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五十五-五十六章


    钟青竹转过头,神情有些奇怪地看了沈石一眼,沈石看看她,道:“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手上伤处又痛起来了?”

    “唔……没有。”钟青竹摇摇头,把目光转开了。

    从那条黑暗幽深又窄小的洞穴中一路爬行过来,直到这里,他们两人才算是真正可以站直了身子,不由得都有一种放松的感觉。钟青竹慢慢向前走了几步,站到了荧光石闪烁明灭的隧道中间,只见点点光辉如苍穹里柔和轻淡的星光,带着点点美丽的银色,在她头顶四周闪亮着,轻轻将她簇拥起来。

    四下里,悄然无声,沈石也没有说话,只是默然地看着那个少女面上带着一丝喜悦,双眸闪亮似倒影着漫天星光,哪怕这一路走来她伤痕累累有些肮脏,但此刻在这般光辉照耀下,她却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子,温柔美丽,不似凡人。

    钟青竹带着笑意,慢慢张开双臂,就像是她想好好拥抱这美丽的光芒,这人生未见的瑰丽奇景,在这一刻拥入怀中,仿佛只属于她一个人。

    “哎呀!”

    只是下一刻,她忽地叫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捂住左手脸色发白。沈石走了过去扶住她,没好气地道:“喂,你的手断了啊,别没事就乱举乱动的。”

    钟青竹脸颊微微一红,低下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对不住……”

    沈石叹了口气,道:“你又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动不动就说对不住吗?”顿了一下,看着钟青竹脸色不太好看,似在强忍,摇摇头道,“手痛不痛?”

    钟青竹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不痛……”

    沈石皱了皱眉,道:“不痛吗?”

    钟青竹迟疑了一下,声音变小了一些,道:“有点痛……”

    沈石看了她一眼,见钟青竹捂着自己手臂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片刻之后,便见她漂亮清秀的脸上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差不多是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很痛……”

    “你……”沈石差一点就对她无语了,反正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性子的女孩,只是现在看着她这般可怜模样,心里莫名也是一软,走过去轻轻扶住她的左手。

    “嘶……”钟青竹皱眉咬唇,嘴里发出一声颤音。

    沈石皱着眉头,道:“是哪里疼?”

    钟青竹忍着剧痛,用右手往左手肘部指了一下,正是前头摔断的伤处。沈石一时也是想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也不敢再轻易去碰触钟青竹的伤口,抬眼一看,只见刚才黑暗中胡乱做了个绳子把手臂吊在她脖颈上的布条已经滑落下来,便试探着想把她的手臂举高些再套入那绳圈。

    谁知才把手臂太高少许,钟青竹便是痛哼出声,同时眼睛里有些微微发红,显然是痛得厉害了。沈石吓了一跳,登时便不敢再乱做,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的手要怎么摆才不会痛?”

    钟青竹迟疑了一下,道:“就这么垂着,不去动它,会好一些,可是走来走去总会碰到摆动,所以就很疼。”

    沈石“唔”了一声,沉吟片刻,目光扫过还兀自挂在钟青竹脖子上那条垂下的布条,忽地眼前一亮,道:“呃,我有个法子。”

    说着走上前,从钟青竹脖子上取下了那根绳子布条,拿到手上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刚才随意撕下的这东西实在是既粗糙又难看,不由得有些尴尬,干笑道:“事急从权,你别在意啊。”

    钟青竹没说话,脸颊微红,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沈石拿着这布条,让钟青竹把左手自然地垂在腰侧,然后从手腕处饶过,直接穿过腰身绑在她的身上,将左手固定在身子一边,退了一步打量了一下,又觉得刚才这条绳子好像有些短了,似乎不太稳固,看着随时会脱落出来一般,想了一下,干脆借着周围荧光石的光亮,又唰唰唰从身上用力撕下了几块布条,这几番折腾下来,顿时把身上这件凌霄宗弟子服给撕的破破烂烂。

    钟青竹将这一幕都看在眼中,微微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不知为何欲言又止,到了最后,她只是默默地看着身前的沈石,在这黑暗冰冷的山洞里,周围是点点闪烁温柔如星光的银色光辉,照亮了他认真而专注的脸庞。

    撕下布条,交缠一起打成死结,用力扯紧,然后分作两条,一条绑定了她手腕在腰侧,另一条避开手肘,从手臂上方接近肩膀处又绑了一圈,却是绕过了钟青竹的胸前从右手的腋下穿过,如腰身一般紧紧缠了一圈,终于是彻底地将她的左手固定在身旁,再也不会随意乱动了。

    不知为何,钟青竹的脸腮忽然好红好红,特别是在沈石帮她绑着第二条固定手臂的布条时,身子都下意识地摆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后退躲开。可是就在她抬头时候,只看见那男孩站在自己身前,一脸认真,微皱着眉头,一副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弄疼她的样子。点点星光温柔如水一般,悄悄从他身后头顶洒落下来,他的额头隐约见汗,目光如此清亮,与星光交织在一起,深深映入了她的眼帘心间。

    这一脚,终究是踩不出去。

    所有的冰冷与黑暗,畏惧与恐怖,仿佛都悄然而退去,只剩下这仿佛梦境般的星光里,那个男孩温和、关怀而专注的眼神。

    ※※※

    “呼”,沈石长出了一口气,退后一步转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发酸的脖子,满意地看了看绑好的绳子,哈哈一笑,道:“好啦,这下你就不用担心手臂乱动碰到伤处了。”

    钟青竹微微垂眼,忽然间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与脸庞,仿佛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轻轻地点头。

    沈石忽然“咦”了一声,带了几分惊讶,道:“钟青竹,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钟青竹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脸颊之上烫得不行,似乎就要烧起来一般,头颅垂得低低的,似乎连抬起的勇气都在瞬间失去了。

    片刻之后,她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手掌附在自己的额头,片刻后,便听沈石带了几分犹豫,在那边自言自语道:“好像也不烫啊,不像发热的样子……”

    钟青竹猛地抬头,看向沈石,只见沈石站在身前不远处,正一脸疑惑不解地看过来,虽然看着很顺眼,但还是觉得有点冒傻气。

    “傻瓜……”她情不自禁小声地说道,可是不知为何,心底却好像软软的,好像有一种奇怪而说不出的欢喜,又好像并不是如此,连她自己也不明白。

    山洞中很是安静,虽然钟青竹声音很小,但沈石居然还是听到了,顿时大怒,瞪眼道:“什么,我费这么大劲帮你,你还说我傻瓜!”

    钟青竹抬头看着他,嘴角慢慢露出几分笑意,脸上的红晕稍稍退去,却仍如桃花一般娇艳美丽,而她看着这个男孩的目光,仿佛也如同水波一般。过了一会,只听她带了几分温柔笑意,轻声道:“沈大哥,你不是傻瓜,从没人像你这般对我好的,你是个好人。”

    沈石呆了一下,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虽然不太明白为何钟青竹突然变成了这般有些奇怪的模样,但这时一眼看去,这淡淡星光里,身前的女孩身上却是散发出他从未见过的异样美丽,甚至带了几分耀眼的余晖,让他刚刚升起的怒气转眼就不知去了哪儿,本来紧绷的脸也撑不住了,抓抓头后退了一步,讪讪道:

    “呃……那、如果不是骂我,那就算了。”

    “噗嗤”一声,却是钟青竹忽然笑出声来,嘴角弯弯,眼若晨星,笑颜如花般娇艳美丽。

    ※※※

    风雨如晦,席卷天地,整座青鱼岛都似沉浸在一片灰蒙蒙的雨雾之中,远远望去,就像一尾巨大青鱼,在凄风苦雨的沧海中游动。

    青鱼集轩日堂中,书房里的气氛僵冷无比。

    王亘一下子黑了脸,拍案而起,盯着一脸焦急之色匆匆赶回的郑哲,喝道:“阵堂那边什么意思,怎么会少了一人?”

    郑哲苦笑一声,道:“我过去之后,在阵堂当值的钟师弟与许师弟正在清点人数,点来点去数了几遍,发现确实是少了一人。”顿了一下,郑哲瞄了一眼王亘的脸色,还是轻声道,“两位师弟也是在那里急得不行了。”

    王亘怒道:“若是事情办好了,还有什么好急的!”

    郑哲尴尬一笑,不敢再多为那两人求情说话,王亘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沉声道:“走丢的是什么人?是老弟子还是新人?”

    郑哲道:“钟、许两位师弟查过人头,现如今不在场的是一位刚刚上岛不久的新人女弟子,名叫钟青竹。”

    “钟青竹……”王亘眉头皱起,思索了片刻,抬头看向郑哲道,“姓钟,又是青字辈的,莫非是流云城钟家的子弟?”

    郑哲点点头,道:“是钟家出来的,不过听钟师弟说,这位小师妹虽然出身钟家,与他同源,但在家里地位不高,并不得钟家重视,从血脉上讲也算是边远旁支。”

    “钟青竹、钟青竹……”王亘似乎并没有将郑哲宽慰他的话听入耳中,站在那边反而是眉头紧皱,似乎在仔细回想,思索着什么,“这名字,怎么总觉得有几分耳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