寻自己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特别是那位平日威严刚毅的王师兄,可以说自己能得救真是全靠王亘的坚持,心下也不由得生出感激,道:“王师兄如此救我,真不知道如何才能回报了。”

    孙友笑道:“算了吧,咱们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修炼,能有什么回报给他的,待以后有机会再说罢。”

    沈石点点头,心想也确实如此,随即心中又想起前日所见的那个神奇光罩,也就是孙友所说的七宝兜率阵,种种神通奇景,委实令人惊诧,真是名符其实的仙家手段,忍不住又向孙友问道:“那七宝兜率阵究竟是什么厉害手段,居然能够找到困在绝壁之下的我们?”

    孙友抓抓头,也是茫然,道:“听说这法阵乃是极高明的神通,也是阵堂里很出名的一种法阵,但是究竟如何,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我倒是知道王亘师兄求动莫长老后,光是在青鱼岛上布置这座法阵,就花费了整整一日,其间还请了数十位阵堂里的亲传师兄们下来帮忙。”

    “乖乖,好大的阵仗……”沈石忍不住有些咋舌道。

    孙友笑道:“谁说不是呢,而且这法阵要覆盖全岛搜索,布阵耗费也是不小。你是没看到,那日莫长老率领阵堂诸位师兄在青鱼岛上布置法阵的时候,各种阵旗、符箓、灵晶还有诸多我也说不出来的灵材,跟不要钱似的挥洒出来,整整搞了一日才布置妥当。那时候岛上的人都是看得呆了,我也是……”说到这里,孙友叹了口气,道,“说实话,那时候我真是挺为王师兄担心的,如此大的阵仗,万一再是徒劳无功,只怕他在宗门里的声望怕是要一落千丈了。”

    沈石沉默了下来,得救之后,王亘也来看过他一次,但在详细询问他失踪前后的事后,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最后也只是叮嘱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全然看不出王师兄居然为救自己还有钟青竹二人,居然做了这么多事。

    只是这一刻,在沈石的心底深处,却是难以抑制地浮出一个念头,满怀疑惑:这位王师兄动用如此人力物力,甚至不惜请动一位宗门长老布下这明显耗费极大的法阵,所为的就是救两个生还希望渺茫的炼气境小师弟小师妹,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沈石回想往昔,实在不觉得自己身上有值得王亘师兄如此尽心尽力的价值,又或者,莫非是钟青竹的缘故么?

    耗费如此人力物力,还赔上了说不定是天大的人情请动宗门长老出手,这般做究竟值不值得,这个问题并非只有沈石一人在心中暗自疑惑揣摩。连他一个当事得救的人都在心底感激之余暗暗迷惑,在其他人看来,当然也是同样难以理解。

    青鱼岛上,不知有多少经历了这一幕的凌霄宗弟子在私下谈论此事,便是凌霄宗宗门里,金虹山上,一派宁静之下的仙家胜境里,同样也传出了不少非议之声。

    王亘,这位名列凌霄三剑同时也是下一代掌教大位候选人之一的男子,在这段时间里可谓是站在了风头浪尖,名气风头甚至一度压过了其他几位。虽然在这其中非议甚多,特别是在他第一次主持青鱼岛便有新人弟子在沧海风暴中走失而他又多日搜寻不到时,凌霄宗内对其能力质疑之声大起,甚至一度传出了长老会中有人提出要更换人选的传言,不过当事情发展到最后王亘请来莫长老,几乎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竟然找到了那两位新人弟子,顿时风声势头为之一变。

    处事无能变成了处置果断,拖延无果变成了坚韧不拔,独排众议慧眼独具云云,种种赞叹美誉纷至沓来,据说就连掌教怀远真人都在某个场合下意味深长地夸了他一句:

    王亘此子,非池中之物也。

    ※※※

    凌霄宗宗门里种种风起云涌又或是波云诡谲,都是在万丈仙山之上,对于山脚之下渺小的青鱼岛来说,似乎太过遥远了。

    所以在那一阵喧嚣过后,青鱼岛上终究还是很快恢复了平静,毕竟在这座岛上几乎所有的人,最重要的事都是修炼、修炼、再修炼,只有勤奋修炼道行精进,突破炼气境离开青鱼岛,在凝元境的时候登山金虹仙山时,那些事情又或是另一个仙家世界,才会对他们展露些许端倪出来。

    作为沧海风暴失踪的当事两人,沈石与钟青竹很幸运地死里逃生,而事后王亘等人也亲自去查看过彩贝滩那处洞穴,里面的情景包括洞下穴道通至那处绝壁天坑,都一一印证了两人的说法,这事也就以此告一段落,渐渐的不再有人提起。

    风暴来了又去,日子也在安静地过着,修炼,任务,赚取灵晶,然后继续修炼,青鱼岛上的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当然其中也有几样与往日有所变化。

    沈石与孙友身世迥异却性子相投,已经渐渐成了差不多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沈石与钟青竹经历了风暴中同生共死的那一幕,自然也熟络起来,平日见面招呼时,那位清秀美丽的少女总会招手向他笑着,然后偶尔旁边无人时,她会偷偷叫他一声“小石头”;

    沈石依然在偷偷修炼着清心咒,每日修炼两次让他对灵晶的消耗翻了一倍,对赚取灵晶的渴望越来越大,用好朋友兼邻居孙友的话说,这家伙怎么看着从鬼门关走了一次以后,越来越财迷了呢?

    倒霉的人也有几个,其中有一位名叫苏河的,全岛当上督导师兄之责的炼气境弟子全都没事,唯独他名下的沈石和钟青竹出了大事,于是他也很悲剧地在事后被王亘师兄直接除掉了督导之责,当然原先因为督导而给的奖励也一并剥夺了。

    最后还有一位最倒霉的人,却是沈石、孙友、钟青竹等大多数人完全不知道的,算是他们的一位师兄吧。因为沧海风暴那日张贴警戒告示结果事情没做好,事后王亘追究,其他人还好,唯独这位名叫林虎的弟子却是被王亘重重惩罚,现有职司全部除去,直接罚至在青鱼六岛所有场所中,号称最苦最累最无聊同时收获也是最小的“捕妖洞”中担任守卫去了。

    ※※※

    生死关头,似沧海风暴的惊涛骇浪,惊心动魄足以让人魂不附体,但是事情过去之后,时间一长,就渐渐成了记忆,在回忆中悄然变成了一段可堪回味的往事。

    青鱼岛上仿佛世外桃源,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沈石与钟青竹重新回到了安静的生活中,向着梦想中的修仙大道艰苦或沉默地修行着。

    一转眼,这平静的日子已然过去了三年。

    白鱼湾的海水依然是那么的清澈温柔,天空也是同样的蔚蓝,海风阵阵,海鸟翱翔,除了在每年春夏季节偶然会到来的沧海风暴,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安宁美丽。

    三年里,少年们都长高长大了。

    十二岁的少年,都已变成了十五岁的半大小子,因为不断地吸纳灵晶灵力修炼的结果,这些当年刚入岛时都是稚嫩脆弱的少年如今已是完全适应了修士的角色,同时肉身也在灵力的磨砺锤炼下,渐渐变得坚韧强大。

    与此同时,当初那些豆芽菜般还未长开的少女,也在这三年后渐渐如花儿绽放一般,散发出越来越美的风姿,身子渐渐长大玲珑,容颜越发娇美,成为了这青鱼岛上一道亮丽的风景。

    不过这些都只是外在虚浮的东西,宗门之下,修道之人,最后最重最根本的事,终究还是修炼道行。

    三年前看去差不多的少年同时入门,在这三年之后,终于也是渐渐在修道一途中,开始分出了前后高低。

    四百余人的新人弟子中,超过七成的人仍然困于炼气境初阶,三年之中仍然无法突破中阶这道关卡,修仙一途的艰难,终于是如洪水猛兽一般,毫不留情带着几分残酷,冷冷地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还有一百来人,在修道上的天资随着修行的深入,开始逐渐展露出来,在这三年中逐渐突破,修炼至炼气境中阶境界。按照凌霄宗历来的说法,若是三年中修炼至炼气境中阶的弟子,于修道之资至少可算是中上,大有希望再进一步;在此基础之上,若是能在之后两年中修炼至炼气境高阶,则日后登堂入室突破至凝元境的几率极大。

    而若是在五年之中就有幸能突破炼气境修炼到凝元境的弟子,历来都深得凌霄宗的看重,别的不说,如今宗门之内名气声望最盛的凌霄三剑,便全部都是当年第一轮五年之期便直接修炼至凝元境的杰出弟子。

    不过在这第三年的时候,青鱼岛上所有的人,包括以王亘为首的亲传弟子们,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年里,都只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在仅仅入岛第三年的时候,就直接将道行修炼到了炼气境高阶的真正天才人物,哪怕是过往百年之间,凌霄宗里也从未见过这般的人才,一时间可谓是轰动宗门上下。

    这个人,名叫甘泽。

    第六十四章术法

    五月初七日,晴。

    清晨,朝阳从沧海深处的海平面上行刚刚升起的时候,万丈金光将海水映成了瑰丽的绯红色,还有天际几片朝霞,伴着清新的海风,让走出洞府的沈石忍不住心胸为之一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差不多是在同一时候,隆隆之声在他背后响起,随着一阵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懒洋洋的口气,走到了他的身旁,打了个哈欠,道:“早啊。”

    沈石转头看了自己的邻居一眼,笑道:“我就不明白了,咱们修炼了三年,按理说修炼后最多只有片刻的疲惫,打坐片刻便恢复了,怎么看你天天早上起来都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孙友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我整日伺候那些灵兽大爷,累了不行啊。”

    沈石哈哈一笑,摇头不语。

    孙友虽然口中说着自己疲累,但面上除了几分睡眼,整个人精气神看去却是极好的,毕竟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他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境中阶境界,肉身强韧康健,远非当初刚入门的时候可比。

    沈石这个周围圈子里的人,在修道上有走运的,也有倒霉的,沈石自己在他勤奋修炼之下,也已经修炼到了炼气境中阶,算是给了自己一份惊喜。除此之外,孙友、钟青竹,包括那个小胖妞钟青露居然也天资不错,都一并修到了炼气境中阶。剩下的倒霉人中,贺小梅与蒋宏光则成了难兄难妹,至今还困在炼气境初阶里,这让他们很是郁闷与烦恼,或许也是因为如此,这两人近日里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

    当初入岛拜入宗门的新人弟子四百余人,至今仍有超过七成也就是超过两百八十余人的境界仍然只在炼气境初阶,沈石、孙友和钟青露、钟青竹两姐妹都是修炼到了炼气境中阶,虽然远远不能同那位号称凌霄宗百年来第一奇才的甘泽相比,但在这一轮新人弟子中,四个人已经算是颇为出色的了。

    说起来,当初那位苏河师兄督导下的十人里,其余几人看着天资一般,如今也都还是炼气境初阶,平日与沈石、孙友等人也少有交流来往,但这十人中至少有四人如今已修炼到了炼气境中阶,比岛上所有弟子中的几率还大上一些,可算是苏河师兄的一份功绩。

    只是苏河师兄确实倒霉,三年前沧海风暴一事中触怒了主持青鱼岛事务的王亘师兄,事后追究,却是将他的这份职责给免去了,不然的话,现在苏师兄说不定还能得上几分奖励也说不准。

    有时候聊天时,沈石、孙友包括钟青竹、贺小梅等人还会谈到这位苏河师兄,每每都感叹这位师兄运气不好。

    不过此刻沐浴着朝阳海风,无论沈石还是孙友的心情看起来都不错,自然也不会去想一些不好的事,孙友对沈石道:“你准备好了吗?”

    沈石点点头,但脸上明显多了几分心疼肉痛的感觉,撇撇嘴道:“一个术法就要三颗灵晶,还是最低的一阶五行术法,术堂的这些师兄们也太贪财了罢!”

    孙友耸耸肩,脸上也带了几分无奈,道:“没办法,你要说如果在岛外头,说不定还能去神仙会这些商铺里看看买点便宜货,但在这青鱼岛上,想学五行术法也就只有术堂一个地方了。”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沈石的肩膀,安慰他道:“算了,反正凝元境下,咱们最多也就是只学一个五行术法,将来修炼到了凝元境,还有无数威力更大又更好学的道术神通在等着咱们,谁还会来理会这些繁杂难学威力又小的五行术法啊?”

    沈石皱着眉头,若有所思,道:“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去学一个五行术法?”

    孙友不答反问,道:“你呢?”

    沈石耸耸肩,道:“为了赚取灵晶啊。”

    孙友“咦”了一声,道:“怎么赚来着?话说你不是在红蚌村剥虾做了三年,一直拿红蚌的灵晶拿的不亦乐乎么?”

    沈石没好气地道:“别提了,本来那边做事是不错的,只要不怕肮脏血腥,差不多五天我就能赚一颗灵晶,勉勉强强也就过得去,够我修炼了。但是最近那位红蚌村的老头不知发什么疯,瞎扯说近来青鱼岛外海域里有些怪异寒流,把向来喜热恶寒的鬼面虾赶走了大半,所以他把原来一百只虾换一颗灵晶的价码直接降了一倍,要我杀两百只才能拿一颗灵晶。”

    孙友呆了一下,道:“这两件事中间有什么关系么?”

    沈石道:“就是啊,根本没关系的,反正他就是这么做了,把我气了个半死,但灵晶在他手上,我也没办法,只得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法子赚取灵晶了。对了,你还没说自己为什么要学五行术法呢?”

    “呃,我是为了防身啊。”孙友道,“你也知道的,咱们在炼气境的时候,几乎不会有任何神通道术可以学,一般天底下所有的修士就是在这时候学一两个五行术法的。”

    沈石看了他一眼,道:“在这青鱼岛上好好修炼来着,没人会对你不利罢,哪用得着考虑防身这事?”

    孙友笑了一下,眼神似乎有几分飘忽,道:“反正……总没坏处就是了。”

    沈石耸耸肩,道:“那倒是。”

    孙友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对了,你刚才说想学这五行术法是为了赚取灵晶,莫非有什么神秘好路子,快说快说,说不得让我也把这本钱赚回来。”

    沈石笑道:“这有什么好神秘的,都是在那白鹤堂中任务板上写明白的,就是你自己懒,不愿去看而已。”

    孙友一怔,回想了一下,还是没想起什么结果,道:“是什么?”

    “两件事。”沈石伸出两根手指,先曲了一根,道,“第一件,捕妖。”

    孙友眼前一亮,若有所思,道:“原来你说的是绿板上任务了啊,据说那‘捕妖洞’在青鱼第五岛上,洞内三层,各有不同阴灵妖物,其中多能有入器炼丹布阵的灵材,并且都是些道行薄弱的小妖,只要有些本事,差不多就能打过。咦,这任务不错啊,而且是绿板的,奖励灵晶应该比白板要多呀。”

    沈石笑而不语,孙友笑道:“大哥,既然说了,回头等咱们将那五行术法练熟了,一并前往罢。”

    沈石点点头,道:“也行,两个人去也有个照应。”

    孙友又道:“那你刚才说的第二件事呢?”

    沈石迟疑了一下,道:“符箓,听说术堂那边一直有布置关于符箓的任务下来,报酬也不错,但是想做符箓必定要先学会五行术法,所以我就想着要不先学一个看看,说不定将来也能从术堂那里赚上一些灵晶。”

    孙友瞪大了眼睛,道:“你还真是财迷心窍啊,连术堂那种吝啬成性贪财贪到整个宗门都有名的堂口的灵晶都想赚!”

    沈石叹了口气,道:“没办法,这不是缺灵晶修炼嘛。”

    孙友嗤笑一声,对他的话不屑一顾,两人说笑一阵,看看时候不早,便往青鱼集方向走去,准备一起去术堂在青鱼岛上的建筑“五行殿”。

    只是走着走着,孙友忽地微微一皱眉,心中一动,忍不住偷偷看了身边的沈石一眼,沈石察觉到他的目光,笑道:“怎么了?”

    孙友犹豫了一下,笑着摇摇头,道:“有点心疼待会要花的三个灵晶啊。”

    沈石一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事,以后咱们再用学到的术法把灵晶赚回来!”

    孙友笑着点头,心中却是没来由地浮起一个念头:炼气境中阶修炼所消耗的灵晶,差不多是十日一颗,按照沈石前头在红蚌村赚取灵晶的速度,应该相对宽裕才对啊,为何他看起来一副窘迫无比的样子呢……

    ※※※

    五行殿在青鱼集中,就在白鹤堂西侧十余丈外,算是比邻而居。不过相比起白鹤堂每日人流不断川流不息的热闹景象,术堂之下的五行殿便是应了当日沈石教海星姑娘的那句话——门可罗雀。

    一般而言,炼气境修士在初阶境界,都只是不停地吸纳灵晶灵力,增进道行,但因为体内灵力薄弱,而五行术法从本质上来说,其实也是运用体内灵力与天地五行之力发生共鸣,从而施展种种奇异术法的道术,所以在初阶境界,炼气境修士一般是无法学会五行术法的。

    只有修炼至炼气境中阶,这时修士们体内的灵力已然积蓄到了一个不菲的地步,可以勉强开始驱动五行术法,同时也因为在炼气境,修士们并没有道术神通可以修炼,更不用说那些祭炼法宝法器了,所以选择一二五行术法,是这个阶段绝大多数修士的选择。

    不过众所周知的是,五行术法自古以来便以繁杂艰深闻名,区区最低级的一阶术法,威力小,修行的难度却堪比凝元境后一些普通的道法神通,实在是性价比极差的一种法门,若不是实在无法选择,多数修士都不会修习五行术法的。

    事实上,除了那些在江湖上飘荡朝不保夕的散修常会修习五行术法外,一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在炼气境时许多人根本就不会去浪费精力修行这种法门。便是青鱼岛上,也有许多炼气境中阶的弟子没打算学五行术法。

    沈石与孙友来到五行殿外的时候,只见十多丈外白鹤堂那边人声鼎沸,自己这里左看右看,好像就只有他们两人,不由得都是相视苦笑。

    摇摇头,沈石与孙友一起走了进去,五行殿虽然看起来生意清淡,但本身修建的还是颇为宽敞阔大,看着十分气派,光是那扇大门便有丈许高。

    沈石刚刚踏过门槛,忽地一怔,望向殿内前方某处,吃了一惊,愕然道:“青……钟师妹,你怎么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