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五十一章 巨浪


    万仞仙山高耸入云,屹立于沧海之中千百万年,始终巍然不动,看遍了涛生涛灭,看尽了波澜起伏。

    凡人所见,只是那云端之下如画青山,绵延山脉气势雄浑,却不知云端之上又有洞天,仙家胜境九天之上,种种瑰丽奇景,神奇如梦幻一般,言辞难以尽述。

    一轮金乌高悬天际,放射万道灿烂金光照耀天地苍穹,氤氲云层弥漫蒸腾,层层叠映,最后化作一道经天长虹,如金芒似大道,挂于金虹山巅,变作人间一道奇景。

    金虹之下,雄山之巅,有一座巍峨阔大的宫殿,白玉雕栏青石为砖,盘龙雕凤祥瑞皆在,鹤鸣声声乘风翱翔,一派仙家气象,便是凌霄宗重心所在的巍巍凌霄殿。

    殿名凌霄,自在九天之上,斜倚殿堂玉栏举目远眺,便只见天地苍茫辽阔之极,脚下云层翻滚不休,隐见乌云集聚,电闪雷鸣藏于其中,茫茫沧海,风云卷动,正是一场风暴欲来之势。

    凌霄殿内,一人凭栏远望,浓眉长须,相貌堂堂,前纹太极阴阳,后有先天八卦,一身潇洒道骨仙风,令人见之便生崇仰之意,当是人间仙家,得道真人。

    除此之外,在这凌霄殿外走廊一侧,寻常值日弟子都早已退避,只有一人却跪在这位真人脚下,面带愁苦之色,面貌英俊,正是从那青鱼岛上失踪数日的康宸。

    此刻,平时性子活络的康宸却是一动不动地头伏于地,大气也不敢喘地样子,显然对身前这位真人十分敬畏,哪怕他跪了半晌,那位真人却丝毫没有叫他起身的意思,康宸也是老老实实地跪着,没有半分怨言。

    风卷云动,凌霄殿下乌云翻涌,变幻不定,一幕幕奇异景象都倒影在这位真人双目之中,此时若有人仔细端详他的双眼,便会发现那眼中目光深邃无比,倒映出人间万象,似看尽人间沧桑,又仿佛无底深洞,幽深无尽,世间景象入眼如沉水,无声无息悄然变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跪在地上的康宸才忽然听到身前传来一句话语,道:“谁让你去玄龟岛的?”

    康宸咬咬牙,道:“回禀师父,是弟子自己……”

    能被康宸叫做师父的,凌霄宗内只有一人,便是当今凌霄宗掌教真人,同时也是鸿蒙诸界人族修真泰山北斗般的巨擘人物,天下人无不崇仰的岑怀远真人。

    康宸的话才说了一半,却已经被怀远真人淡淡地打断,道:“你这是要骗我?”

    康宸身子一震,抬头看去,只见怀远真人缓缓转过身来,那双深邃双眼凝视看他,只一眼之中,康宸便觉得身上冷汗冒出,连忙垂下头颅,再不敢有所欺瞒,低声道:“弟子错了,是弟子心急欲救杜师兄,到处求人,王亘师兄本不欲多嘴,是被弟子缠得不行,这才指点一二。”

    “王亘?”

    怀远真人默然片刻,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康宸之后,缓缓转过身子,再度凭栏远眺,袖袍中一只干净修长的手掌,轻轻落在白玉栏杆上,手指慢慢地屈伸弹动着。

    如此又过片刻,便听到怀远真人沉稳的声音传来,听不出喜怒哀乐,难见声调起伏,只是淡淡地道:“既然你如此想见你杜师兄,不惜为此触怒师叔祖,便去黑云洞里陪他过几日罢。”

    康宸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却并没有任何其他反应,只是低声答应了一声,道:“是。”

    怀远真人不再言语,只是沉默地远远望向下方云层沧海,风愈狂浪愈大,一波巨浪冲天起,雷声动,电蛇亮,那一刻撕裂天空照亮云幕,都倒映于他双眸之中化作风云滚动,看穿虚妄破灭风雨,一眼似穿越茫茫海天,越过无数青山岛屿,瞬间而至,于暴风雨中望见那一座如龟小岛,静静地躺在金虹山下,沧海之中。

    ※※※

    青鱼岛上,小小海湾。

    沈石与钟青竹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还是沈石先反应过来,一纵身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在沙滩上走了几步,来到钟青竹的跟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道:

    “你是到这里拾贝的?”

    钟青竹脸上身上都沾染了不少沙粒,左手边还提着数个五色贝壳,除了拾贝这件事估计也不会有其他可能了,果然只见钟青竹点了点头,脸上兀自带着几分疑惑之色,道:“是啊,平日我们都在这附近几个海滩上拾贝的,对了,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啊?”

    沈石眉头一皱,却是从她话里听出了些许异样之处,不答反问,道:“我们?”

    钟青竹点点头,道:“是啊,除了我还有同样在阵堂接了拾贝任务的同门,有三十多人呢,平日都在这里附近拾贝……”话音未落,她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怔了一下,向四周看了看,随即目光又飘向了沈石过来的那个石壁后头,身子微动,似乎想走过去看看。

    “不用看了,我刚从那边过来,一个人都没有了。”沈石摇了摇头,道。

    “啊?”钟青竹明显有些吃惊,漂亮清秀的脸上也浮起一丝迷惑之色,道:“怎么会这样?他们都去哪儿了?”

    沈石对这个问题自然也是无法解答,沉吟片刻后,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这个时候天空中阴云密布,已然压得极低,连周围的光线都变得昏暗许多,犹如即将入夜的傍晚时分,而海风也不知何时开始,陡然猛烈起来,将两人的衣衫吹得猎猎飞舞。

    沧海之上,波澜起伏越来越大,浪涛翻滚不休,如欲倾覆,望之惊心;轰隆雷声,自厚重云层中隆隆传来,丝丝电芒,闪动穿梭于乌云之中,已是风雨欲来之势。

    这一刻,海星姑娘早上所说的话突然如此清晰地回响在沈石的耳边:今日或有暴风雨,风雨太大什么事都做不了,早些回去,最好就在洞府呆着莫出来,别在外头走动特别是在海岸边上溜达了。

    沈石忽然之间,只觉得身上一凉,隐隐出了一身冷汗。只是与此同时,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边钟青竹忽然“咦”了一声,伸出手掌平摊开来,感觉了一下后,道:

    “好像下雨了。”

    话音未落,便只听天际乌云中一声雷鸣,如雷神擂鼓当空咆哮,声震四野,豆大的雨滴瞬间掉落下来,哗啦啦落成一片。

    沈石脸色一变,嘴里低声道:“糟了。”说罢转头就像来路跑去,同时对钟青竹大声喊道:“快走,快走。”

    钟青竹以手遮头,看看天色,也察觉了似有几分不对,赶忙也跟在沈石背后跑去。只是才跑两步,忽然间钟青竹失声惊叫一声,手指沧海远方海面,叫道:“啊……那,那是什么?”

    沈石回头一看,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面上也是露出匪夷所思惊诧莫名的神色,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只见远处波涛起伏的海面之上,猛然卷起了一道空前巨浪,高达十余丈,简直就如一面巨大无比的水墙,正快速无比地向海湾这里冲来。

    隆隆之声,天地变色,仿佛沧海这只亘古怪兽终于从沉眠中醒来,露出了他凶恶无比的一面,整座大海都似妖魔苏醒,狂舞咆哮,波涛汹涌,海潮滚滚,中间那道巨大水墙,更是铺天盖地,势不可挡,要将一切胆敢挡在它面前的东西尽数碾碎。

    只片刻间,风雨之中,两个人的身子已经尽数被大雨淋湿,风狂雨烈,飘摇无助,眼看那巨浪滚滚而来,逃之不及。沈石猛回身,对着钟青竹大喊道:“这里有没有躲避的地方?”

    钟青竹这时看起来也是吓得六神无主,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沈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跟这个女子遇到一起时,似乎都特别倒霉的样子,心头没来由的一阵焦躁,一步冲上去抓住她的肩膀,狠狠摇晃了一下,怒道:“喂,醒醒,这里有没有躲雨的地方啊?”

    钟青竹一下子惊醒过来,脸色苍白,但还是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向后头,略带了几分哭腔,道:“那、那边,好像我记得有个山洞……”

    不等她说完,沈石已然大步向那边跑去,跑了两步察觉有些不对,回头一看却见那钟青竹居然还站在原地没动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不由得又是对着她吼了一句:

    “快跑啊,留在这里想死吗!”

    钟青竹身子一震,看了一眼那正在快速接近的恐怖巨浪,铺天盖地如狰狞恶鬼一般,哪里还敢站着,连忙咬着牙掉头向沈石这边跑来。

    沈石情急之下,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一把抓住她的手,拽着她就拼命跑去,同时口中大声喊道:“哪里,哪里,山洞在哪里?”

    钟青竹跑得没他快,但被他紧紧抓着手腕一路拉扯,跌跌撞撞地也勉强跟了上来,这时被沈石吼着,也是下意识地向前方山壁深处指了一下。风大雨大,似乎迷离了他们两人的眼神,明明身子就在一起,说话声却好像很远很远,非要大声喊着才行:

    “那边,山壁下面……”

    沈石奔跑中抬眼一看,果然见山壁下面有个黑幽幽的小洞,看着不过一人来高,里面是何动静也看不清楚,但是这个时候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闭着眼睛也只能往那边冲过去了。

    水浪滔滔,滚滚向前,转眼已漫过原本的海岸线仍不停歇,一路向前,如肆虐的怪兽席卷一切,冲向前方那两个弱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