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五十七-五十八章


    第五十七章搜寻(上)

    狂风暴雨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天际乌云集聚低垂,看起来就像是狰狞的凶兽对着人间咆哮怒吼,漫天风雨,卷起了惊涛骇浪,一阵阵地冲刷着沧海中的岛屿仙山。

    青鱼六岛是凌霄宗专门开辟出来供新人弟子包括过往炼气境弟子安住修炼的所在,平日里除了为数众多的炼气境弟子,岛上还有数量不少的凌霄宗亲传弟子驻守此地。这些亲传弟子最差的道行也都修炼到了凝元境,其中更有几位杰出了得之人,已然修炼到了更进一步的神意境,便是在凌霄宗宗门之内,也已是不可小觑的人物。

    众多亲传弟子中,自然是以如今声势最盛、名列“凌霄三剑”之一的王亘为首,事实上,宗门里也的确是委王亘以重任,命他主持这青鱼六岛上的一切大小事务。除王亘外,还有许多凌霄宗门下的杰出弟子在这青鱼岛上,有些是平日协助王亘处置诸般事务的,有些则是凌霄宗门下诸多重要堂口委派下来处理新人任务的,还有些人则是受宗门委派,看守青鱼六岛上一些重要所在,目的不一而足,但在眼下这个时候,除了几处实在离不了人的重要地方,青鱼岛上所有的亲传弟子,都已经被王亘召唤至青鱼集轩日堂中。

    甚至于除了这些道行高神的亲传弟子,就连在岛上修炼还未突破的炼气境弟子,也有不少人是被顶着大风大雨叫了过来。

    轩日堂大堂之内,此刻已经站满了人,其中更是有众多亲传弟子,这副景象在青鱼岛开岛之后都是极少见的,许多平日认识但分置各处的凌霄宗弟子都是三三两两站在一起,彼此之间环顾左右,小声地谈论私语着。

    而在大屋前方主座位置,身为众人关注焦点的王亘面色冷峻,平日便不怒而威的样子今日看起来似乎更是隐隐有股逼人的气势,亲传弟子中都有不少人有点背震住,更不用说那些道行不高尚在炼气境的年轻弟子了,事实上,王亘突然叫他们这数十人前来轩日堂这里究竟为何,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楚。

    王亘身材高大魁梧,站在那里自然而然就是人群焦点,气势逼人,此刻站在一张临时搬过来的桌边,身前桌面上摊开一副大图,看着像是青鱼岛的地势方位简图,同时不停挥手叫人上来,一般都是道行在凝元境之上的亲传弟子,然后一个个人他在地图上划定了一个范围所在,叮嘱他们过去搜索找人。

    被叫到的亲传弟子一个个都是点头答应,外头虽然风暴肆虐,但对于道行在凝元境之上的他们来说,只要不当真陷入传说中蕴含天地巨力的风暴中心,普通外围的风雨大浪,其实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而除了王亘在那边冷着脸紧皱眉头,一一细致地布置着,郑哲也站在他的身旁,时不时就叮嘱旁边过来的同门几句。除此之外,还有两位亲传弟子站在他们身旁,但都是一声不吭,王亘也没理会他们的意思,从一开始就让他们站在旁边,看上去这两位的脸色都很难看。

    轩日堂下,有不少还没被叫到的亲传弟子在那边窃窃私语,低声交谈,其中有一人小声道:“阵堂的钟青山、许白川怎么回事,一直站在那边,还一副黑脸跟家里死了人似的?”

    旁人有人冷笑一声,道:“废话,这次丢了的人就是阵堂下的新弟子,王亘师兄大怒之下,哪有他们两个的好果子吃。”

    跟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另一位凌霄宗弟子看起来身形较矮,却是前头去贴风暴告示时失误了的那位林姓弟子,这时向前头看了一眼,啧啧两声,道:“看起来他们被王亘师兄教训的不轻啊。”

    前头第一个说话的弟子看了一下,摇摇头,压低了声音道:“林虎,你今早不是还见过王亘师兄么,为何这次王师兄会发这么大的火,还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我看全岛上的亲传弟子十之八九都被叫到这里准备去找人了?”

    旁人一人哼了一声,道:“你傻啊,别忘了过往在这青鱼岛上主持事务的都是宗门里诸位长老师伯,只有从今年开始,宗门才定下让咱们这一辈中的杰出弟子过来主持青鱼岛事务。这头一回做事就出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纰漏,换了是你,不也得怒火中烧受不住啊!”

    最前说话的那人恍然大悟,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倒是把这一茬给忘了。”说罢,他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偷偷向前头王亘那边瞄了一眼,脸上悄悄带了几分诡异神情,对身旁二人低声道,“话说,我可还记得前些日子为了争这个位置,宗门里几位道行高深的师兄师姐们可是明争暗斗了好一阵罢?”

    林虎嘿嘿一笑,面上带了几分讥嘲之意,道:“谁说不是呢,凌霄三剑这三位,听说都有意此位,另外孙宏孙师兄道行声望都是极高,家世更是不用说了,前一阵子不也是热切的很,结果最后掌教真人还是选了自己亲传的弟子杜师兄。不过说来说去,还是王亘师兄运气好啊,明明板上钉钉的事了,偏偏杜师兄做了那等错事触怒掌教真人,这事才落到王师兄头上的。”

    旁人那位凌霄宗弟子笑道:“如今门中弟子谁不知晓,掌教真人最是看重实干做事的性子,再加上主持青鱼岛事务这位置,等若是与未来新晋杰出的师弟师妹们有半师之谊,既得人脉又有声望,加上这年轻一辈中首选主持大事的名头,未来王师兄在宗门里地位必定是水涨船高,谁也挡不了的。可谁知就会出了这种事……”

    旁边林虎又是冷笑,看着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忽然只听前头王亘突然开口叫了一声:“林虎。”

    林虎身子一震,脸上神情瞬间就换了一副恭敬之色,一溜小跑就跑到王亘身旁,一副谨慎恭顺的模样,倒是让在他身后那两位凌霄宗弟子看得有些目瞪口呆,其中一人道:“乖乖,林虎这家伙,脸变得挺快的啊。”

    王亘那里也没有与林虎多废话,直接在地图上指明了一处海滩让他冒着风雨立刻前去搜索,林虎满口答应,王亘点点头便又去叫唤下一个亲传弟子,林虎刚想走,却是又被站在旁边的郑哲抓住,仔细叮嘱了两句。

    如此一个个吩咐下去,王亘处置的快速又细致,很快便将一众亲传弟子都安排完毕,让人出去寻找,片刻之后,轩日堂主屋堂下,还站着几十人,便差不多都是炼气境的弟子了。

    这些人都不是今年刚入岛的新人弟子,而是以前入岛修炼但仍未突破的老弟子,若是仔细分辨一下,会发现像苏河这样的弟子也在其中,好像正是当日新人入岛时候,凌霄宗安排下去给新人做督导师兄的那些人。

    王亘回过头来,看着众人,面色冷峻,目光也是严厉,众人被他其实所慑,一时间纷纷低头,竟无人敢与王亘对视。

    王亘也不废话,直接道:“你们都是身有督导之责的师兄,现在去白鱼湾新人洞府,一个个敲开洞府点人头,把各自名下的新人弟子都给我查一遍,若有缺漏走失的人,立刻过来回报于我!”

    话说到最后,他语气已是带了几分凌厉。

    众人连忙答应,当下也顾不得外头风大雨大,一个个都是蜂拥而出,向那白鱼湾而去。

    ※※※

    轩日堂中,众人逐渐散去,包括之前一直站在王亘身旁黑脸郁闷的钟青山、许白川两人,也是跟着众人出去搜索,大屋之内,这时只剩下了王亘、郑哲二人。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王亘面上神色才松弛了几分,露出几分疲惫之色,揉揉眉心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但脸上那深深的焦虑之色,仍是挥之不去。

    郑哲走到他的身旁,轻声道:“师兄,你让人去白鱼湾,莫非是怕除了钟青竹外,还有其他新人弟子也走失了?”

    王亘点点头,道:“前头是我疏忽了,只看着那些堂口地方,却忘了那里多是世家子弟,新人弟子中有些没*没门路的,在岛上就未必能接到好任务,万一漏掉了几个……”说罢,他脸色又是阴沉下来。

    郑哲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迟疑了一下,还是安慰道:“能拜入宗门修行的,都不会是傻子,普通人看到这等风雨,也会早早回洞府躲避,师兄不必太过担忧。”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王亘缓缓吐出一口气,心情实在有些郁闷,忽地一拍手边椅背,恨声道,“那林虎真是废物,小小一件贴告示都做不好,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这次过后,定然要好生惩戒一番。”

    郑哲嘴角抽搐一下,心里为那位林虎默哀片刻,还想着要不要再硬着头皮为林虎求求情,便见王亘猛然起身站起,似下了一个决心,面色坚毅,道:“你在这里等着众人回报,我去岛外海中搜索一番。”

    郑哲大吃一惊,连忙上前阻挡道:“师兄,这万万不可,如今风暴正盛,风雨交加,这岛上还好,若是妄去岛外,极有可能误入风暴中心,一个不小心就有性命之危啊!”

    王亘身子微微一顿,但还是沉声道:“我有法宝‘天龙鼎’护身,应无大碍,而且那走失的人……”他长吸了一口气,目光如刀,凛然道,

    “不管怎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第五十八章搜寻(下)

    阴云密布的天空里,狂风暴雨已经肆虐了整整一个晚上,但仍然没有停歇减退的迹象。风大雨大,惊涛骇浪,仍是一波波仿佛永无止境般冲刷着伫立在沧海中默默苦忍的青鱼岛。

    而在王亘果断而坚决的处断下,在这幅凄风苦雨貌似平静的外表下,整座青鱼岛却已经翻腾起来,到处都有凌霄宗弟子在搜索找人,顶风冒雨飞天入水,白鱼湾新人洞府前也是一片吵闹喧嚣,一座座洞府石门都被叫开,面色严峻的督导师兄们同样冒着风雨仔细查看,指点人数。

    而与此同时,在某个偏僻而狭小深邃的天坑底部,沈石与钟青竹则是在最初的兴奋过后,终于不得不再次面对可能是无法摆脱的绝境。

    这条路,显然是选错方向了。

    之前在洞穴深处的黑暗中,两人一路爬行乃至到后头见到荧光石隧道,一路走来,虽然地势不平坑坑洼洼,但洞穴里并没有其他岔道,基本上两人就是一路走了过来,而置身于此,显然他们起初选择的方向是错误的。

    绝壁高达百余丈,高耸入天,岩壁光滑陡峭,以他们两人如今的状况,又无什么道行在身,毕竟都只是刚刚开始修炼的新人弟子,无论如何是不可能从这里跑出去的。而在天坑底部,借着天上阴暗的光亮,可以看到这底下差不多十余丈方圆,除了前头约莫占了一半地方的一处水潭,周围都是坚硬石壁,也就是他们身后一个山洞,除此之外,更无其他出口。

    看着眼前这一幕,沈石与钟青竹都是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脸色皆是苍白,刚才因为看到希望以为即将得救的兴奋与气力,此刻都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地从身子里消散开去。

    疲倦与痛楚,就像那个洞穴深处的黑暗一样,从身子的每一个角落都发出叫喊,蜂拥而至,让他们两人无力支撑。

    钟青竹首先支持不住,倚着石壁慢慢坐到地上,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脸上已是没了血色。沈石看起来稍好一些,但是脸色同样难看之极,无论是谁面对生死绝境,都难以保持平静,更何况他终究也只是一个少年。

    过了一会,他也缓缓地在钟青竹身旁坐下,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钟青竹脸色苍白,看了他一眼,低声道:“石头,咱们怎么办?”

    沈石缓缓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参天绝壁,摇摇头道:“这里出不去了。”

    钟青竹咬咬牙,道:“那咱们往回走?”

    沈石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钟青竹问了这句话以后,也是自顾自苦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了。

    两人在那洞穴深处侥幸生还,身上都是已经多处受伤,虽未致命,但加在一起也不是轻易好受的,其中钟青竹的左手更是摔断了。在这般情况下,两个人彼此支撑,在黑暗中苦苦摸索,于水洼中匍匐爬行漫长距离,一直坚持到了此处,实在已是超越他们这个年纪的奇迹,哪怕是再来一次,又或是只有他们单独一人在那片黑暗中,到底能不能走出来,其实也很难说了。

    而此刻若是再回头,另一个方向到底是否就一定能走回之前的入口且不说,在那一片幽深可怖完全漆黑的洞穴里,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有毒虫怪兽,这一路走来没有岔路,那往那个方向行进时,山洞里就一定也是没岔道路口了吗?

    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人几乎都是用尽了所有气力才挣扎到此,再回头走一次,能不能回到原先醒来的洞穴中间位置且不说,那黑暗的前方,到底还有多少漫长的甬道需要摸索着爬过去?他们两人,真的还能支撑下去吗?

    没有人是傻瓜,至少沈石和钟青竹两个人都不是,这里面的关节危险处,哪怕他们年纪不大,但细思之后,又怎么会想不到,想不通?

    不走,多半要困死于这里;冒险回头,也几乎可以肯定是要死在那暗无天日阴森可怖的洞穴深处。

    摆在他们两个人面前的,竟然就是这般绝望的两条路。

    ※※※

    沈石靠着石壁,双眼无神地望着天空,那一个被绝壁关住只露出一片小小地方的山口,阴云依然密布,风雨依旧吹拂,只不过因为山壁阻挡,到了他们这天坑底部,原本肆虐狂暴的风雨倒是都平静了许多,变成悠悠飘荡的雨丝,缓缓飘落下来,打湿了他们头发衣服,可是无论沈石还是钟青竹,这个时候都没有力气再去注意这点雨水了。

    天坑之下一片幽静,或许是因为这里有一处水潭的缘故,底部的石壁显得很是湿润,青苔随处可见,从天空中飘落的雨丝纷纷扬扬,落在那清澈的水潭里,荡起一阵阵的涟漪,交错着细雨无声的哀愁。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石忽然开口道:“你想回头再走一次吗?”

    钟青竹背靠着石壁,身子似乎觉得有些寒意,情不自禁地向沈石那边靠近了些,当两人的肩膀靠在一起时,她似乎感觉到了几分安心,脸色也松缓了一些。在听到沈石的问话后,钟青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如果回头走,咱们能走出去吗?”

    沈石沉默了片刻,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自然就是没把握,看看他的脸色,便知道就连沈石自己,也是对回头的路抱以悲观。钟青竹摇了摇头,道:“如果一定要死的话,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想回到底下去。”

    沈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背靠石壁,同时感觉到钟青竹肩膀倚靠过来淡淡的温暖与莫名的幽香,心里好像突然觉得好受了些。

    然后他就想到了一件事,忽然身子动了一下,钟青竹很快察觉到他的异样,转头问道:“怎么了?”

    沈石似有几分迟疑,苦笑了一声后,道:“我刚才突然又想起前面我想问你结果又忘了的那件事了。”

    钟青竹道:“是什么?”

    沈石吸了一口气,道:“前头不是说到灵晶当饭的事么,我那时就想问你,你现在身上有带着灵晶么?”

    钟青竹神情一动,眼中顿时多了几分光彩,他们两人都是开始修道的新人,只要身上带着灵晶,一旦开始修炼便可以恢复体力,哪怕是被困在此处,有了灵晶灵力的补充,便不虞有饿死的危险,毕竟他们刚刚入门开始修炼,所需灵力极其微小,哪怕只有一颗灵晶也能支撑他们数日不死。

    有了这段时间,也许会等到救兵到来呢!

    一念及此,钟青竹顿时欣喜起来,眼中带了几分期翼,道:“我、我出门拾贝时没带灵晶,你带了吗?”

    沈石以手扶额,苦笑道:“我也是怕带在身边万一丢了,会耽误修行,所以也将灵晶放在洞府中,准备晚上回去修炼的。”

    钟青竹怔怔无言,半晌后终于是失望垂头,沈石也是默然无语,抬头看着这漫天风雨,只觉得所有的路都已走到尽头,再也没有生路可言,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

    ※※※

    绝壁之下,风不大,雨在下。

    青苔暗绿,潭水幽幽,水边几丛野草,簇拥三两野花,在这幽深无人的深谷处,独自吐露着淡淡春意。

    坐了很久,身上的疲惫终于好像消退了些,勉强算是恢复了些许精神。在最初绝望的打击后,沈石还是勉力振作了一下精神,怀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在这天坑底部绕了一圈,仔细查看了一番,希望能找出些许可以离开的路径。

    但是到了最后,石壁森森,终究还是断绝了他所有的希望。

    站在水潭边,他慢慢回过身来,那个山洞洞口处,钟青竹也撑着石壁站起,正抬头向他看来。

    迎着钟青竹的目光,沈石只是缓缓摇摇头,钟青竹脸上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但显然心中多少还是早就预料到是这个结果,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慢慢走了过来。

    雨丝落在她的鬓边脸上,趁着她的脸庞越发的苍白。

    沈石皱了皱眉,道:“你手上的伤还没好,还是回山洞那边没雨的地方休息一下罢。”

    钟青竹目光落在两人身旁的那一处水潭上,看着清澈的潭水,轻声道:“休息一下又能怎样呢,还不是一样等死?”

    沈石默然无语。

    钟青竹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很是柔和,过了片刻,道:“石头,要不你去山洞里面,过一会再出来好不好?”

    沈石皱了皱眉,道:“我没事啊,不用过去躲雨的。”

    钟青竹苍白的脸颊上忽然似有一道淡淡红晕掠过,哪怕是在这绝境之下,仍是带了几分羞意,却又似不愿意去责怪眼前这个男孩,只是轻声道:“如果一定要死在这里的话,我也想死得干净些。刚才一路过来都在水里爬着走着,身上脏死了,我想在这水里洗一下……”

    沈石呆了片刻,这才醒悟过来,钟青竹的意思是想要在临死前,在这水潭里将身子洗干净后再安心等死,一时间只觉得尴尬无比,同时心里莫名的又是一阵悲凉,深深地看了一眼钟青竹,然后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你洗好了就叫我,我才出来。”

    钟青竹红了脸腮,只点头低声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听着身后脚步声慢慢走远,钟青竹兀自觉得自己脸上发烧一般有些发烫,望着眼前那片清澈的潭水,一时间似乎有些痴了,过了片刻之后,她才轻轻叹息一声,抬起自己没受伤的右手,伸到胸前,慢慢解开第一颗扣子,然后又伸手去解第二颗。

    忽地,就在这时,在她身后猛地传来沈石一声惊呼:

    “哎呀!”

    脚步声一下响起,竟是沈石快步从身后跑了过来,钟青竹大吃一惊,瞬间面红耳赤,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胸口,虽然只有一颗扣子解开也没怎么露出肌肤,但是这个瞬间她心中莫名如小鹿乱撞,同时也有几分薄怒与恼羞,回头向沈石瞪去,心想这坏人,难不成是有了什么怪念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