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十七章 卷轴


    屠夫的脚步声在门口猛地一顿,片刻后带了几分惊讶,在屋外道:“小石,你怎么了?”

    沈石实在是没想到这突然之间,小罐莫名其妙地就在自己眼前以这样一种哭笑不得的方式直接摔碎,脑子里正是一阵迷糊,闻言下意识地敷衍了一句,道:“呃……我没事,大叔,不小心摔碎了一个茶杯。(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

    “哦。”屠夫松了一口气,似乎也没有拍门进来的意思,只在屋外随口问了一句,道:“我就过来问问你肚子饿了没,要不咱们先去吃点东西?”

    沈石随意瞄了一眼地上那些已经摔成碎片的小罐残体,一时间也来不及细看,赶忙跑过去开了门,只见屠夫就站在门外走廊上,而一看天色,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

    屠夫看着他,笑了一下,道:“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吧,吃完便回来休息,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去拜仙岩。”

    沈石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啊。”说着走了出来,顺手将房门带上。

    屠夫带着他向外走去,顺口说道:“待会我叫个人帮你收拾一下屋子吧?”

    “唔……不必了,一点小事,我自己可以收拾的。”沈石轻轻吐出了一口气,推辞了。

    屠夫也没放在心上,两人就这样走了出去。

    小院在黄昏的光暗间安静地伫立着,那扇门扉隔开了门里门外,这一刻,谁也看不清那屋中究竟有什么。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后,脚步声重新响起,却是沈石与屠夫回转,这时天色差不多已经黑了下来,屠夫叮嘱了沈石几句,便自己先回房去了。

    沈石抬头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夜色,慢慢走回到自己的房门之前,不知怎么,他的心情忽然有些忐忑不安,一时间并没有马上推开房门,而是仔细回想了一下。

    在那个小罐从桌子上摔落破裂的时候,因为屠夫的突然到来,沈石就像是被抓现行般莫名的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匆促之间,只是匆匆瞄了一眼地下就跑了出去,究竟那小罐中到底封存着什么东西,现在回想起来也没什么印象,只是隐约记得在地上一堆碎片里,似乎有那么一个黑色的东西夹杂其中,但具体是什么东西,是何形状,还真是没看清楚。

    当时急着应付屠夫,什么都没多想,此刻回想起来,看来这罐子里封闭的应该不是自己胡思乱想的什么鬼物阴灵之流,果然是自己吓自己啊。

    沈石自嘲一般苦笑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屋内此刻也已经是一片黑沉,不过沈石还记得屋里什物摆放的位置,关上房门摸索一下,很快就找到了放在柜子上的蜡烛火石,点燃之后,温暖昏黄的烛光亮了起来,给这间屋子带来了几分光明,也将他的身影倒影在墙上,闪闪烁烁,摇曳不止。

    沈石拿着蜡烛回到桌边,果然看到桌子旁边的地上仍然还散落着一地碎片,和自己离开前一模一样,当下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将蜡烛放在地上,接着烛光,慢慢将碎片分开。

    这小罐也不知是多少年前的古物了,外表早就坑坑洼洼侵蚀得不成样子,但是摔碎之后,借着烛火看到小罐碎片的内侧,沈石却现小罐的内部居然十分光滑细腻,在烛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层淡淡的青润之色,犹如珍贵的宝石光芒一般。

    沈石轻轻“咦”了一声,精神为之一振,如果当年这小罐的外部也是如这内里一般青润光滑,看这手艺细致的程度,绝对不是一般普通的罐子,倒还真有几分可能是富贵豪门才能使用的好东西。

    如此一来,他越睁大了眼睛,小心地在地上分拣了起来,碎片一块又一块移开,很快在一堆碎片之下,一个黑色小棍状的东西露出了半截身子,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就是小罐封存的东西了吗?

    沈石仔细看了一下,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刚想伸手去拿到眼前,犹豫了一下后,又伸手拿起旁边一块碎片,轻轻拨动了一下这黑色小棍。

    黑色小棍骨碌碌滚动了两下,从碎片堆里整个显露出来,长约三寸,色泽纯黑,但材料非金非木,沈石将蜡烛靠近了些仔细看了看,却现这材料居然有点像是一种自己从未见过的绸布,整个黑色小棍看起来,倒很像是一个卷好的卷轴。

    “难道是个卷轴……”沈石自言自语了一句,在此之前,他还是没想过会是这种东西,迟疑了一下,伸手拿起了这黑色小卷,入手处感觉柔软细密,果然是类似一种绸缎的东西。拿在手上翻看了一阵,却现这奇怪的黑色卷轴上居然没有开口的地方,黑沉沉一圈毫无缝隙,根本无处打开。

    这又是怎么回事……古怪的小罐里藏了又是这么一个古怪的东西,沈石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缕细微的金色光芒,在黑色小卷的一端边缘闪了一下。

    沈石目光移了过去,只见圆形的卷尾处原本是毫无异状的模样,但之前似乎无意中自己因为要仔细观察这东西,将那一侧靠近了烛火,在火焰近处的热浪炙烤下,那卷尾似乎出现了一层黑粉,那一缕金色微光就是因为刚才自己不停摩挲这黑色小卷,无意中擦掉了一些,这才显露出来。

    事已至此,他干脆用力在黑色小卷的尾端用力擦了几下,果然只见细腻的黑粉沙沙落下,金色光芒很快亮堂起来,片刻之后,当黑粉掉落干净时,沈石的身子忽地一阵,动作像是僵住了一般,怔怔地看着黑粉之下显露而出的东西。

    那是一朵葵花的图纹,七片叶子,带着华丽而灿烂的金色,在黑暗中闪闪光,散出璀璨的光芒。

    七叶金葵花!

    ※※※

    在那一刻,沈石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顿了一下,随后一种巨大的喜悦猛然涌上心头,那是一种自内心的激动,并非是因为眼前之物会是怎样的价值连城,事实上,直到此刻,沈石仍然还搞不清楚这黑色小卷究竟是何物,到底对他有无价值。但他依然由衷地欢喜,高兴到他甚至忍不住自己一下子紧握拳头,用力挥动了一下。

    此时此刻,他在心底只是大声地说了一句:“果然没错,果然是七叶金葵花,我果然没看错!”

    这也算是对自己眼力目光的一种回报吧,哪怕此刻无人知晓,但是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沈石依然沉浸在巨大的满足感中。如此这般,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定下心来,脸上兀自带着笑容,此时此刻他甚至心中都有这么一种想法,哪怕这黑色小卷并非是什么好东西,但似乎也无所谓了。

    不过专门打上了七叶金葵花的这个黑色小卷,显然毫无疑义的正是昔年天妖王庭时代妖皇一族所御用的东西,而被如此封存于罐子中成为殉葬品,倒是让人不好猜测它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沈石压下心头的激动,重新仔细观察起这个黑色小卷,翻来覆去,如之前一样,在卷轴本体上,依然没有现任何可以打开的地方,最后他沉吟思索片刻后,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七叶金葵花的纹章图案上。

    他伸出一根指头,轻轻放在那朵金色葵花上,摩擦了一下,金色的光芒从指头边缘柔和地闪过,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动静,沈石皱了皱眉,心想难道这边也不是打开卷轴的机关,那到底该怎么打开啊?

    他目光掠过葵花纹章,迟疑了一下,指头向下,从葵花花朵上移到下方那七片叶子上,每一片都轻轻按上一下,第一片、第二片、第三片,黑色卷轴一直都是毫无反应,这让沈石实在是有些沮丧,就这样一直按到了第六片叶子的时候,在沈石已经几乎完全失去希望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这黑色小卷内部出了一声清脆的“噼啪”声,沈石只觉得手上忽地一轻,原本看似毫无缝隙完整无缺的卷轴表面,赫然裂开了一条细缝。

    沈石先是呆了一下,随即大喜过望,差点是一跃而起,连忙拿着这黑色卷轴顺便提起蜡烛,直接坐到了桌边,然后借着烛火光亮,顺着那条缝隙,缓缓打开了这个黑色的卷轴。

    烛火安静地燃烧着,散出温暖的光芒,在少年沈石的眼前,照亮了缓缓撑开的卷轴内部,前方最先映入他眼睛的,是三个竖排大字:

    阴阳咒。

    ※※※

    在黑色卷轴的内部,是一列列的金色小字,整齐而端正地排列在黑色布面上,在昏黄的烛火之下,这也不知是经过多少岁月才重见天日的文字,幽幽而无声地倒映在沈石的眼中,闪烁了金色的光芒。

    恍惚之间,就像是古老而遥远的往日,那带着桀骜不驯的气息,也曾叱咤风云的金色,蒙尘多年之后,终于微微再度亮起了些许光芒。

    沈石默默地看着,从头看到了尾,神情也从最初的欣喜激动,慢慢平静下来,渐渐带了几分疑惑,还有一点茫然。

    眼前这份黑色卷轴,通过卷轴上的金色文字,他大概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事实上,这应该是一种全名叫做《阴阳咒》的术法残篇。

    阴阳咒的名称,开头三个大字便写得清清楚楚,再明白不过了,但之所以说是残篇,却是这其中文字有一些简单说明,阴阳咒又分为“阴咒”与“阳咒”两种,其中阴咒又有四种咒术,阳咒则有五种,至于眼前这只黑色卷轴里所记载的,却只有阳咒里的一种咒术术法,名唤做“清心咒”。

    沈石仔仔细细地将这份清心咒看了一遍,然后慢慢放下了手中卷轴,默然良久,眉头紧皱,好半晌之后,才用一种不太自信的口气轻声自语道:

    “这好像是一篇……提神醒脑的术法么?”

    (不知不觉,一天两更好些天了,现我在缓慢地适应这种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