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四十一章 求情


    沈石离开红蚌村后,在返回青鱼集的路上找了个僻静林子,瞅着左右无人便钻了进去,将自己的衣服摊开挂在林中树梢上。(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海岛上虽然湿润,但海风永不止歇,便是林子边缘也有风,如此晾了一会,倒是很快就干了。

    沈石将这些衣物抖搂几下,重新又穿回身上,便觉得顿时轻松起来,虽然在红蚌村里宰虾剥虾搞了一天,后头还有了差点在海里淹死的一幕,到现在仍有些疲惫,不过精神上倒是不错的。

    走出林子,大步向回走去,这条从青鱼集通向红蚌村的道路,因为并没有其他的分岔口,所以在去红蚌村的少年纷纷走掉之后,路上顿时便冷清下来,在这个眼看就要夕阳西下的时候,更是只剩下了沈石一个人。

    来时热热闹闹,回时孤单寂寥,前后情景真是差距颇大,不过看起来沈石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脚步轻快地走在路上。如此走回青鱼集的时候,眼看西边天际的太阳离遥远的海平线似乎又近了些,映出一片灿烂的晚霞,同时倒影在苍茫无际的海面上,染红了一大片海面。

    青鱼集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复白日里的热闹,许多凌霄宗的弟子看起来都已经返回了自己的洞府,就连道路两侧那些有些碍眼的商铺看过去也关门大半,似乎在这青鱼岛上,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早早歇息,与俗世里那些繁华大城中哪怕直到天黑依然灯火辉煌的模样截然不同。

    沈石本想着顺便找两家商铺进去看看,但随即一想以后日子还长,倒是不急于一时,看着这青鱼集中一片清冷,他便也不多呆,直接便顺路走了回去,向着自己那座位于白鱼湾的临海洞府走去。

    在踏出清冷的青鱼集时,他脑海里正在想着,孙友、贺小梅与蒋宏光他们三人,离开红蚌村后找到了什么合适的任务吗?

    ※※※

    沈石沿着平坦宽阔的海滨大道一路走回至那座宁静美丽的白鱼湾时,天色已是渐渐暗了下来,天空变得黯淡,一抹残阳正照在这片海湾里,风平浪静的海面轻轻涌动的浪潮,一**似情人温柔的手,抚摸着洁白的沙滩。

    已是黄昏时候,但出乎沈石意料的是,在他本以为这里也应该是一片寂静寂寥的地方,眼下看着居然比青鱼集那边似乎还热闹了不少,居住在这片海湾中的许多新人弟子们有不少人都从洞府里出来,在这片漫长而漂亮的沙滩上玩耍走动,残阳余晖落下,洒在每一个少年男女的身上,照出他们开心的笑容。

    毕竟,来这里的都还是十多岁出头的少年吧。

    或奔跑于沙滩之上,或跳跃于海水之中,溅起了无数白色浪花,溅湿了几许衣衫罗裙,笑声在海风里飘荡传扬,给这个黄昏额外增添了几分活力。

    沈石一时之间,也不想立刻回去洞府了,而是走到沙滩边缘,随便找了块石头坐下,凝视着这片热闹的海滩,安静地眺望着远处沧海深处,那一轮即将落山的夕阳。

    海风阵阵,吹拂起他的头,仿佛一天的疲惫,都在这一刻消散在清新的风中。

    脚步声忽地想起,有两个身影从他身边走过,其中一人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沈石抬眼看去,只见却是钟青露钟青竹姐妹二人,钟青露当仁不让地走在前头,手中还抓着一个小袋子,不时从里面掏出些零嘴吃着,微胖的脸颊有些淡淡的红晕,看去居然比白天顺眼了一些,至于钟青竹则依然是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跟在这位堂姐身后。

    钟青露显然认出了沈石,眼光看着就不算太友好,不过白日里得罪她最多的毕竟还是孙友那家伙,沈石只是无辜连带,所以看起来钟大小姐似乎也没有特别针对沈石的打算,只是又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像只骄傲的小孔雀般,一甩头径直离去。钟青竹在她背后略带歉意地对沈石笑了笑,连忙也跟了上去。

    沈石揉了揉眉心,摇头苦笑不语。

    当最后一道夕阳余晖终于还是随着太阳沉入海面而消散的时候,白鱼湾里终于是到了入夜时分,众多的少年纷纷离开海滩,返回自己的洞府,很快的,这片海滩上重新恢复了宁静,只剩下黑暗中海浪潮汐涌动的声音,在夜晚海风的吹拂下,仿佛永无止境地回想着。

    沈石也回到了自己那座“甲四十一”洞府,用云符开启石门进去之后,本以为会是漆黑一片的洞府,却在他关闭石门后,突然从洞府顶端石壁上亮起了四道光芒,温和如夜晚星辉,洒落在这座洞府里,顿时让这里亮堂起来。

    这一下倒是让沈石吓了一跳,昨晚他在这里休息的时候,可还没有这种异状,当下走到洞府里抬头向头顶看去,只是坚实的石壁上不知何时多了四颗拳头般大小的明珠,那些光芒正是从这些珠子上散出来的。而在四颗珠子的中间石壁上,还有一处巴掌大的八卦玉盘,借着明珠光辉,还能看到上头隐隐有云气转动。

    沈石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进门时,那石门上的八卦锁,略一沉吟后,便掏出身上的云符,尝试着向那头顶石壁上的八卦玉盘挥了挥,果然片刻之后,只见云气流转,那八卦玉盘有了反应,四颗明珠立刻缓缓暗了下来,洞府中陷入了黑暗。

    过了一会,沈石又挥了挥手,珠光再度亮起。

    这算是今天才开放的神奇洞府奇术么,沈石仰头看着这神奇的明珠,心中赞叹不已。有了这样四颗明珠,倒还真是方便了许多,至少不用在夜晚点燃烛火看书了。

    只不过……沈石缓缓在桌旁坐下,喜悦之色稍退,眉头却是微微皱起,为何这种禁制不在昨日就放开,偏偏要迟上一日呢?

    ※※※

    青鱼集,轩日堂。

    王亘盘坐于蒲团之上,看着同样坐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的康宸,脸色不善,面沉如水。而康宸则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干笑着不敢说话,对王亘投来的目光也是躲躲闪闪,不愿直视。

    “哼……”王亘冷哼了一声,不再去盯着康宸那张虽然帅气英俊的脸,随手去身边茶几上倒茶水喝,康宸一下子蹦了起来,几步冲到茶几边,一副狗腿模样地倒了一杯水,然后递到王亘身前,赔笑道:“师兄,喝茶喝茶。”

    王亘撇了撇嘴,一脸没好气地接了过来,喝了一口,又是冷笑一声,道:“说罢,白鱼湾那么多洞府的‘星辉珠’是怎么回事?”

    康宸干笑一声,道:“师兄,我、我这不是一时事多,忘记去开禁制了……”

    “呸!”王亘一副根本不信的样子,瞄了他一眼,道,“你倒是贵人事多了,心里多个鬼才是真的罢!”

    康宸搓搓手,又偷偷抬眼瞄了一下王亘,见他一脸冷淡,配着他原来高大沉雄的气势,可谓不怒而威,康宸平日里就怕这位王师兄几分,这下知道怕是躲不过去,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了,道:“我是去找甘师姐了,求她一起去请云霓师叔出面,帮杜师兄求个情,所以耽误了青鱼岛上的事。”

    王亘目光低垂,看着手中的茶杯,握杯的手不为人知地轻轻紧了一下。

    片刻之后,他皱了皱眉,道:“就你多事。”

    康宸赔笑道:“师兄,我这不是担心杜师兄被关在‘黑云洞’中,时日太长阴气侵体,万一磨折了道行就不好了嘛。”

    王亘哼了一声,道:“就你是好心人,旁人如我一般,都是对杜师兄不闻不问的无情无义之人了?”

    康宸立刻摇头如擂鼓,道:“师兄你说什么话,我绝无此意!”

    王亘嗤笑一声,淡淡道:“既然你这般关怀杜师兄,那今日去求云霓师叔,结果如何了?”

    康宸滞了一下,眼珠子转动着似乎正想整理言辞的时候,便听到王亘径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云霓师叔是不是干脆就不愿见你,直接就在‘天弥洞府’外就将你赶了回来?”

    康宸一呆,抬头看向王亘,虽然没开口再说些什么,但脸上一副惊讶表情显然已经说明了一切。王亘摇摇头,一副懒得再跟蠢人说话的样子,康宸忽然跳起,一下子凑到王亘身后,双手搭出居然帮王亘开始揉捏肩膀,笑道:“师兄,师兄,你神机妙算实在厉害,一切都犹如亲见一般,不如……”

    话未说完,王亘已经忙不迭地挥手打掉了他的双手,怒道:“都是男的,别这么恶心啊。”

    康宸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只道:“师兄,你怎会知道云霓师叔不肯帮忙的?”

    王亘看了他一眼,道:“云霓师叔在本门地位确实与众不同,几位长老包括掌教怀远真人都会让她三分,但你别忘了,杜师兄这次除了得罪孙长老之外,最重要的是他骂了几句师叔祖。”

    康宸身子一震,望向王亘,皱眉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说,哪怕是云霓师叔,这一次也不想惹麻烦?”

    王亘淡淡道:“师叔祖在宗门之内地位如何,你我都是心里有数,身为数百年来本门唯一一位突破元丹境大死关而至天罡境的老祖宗,再加上三十年前‘玄龟之乱’中出面力挽狂澜,镇服妖孽,又力排众议,对掌教真人……”说到这里,他忽地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再说下去,而是深深看了康宸一眼,康宸也是脸色微变,缓缓点头。

    过了片刻,只听王亘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如今师叔祖虽然闭关静修,不问门中诸事,但声望之高,不作第二人想,哪怕是云霓师叔这般人物,也是绝不愿插手与这位老祖宗有关的事,更何况是杜师兄莫名其妙还骂了师叔祖几句?杜师兄平日深得掌教真人的疼爱,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这次为何又如此重重作下来,难道你也没想过其中缘由?”

    康宸脸色木然,过了一会垂头丧气道:“这么说来,杜师兄这是没救了?”

    王亘慢慢端起手中茶杯,喝了一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过了一会后,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后,似乎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办法……其实还是有的。”

    康宸一跃而起,面上大喜之色毕露,王亘瞪了他一眼,康宸立刻就缩了缩脑袋,但眼中期望急切之色,却是再也掩饰不住了。

    王亘摇了摇头,目光掠过眼前那只茶杯,沉默片刻之后,轻轻将它放在了茶几上。

    些许光亮下,隐约可见茶杯底座温润的明瓷边缘,悄悄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