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十八章 拜仙岩


    天妖王庭,妖皇一族。(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这是在久远的古老岁月之前曾经显赫无比的两个名字,在那段人族最为悲惨黑暗的岁月里,天妖王庭和统御鸿蒙世界的妖皇,却正是最为辉煌与耀眼的存在。时至今日,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万年,但是在所有人族的心目中,这两个名字仍然是最为邪恶的存在,妖族本身就是邪恶的,妖皇更是恶中之恶,万恶之源。

    七叶金葵花,同样也是邪恶之毒花,在灿烂的金色光辉下,浇灌它的都是血淋淋的骨肉鲜血。

    以上这些文字与观点,便是人族对妖皇一族的全部印象,虽然随着岁月光阴的流逝,当年的悲惨岁月逐渐远离,人族妖族再不复见,血海深仇虽然犹在,但在大多数人的心中,终究还是慢慢淡了许多。

    但是眼前这一篇,或许就是当年某位妖皇传承封印的秘法文字,就这样摆放到一个十二岁少年沈石的眼前,让他一时之间,顿生出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虽然,他粗粗看了一遍之后,感觉好像这卷轴通篇文字说的都是修习这清心咒可以提神醒脑恢复精神,似乎并没有多稀奇高明的地方。

    这秘法,应该是不简单的罢,不管怎么说,那可都是用七叶金葵花封印的卷轴;但是这所谓的阴阳咒,真的可以修炼么,或者说,真的适合人族修炼么?

    这应该是妖族的秘法罢?

    自己无意中得到了这东西,该不会修炼之后,会有什么奇怪的变化吧?

    烛光之下,少年沈石默默地看着平铺在自己面前的黑色卷轴,一时无语。

    得到这东西,还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

    四月初十日,晴。

    鸿蒙大6的南方,在这个时节里正是一年之中最美丽最舒服的日子,春光明媚,万物生长,山野大地上处处都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草长莺飞,花儿绽放。

    也就是在这么一个温暖而阳光普照的日子了,沈石跟随着屠夫,走出了流云城,向着那个传说中的拜仙岩走去。

    流云城城池阔大雄伟,就座落在沧海之滨,出城不用走多远,便能远远眺望见那一片宽广无垠的蔚蓝海面以及感受到迎面吹来略带咸味的海风。

    白色的海鸟在远处的海岸线上起伏翱翔,不时有清脆的鸣叫声一阵阵传来,偶尔还能望见其中一只一个俯冲,从海面上掠过如白色闪电,划出一道涟漪,等它再飞起时,鸟爪间已经抓住了一只肥美的海鱼,直冲上天。

    沧海,又称南海,是鸿蒙大6南方一片无边无际的巨大海洋,浩瀚宽广,人族占据了鸿蒙诸界主宰至今一万余年,以诸多修士的强大神通,却至今仍未能探索尽这片沧海尽头,只知道越往南方深海,这片沧海里就有越多的强大海洋妖兽,力量强横无比,莫说是凝元境、神意境的修士,就算是道法通天的元丹境修士都是极其危险的所在,稍不留神就有可能陨落于那片深海之中。

    多年以来,南方沧海,北方雪原,西方巨泽以及东方大漠,都是自古以来鸿蒙主界中的蛮荒古地,凶险难测,至今都没有为人族探索完毕,也正因此,在所谓鸿蒙一百零八界中,除去虚无缥缈的十大天界,聚居人口最多的鸿蒙主界却是唯一没有探索到界壁的地方。

    沧海虽然凶险莫测,海洋里的妖兽同样强横凶残,但那指的是与鸿蒙大6相隔千百万里之外的沧海深处。自一万年前人族开始统御鸿蒙主界后,历代修士和诸多修真门阀便致力于开拓这片海洋,至今为止,至少在离海岸线数十万里之内的海洋,已然是大致安全的了。

    而凌霄宗的山门所在,便是在沧海千里之外深海中的一座洞天福地,耸立于波涛汹涌的海水中的一座雄伟灵山——金虹山。

    屠夫带着沈石一路走到沧海边上,只见一**海水潮汐,从海面上生成涌过,一浪浪冲上海岸,拍打着细腻的沙滩又缓缓退去,远处海天一线,浩瀚无边,沐浴在海风之中,不由得令人心胸为之一阔。

    屠夫指了指那片海洋深处,道:“听说金虹山就在那沧海深处,乃是一座巨山,周围千百座岛屿环绕,珍禽异兽无数,号称是南方第一洞天福地。能上山者,都是难得的仙缘。”

    沈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虽然目光所及处只能望见无边无际蓝色的海水,那金虹山还在视线之外,但忍不住还是一阵心潮澎湃,脸上露出几分向往期待的神色。

    屠夫看着他的神情,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同时也轻轻叹息了一声,眼底隐约也有几分羡慕之色。不过片刻之后,他便伸手轻轻拍了一下沈石的肩膀,道:“我们走吧,去拜仙岩。”

    说罢,领着沈石便沿着海岸线向北边走去。

    ※※※

    天高海阔,白云飘飘,若是此刻从高空上望下去,便能望见海水清澈,浅水的地方晶莹透亮,深水的地方则是折射出深沉美丽的幽蓝之光,犹如一块巨大美丽的蓝色宝石。海浪一波一波地从海面上掠起,温柔平缓地拍打着海岸沙滩,白色的浪花溅起又落下,似情人般温柔的手掌,轻轻抚摸着这片大地。

    几道颜色各异的光芒,忽然从天际之上不同方向疾驰而过,有的悠游潇洒,有的快如电,穿云而来,划过苍穹天空。

    而在地面之上,随着沈石向北行进,渐渐的也看到远方不同的方向,开始出现了一些人影,他们有的独行,有的三五成群,更显眼的甚至还有十数人簇拥而来,看去服饰各不相同,所在路径也不一样,但看着他们面对行走的方向,似乎正是同样的一个地方。

    人群里,隐约都能看见十多岁的少男少女们。

    如此又走了一会功夫,在前方海边渐渐有一处高大黑影出现,很快的,沈石便看清那是一处巨大的悬崖,高达数十丈,有些突兀地从原本平缓的海岸线一下子深入茫茫大海十多丈深。而直到他渐渐走近以后,他才现这个悬崖竟然便是一整块巨大无比的岩石,与周围一片平坦细腻的沙滩海岸颇有几分格格不入的模样,看起来倒似乎像是某位神仙从天上丢了一块石头下来,正好砸在这块海岸边一样。

    海浪冲涌而来,拍打在这块巨岩的下部,不知多少岁月的海水冲刷,让巨石下方磨砺出无数尖棱锐角,各具异状,略显狰狞。但在巨石上方却是一大块平坦之地,此刻一眼望去,已经站了黑压压一大群人。

    沈石心中方有所动,便听到身旁屠夫的声音道:“那里应该就是‘拜仙岩’了。”

    ※※※

    终于是要到了么,那条盼望已久的修仙之途仿佛已近在眼前,但沈石在深深呼吸了一下后,神情反而比刚才还平静了几分,不仅如此,他还稍微放慢了些步伐,转头对屠夫问道:

    “大叔,我往日里对凌霄宗,大概就知道这是一个名门大派,声名赫赫,名列天下‘四正’之类,传承久远,除此之外就一无所知了。不知你对他们还知道一些其他的东西吗?”

    屠夫目光闪了一下,道:“哦,你想知道什么?”

    沈石想了想,道:“我也说不清,你跟我随便说说罢。”说罢他看了屠夫一眼,微笑道,“我觉得神仙会自来神通广大,打听这些消息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屠夫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好吧,正好我昨天去城里的分店,与人聊天时顺便多问了几句,算是知道了一些小事,就跟你随便说说。”

    沈石微怔了一下,随即肃容,轻声道:“多谢大叔。”屠夫的任务只是将他安全送到拜仙岩,其余便再无要求,更不包括什么打听消息,而屠夫多年来也一直是在阴州生活,沈石向他询问凌霄宗事宜,其实也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但屠夫的意思却分明是前头特意询问过当地神仙会中消息灵通人物的口风,这虽未明说,但实在是一份不小的人情,沈石心中确实也多了几分感激之意。

    屠夫摆摆手,也没有多加谦让什么的,径直就开口说道:“凌霄宗在沧海千里之外的金虹山开宗立派,至今已有万年,是当今天下最富盛名的四大名门之一,这些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此番你新近拜入凌霄宗门下,按规矩,他们五年打开山门一次开宗收徒,一次收入的弟子差不多在四百至五百人之间。”

    “与大多数修真门派一样,凌霄宗同样对新收入的弟子有考验区分,据说所有新入门的弟子都统称外门弟子,并不上金虹山,而是在金虹山下一处名唤‘青鱼六岛’的地方修行,只有天资出众者经过修行,突破了炼气境修至凝元境,才会被凌霄宗真正承认是亲传弟子,收入门下,赐予辈分名号,同时传授宗门里诸多神妙道法。”

    “除此之外,我觉得你应该最关心那些与你一起拜师学艺的新人弟子罢。这些新弟子中听说来源很广,遍布鸿蒙诸州,但都是经过凌霄宗内暗中试探考察,乃是身家清白同时于修道一途上颇有天资的少年。”

    沈石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目光微闪,这凌霄宗莫非也曾经在什么时候,暗中去西芦城里看过自己的么?可是当日父亲却分明对他说了,自己能得到这个机会,只是因为那场交易的代价之一。

    旁边,屠夫带着他渐渐已经走近了拜仙岩,那些站在巨石上方的少年以及一些器宇不凡身着凌霄宗服饰的守卫弟子的模样,沈石都能隐约看得清楚了。与此同时,屠夫微微眯起了眼睛,望向那块巨石上方,口中却仍然还在继续说着:

    “除此之外,我想你应该还要知道,附庸于凌霄宗的诸多世家,数目与势力规模都要远远胜过了玄阴门,同样的,历来凌霄宗收徒,诸多世家子弟都会占据了不小份额,你入门之后要注意这点,别轻易得罪了人。”

    “这上百个世家里,最有名的当然就是当世六大世家之一,也就是昔年人族六圣中传承下来的‘甘家’。事实上,当世传承万年的四大名门,都是昔年六圣亲手缔造的,所以他们各自的世家在这些名门里地位也是与众不同,不可以普通附庸世家对待。”

    “除了甘家以外,其余附庸世家势力也不小,千百年来也出了许多天才英杰,兴衰起伏什么的就不说了,如今名气势力最大的,应该是孙、许、侯、钟四家,想必你之后也会遇上这些世家子弟。”

    沈石忽然一皱眉,道:“候家?”

    屠夫看了他一眼,道:“是啊,怎么了?”

    沈石想了想,忽然失笑,道:“没什么,是我多想了。”

    一个摆地摊的小贩散修,又怎么可能与凌霄宗门下最出名的四大附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