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十三章 火球


    在少年沈石至今为止十二年的人生中,这一段远赴南方海州拜师修行的旅途,绝对是他有记忆以来最为痛苦的一段日子。(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

    整整七天,他每天至少要跟随屠夫进入三次传送法阵,有时候次数甚至还要更多,因为屠夫说的很明白,凌霄宗这等名门大派,传承万年,规矩又严又多,光是打开山门收徒便定死了是五年一次,而有幸收纳入门的弟子也一定要在规定的日子里到达指定所在,由凌霄宗内仙师高人接引上山。一旦迟延,这份来之不易的仙缘便算是断了。

    “今年正好是开宗收徒的年份,要不我想你多半也没这么好的运气能得到一份拜入凌霄宗修炼的名额。不过他们接引的日子定好了是在四月初十日,你说我们要不要赶路?”

    本来对再次进入传送法阵已然有了天大阴影的沈石,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也是无语,最后虽然痛苦,还是咬着牙点头答应下来,再一次跟着屠夫进入传送法阵,一次又一次地忍受着他这个年岁几乎难以承受的蚁噬痛苦。

    当日他们抵达岚州黒木城的时候是三月廿九日,距离凌霄宗定下的接引日子不过只有十余日,时间已然十分紧迫,也确实容不得沈石拖延。只是这日复一日,整整七日间,每一天都是遭受三次以上的蚁噬苦楚,实在令他苦不堪言。

    而以他的体力,每日三次,至多四次,便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几乎是到了连路都走不动的地步,连屠夫也不敢强行让他继续下去,反正算算时间,勉强也能赶上,两人便这般走走停停,一路传送过去。

    饶是如此,就算途中给了沈石休息恢复的时间,但在七日后屠夫与沈石终于通过了最后一次传送法阵抵达了海州的时候,沈石看起来也已经像是大病了一场,有气无力弱不禁风的模样,看着随时都会倒下。

    屠夫看着沈石的模样,心里也是有些担忧,连忙带着沈石找了个僻静屋宅安顿下来,让他好好休养了两日,这才让这位少年的脸色看起来渐渐有了几分血色,不再像是初来乍到时那般活死人的模样。

    待到稍微恢复了几分精神,沈石终究还是记挂着拜师修行的事,向屠夫仔细问了一下情况,得知如今方是四月初八日,还有两天才到凌霄宗接引的日子,至于接引的地点乃是一处名叫“拜仙岩”的地方,就在如今他们所在的海州流云城外,沧海之滨,一个时辰内即可抵达。

    知道了这一情况,沈石的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心想千难万难,总算是挣扎到了这里,一想到再过两日,或许自己便能拜入那天下都赫赫有名的顶尖修真豪门,沈石心中不由得也是一片火热,心生向往。

    热切之余,沈石在与屠夫交谈聊天时候,便顺口询问起眼下两人所在的海州还有这流云城中的情况,屠夫倒也爽快,知道什么便说什么。要说这海州,那可是鸿蒙主界一城九十州中有数的名州,单以一州州土面积来说,便胜过了阴州和岚州加在一起还有余,素来便有鸿蒙大6“南方第一州”的美誉。

    海州乃是鸿蒙世界修真重镇,繁盛无比,洞天福地极多,境内修真门阀无数,其中最富盛名屈一指的,自然便是名列天下四正之列,威名赫赫的凌霄宗。

    而眼下他们所在的流云城,位在沧海之滨,乃是海州第一大城,规模庞大,繁华兴盛,过往修士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再加上海州境内的传送法阵也座落于此城之中,数目更有九座之多,更是锦上添花,南来北往天南地北的修士,随处可见。

    “就算是放眼整个鸿蒙主界,除了那举世无双的天鸿城外,流云城都算是第一等的繁华所在了。”到了最后,屠夫用这样一句评语给他们所在的流云城下了定论。

    第二天,也就是四月初九日,早早醒来的沈石在起床之后活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身子轻快,看起来已经差不多从蚁噬的痛苦中完全解脱出来了,连精神都好了许多。

    他与屠夫现在所居住的宅院,明面上是一处民居,实际上也是神通广大的神仙会在流云城中暗中置下的一处私宅,平日里也没什么人过来,但屋宅中诸般东西倒是都算齐备。沈石在卧房里随意看了看,没花多大功夫便找到了笔墨纸砚,当下略一迟疑,便磨墨取笔,按照这些年来的习惯,在白纸上开始描画那阴阳五行十个符箓符文。

    自当日从那西芦城中仓惶逃离之后,一路上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没心情也没条件去每日坚持这个数年来的习惯,直到这时在流云城中,沈石似乎才感觉到了几分许久不见的平静。

    墨汁均匀轻淡,笔迹顺滑柔和,虽然时隔半月有余未曾练习,但是多年以来持之以恒的习惯,终究还是让他有着深厚的本能,白纸之上描画出的阴阳符文,一个个完整如昔,没有丝毫的错处。

    写满了五张白纸后,放下毛笔,沈石脸上带出了几分满意之色,长出了一口气,揉了揉手腕,心中不由得又想起不知所踪的父亲,只是事已至此,多想也无益处,他沉默坐了一会之后,便站起身出房去了。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屋外院子中,屠夫不知何时也已经起身站在那里,面向日出方向,双手虚抱,目光炯炯,深吸长吐,周身隐隐泛出一层黯淡红色微光,显然是正在修炼一门道术。

    沈石眼尖,望向屠夫手掌之处,果然看到他右手掌心中抓着一枚灵晶,光芒闪烁,丝丝缕缕的微光持续不断地从晶体上被抽离出来,吸纳进屠夫的肌肤体内。

    因为出身玄阴门外围弟子家中的缘故,加上天一楼里也有众多玄阴门弟子,所以沈石打小倒是见多了类似场景,知道这正是屠夫在吸取灵晶中的灵力修炼。至于这法门看起来与往日玄阴门中弟子修炼时的样子倒是截然不同,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天底下道法千千万万,无奇不有,不是同一道门法统的,修炼法门都是相差极大。

    只不知那凌霄宗内的修炼法门,又会是怎样的呢?

    沈石站在一旁,也没去打扰屠夫的修炼,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只见屠夫保持如此姿势修炼了约莫一盏茶功夫,这才收势站起,深深呼吸了一次,只听周身骨骼竟然隐隐作响,肌肉贲起,看起来肉身强横的吓人。

    过了片刻,那声势缓缓消去,屠夫摇晃了一下脖颈,看起来修炼过后颇为舒坦的模样,站在那里沉吟片刻之后,他似乎带着几分兴之所至,右手伸出,五指虚抓,片刻之后只见掌心之中忽地“轰”的一声低沉回响,一团火球凭空凝聚而出。

    沈石目光一凝,盯着那团火球,脑海中掠过一个念头,低声道:“火球术……”

    ※※※

    自人妖大战以来,人族修炼之仙道法门经历万年展,到达方今之世已然是进入一个极盛时代,种种神通妙法无穷无尽,不过单以修行种类粗略而言,其实归根到底,只有修炼神通道法与修炼五行术法两种。

    修炼诸般神通道法之人,便是如今通常所称的修士,也是方今之世绝对的主流,而五行术法乃是操纵天地五行之灵力,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系,经由复杂的术法施展诸般咒术,也算是一门学问极深的法统。

    只是五行术法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实在是太过深奥繁杂,光是最低级的一阶五行术法,想要修行所耗费的精力便远胜过修炼普通神通道法的修士,而偏偏这五行术法的威力实在又小了一些。对凡人来说,一个火球术自然可畏可怖,一记火球过来便足以将人体烧成焦炭,但对于修炼过道法的修士来说,肉身坚韧强横,一记火球砸到身上,最多只能对炼气境的低级修士造成几分伤势,若是面对登堂入室的凝元境修士,便几乎完全无法造成伤害了。

    威力不大,修炼艰难,这时日长久下来,曾经也兴盛过一时的五行术法在鸿蒙世界里便逐渐衰弱了下去,到了今时今日,五行术法已然成为了修士们看不上眼的一种法统,完全成为了主流修炼神通道法的附属之物。

    一般而言,都是修士们在修炼之余对这五行术法私人有几分兴趣,这才会随意捡取几种相对简单的五行术法来修炼,其中又以最低级的炼气境修士居多,因为在炼气境的修炼相对简单,基本上只有最基础的吸纳灵气入体,固体培元,种种神通法门,多是要到凝元境才能开始修炼。所以在这个境界的修士,倒是有不少人会选取一两种五行术法,也算是一种防身之术。

    不过虽然如此,也改变不了五行术法的衰微,纵然传说在遥远的过去时代,五行术法也曾经强盛一时,那些高阶高品的五行术法,威力据说也是强大无比惊天动地,然而多少年来,早就无人见过那番景象了。

    至于眼前屠夫兴之所至所施展的这个火球术,正是五行术法中最低级,同时也是最常见的一种火系一阶术法,与水系的“水箭术”、土系的“岩刺术”并称为五行术法低阶三大咒术,是最简单也是最常见的五行术法。

    沈石平日里所练习的符箓,事实上便是专门针对五行术法的一种小道法门,简单来说就是将种种五行术法以阴阳五行十种符纹组成不同的符箓图纹,画在特殊的符纸之上,再经由一道俗称“注灵”的工序将灵力注入符纸,便能做出一道完整的符箓。

    修士们只要本身学会一种五行术法,以相同的术法运转灵力操纵同一类符箓,便能以二成的灵力催动一道完整的术法,同时施法度也能快上不少,可谓省时省力,不过缺点也是有的,通过符箓施展出来的术法,威力却是会减弱不少。

    也就是因为沈石所修习的符箓之道与五行术法大有干系,因此他对五行术法也算是有几分了解,此刻陡然见到屠夫施展了这门法术,第一眼便认出了这是最常见的火球术。

    屠夫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转眼看来,见沈石站在院子一侧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手中那枚火球,忽地手掌一振,只见那火球陡然明亮起来,急旋转几圈后,竟是一下子脱离了屠夫掌心,带着呼啸之声,向沈石冲了过来。

    哪怕隔了老远,一股炽热的热浪已然扑面而来,沈石目瞪口呆,呆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眼睁睁地看着那火球冲到了眼前,热浪炙烤着皮肤,像是就要燃烧起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