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戮仙 > 第十一章 传送法阵


    鸿蒙主界一城九十州,大小面积各不相同,但哪怕是面积最小的州土纵横方圆也过百万里。(请搜索,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沈石如今只是一个还未开始修炼的少年,光靠步行远赴千万里之外的海州金虹山,怕是走上几年也到不了,所以在诸事确定处理完毕后,屠夫便决定带他从那传送法阵走。

    现如今鸿蒙诸界中众所皆知的传送法阵有两种,一种是自太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上古传送法阵,篆刻于来历神秘的“金胎石”上,历经无数岁月而不朽,是鸿蒙主界通向其他界土的唯一途径。而第二种传送法阵出现的时间就短的多了,从诞生到如今也仅仅只有千余年,是人族中出类拔萃的天才之辈,苦心钻研上古传送法阵多年,临摹其上神秘法阵,模仿而造出的奇物。

    不过虽说都是传送法阵,但因为上古传送法阵实在太过神奇诡异,人族所造出的传送法阵与太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上古传送法阵相比,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处。先便是人族所造之传送法阵,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跨界,不管人族中的天才如何苦心设计布阵,从鸿蒙主界往其他异界的传送法阵,始终都无法成功,至今为止,也只能在鸿蒙主界里进行远距离传送,并且这种传送距离还有某种天然上限的限制,似乎只要传送距离过了某个不知名的红线,传送就必然会失败,同时还会时不时生某些诡异莫测的怪事,比如当年做实验时候莫名其妙就失踪不见的猫狗活物,至今都从来没有再找到过。

    除此之外,金胎石所构建的上古传送法阵,拥有天然能吸纳天地灵力的神奇功效,每隔两个时辰便能自动吸纳充盈天地灵力,动一次跨界传送;而人族自己所仿制的传送法阵,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一点,只能依靠消耗灵晶中蕴藏的灵力来达到进行传送。也正因此,二者所聚拢吸纳的灵力可谓天差地别,上古传送法阵一次便能传送过千人,而人族的传送法阵一次传送的最多人数,仅仅只有五十人。

    类似之处还有不少,不过虽然还有种种不足之处,与有如神迹一般的上古传送法阵无法相提并论,但是经过千年之久人族所创造出的传送法阵,而今还是已经到了颇为成熟的地步,逐渐在天下、尤其是在修真界中流行开来。方今天下,鸿蒙一城九十州,每一州土中都至少有一处最重要的大城里设置了传送法阵,因为距离的天然限制,这种人族传送法阵最多只能传送到相邻一州,而传送法阵的多少,其实也从某种程度上反应出了这一州的繁华兴盛程度。

    岚州与阴州一样,都是僻处鸿蒙主界西南方的偏僻小州,单以繁华来说,岚州还比阴州稍逊一筹,是以在这一州里的传送法阵只有两个,都在岚州最繁华的黒木城中。

    主意既定,屠夫便带着沈石北上前往黒木城,经过半月跋涉,来到了这座岚州大城。

    在这期间,许是事情终于是得到了最好的结果,屠夫与沈石的心情都放松了许多,彼此之间的交谈闲聊也多了起来,从屠夫的口中沈石知道了这些日子来在西芦城中生的事情,大致便是天一楼送了一批灵材上山,其中便有供奉给玄阴门几位长老的宝物,而作为玄阴门唯一一位“元丹境”大修士,李老怪的宝物自然也是最珍贵的。

    灵材宝物上山之后,究竟其间生了什么事,过程如何,屠夫自然是说不出什么来的,事实上他如今所知道的东西,也都是通过“神仙会”遍布各地的分店秘网暗中传递过来的消息,只能是简略明了的几行文字而已。反正事情到了最后,在明里暗里窥探玄阴门的视线里,在灵材上山之后的第九日深夜,突然一道炫目粗大的蓝色光柱在天阴山脉深处冲天而起,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阵凄厉无比的长啸之声,震动天穹。

    第二日清早,玄阴门倾巢而出,封禁西芦城,满城大索。

    听到此处,沈石挂念父亲沈泰,忍不住还是追问了一句,但屠夫却也是不知,不过他还是宽慰了沈石一句:“神仙会向来重诺,既然事情已经做成,想必自然会安置好你父亲,安排他到某处小州小城,隐名埋姓过上数年,等这事淡了之后,自然便有你们父子再见之期。”

    沈石听罢心中也是觉得如此,虽说仍有几分思念父亲,毕竟那是如今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但相比较刚刚离开西芦城后焦虑不安担惊受怕的十天,如今安全逃离阴州并且还有一个光明未来在前方的日子,实在是让人觉得再满足不过了。

    半月之后,屠夫与沈石抵达了黒木城。

    这是一处不逊色于西芦城的繁华大城,街上繁华热闹,来往的散修也是极多,偶尔听到一些修士交谈的话语,都会听到众人聊天议论的焦点,正是相邻的阴州境内一家修真大派玄阴门近日突生变故,跟疯了一样拼命盘查过往修士,那西芦城中更是许进不许出,封禁了一月有余,令城中众多散修怨声载道。其中自然也有诸般冲突纷争,但此番平日里还算克制的玄阴门也是一反常态,出手狠辣,十数日里杀了几十个散修,腥风血雨一时笼罩在西芦城上空。

    如此种种异常状况,自然惹得四方侧目,不知有多少人都在猜测玄阴门中究竟生了什么事。而在真正知道内情的人眼中,比如屠夫和沈石,在听到这些话语消息后,都只是面无表情地对视一样,便若无其事般地走过了。

    黒木城虽然繁华,但从小到大第一次出远门的沈石并没有丝毫想要到处闲逛的好奇心情,此刻在他心中,除了对父亲的几分挂念外,满满的都是远在南方海州那个名震天下的修真大派的向往。

    金虹山,凌霄宗。

    那可是名声显赫无比、名在天下“四正”之列,传承了万年的修真界顶尖豪门巨派,对于他这样一个偏僻小州的少年来说,竟然会有一个机会拜入凌霄宗门下修道,简直就像是得到了鲤鱼跳龙门般的机会。

    那一处仙家门派,那一处洞天福地,灵山胜境,究竟会是怎样的一副神奇景象呢?

    沈石这些日子来,在心中想象了无数次,但每一次都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太过幼稚,一定无法想出那是一处何等神奇的地方。而与他同行的屠夫,显然也没有逛街的爱好,再加上玄阴门如今还在疯了一样地追查,虽然隔了一州,但在这黒木城中未必就没有玄阴门的耳目了。

    是以两人在到达黒木城后,几乎没有任何的耽搁,屠夫领着沈石,径直就走向了黒木城里传送法阵所在的西城地方。

    ※※※

    这是沈石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传说中的传送法阵,西芦城虽然是阴州有数的繁华大城,但是阴州境内的传送法阵并没有设置在西芦城中,而是在另一座大城卧牛城中。

    两座传送法阵,每一座都占据约莫一亩地方圆,算得上是规模庞大。法阵中俱以暗金色巨石为底,其上大小不一数十块同样材质的暗金色大石被裁成方形石块,看似杂乱但实则隐有神秘法则,莫名中有股无形灵力似乎在法阵其中缓缓流动。

    这些暗金色石块名叫“通灵石”,是一种蕴含灵力的昂贵灵材,同时也是人族在鸿蒙诸界中能找到的最接近上古传送法阵那些金胎石的材料。要知道,上古传送法阵之所以神奇诡异,除了种种诡异神通外,最重要也是最令人不解的地方,就在于构成这些上古传送法阵的金胎石,千百万年来,在鸿蒙一百零八界所有的已知界土中,竟然都没有现过……

    这些神奇的沟通鸿蒙诸界的上古法阵,究竟是何人所造,这金胎石又是从何而来,已经是千古之谜了。

    此时此刻,黒木城中的两座传送法阵之外,在屠夫与沈石抵达前便已经聚拢了不少人,放眼看去,差不多已有百余人数。沈石跟在屠夫身旁向周围望去,见周围人的衣着打扮神态服饰,以他这些年在天一楼里练出来的目光,可以看出几乎全部都是修士,其中一小部分的或许可能是一些修真门派的弟子,但大多数应该都是散修。

    而在这些修士前方,传送法阵的入口处摆放了两张桌子,有十几个身着相同灰衣的男子看着在维持秩序,将那百余人修士分成两排,每人走到一张桌前都会向坐在桌子后头的人递上一个小袋或干脆直接交出三枚亮晶晶的小石,隔了老远,沈石也是一眼便认出了那些都是完好而没有使用过的灵晶。

    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身旁的屠夫,轻声问了一句,道:“传送一次,三颗灵晶?”

    屠夫笑了笑,道:“你以为呢?”

    沈石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传送法阵的费用还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昂贵,难怪这黒木城中修士如此之多,来到这里乘坐传送法阵的修士才这一点。不过反过来说,能到此处的修士,不管是修真门派出来的弟子还是散修,想必日子都是过得不错的。

    屠夫带着沈石走了过去,排在了其中一列队伍之后。

    队伍不断前行,度颇快,毕竟在前头的那些灰衣人只是单纯的收取灵晶就会放人过去,并没有任何问询查探众人身份的举动,只要交出灵晶,自然便能使用传送法阵,看起来就像是一场纯粹的生意。

    过了一会儿,屠夫与沈石便排到了队伍前端,而沈石这个时候也看到了两个传送法阵的入口处,各自摆着一块木牌,上面分别是写了“阴州”和“利州”二字。

    他们所在的这一列队伍,排的是在利州这边的传送法阵,沈石的目光默默地在写有阴州那两字的木牌上停留了片刻后,便移开了。

    身前那张桌子背后,一个中年男子看了屠夫和沈石一眼,淡淡地道:“承惠,六颗灵晶。”

    沈石迟疑了一下,转头向屠夫看去,他身上倒是有灵晶,但那是父亲沈泰与他分别时给他的,而且数量也仅有三枚,于情于理,他都觉得应该轮不到自己来掏钱吧。

    只是片刻之后,沈石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屠夫居然也是一动不动,半点掏钱的意思也没有……

    (今天有人跟我说你怎么不求票啊,我想了想,现不知道这里应该求什么票,有点ouT啊呵呵……)